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y85o都市小說 孤島諜戰 線上看-第七百六十八章 完蛋的蛋讀書-hhrip

孤島諜戰
小說推薦孤島諜戰
胡孝民可不会给雷勇辉料理后事,他只做一件事,查清雷勇辉的行踪,是怎么被军统知晓的。
军统这次的行动很诡异,按照以前的行动规律,军统一般只有一名行动人员。这次却是四人,而且火力强大,很明显,他们提前设了埋伏。
涩谷听了胡孝民的分析,也很是认同,觉得有必要查清。不管如何,雷勇辉都是情报处的副处长,死在军统手里,整个情报处都没面子。
得知胡孝民要调查此事,情报处有两个人开始紧张起来。
第一个当然是诸福鸣,雷勇辉的情报,是他向汤伯荪报告的。胡孝民虽无能,但自己是嫌疑人,一旦被调查,要是被人发现了破绽呢?
另外一个就是程蔚君,他没想到军统这么厉害,雷勇辉身边有情报五科的行动人员,竟然也被军统暗杀。
对胡孝民的调查,程蔚君本身并不畏惧。毕竟,胡孝民能力有限。但胡孝民要是将这件事交给手下,哪怕任意一个情报组长,他都会很担忧。
在程蔚君看来,胡孝民的业务能力,还不如下面的情报组长。
胡孝民的调查,与其他人不太一样,他做了一个问卷,让他们回答几个问题。另外,还让他们把近三天的行踪详细写下来,不管做什么事,都要有证人。
胡孝民的第一个问题是:什么时候从事特务工作?第二个问题是:为什么要参加特工总部?第三个问题:对汪主席的和平反共建国是理解的?第四个问题:身边谁有可能是军统内线?第五个问题:身边有没有人泄露过情报?第六个问题:有没有人对目前的工作抱怨过?第七个问题:对重庆政府的看法。
这还是当初排查入角炮时使用过的,胡孝民照搬了过来。
后面又让他们写出行踪,没有证人的行动,要有具体时间和地点,以便调查人员去核实。
诸福鸣拿着问卷后,又暗中与汤伯荪见了一面。
此时的他,已经没有了雷勇辉被杀时的喜悦,取而代之的是深深地担忧。
诸福鸣把问卷递给汤伯荪,苦笑着说:“这些问题好办,但这三天的行踪不好说明。”
汤伯荪笑吟吟地说:“组座神机妙算,早就料到了这一点。组座最新指示,如果情报处调查,把责任推到程蔚君身上。”
诸福鸣诧异地说:“程蔚君?”
汤伯荪神秘一笑:“你可能不知道,雷勇辉被杀,正是程蔚君所要求的。”
他现在才发现,余升龙制定的这个借鸡生蛋计划,实在是精妙绝伦。借着程蔚君的手,除掉了孟香谷和雷勇辉。
如今,该是除掉程蔚君的时候了。
诸福鸣大吃一惊:“什么?程蔚君是我们的人?”
汤伯荪缓缓地说:“现在可以跟你说说组座的借鸡生蛋计划了。”
听着汤伯荪的介绍,诸福鸣的眼睛瞪得越来越大,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程蔚君想算计新二组,却一直被余升龙利用。
诸福鸣恍然大悟:“怪不得一开始我要除掉程蔚君,组座不批准。”
汤伯荪笑道:“除掉这样的败类,何必脏了我们的手。我们是借鸡生蛋,这只‘鸡’最终要还给他们的。”
跟着余升龙,新二组的情报搜集工作也好,锄奸行动也罢,鲜有失手的。不仅如此,任务总是很轻松就能完成。
余升龙对组员的安全很重视,宁愿放弃行动,也不会拿组员的生命冒险。
诸福鸣大笑:“原本我很担心,现在看来,该头疼的应该是程蔚君了。”
程蔚君确实很担心,最让他担心的,还不是胡孝民的那张问卷,而是他听说,胡孝民之前向雷勇辉透露了,军统有暗杀他的计划。
程蔚君清楚的记得,自己并没有向胡孝民汇报。也就是说,胡孝民另有情报来源。
暗杀雷勇辉,是程蔚君的秘密,除了自己外,他没向任何人提起。但是,胡孝民却知道了,这不得不让他恐慌。
胡孝民是知道吴顺佳的,为了让军统行动更顺利,他故意没有说起此事。只有在军统行动前的一刻,他才会“紧急”向胡孝民报告。
然而,雷勇辉被杀时,胡孝民正在虹口区万岁馆陪涩谷喝酒,他根本找不到人。
在家里冥思苦想了一夜,程蔚君最终还是没有想到最稳妥的答案。
军统新二组要杀雷勇辉,吴顺佳不应该这么晚才告诉自己。如果吴顺佳提前告诉了自己,事关雷勇辉的生死,自己却没有及时报告,胡孝民哪怕再笨,也能很快查到他的用意。
天亮之后,程蔚君从家里拿了一笔钱,一大早就找到了吴顺佳。
程蔚君拿出一沓钱递给吴顺佳,诚恳地说:“兄弟,这次怕是要委屈你一下。”
吴顺佳一把接过钱,却佯装不解地问:“这是什么意思?”
程蔚君叹息着说:“处里正在调查雷勇辉被杀案,胡孝民也不知道从哪里得到了消息,知道军统要暗杀雷勇辉。另外,他怀疑雷勇辉被杀,是有人泄露消息,正在进行调查。”
吴顺佳把钱装在口袋里,问:“这跟我有何关系?”
程蔚君的目光中透着哀求:“我希望能统一口径,如果有人问起,你要说是雷勇辉被杀当天傍晚,才有机会通知我。而我当天本想找胡孝民,却一直没找到。”
吴顺佳笑了笑,一脸轻松地说:“程科长,谁又会问我呢?你我是单线联络,以后就算有机会到76号,那也是唯你马首是瞻。”
程蔚君心里的石头总算落了地,轻声说道:“不管会不会问,有备无患总是好的。”
程蔚君到情报处时,觉得应该能对付所有调查。他刚到办公室,却接到了胡孝民的电话:“程科长,辛苦你过趟我的办公室。”
胡孝民的语气平静,跟往常没什么区别。
程蔚君以为是催要自己的问卷,他匆忙将几个关键问题填好后,才去了胡孝民的办公室。
然而,一到胡孝民的办公室,程蔚君发现今天跟往常完全不一样,胡孝民一脸严肃,旁边的涩谷带着两名日本宪兵冷冷地望着他,让他如坠冰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