8vy9p優秀都市小說 詭三國 線上看-第1897章含笑半步,似癲非癲閲讀-r4c4n

詭三國
小說推薦詭三國
敦煌的战鼓之声似乎越来越密集,但是在长安的一干众人,却基本听不到,也没有感觉有什么特比的影响。
在荀攸的召唤之下,斐潜麾下代表了商业的各路巨头,纷纷赶到了长安,坐在一处。
崔厚无疑是最早跟随斐潜的商家,如今也是专营高级奢侈品,生意越做越大,人也越来越胖,甚至比庞统都要更胖一些,马是骑不得了,就连坐到车辆上去的时候,似乎都能听到车辆的呻吟声。
『大汉之物可分为四,东有鱼、盐、漆、丝;西有竹、縠、旄、玉;北有牛、羊、筋、角;南有柟、姜、桂、砂;皆可通行天下!得一便可富甲一方!』崔厚得意洋洋的说道,『若海内得为一,开关梁,弛山泽,直可周流天下,西山之玉可直通于东,北漠之马可驰骋于南,岂不妙哉?』
裴俊称赞道:『崔君果然精通此道!佩服,佩服!』
在裴俊下首位置,是小娇娘甄宓,静悄悄坐在一旁,一副无悲无喜的样子。
虽然无声无息,却不容忽视。
在甄宓下首,坐着是卓梁。卓梁陪坐末座,见谁都露出一副笑脸来,就差没有翻出肚皮来了。只不过在背向其余众人的时候,在满面笑容的眼眸深处,才有一些隐隐的其他情绪……
白石羌的头人只听了五六分,但是也陪着笑,然后眼珠子不由自主的往旁边拐一下,然后收回来,在过得片刻,又是像是被磁铁吸过去一样,又溜溜的滑过去。
倒不是白石羌头人色迷心窍,贪婪颜色,而是美貌加上财富之后,究竟是怎样的引人垂涎,故而裴俊和卓梁,都尽力忍着不去看甄宓……
白富美。
就像是当年的卓文君。
卓梁是川蜀人,就是鼎鼎大名的卓公孙卓文君的后人。虽然许多文人墨客都喜欢讴歌卓文君,但是实际上在卓公孙和许多商人的眼中,卓文君就是纯粹的一个坑爹货外加败家娘们,开酒店就是为了坑爹钱,知道卓公孙拉不下脸,然后坑来了钱财就关门不干了。
就这么倒贴白面小生司马相如,结果等卓文君人老珠黄的时候,还差一点被司马相如给甩了,要不是卓文君还算是有些才气,写了几篇哀怨之诗词让人传唱,大意是说『你当年勾搭我时弹的琴还在眼前,现在的你却找了新鲜的小姑娘,我很难过。以后你多吃饭,保重身体,从此以后,咱就不要联系了!』
司马相如还是多少要点脸,所以就表示没那回事!然后原本想要在茂陵扶正的小三,也就这样耽搁了。
当然,也有人说是这是谣言,司马相如和卓文君恩爱到老云云,但是实际上司马相如原名是『犬子』,所以么……
卓文君是死在了成都,而司马相如则是在茂陵去世,去世的时候在司马相如身边的,就是那个茂陵女。
从某个角度来说,后世文人墨客传唱卓文君,也不全是佩服卓文君的才情,而是表示自己也很有文采,也是满腹经纶,什么自己在穷困潦倒的时候,就没有卓文君这样的钱多貌美的小娘子看上自己呢?
