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ay3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说 祭煉山河 線上看-第1812章 海王看書-q62nv

祭煉山河
小說推薦祭煉山河
韩水生是近海区域里,最强大的海盗之一,麾下有两条大船,三百余名亡命徒。当然,他这个很强大的海盗,日子过的并不好,只敢劫掠一下周边岛屿下的那些穷鬼,偶尔对一些小型商船进行洗劫。
至于各大商会的船只……倒不是不敢,实在是有心无力。就他们这点势力,别说吞掉人家的商船,只怕冲上去也只能给人送菜,把脖子往刀刃上撞,找死没区别。
所以空有主宰境修为,也过的苦哈哈,平日里连个女人都看不到,时常嘘声哀叹,对当初头脑发热一怒入海为盗的举动,感到后悔不已。果然年轻人时期的冲动,都需要中年之后的苦逼,来一点一点进行偿还,实在是……太惨了啊!
两条体积的确很大,却已经多处修补,远看还算威武霸气,近看惨到掉渣的大船,随着海浪在水面上跌宕起伏。躺在甲板上晒咸鱼的韩水生,突然间睁开眼,“警戒!“
事实证明,主宰境的修为,当真不是盖的,很快远方海面上,就出现了一条大船。船上的旗帜,是黑色的布料,上面花了一颗浑圆的珍珠,在阳光下闪耀光芒。
“珍珠号!“韩水生眼神一松,旋即面露笑容,“是我们的老朋友来了,准备好酒菜,邀请珍珠号的船长上船,我要跟好朋友好好喝一杯。”
周边的船员们,传出低低的笑声,一个个面露炙热,轰然应是跑开。原因很简单,近海区域大大小小几百条海盗船,能找到女人的不多,而珍珠号上的所有人,从船长到最基本的水手,都是女人。
可以说,它是海盗们在茫茫无际大海上,最希望遇上的船,每一次都心甘情愿准备好,最丰盛的菜肴和美酒,希望能跟珍珠号上的“朋友们”深入叙旧。
三艘大船在海面上逐渐靠近,负责瞭望的副手跑过来,“将军,事情不太对劲,珍珠号上有个男人!”他咬牙切齿,一脸愤恨,像是看到了杀父仇人。
“什么?”韩水生脸色一边,接过来瞭望宝物,一种可穿透海上迷雾,进行清楚观察的航行利器,还是不久前在一艘小型商船上,搜刮来的好东西。果然,他真的在珍珠号的甲板上,看到了一名男子……更重要的是,他很年轻,也非常英俊!
“妈的!”韩水生冷笑,“黑珍珠那个臭娘们,之前跟老子说什么,她的船上只会有女人,男子决不能踏上一步,现在这是什么?嘿嘿!让她们靠过来,既然这小子能上船,那咱们兄弟也能上,我倒要看看黑珍珠这娘们,还能说出什么话来!”
很快,两艘大船并到一起。
韩水生面露笑容,一副老友再聚模样,“黑珍珠,又是几年没见了,你还是那么的漂亮!”
立在甲板上的黑珍珠,是个高挑的美人,左边脸上虽然有一条浅浅的伤疤,却并未破坏她的美感,反而更多了几分冷酷的异样诱惑,让人忍不住心跳加速。
如今,听到韩水生的话,她只是扫过来一眼,却并未给予半点回应,这让对面船上的海盗们,顿时感觉丢了脸面,一个个大声呼喊起来,挥舞着手中兵器。
韩水生沉下脸来,可他并未冲动,看了一眼坐在椅子上的年轻男子,缓缓道:“黑珍珠,看来今天天气不好,我们并不适合坐下来一起喝酒,那么就此别过,大海茫茫你我日后再见。”
坐在椅子上的男人站了起来,海风掀动他的长袍,神色平静看过来,“从今天开始,你们就被收编了,可以选择反抗,但这就是你们的下场。”
抬手一拳打出。
轰——
海面猛地炸开,恐怖力量扩散,极其惊涛骇浪,顿时令三艘大船变成了,摇摇欲坠的舢板。即便稳固船身的阵法,如今已经开启,可韩水生的脸色,还是瞬间苍白下去。
就只是随手一拳,便可以造成,如此恐怖的场景,如果这一拳是对着他们来的,恐怕整条大船都要,被直接打成粉碎。他们这些人,当然也要随之一起,变成一群死鬼!
