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8ctr火熱都市言情 從火影開始做幕後黑手-第一百八十四章 帶一身黑鍋離開(三更!感謝曹啊曹啊曹大佬!晚上還有!)相伴-2i7jt

從火影開始做幕後黑手
小說推薦從火影開始做幕後黑手
草之国大名府。
虽然忍村高层的同盟会谈已经结束,照美冥和千代等人都已经返回村子,不过木叶的第五代火影纲手暂时留了下来。
草之国还有很多事需要她来处理。
比如未来木叶在草之国的战略需要纲手决定,木叶忍者和岩忍之间的斗争,以及降低忍界大战爆发的可能性。
这些都是麻烦的问题。
而且纲手还要负责安抚部下的情绪。
“卡卡西。”
纲手坐在草之国大名的位置上,看了一眼单膝跪地的旗木卡卡西,轻声道:“村子里的上忍只有你暂时没有部下,也只有你担任过暗部大队长的职位,这段时间还是由你来驻扎在草之国吧!”
由于第七班的三个小家伙各奔前程,只剩下旗木卡卡西自己比较悠闲,再加上他之前的履历,纲手并没有撤换他的职位。
说完之后,纲手又开口补充道:“昨晚草之国失限是晓组织的突袭,鹿久跟我提过了,你的所有处理无可指摘。”
毕竟谁遇到十个以上的S级叛忍都讨不了好处。
旗木卡卡西和奈良鹿久等人尽可能地降低了木叶的损失,他做的已经很不错了。
旗木卡卡西垂下头,内心依旧有些自责:“但是我认为自己并不能胜任…”
“卡卡西,要担负起责任来啊!”
纲手看了旗木卡卡西一眼,沉声道:“鸣人还在草之国呢!你不会想在自己的弟子面前做逃兵吧!至少也要给我撑过这段时间!”
“是,火影大人。”
旗木卡卡西只能无奈地答应下来。
纲手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道:“等到岩隐村退兵之后,我会把你调回木叶,参加一个重要的任务…”
“是…”
旗木卡卡西心中总算颇有一丝欣慰。
正当他想要继续汇报的时候,房间外忽然传来了几声急促地叫喊声,气氛陡然变得紧张了起来。
“敌袭!敌袭!”
“全体警戒!是一个岩忍间谍混进来了!”
“十六班,十九班,保护火影大人,其他人去围捕他!”
火影临时办公室周围陷入了短暂地慌乱过后,迅速平静了下来,显然在外驻守的木叶忍者们有把握解决掉敌人。
可惜这次入侵的敌人不是普通人物。
五分钟后。
忍者们搏斗的叫喊声和死亡前的惊叫声再度打破了宁静,纲手和旗木卡卡西终于聊不下去了,两个人飞身踏出了房门之后,就被眼前的敌人吸引住了目光。
一名穿着岩隐制服、头戴面具的岩忍,手中挥舞着一柄忍刀,猛地刺入了最后一名木叶忍者的脖颈!
短短几分钟的时间,这间临时办公室之外驻守的十几名木叶忍者,竟然已经被敌人屠杀殆尽!
这名岩忍重新拔出了自己手中的忍刀,甩下了一串血珠,指向了纲手和旗木卡卡西两人,瓮声道:“五代目火影纲手,拷贝忍者旗木卡卡西,看来这次收获不小…”
“找死!”
纲手捏紧了自己的拳头,猛地朝着那名岩忍砸了下去,只见地面瞬间裂开了一条大大的缝隙,无数砖石在拳头的冲击下乱飞!
只是那名岩忍似乎丝毫不受影响,飞身避开了之后,合手开始结印一掌拍在了地上:“土遁·裂土转掌!”
一条裂痕清晰地从地面出现,裂痕渐渐扩大,朝着纲手和旗木卡卡西飞速冲来!
旗木卡卡西皱了皱眉头,同时合手结印,甚至他的术式更快完成:“土遁·裂土转掌!”
两道大地的裂口撞在了一起,瞬间引发了爆炸!
“火影大人,这里交给我吧!请您去指挥各处!我怀疑潜入草之国大名府不止他一个家伙!”
旗木卡卡西拦住了想要冲上去的纲手,沉声劝说了一句之后,拔出了自己的苦无冲了上去。
纲手毫不迟疑地点头奔向了他处。
反正只是区区一个岩忍间谍,她相信旗木卡卡西能够轻而易举地解决掉敌人。
这一次却是纲手想错了。
卡卡西这一次遇到的敌人刀术不弱!
一时间竟然能和旗木卡卡西战得不相上下,直到旗木卡卡西使了一个小花招,才用苦无戳破了敌人的防御!
旗木卡卡西手中苦无翻转,甩手一拳砸在了敌人的胸口,顺手解下了他的忍刀!
“你输了!”
旗木卡卡西的苦无猛地刺向了敌人的喉咙,却被敌人矮身一脚踢中了他的小腹,将他踢飞了出去,干脆利落地化解了困境。
“果然,我还是不擅长刀术啊!”