当然也有一些文人鄙视司马相如,比如司马迁和班固就明确了司马相如的郎官,并非是全部出于才情,而是『以赀为郎』,也就是汉武帝时期为了缓解对匈奴战争所产生的经济压力,特意推行的『捐钱官』,而司马相如原先是没有钱的,大家都清楚,所以他当官的钱从哪里来的?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卓文君的影响,反正当下卓家在川蜀也没有像是卓公孙那个时候的强大了,所以现在的卓梁,就像是小哈巴狗一样,见谁都陪着笑。
士族子弟讲究论资排辈,商业之间也是如此。
只不过士族仰仗的是诗书与经文,而商家靠的是财富和产业。
商业,简单来说,就是物品流通,从产地到消费地。而对于商人来说,最美妙的事情,无非就是赚取差价,而且是最好旁人无法赚差价,只有他自己独一门。
没错,商人最终都会不由自主的走向垄断。
崔厚如今基本上得益于斐潜推行的商业政策,一直以来都伴随着斐潜的脚步,成功的在东南西北上都设立了一些分支机构,手下掌柜伙计也是成百上千,加上又主要以高等奢侈品为主,所以过手的价值简直惊人。
至于一般性的物品,崔厚已经退下来给其他的商行代理,比如牛羊筋角这一些,就是裴俊在做。
崔厚之前说的么,也不算是错,但是毕竟都是商人出身,所以话都是一半一半,还有很多产品,也是各地特色,比如铜、铁、连、犀、瑇、珠、齿、革、旃、裘等等,每一个都是大生意,做好了都是磅礴利润,如山如海。
长安曾经是西汉的都城,现如今是斐潜重要的政治文化经济中心,所以崔厚几人见到了面之后,自然也大体上能够猜测出斐潜叫他们来是做什么了,但是他们只是猜到了一小部分……
斐潜想要发展商业,但是并非是他们所想的那样。
没过多久,就听见堂下有护卫高声断喝,『大汉骠骑将军到!』
崔厚原本仰着头坐着,听闻了声音,以与其体态及其不相符的速度,几乎是贴地飞出,抢先冲出了堂外,将笑容堆上了一脸,长拜道:『恭迎主公……』
裴俊等人紧随其后,也纷纷向斐潜行礼。
斐潜点了点头,说道:『不必多礼,且入内就坐。』虽然说之前就知道甄宓前来,心中也是略有准备,但是第一次看到甄宓的时候,目光也不由得在甄宓身上多停留了两三秒。
确实有些惊艳。
曹植说的大体上还是很含蓄的,『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渌波。秾纤得衷,修短合度。肩若削成,腰如约素……』
白居易就比较奔放了,所谓『樱桃樊素口,杨柳小蛮腰』……
斐潜觉得,曹植和白居易说的都对,而且很重要的一点是,甄宓会化妆,或者说很擅长化妆,她的妆容并非是那种厚重的一动就掉渣的那种,而是略有略无,使得眉更黛,唇更红,而且肤色如玉,加上一身合体的装束,自然比起那些整日田间地头劳作而显得黝黑且皮肤粗糙的女子要更加引人注目。
东亚妖术,千年传承。
甄宓确实是美丽,而且她自身也懂得如何将这种美丽扩展发挥出来,所以自然就更加动人,但是对于斐潜来说,甄宓还没有真的就能单靠相貌,就可以惊心动魄惨绝人寰震慑千军倾国倾城如同核武器一般的程度。
否则的话三国还打生打死干什么?
丢一个这样的『核武器』出去,不就全摆平了?
