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byy7人氣都市小說 1255再鑄鼎 修改兩次-第633章 鐵血強宋 六 水陸並進展示-3vdok

1255再鑄鼎
小說推薦1255再鑄鼎
1271年,7月16日,阴历七月初九,安南,云屯港。
旧云屯城此时已经变成了一处大工地,张世杰正带人在内外走着,察看旧城改造工程的进度。
十天前,宋军在大旁海上几乎全歼云屯守备水师,成功占领港口,并让两将新军登陆到了岸上。安南守将陈庆馀知道事不可为,在派出少量部队试探了一下新军的实力并被轻松击溃之后,便果断下达了撤离命令,带着数千守备部队弃城而走,也算是保住有生力量了。而云屯县这处重镇就落入了宋军的手中。
云屯港是整个安南最大的港口,也就是后世的越南海防市所在,不但有完善的港口设施可以承接外来海船,还可通过本地的禁江一路行船上溯直捣升龙,地位不言而喻。
占领云屯之后,张世杰没有急着立刻乘胜追击,而是一边加强云屯城的防御,准备把它建设成宋军在安南的一个稳固立脚点,一边从钦州调来更多的兵力。
云屯本来就有城墙在,条件还不错,毕竟安南多雨,中原常见的夯土城墙在这里坚持不了多少时间,所以当地现存的城池大都是包了砖的。虽说城墙小了点、矮了点,但对于张世杰规划中的棱堡型军事要塞则不是个大问题。他征发本地民人为工,负土在城墙四角修建延伸角堡,又把运输船的压舱石卸下来(是在钦州开凿好的条石),包在土墙外面,现在已经有个雏形了。只要再想法把船上的两千斤炮吊运下来架几门上去,这座堡垒就坚不可摧了。
现在的城墙西南角上,当地民夫正在一部辅兵的监管下把石材砌上去。皮鞭挥舞之下,他们的工作效率还算不错,虽然堆成的墙面有些不齐整,但现在求速不求质,也不用要求那么高。张世杰看了一会儿,没发现什么大问题,便继续绕了过去,去西北角察看。
正走着,正好就有一行骑兵从西北方返回了,张世杰瞥见了,直接带人迎了上去。
他的亲兵拦下了奔驰的骑兵,将他们引至张世杰面前,张世杰认过人之后便问道:“怎样,西北的逆军动了吗?”
这些骑兵是好不容易才凑起来的,在安南虽然受限于密集的水网不太好行动,但用好了未必不能发挥奇效。之前,张世杰就把他们其中的一部派往西北方侦察万劫方向的安南军动向,现在看来是回来了。
万劫,也就是后世越南志灵附近的一座城池。此城周边有六江交汇,水路四通八达,是安南另一处水陆重镇,也是宋军前往升龙的必经之地。现在此城由火线提拔的陈国峻亲自镇守,据说他在万劫集结了“二十万大军”,当然不可能真的有那么多,但也不可轻视,所以必须把情况摸清了才行。
骑兵队长认出了张世杰,不敢怠慢,立刻下马汇报道:“报大帅,万劫城周遭营寨遍布、河上到处都有哨船,不过并未有出动的迹象。”
张世杰蔑笑道:“料他们也没有出动的胆子。无所谓,王师到处,皆为齑粉!”
……
三天后,趁月渐盈潮水上涨之时,张世杰派部下李山率军出征万劫,自己坐镇云屯,以及时与后方联络。他只从白虎将中挑了一部步兵留守,其余三将加上四部兵力全交由李山带着出击,再加上随行的辅兵,战力可谓极其强悍了。
这支讨逆军水陆并进,三艘大战船和大量小型战船在江中前进,陆军则沿着禁江北岸步行。这一带开发程度较高,沿岸有不少农田和居民,获取补给很是容易,再加上船只携带了大部分辎重,所以他们可以轻装前进,五十公里的路程不到三天便走完了。
7月22日,宋军的营地已经牢牢地扎在了万劫城外。
万劫城位于江东一处高地上,内有小河流过,为城内供应淡水,并且为护城河提供了水源。护城河流出后一直向西流入江中,又构成了一个天然的河港。
河港附近仍然保有一部分的安南战船,它们一度试图利用在内河中灵活的优势骚扰宋军大战船,但在凶悍的火力下还是败下阵来,灰飞烟灭了。而宋军水师夺取了制河权之后,陆军们也就能长驱直入,帮助水师占领港口,又从船上搬下帐篷、栅栏、望楼、炊具等基础设施,一个完备的营地当天就扎好了。
