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l5i9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港綜世界大梟雄 ptt-455 折玫瑰!見洛哥!-7scrn

港綜世界大梟雄
小說推薦港綜世界大梟雄
“呜…”
“汪汪!”丁瑶俯身昂头,四肢趴地,双目带泪,卖乳犬吠。
刚开始她还是跪姿,现在则是完全的母狗姿态。她这幅样子不仅楚楚可怜,极能激起男人心里玩弄、怜悯、折磨的欲望。
而要玩弄她,无疑就要给她一条活路。
况且以丁瑶的骚气,绝活。
真正玩过丁瑶的人,恐怕就舍不得杀她了。
或许在她的引诱下,还会被丁瑶反客为主,堪称“现世美女蛇”。
骚、浪、贱。
庄世楷也终于明白“雷功”一个中年放荡,晚年无力,不能办事的男人…以前为何会捧着丁瑶,把丁瑶收作外室,甚至还想要扶成正妻…
因为丁瑶的媚骚都已经刻在骨字里了!各种放低尊严、没有底线的玩法、男人根本不需要做事,光是视觉上的欣赏、享受。
心理上的猎奇、占有欲。
便能让男人精神起飞,享受不尽。
丁瑶还是会玩。
也真是危险!
“呵呵。”
“为了活下来。”
“付出的代价可真大!”庄世楷放下手枪,嘴角挑起冷笑。
丁瑶看见他放低枪口的动作,连忙爬仅两步,来到庄世楷脚跟前,伸出舌头,轻轻舔着他鞋面。她一边舔掉鞋面上的灰尘、另一边抬起头,目光渴求,姿态极尽魅惑。
庄世楷低头看向丁瑶眼神,目光再前火一移,扫过她翘起的“尾巴”。
啧啧。
这是实打实的摇尾乞怜。
和母狗一模一样。
庄世楷小腹处也不禁升起一团燥热,深吸口气,心中暗道:“这真是个死骚货!我要是没有拿到实锤铁证,恐怕雷功不会站我这边。”
“汪汪。”丁瑶与庄世楷眼神对视,再叫两声。
她已经自己活下来几率很大。
可是庄世楷却重新举起手枪,把枪口对准她的脑袋,同时侧头看向身边的“玫瑰”,嘴角一笑,出声问道:“庄夫人。”
“她做的事情。”
“你可以做吗?”
“只为庄先生一个人做!”
玫瑰嘴角含笑,穿着一身白裙,高贵优雅的轻声叫道:“汪汪。”
“唰啦!”
丁瑶额头流下冷汗!
她双眼看着枪口,瞳孔放大,重新坠回地狱。
“砰!”
庄世楷扣下扳机,一枚子弹在枪膛中冲出,丁瑶只见到一簇火光爆发,额间传来一点痛楚,旋即便双目漆黑,失去意识,衣冠不整,表情惊愕的倒在地上。
这时庄世楷才抬起拇指,扣下手枪的保险,把枪械插回腰间,伸手搭住玫瑰的手掌,朝前走向雷府门口。
玫瑰轻轻挽住男人的手臂,嘴角挂着浅笑,陪男人在大厅中心前进…
不得不说,庄世楷对于“丁瑶”的诱惑很喜欢,恨不得当场拿只黑笔,给她某处写下“母狗”的批文。
可惜,庄世楷一想到“人尽可夫”四个字,心理就有些别扭。
他有自己的喜好!
有人喜欢一起玩、朋友们一起享受。
而他?
属于他的东西!
永远只能属于他!
何况,丁瑶就是个条毒蛇,养在家里,指不定就会搅出什么事儿。
庄sir收后宫,却不收霍乱后宫的婊子,以免影响后宫和谐,以后还怎么收后宫?
再说,雷功就在楼上看着。
虽然,雷功说由他处置!那就由他处置!
可别人玩腻的他还玩?
庄sir岂不是会被人看低,掉自己格局?
庄世楷身为大佬,绝不会做放低自己格局,让其他大佬说笑的事情。
就算不会影响到生意也不行!
庄先生携夫人走到门口,路过两名三联帮看门马仔,目不斜视的迈步讲道:“麻烦通知一下雷先生,在下衣服脏了,回家先换一身衣服。”
“请雷先生晚上七点,到桃源山庄赴约,鄙人已经在山庄设到包厢,以谢雷先生的盛情款待。”
庄sir走出大门,来到车前。
两名马仔长长鞠躬,俯身说道:“是!”
“庄先生!”
两名越南帮头目打开车门,抬手请道。
庄世楷带着玫瑰坐上轿车,越南帮头目也迅速关门,带着几十名越南帮马仔纷纷上车。
别墅门口,马仔们步伐矫健,响起一片关闭车门的声音。
随后,车队一辆接一辆的驶下半山,渐渐消失在雷府门口。
整个过程根本不用调头。
雷功则撑着手仗,支起身体,站在别墅四楼的观景台处,吐出四个字:“一世枭雄!”