容貌终究还是附加值,而实力才是第一位。
斐潜很快的就从最开始的惊艳当中恢复过来,进入堂中,在上首坐下,然后示意众人就坐。众人纷纷再次拜谢,然后各自坐下。
『士农工商,无士不传,无农不安,无工不精,无商不行……』斐潜看众人坐定,便缓缓的说道,『长安,便是大汉之首,诸位,便是汉商之领!』
如今长安位居大汉第一都城,倒也不算过分。因为雒阳已经颓废,而许县还未发展起来,原本比长安更强大的邺城,又因为在动乱之中衰弱。
至于成都寿春什么的,相对来说就比较偏远一些了。
除了以上的城市之外,还有几个是在三国游戏当中不怎么提及的,临淄、邯郸和番禺,在汉朝之中其实也很庞大,人口也很多。
临淄,人口一度突破十万户,市面上一个商铺的租金需要上千金,甚至有『人众殷富,巨于长安』之称,盛产鱼、盐、漆、布、帛,特别是纺织品,一度也是风行全国。
邯郸,战国时赵国旧都,北通燕涿,南有郑卫,曾经是黄河以北的最大商业中心城市,只不过在刘秀攻克邯郸之后,进行了大规模的杀戮和洗劫,导致邯郸风光不再。
番禺,先秦时期南海郡治所,也是珠江三角洲和南方各土著部落的最大的商品集散地,一度是汉代最大的香料来源产地,对外也是贸易频繁。
汉代对于商业的政策,起起伏伏。
西汉自惠帝后,由于国家对工商业的优惠政策,富商大贾积极组织商品流通,使商业出现了一片繁荣景象。当时,商业城市勃兴,多层级市场得到发展,京师及区域性市场兴旺,商品种类多样,商业资本雄厚,货币经济活跃。
武帝即位后,为了从财政上支持专制主义中央集权的巩固与发展,虽然对商人采取过打击政策,使商业进入间歇期,一度有所中落。
昭、宣之后,随着『抑末』政策的松动、放宽,私人工商业又很快得到恢复与发展,并出现了新的生机。
旋即在光武之后,又有鼓吹商业伤农的论调抬头,商人被认为是贱职和无产者,被谩骂和唾弃,到了恒灵时期,因为大量买卖官员的事情出现,商人的社会地位,在一次被推上了风尖浪口,甚至有人鼓动,要灭绝商业,言『商贾求利,追逐东西,奔行南北,各用智巧,奸猾甚众,好衣美食,一年有十二之利,而商贾则无一产,又不出租税,逃亡人口,实国之害也。』
斐潜继续说道,『商不可缺。无商,北地牧马,千蹄不向南,水泽鱼盐,千钟无至西。安邑千树枣,燕秦万棵栗,汉江千亩橘,河济万顷蔌;陈夏漆,齐鲁麻,渭川竹,碣石角,如此种种,盛于地方,若不得售,则上辜天地之美,下负黎民之劳。』
崔厚等人听得是眉飞色舞,连声称赞,奉承话是不要钱的一般乱抛。
可以说斐潜算是当下大汉当中为数不多的重视商业的掌权人士,如今又是分隔山东山西,权掌西京尚书台,得到了斐潜的肯定和赞许,不是比那些腐儒穷酸说一千句一万句更顶用?
不过很快,斐潜话风一转,『然,商亦不可滥!为求利盛,以次充好,缺斤少两,盗买窃卖,枉顾律法,欺瞒租税,隐匿人口,欺压行商……以上种种,皆为商之弊也,不知永原兄,以为然否?』
崔厚挥舞着肥厚的手,就连脸上的肉都一同抖动了起来:『主公放心,厚之治下,皆奉公守法,绝无此等事情……』
斐潜笑呵呵的追问道:『果真一点都没有?』
崔厚噗通一声拜倒在地,带动着木板地面都忍不住呻吟了起来,『主公恕罪!主公恕罪!马政司之事……乃一蠢愚之人擅自而为,罪臣,罪臣实不知也……』
『若见一蜚蠊,曳尾过厅堂……』斐潜看着崔厚说道,『且问此间事,可有几虫藏?』
『啊?』崔厚愣了一下,一时间没能反应过来。
一旁甄宓清脆的声音响起:『将军所言事,贪腐道寻常。柑橘灰斑小,内已朽满膛。』
斐潜不由得转头看去,却见甄宓腰背挺直,眼眸清澈灵动,和斐潜对视了片刻之后,才缓缓的低下头去,云鬓之下,露出一截如同天鹅一般的脖颈,细腻肤色在厅外阳光衬托之下如同自行发光一般,动人心魄。
呵呵,这个甄宓,倒是会挑时候,想必冀州商场,也没少和崔厚争夺罢?
