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3q5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 次元法典笔趣-第2249章 恩賜遊戲(這兩天奶奶應該就能夠出院了)熱推-q93zf

次元法典
小說推薦次元法典
在箱庭城门口,众人也见到了黑兔所在共同体的首领仁.拉塞尔,只不过让众人意外的是,眼前这个共同体的首领居然只是一个看起来十多岁的小孩子………
这也让气氛一时间变得有些古怪,虽然仁很努力的展现出欢迎他们的态度,但是三个人都彼此看了看,却没有多说什么。按照道理来说,如果像黑兔所说的那样的话,那么一般应该是共同体派个代表在这里迎接,然后老大等着接见他们才对。而眼下这个共同体的首领居然亲自出来迎接三人,更不要说他还是一个小孩子……………
嗯,三人都不是傻瓜,这还看不出这个共同体有问题的话那才叫有问题了。
不过远来是客,客随主便,他们就跟着仁还有黑兔开始了对整个箱庭的游览,也听了对方对于这个世界的介绍。按照两人的介绍,这个箱庭里生活着许许多多的种族,包括神佛,恶魔,精灵,兽人,人类等都在其中,大部分来说,都算是相当和平的。
而接下来,众人也找了一个地方边吃边聊,首先自然就是说明自己的能力了。春日部耀的能力按照她自己的说法是可以和所有动物对话,无论是什么样的动物,从麻雀到海豚,都可以毫无障碍的进行沟通。
飞鸟显然很羡慕春日部耀的能力,至于她的能力嘛………
“砰。”
就在众人说话的时候,忽然,一个体型壮硕,穿着西装身材高大的男子毫不客气的一屁股坐了下来,冷笑着望向旁边的仁。
“哦呀,这不是东区最底层的共同体,没名字乡巴佬的领导者仁吗?”
“加尔德………”
看着眼前的高大男子,仁的小脸顿时变得阴沉了许多,而旁边的久远飞鸟则微微皱了下眉头,开口发问道。
“你是哪位?”
“初次见面,三位。”
男子对着方正,久远飞鸟和春日部耀点了点头,自我介绍道。
“我是共同体‘佛雷斯.格罗’的领导者,加尔德.加斯帕,很高兴认识三位。”
说道这里,名为加尔德的男子再次望向仁。
“这就是你们找来的新的人才?明明可称为共同体荣誉的名号与旗帜都被夺走了,亏你还有脸这么不甘心的想要继续下去呢。”
“哦?”
听到这里,三人都意味深长的望向仁和黑兔,而两人此刻的面色则变得有些僵硬。
“看来这其中似乎有什么内情呢。”
方正放下手中的茶杯。
“不介意的话,可以请两位说明一下吗?”
“这………这个……………”
面对方正的询问,仁和黑兔彼此对视了一眼,似乎不知道该怎么说。而看到这里,久远飞鸟也盯视着他。
“你既然称呼自己为共同体的领导者,那么就应该有义务对被召唤来成为新成员的我们说明共同体的情况,难道不是吗?”
“这位小姐言之有理。”
相对于哑口无言的仁,加尔德却是冷笑起来。
“你说的没错,以共同体领导的身份来为新同伴说明箱庭世界的规则是当然的义务,不过他肯定不想要做这件事,如果几位不介意的话,就让我来为几位进行说明吧。”
既然仁和黑兔一副不便开口的样子,那么三人当然不会介意,而接下来,在名为加尔德的男人说明下,他们也总算明白了关于这个世界的情况。
正如之前黑兔所说的那样,共同体是类似家庭,族群,国家的势力集合体的名称,而每个共同体都拥有属于自己的旗帜和领地才能够进行活动。如果想要扩展自己的共同体,就需要向自己选中的目标共同体提出双方同意的“恩赐游戏”,一旦获得胜利,就可以获取对方的领地和支配权,通过吞并进行壮大。
而仁和黑兔所在的共同体,在三年之前还是这个东部区域势力最庞大的共同体,而且拥有着超强的力量。但是,他们却被某种‘天灾’给盯上了,进行了一场无法拒绝的“恩赐游戏”,接着仅仅一个晚上就被惨遭消灭,上层成员全部消失无踪,而且连原本的旗帜和名称也被夺走。
也就是说,他们现在已经没有了名号,也没有了等于荣誉的旗帜,连核心的同伴都不曾剩下。可以说是一无所有,而且更致命的是,在现有的一百二十名成员之中,只有黑兔和仁拥有足以参加游戏的恩惠,其他成员全部都是十岁以下的小孩子。
这与其说是共同体,还不如说是经营不善濒临倒闭的福利院。
也正因为如此,甚至就连支配这一带的加尔德都对他们没有出手的兴趣。
至于那个天灾,就是魔王———也就是拥有“主办者权限”这种箱庭特权的修罗神佛,他们主动挑起恩赐游戏的话,无论是谁都没办法拒绝,也正因为如此,当时仁和黑兔所属的势力虽然并不愿意,但是也不得不和魔王进行恩赐游戏。
“………也就是这样,几位,现在你们应该明白了吧。所以我在这里真诚的希望邀请各位能够加入我的共同体,请问几位意下如何呢?”