事实证明,只要上面没人瞎指挥,宋军还是能发挥出正常的战斗力的。实际上,宋军再怎么弱,也是打了几百年仗的,对于扎营、饮食、后勤这些步兵基本要务还是很有一套章法的。这个营地外有壕沟、内有营垒,营中帐篷错乱布置,外敌即使摸了进来也无法长驱直入。虽然错乱,但是伙房、仓库、军火库、茅房却错落有致,乱中很有章法,保障了军事行动。
除此之外,李山命部下分批休息和放哨,不但有固定哨、流动哨,还有放在内外各处的暗哨,做足了警戒功夫。当夜安南军试图夜袭,结果睡觉中的宋军都不用动,单靠值班的哨兵就把袭击者给解决了。
不巧的是,安南多雨,接下来连下四天大雨,不宜出战。等到28日地面稍干,枪炮声便又响了起来。
陈国峻站在万劫城墙上,神色凝重地看着城池周围的友军和西南方的宋军。
今年初,宋朝问罪的消息一传来,满朝文武当即慌了神。安南太上皇陈煚现在不太管事了,皇帝陈晃就把这个似乎懂些军略的堂兄请了回来,封他为楚国公,让他主持万劫一带的防务。
应该说,陈国峻的工作做得相当不错。这半年来,他加强临近几个城池的城防,并且要求各地豪强招募兵力前往万劫听用。现在,他手底下已经有五万多兵可用了,而且在他的恩威并施之下,众志成城,军心可用。现在这些兵力部署在万劫城内和周围的营寨中,互为犄角,可相互支援,以以往的经验来看没几倍兵力别想啃下来。能在这么短时间内做出如此周详的部署,此人果然不愧为一代名将啊!
不过,明明有这么强的力量,可陈国峻还是觉得底气不足。这次来的宋军,比当年他曾经见识过的蒙军更可怕!
今天,宋军主动发起了进攻,陈国峻命令部下闭门坚守,等宋军的锐气过了再说。可是没想到,宋军之锐,远超他的想象。
他们把大炮推到营寨前,轰轰轰轰一阵狂轰,打乱了里面的营栅和士气,然后派士兵端着火枪一点点推进去。战法很简单,却也非常好用,安南军几乎没有抵抗之力。
之前陈国峻在东海军中已经见识过类似的战法了,因此也试着做过一些应对,但是临阵之时还是毫无作用。今天宋军就是这么简单一招打过来,围着一个营寨猛打,在援军抵达之前就轻松攻占了。而刚刚抵达的援军也没起什么作用,紧接着就被调转炮口的大炮击溃了,徒添伤亡。
“轰轰轰轰轰……”
又是一轮炮声响起,宋军对下一个目标发动了攻击。
陈国峻在城墙上看着这一切,脸色依然平静,心里却有些懊悔。
之前的半年里,他似乎犯了一个严重的战略错误,那就是把兵力集中到万劫来。这一带地形平坦,早已开发出了大片农田,又有水网纵横,与之前曾给蒙古入侵者造成了严重困扰的山区地形截然不同,说来倒是跟宋军熟悉的江南地貌很像,岂不正是适合他们作战?
可是,不守这里又能怎么办呢,难不成还能让宋军长驱直入直捣升龙不成?所以,后悔也没用,只能应战了。
突然,他大喝一声:“陈庆馀!”
不远处,已经换了一身士兵装扮的陈庆馀立刻上前抱拳道:“属下在!”
之前,他从云屯败退回来,被陈国峻撸了个干净,留在身边充当亲兵戴罪立功。现在,看来就是立功的时候了。
陈国峻取出一枚令牌,郑重地交给陈庆馀:“你领云屯部、安溪部、解城部、海里部,出城向右列阵,务要站稳了阵脚!”
这四部都是附近的应召军,加起来足有上万人,看来是要有一场大战了啊!
陈庆馀大喜,立刻单膝跪地,接令说道:“属下一定尽心竭力,驱除宋狗,不堕我皇家光辉!”
陈国峻又喊过另一名亲兵,把另外一枚令牌交给他,说道:“传令给彰宪侯,让他领别中部、思州部、北江部、太原部、宣光部,出营在左列阵,听从号令!”
陈国峻摆摆手:“之前不明敌情,不敢轻举妄动。但现在我是看明白了,宋军来势汹汹,不是易于之辈。当下我军士气尚存,贼军尚未站稳脚跟,于我最为有利;倘若拖些时日,局势移易,胜算可就下去了。此战宜早不宜迟,要打,就趁现在用尽全力打退他们,不然……”
陈庆馀又是一凛。“不然”?那不就是败了?若是大军这里败了,那可就糟糕了啊,向西一直到升龙,可都是一片坦途……
陈国峻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一挥手:“没有‘不然’了,此战必胜,此战必须胜,皇国兴废在此一战,诸君一体奋发努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