想一想,也是可以理解。
旁人多少和崔厚都有些生意往来,唯独甄宓是个外来户,和崔厚并没有什么利益关系,所以也甄宓也不掩饰这一点,并且将其甚至演变成为优势,就像是甄宓她的妆容一般,将原本八九分的美丽扩大到十二分,以此向斐潜标明,若是想要制衡崔厚的人选,便是她自己。
对,制衡……
斐潜看着厅堂当中的众人,很显然,除了白石羌头人半懂半不懂之外,其余剩下的,都是人精,包括装傻的崔厚,都在静静的等着斐潜继续说下文。
毕竟斐潜真要直接处理崔厚,不必特意叫这些人前来旁观,甚至都不用说这些话,毕竟杀鸡儆猴重点的是杀鸡,那有一上来就宰了猴子来儆鸡鸭的?
斐潜收回目光,重新看向崔厚,『此事汝且先行自查!切莫以为仅有马政一事一人!若是等某核查再出纰漏……莫怪某不念往日交情!归座罢!』
崔厚滚回了自己座席上,举起袖子搽汗。
马政司战马隐匿盗卖,显然不是斐和一个人就可以办得到的,这样一条经销的商路,崔厚有可能知道,也有可能不知道,但是不管是知道还是不知道,都是有罪的,罪大罪小而已。
『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斐潜环视一周,缓缓说道,『商,亦需商律!天有五行,地有五材,各司其职,各得其所,方应天地之道也。今唤诸位聚此,乃欲立大汉商行!商行之意,商者依天之五行,辗转地之五材是也。执入市之规,定买卖之矩,规往来之约,通天下之货!』
什么生意最赚钱?
后世的经验告诉斐潜,自然是做平台!一边收商户的钱,一边收客户的钱,还可以将买卖的矛盾要么转嫁给商户,要么退给客户,反正平台是最为大公无私,自求奉献不求回报的……
在座的自然都是精明,一听斐潜所言,顿时眼眸当中就亮了起来,相互探寻,交换眼色。最郁闷的便是白石羌头人里那古,直觉告诉他斐潜似乎说了一个很了不起的事情,但是半懂不懂的,感觉就像是错过了一个亿,急的抓耳挠腮,坐立难耐,忍不住掉过头问看起来最好欺负的卓梁,『这个……将军说的是什么意思?』
卓梁看起来好欺负,也就是看起来而已,见白石羌头人动问,依旧是笑容满面,却微微拱手低声说道:『将军当面,不便细说,待事后再禀贵人……』然后便不再理会白石羌头人了,仅仅盯着斐潜,生怕错过了什么。
华夏商会行会等商业机构,大体上到了唐代的时候才有些雏形,到了宋代的时候基本成熟,但是大汉当下,斐潜所提出来的领先半步的建议,无疑让在场所有人都眼前豁然开朗……
当然,这些人注重的点,和斐潜多少有些不一样。
商业行会,自然就有行业标准,而行业标准就意味着一定的权柄,而商人阶层,无疑又是最为渴望权柄的一个层面,当有这样的一个机会摆在面前的时候,就像是饿狗见到了肉骨头,眼珠子哈喇子都黏在了肉骨头上。
裴俊一直都没有说话,现在一杆子捅在了关键点上,拱手朗声说道:『主公明鉴,俊任河东北地商贸之职以来,深觉责任重大,日日兢兢业业,不敢半点松懈,手下计三百七十余人,绝无贪腐之事……咳咳,今闻主公之言,顿感如拨云而见日月!若主公不弃,原为主公商律大计,肝脑涂地!』
崔厚顿时转头,怒目瞠视裴俊。
甄宓离席盈盈下拜,声音清丽,『虽不敢夸耀自家族世,德行高洁,然先祖亦得孔师亲传,多少通晓经学,略知笔墨,愿为将军分忧……』说到最后的一句,声音细细长长,就像是猫咪从白手套当中微微伸出了一点爪子,在什么东西上面轻轻挠了两下一般。
卓梁只知分量不足,不敢上前,但是一旁的白石羌头人见状,也不管具体是些什么,但觉得一定是好处,故而也扬声说道:『将军!将军!莫忘了白石羌……白石羌一贯忠心将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