庄世楷坐在车上,却是揣摩着玫瑰的掌心,侧头靠在她耳边,轻声说道:“说到做到喔…”
玫瑰神情有些羞怯,声若蚊蝇:“嗯嗯。”
本来在玫瑰在床底间只是放得开,有需求,可做事还是有底线的…
这次丁瑶哄抬D价!庄世楷借力打力,嘿嘿,直接让玫瑰放弃底线,开启销魂的玩弄模式。
不亏。
不亏。
有什么能比亲自调教更爽?
让大姐大变成…
丁瑶死的真不亏!
……
当晚。
庄世楷在台北著名度假酒店,豪华餐厅,桃园山庄内宴请雷功。
这回雷功一人出席,随身仅带十几位跟班,表现的非常低调、和蔼。
整场晚宴的气氛和谐、友善。
庄世楷也和玫瑰在晚宴上与雷功谈定一些合作细则,越南帮接下来的生意会有一个跨步、进取。
而且庄世楷察觉到雷功有刻意结交让利的动作,心里微微颔首,记下雷功一个人情。
雷先生真是个聪明人。
难怪能成为三联帮大佬。
至于爱玩女人什么的,那和聪明不聪明无关,纯属精虫上脑,色令智昏,遭遇蒙蔽。
这连错误都不算。
毕竟男人本色。
有些人只是犯了全天下男人都会犯的错误。
雷功离开晚宴以后,走出山庄大门,昂头看向星空,心里微微叹道:“不止是港岛!整个世界!现在都是年轻人的天下啦。”
他坐上轿车,开口吩咐司机的一件事便是:“阿忠!打电话叫复轰回过吧!”
“是!雷先生!”阿忠是跟着雷功三十多年的司机。
这时他点头答应,启动轿车,雷功双手搭着手仗,悠悠叹息道:“是该让复轰参与管理三联帮的事务了。”
“这次让雷功全身而退,他恐会要让雷复轰回国,提前接管三联帮事务。”桃园山庄,门口。庄世楷一身西装,整理着袖口,看车队缓缓驶离,面色平静的出生说道。
“人老心老。”
“是该退了。”
玫瑰点点头。
又侧头问道:“雷复轰其人如何?”
“小孩子而已。”
庄世楷面色不屑,倒不是故意看低,只是真没把雷复轰放在心上。
虽然他改变雷功的命运,能够让雷复轰顺利接位,但是雷复轰能力泛泛,还有些性格缺陷。
他在雷功的倾力帮助下,顺利接管三联帮没问题,可是想要把三联帮带好就算了。
能守住目前的全部利益。
已算不俗。
玫瑰心中当即有所了解:“明白了。”
“回家吧。”
庄世楷伸手搂住玫瑰的柳腰,轻轻靠上前去,动动嘴唇,细声说出三个字。
小母狗。
这是两人间私下的称呼。
除了他们两个,不会有第三个人知道……
当晚。
台北。
一栋洋楼别墅。
庄世楷坐在床上,翘着二郎腿,点起香烟,两根手指夹着,一缕白烟升腾。
他面前有个床头柜,摆着一个烟灰缸。
背后浴室里。
有淅沥沥的流水声。
而他手边的床上则放着一根软皮鞭…
皮鞭上带点点软刺。
“嘀嗒。”
这时浴室里的流水声停止,只剩下花洒滴滴答答,蜻蜓点水之声。
“呼。”
庄世楷吐出口白雾。
浴室门打开。
身后传来一点点动静。
一个穿着纯色丝绸长裙的窈窕倩影,四肢着地,满满爬到庄世楷脚边,昂起头,眼神迷离的看向庄爷。
庄爷熄灭香烟,拿起床边的皮鞭……
灯火未熄。
房间里,一夜驯马,哀嚎连连,宛如人间地狱,又似人间天堂。
黑夜下,一名名穿着黑色西装,配戴耳麦,腰佩手枪的越南帮枪手,把守别墅,分队巡逻,表情严肃的交替巡视。
一夜结束。
第二天。
台北。
市中心。
洛哥的雷府别墅当中。
庄世楷一身西装,神色正经,端起咖啡杯问道:“洛哥,最近点样?”
“还好啦。”
“喝喝茶,钓钓鱼,偶尔出席些商业酒会。”
雷洛头发花白,穿着T恤,翘着二郎腿,靠在沙发上笑道。
以往的洛哥白头还要染黑,现在却连黑头都不想染了。
生活的即随性,又开心。
玫瑰则神态端庄,穿着全包长裙,把双手放在膝上。
因为玫瑰的身材很好,正常情况下,她都喜欢穿开叉、或者是半截的裙子。
可今天却穿上全包长裙,显然是要遮住出痕迹,外表依旧大气!优雅!
呵呵。
谁能想得到,一对声名远播,身居高位的靓男俊女,私下能玩的这么猛?这么刺激?
啧啧,昨晚的画面。
太咸!太湿!
不过年轻人嘛…
喜欢玩很正常!
不喜欢才要老命!
玩都不玩。
人类怎么延续未来?
庄世楷笑着朝洛哥问道:“海钓呀?”
“没!”
“我身子经不起海钓喽。”
“让你嫂承包了一个鱼塘,平时没事约猪油仔他们几个老伙计,一起到鱼塘钓钓鱼咯。”
“听说细九出来啦?”
“哒哒哒。”
这时一个年轻人来到门口,用手敲击着铁门,大声喊道:“老豆!”
“开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