这名岩忍慢慢地摇了摇头,合拢了自己的手掌结印之后,张口喷出了一股火焰:“火遁·豪火球之术!”
“土遁·土流壁!”
旗木卡卡西眼神中闪过一丝惊讶,几乎同时合手结印,释放出一面土墙抵挡着烈焰的侵袭!
很快那面土墙就在火焰的灼烧下变得残破不堪!
“土遁·土龙隐!”
旗木卡卡西的身影瞬间消失在了土墙之下,下一刻就从敌人脚下的地面钻出,一拳打向了敌人的下巴。
砰!
这一招是岩隐忍者不曾想到的,他的脸上挨了重重的一击之后,身体不由自主地倒飞了出去!
旗木卡卡西飞身冲向了那名岩隐忍者,伸手试图摘下他脸上的面具:“豪火球之术用得这么娴熟,你这家伙不会是…”
“猜对了呢,卡卡西!”
这名岩忍的面具中忽然露出了猩红的写轮眼,趁着旗木卡卡西眼中惊骇的时候,猛地趁机擒住了卡卡西的肩膀,一记膝撞顶在了卡卡西的胸口!
局势几乎瞬间翻转。
这名岩忍慢慢地摘下了自己的面具,露出了宇智波带土有些残破的面孔:“卡卡西,你的刀术真是越来越强了啊!”
“带土!”
旗木卡卡西的脸色骤然变了。
这是卡卡西和宇智波带土第三次相见。
准确的说,是那个十几年前死而复生的宇智波带土。
不,严格来说,这是第二次见面,毕竟第一次旗木卡卡西知道宇智波带土还活着的消息时,他遇到的是别人假冒伪劣的。
四五年前,旗木卡卡西终于见到的宇智波带土还是神秘面具男,卡卡西只说了一句话就彻底昏迷了过去。
现在,才是真正的故友相见。
只是他们早已站在了不同的立场,甚至生死相隔。
旗木卡卡西慢慢地站了起来,脸上不再有了见到故友的欣喜,反而眼神中满是警惕和戒备:“带土,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袭击村子里的忍者!”
“……”
宇智波带土陷入了沉默。
片刻后宇智波带土的眼中闪过一道亮光,似乎是得到了某人的授意,他的嘴角咧了咧,露出了一抹轻笑:“昨天我的那群部下没有杀掉你,今天我来弥补这个错误!”
旗木卡卡西的表情又变了变,手指一根根握紧:“上原奈落那家伙说的没错,晓组织幕后主使之人真的是你!”
“……”
宇智波带土的心中闪过一抹苦涩,上原奈落这个王八蛋到底给他背了多少黑锅啊!
这个念头一闪即逝。
下一秒,宇智波带土的脸上露出了一抹笑容,轻声开口道:“不,那些人可都是我的同伴呢!毕竟他们可不会杀掉自己的队友!”
这话纯属扯淡。
角都不知道杀了多少队友。
宇智波带土只是在卡卡西心里的伤口上撒一把盐,顺便再加一把辣椒:“像你这种只知道完成任务的忍者,又怎么可能知道同伴的可贵呢?不要用那种表情看着我,卡卡西!”
“带土…”
旗木卡卡西的额头上渐渐出现了一滴冷汗。
这一刻,他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
即使说了什么,卡卡西又感觉都是错的。
因为野原琳死在了他的雷切之上,这一点是无可辩驳的,甚至他的手中也沾满了琳的血。
只要做错了,说什么都是狡辩。
然而这个时候却绝对不是沉默的时候!
旗木卡卡西慢慢地握紧了手中的苦无,低声道:“带土,那你到底想要做什么?杀了我,为琳复仇吗?”
“不。”
宇智波带土慢慢地竖起了自己的手指,冷冷地打量着旗木卡卡西:“我只是想要复活琳而已…”
“复活…”
旗木卡卡西的眼眸瞬间拧紧,声音渐渐有些苦涩道:“难道是像大蛇丸那样复活吗?”
宇智波带土摇了摇头,摊开了自己的手掌:“不,是真正的复活,自由自在地活着,能够享受清新的空气!”
宇智波带土慢慢地伸出了自己的手掌,轻笑着开口道:“卡卡西,那么你愿意加入我的组织吗?”
显然宇智波带土知道答案。
显然幕后操纵带土的上原奈落也知道答案。
显然眼前的旗木卡卡西也知道自己的答案。
“复活啊…”
旗木卡卡西幽幽地叹了一口气,把自己的苦无一点点地竖在了胸前:“那么你能让因为你死掉的所有人复活吗?水门老师!玖辛奈前辈!以及无数个因为你而死的人!”
波风水门和漩涡玖辛奈无疑成为了卡卡西反驳宇智波带土的由头,毕竟那两个人也是水门班最重要的成员。
“我只要琳就够了!”
宇智波带土的眼神中闪过了一丝歉疚,片刻之后他又重新提起气来,一阵狂笑道:“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果然啊,这个世界只有我一个人还爱着琳!”