“噗通”一声,韩水生跪在甲板上,“拜见大将军!”海上的海盗,通常自封某某将军,只有真正的大海盗,才能被称为大将军,这是一种海盗间的尊称。
秦宇不置可否点点头,对今日的顺利,并不感到意外……海盗嘛,没骨气很正常,而且只要脑子没坏,自然就知道该如何选。
“黑珍珠,交给你处理了,我去休息……没事,不要来打搅我!”
“是。”黑珍珠恭恭敬敬行礼,眼神中却露出一丝哀怨,大人修为通天深不可测,处处都无比完美,唯一不好的就是,他这个人太过冷漠,一点不解风情。
当初,自己都已经爬上他的床,还是被拖下来,一把直接丢到门外。这种事,如果不是亲身经历过,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可是海上一朵花!
韩水生爬起来,抹了一把冷汗,纵身一跃落在船上,凑过来道:“珍珠,大将军是……”
“离我远点!”黑珍珠瞪他一眼,冷笑,“什么大将军,我们大人是海王!你记住,很快这片海域中,所有人都将被收编,臣服在大人的麾下!”
韩水生瞪大眼,“海王!”失声尖叫,充满恐惧之意,死死看着黑珍珠,像是在看一个疯子。
他看了一眼,秦宇离开的方向,压低声音低吼,“臭娘们,你是不是疯了?海王这个称号,已经有主人了,你难道是想要,挑衅海王阁下的威严,那是找死!”
之前说过,在近海这片区域,有大大小小岛屿分部,上面活着一些乡下人,生活苦巴巴的没啥油水。但凡事都有例外,比如靠近深海区域的海王岛,那就是一座足够,媲美一方行省的大岛屿,而且物产丰饶,是这片恐怖海域上的一颗明珠。
海王,就是这座岛屿的主人……或者更确切的说,任何一个能够,夺取到这座岛屿的海盗,都将自动获得海王的头衔。当今的海王,便是三千年之前夺位成功,是整片海域中公认的最强者。
真皇境!
没错,一个海盗居然突破到真皇,而且还没有接受,来自东海国的招揽,依旧选择留在海上,简直不可思议。从那之后的三千年,海域大大小小的海盗们,彼此争斗不断,却再没有人试图,去挑衅海王的地位。
黑珍珠眼神冰冷,“韩水生,我提醒你一句,从现在开始你就已经,拜入了海王阁下麾下,如果再说类似的话,就是对海王大人的反叛,罪无可赦!”她冷笑连连,“我绝不介意亲自行刑,砍下你的脑袋来,听到没有?”
韩水生瞳孔一缩,都是海上讨生活的人,多年来不知打了多少次交道,他当然很清楚,黑珍珠的心狠手辣,她既然能说出来,就一定做得到。
挤出笑脸,他道:“是我一时惊慌,失言了,珍珠你可别告发我!咱们大海上的规矩,我韩水生很清楚,既然已经拜入新海王座下,就一定安分守己,誓死为海王大人效力!”
黑珍珠扫了他一眼,“这样最好,我最后提醒你,千万别自己找死,海王大人的强大,不是你能够想象的。”她转身离开,同时吩咐麾下动身,去控制韩水生的两条船,让他们跟在珍珠号后面。
韩水生回到自己船上,脸色阴沉至极,眼眸深处满是惊怒。
疯婆娘!
肯定是疯了,虽说秦宇那一拳,的确表现出了,强大无比的实力,可想要挑战海王,在韩水生看来,根本没有半点成功的可能性,只能是找死!
真皇,那可是真皇,站在天尖尖上的大人物。
不行,我不能跟着他们一起发疯,必须想办法脱身,给自己找一条活路。
唯一让韩水生欣慰的是,现在他们就只有三艘船,距离挑战海王的权威,还有很大一段差距。对方肯定还会游荡在海上,继续暗中积攒力量,而这也就给了韩水生,趁机逃走的机会。
他水性极好,更修炼有一门厉害的水系神通,只要有机会潜入深海,谁都找不到他。至于这两艘船,还有船上这些人……那就只能各安天命了!
唔……或许能向海王岛提前报告这件事,说不定还能立功,如果被海王大人看中了,招揽进入海王岛上做事,那就真的享福了!
可很快,韩水生就发现了一个,让他浑身冰凉,如坠冰窟的可怕事实——三艘大船正在笔直驶入近海深处,而那个方向,赫然就是海王岛的位置!
疯了!真的疯了!