“呜………”
面对加尔德的当面挖人,黑兔和仁都露出了愤怒的表情,但是他们这会儿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毕竟无论如何,加尔德所说的都是事实,他们的共同体如此破败,以至于根本就没有人会选择加入吧………
“不必了。”
然而,久远飞鸟倒是第一个拒绝了。
“我对你的共同体没什么兴趣,仁君这边就很不错。”
“为,为什么?”
面对久远飞鸟的回答,加尔德愣住了,而久远飞鸟则连看都没看他一眼,直接转向了旁边的短发少女。
“春日部你呢?”
“我只是来这个世界交朋友的。”
一面抚摸着怀里的三色猫,春日部耀一面回答道。而听到这里,久远飞鸟微微一笑。
“这样吗?那么可以把我列为一号朋友候选吗?”
听到久远飞鸟的询问,春日部耀愣了一下,随后面颊微红点了点头。
哎呀哎呀,百合真是不错啊。
看着眼前百合花盛开的这一幕,方正也是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拿起个人终端———嗯,拍摄,收录,保存。
但是对于加尔德来说,他就无法接受了。
“几位!”
就在加尔德站起身来,打算再说些什么的时候,只见飞鸟却是扫了他一眼。
“你给我闭嘴,坐下,乖乖回答我的问题。”
下一刻,加尔德瞬间就好像被强制执行了某种命令般闭上了嘴巴,一屁股再次坐在了椅子上。
原来如此,那就是久远飞鸟的恩赐吧。
看到这里,方正眯起眼睛。
仅仅通过语言就能够强制让别人执行自己的命令,类似言灵的能力吗?倒是很有意思的能力。
接着,在久远飞鸟的恩赐影响下,那个名叫加尔德的男人终于说出了他的共同体的本性———这个男人之所以能够成为如此庞大的东区共同体的领导者,是因为他采用了某种特殊的办法逼迫对方答应自己的恩赐游戏。那就是俘虏对方势力的女人和小孩作为人质,这样一来,即便没有“魔王”那种强制执行权,对方也不得不乖乖答应他的要求。
至于他俘虏来的那些小孩子,则早就被加尔德给杀掉了。
而且为了避免被发现,那些杀死的小孩子的尸体也全部被消除………
“闭嘴!”
听到这里,就连久远飞鸟都听不下去了。
“真是太精彩了,这种只有画里才有的恶棍还真是难得一见呢。”
虽然久远飞鸟努力保持着镇定,但是她语气中的颤抖就可以听出此刻的少女远远没有表面上那么淡定。
“那只能够说明大小姐你见的太少了,这种也不过就是小恶党而已,只是杀掉已经算是很好了。”
方正喝了口红茶,呵呵一笑。
“是吗?”
“当然,我还见过更残酷的,不过为了避免给各位留下心理阴影还是不说了。那么,这么加尔德先生。”
说道这里,方正放下茶杯,望向加尔德,微微一笑。
“和我进行一场恩赐游戏吧。”
“哎?”
“方正先生?”
听到方正的说话,所有人都惊呆了,而久远飞鸟也挑了下眉头,打了个响指解除了对加尔德施加的影响。
“恩赐游戏?”
虽然加尔德对之前所发生的一切都很愤怒,不过现在,他的注意力还是集中在了方正的说话上。
“没错,参加者是我和你,如果我输了,我就加入你的共同体,而如果你输了,那么你的共同体就归我了,如何?”
一面说着,方正一面站起身来。
“游戏规则很简单,我会站在这里,一动不动,不使用任何能力,你可以随便使用任何力量对我发起攻击,只要能够碰到我,就算你赢………嗯,所以大小姐你还是在旁边看着吧,你要用你的能力来玩的话,那就没意思了。”
方正说道这里,看了一眼时间。
“时间是一小时,由黑兔来做裁判,如何?”
“等,等等,你是认真的吗?方正先生?”
听到这里,旁边惊呆了的黑兔这才反应过来,一把冲上前抓住了方正。
“你确定要不用任何能力?只是站在那里?”
“没错。”
方正点了点头,望向加尔德。
“如何?我觉得这个游戏规则挺公平的。”
“嗯…………………”
面对方正的提议,加尔德也陷入了沉思之中,坦白来说,这个恩赐游戏对于加尔德而言有些冒险,但是对方既然说了不使用任何能力,也不躲避,只是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而且,自己只要碰到他就能够赢,无论怎么看,这边的规则都对自己颇为有利。
虽然不知道这个男人的来历,但是不管怎么说,如果连恩赐都没办法使用的话,那么根本就不足为惧!
想到这里,加尔德咧开嘴巴,露出了充满自信的笑容。
“很好,我答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