“你了解琳吗?”
旗木卡卡西看着状似疯狂的宇智波带土,一字一句地开口道:“如果琳知道你现在做的一切,她只会比现在的我更想杀你!”
“没关系,我不在乎。”
宇智波带土慢慢地脱下了岩隐忍者的衣服,他的声音渐渐变得毫无感情:“刚好我们都想杀了对方…”
宇智波带土重新抬起头,看向了面前的旗木卡卡西,慢慢地结出了一个手印:“那就在这里一决生死吧!先杀了你,再去杀掉木叶的第五代火影,让岩隐村和木叶永无宁日!”
那是木叶忍者的对立之印!
旗木卡卡西的脸色变得无比难看,他缓缓地竖起了自己的手指,咬牙切齿道:“带土,你这家伙果然疯了!”
“哦,那你就当我疯子吧!”
宇智波带土的手掌骤然合拢,眼眶中的万花筒写轮眼飞快地射出一道气流,一道火焰进入了气流之中,朝着旗木卡卡西飞速涌来!
“火遁·爆风乱舞!”
“水遁·水阵壁!”
旗木卡卡西合手结印,水阵壁在一瞬间被火焰蒸发殆尽,水蒸气汇成的烟雾瞬间将他们两人包围!
一场旧日好友间的厮杀彻底爆发!
就在这场激烈的战斗爆发的时候,借助着秽土转生窥探着这场战斗的上原奈落勾了勾嘴角:“大概十分钟之后,木叶的援兵就会赶到你们的战场,你就可以撤退了。”
宇智波带土一边战斗,一边出声询问:“你的目的呢?我以为你会让我杀了旗木卡卡西…”
“如果你想,如果你能,随便你怎么做。”
上原奈落伸手摸过一颗野果,轻声道:“至于目的么?我只是想要给纲手留下一个宇智波带土率领晓组织试图挑拨木叶和岩隐战争的印象。”
“有用吗?晓组织的人可不会配合我的行动!”
“当然有用。”
上原奈落勾了勾自己的嘴角,摸出了一枚戒指,满脸和善地笑道:“他们会配合你的行动,谁让纲手那女人不答应我的条件呢,她会付出惨重的代价的!”
十分钟后。
草之国大名府。
宇智波带土和旗木卡卡西的战斗已经接近尾声,两个人各自拥有一只神威写轮眼,但是宇智波带土更胜一筹!
更何况,他还有着秽土转生的无限查克拉!
这一次,旗木卡卡西被打得异常惨烈,甚至碰到宇智波带土的身体,就被带土狠狠收拾了一次。
因为两人的神威会引起空间反应,宇智波带土不敢用神威将卡卡西收入空间之中。
最终在木叶援军到来之后,带土只能无奈撤退。
纲手的手中酝酿出一股绿色的查克拉落在了卡卡西的身上,帮他治疗着伤口,一边开口问道:“卡卡西,怎么回事?刚才那个敌人到底是什么人…”
“他是带土。”
旗木卡卡西双目失神地望着天空,眼神中有些痛苦和茫然:“昨天夜里,就是带土指挥晓组织攻击了我们。”
这件事实锤了。
宇智波带土已经变得和过去大不一样,他拥有着前所未有的强大力量,也不屑于跟他撒谎。
“那家伙!”
纲手攥紧了自己的拳头,沉声问道:“他是来挑唆木叶和岩隐战争的吧?”
“嗯。”
旗木卡卡西闭上了自己的眼睛,低声道:“带土那家伙啊,已经彻底疯了…火影大人,我会留在草之国继续和他战斗下去,下次我一定会抓住他!”
看来宇智波带土人逃走了,还是带着一身黑锅走的。
“……”
纲手只能沉默着点了点头之后,继续道:“等到我们逼迫岩隐村退兵以后,就开始围剿大蛇丸和宇智波带土!”
“是。”
旗木卡卡西叹了一口气。
他的老朋友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
如果宇智波带土知道卡卡西想的,心里肯定觉得冤枉,幸好上原奈落没有操控他杀掉旗木卡卡西。
带土在刚才的战斗中明显放水了,才留下了旗木卡卡西的性命。
上原奈落见到宇智波带土回来的时候,自己正坐在带土的棺材上吃野果,显得非常没有礼貌。
“带土,见到老朋友,感觉怎么样?”
“哼,还是老样子,那家伙还是那么蠢。”
宇智波带土皱了皱眉头,自顾自地钻进了棺材,这个时候他的心情非常不好,不想和上原奈落说话。
上原奈落啧啧叹了一口气,帮宇智波带土盖上了棺材盖,轻笑道:“那你可要适应,以后你们见面的机会还有很多!”
“……”
宇智波带土沉闷地躺在棺材里闭上了眼睛。
呵呵,让他去对付旗木卡卡西?
他妈的,上原奈落这王八蛋就不能干点儿人事吗!
————
求月票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