他们要直接攻打海王岛,就凭区区三条船,加起来不到一千个海盗,简直就是以卵击石。
韩水生跑出去找黑珍珠,换了一个说法,但意思非常明确,现在凭他们的实力进攻海王岛,根本就没有胜算,只能找死。
“珍珠,你一定要劝说海王阁下,宏图大业非一朝一夕可成,只有隐忍、积攒,才能厚积薄发啊!海王岛,我们现在不能去,万万不能去啊!”
一脸痛心疾首!
黑珍珠冷笑,“韩水生,在你来之前,我们便已经确定好了巷道。”
韩水生一愣,然后才反应过来,珍珠号一开始就准备,直接前往海王岛。只不过,是他们运气不好,主动撞了上来。想通了这点,他恨不能抬手给自己一个大嘴巴,让你老小子精-虫上脑,扭头跑不行吗?居然还眼巴巴的,主动凑上来给人拿捏!
深吸口气,他咬牙切齿,“黑珍珠,别怪老子没提醒你,海王可是真皇,是东海国都不敢招惹,只能默许他统治这片海域的超级强者,你敢带人去海王岛,只能是自取灭亡!”
黑珍珠眼神中,闪过一丝恐惧,她想到了海王的强大,可很快就归于平静,眼神坚定,“我相信我们的海王,他一定可以成为,最后的胜利者!”
臭娘们,喝了什么迷魂汤?莫非,是被那个小白脸给迷住了!不行,必须赶紧逃走,他们想找死,就随他们去,我绝对不能陪着送死!
阴沉着脸,韩水生回到自己船上,吩咐手下做好准备,要跟珍珠号翻脸。船上的属下们,一个个面露恐惧,秦宇那一拳留在他们心中的印象,实在是太深了。
“哼!告诉你们,珍珠号上的人,现在是要去海王岛,挑战海王的位置!海王大人的手段,不用韩某多说了吧?你们自己考虑清楚,是跟我反了现在逃跑,还是跟着珍珠号送死!”
韩水生压低声音咆哮。
周边的船员们,一个个脸色大变,露出惊骇之意。
挑战海王……找死啊!
“将军,我跟你反了!”
“现在死,也好过落在海王手里,被炼成不人不鬼的傀儡。”
“不如,我们直接逃吧?”
“对,大家往海里一跳,能活几个是几个。”
众人纷纷低吼。
就在这时,船舱中昏暗的烛火,突然陷入停滞,平静声音在他们耳边响起,“虽然我很不想听到,你们现在说的话,可你们的动静太大了。”
秦宇伸手一按,舱门变成齑粉,他走进来眼神扫过,被召集来这里的众人。
“想逃走?可以,我给你们一个,重新选择的机会,谁想要离开,就站出来。”
一片安静,所有人瞪大眼珠,可怜一个字都说不出口,更别说动弹。
“很好,看来你们已经想清楚,那就不要再做类似的事,不然我真的要杀人了。”
秦宇微微一笑,转身离开。
唰——
众人恢复自由,一个个瞪大眼珠,露出惊怒骇然,心里同时翻滚着一个念头——能这样?居然还能这样!
韩水生面如死灰,眼神露出绝望,他看过众人惨然一笑,“各位,我们死定了!”
逃走?不可能的!就刚才秦宇,表现出的实力,轻而易举就能杀掉他们所有人。
就问你,一举一动都在别人感知下,又有如此悬殊的实力差距,你拿什么逃?这一日的两艘大船上,所有船员脸色惨白,眼神充满恐惧。
全速航行,两日后海王岛到了,三艘并未提前申报的大船靠近,顿时引来警告。
咻——
咻——
破空声中,两名身穿黑袍,身上冷峻修行者,落在最前方的珍珠号上。
“你们好大的胆,竟敢擅自闯入海王岛区域,跟我们上岛,向海王大人请罪!”
其中一人,眼神落到黑珍珠身上,闪过一丝炙热,“这女人倒是不错,做我的小妾,或许能免受惩罚!”
就在这时,空间蓦地震荡,就像是突然张开的大口,直接将两人吞掉,暗红色的血花绽开,旋即消失不见。
秦宇走上甲板,看着远方巨大的海王岛,“继续前进。”
后面,硬挺着站在甲板上的韩水生,“噗通”一声倒在地上,抽搐着汗如雨下。
完了!
彻底完了!
他们所有人,都将死在海王岛……不,下场只怕比死亡更加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