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sg3g非常不錯小說 我的細胞監獄 線上看-第一千一百一十七章 碰撞閲讀-8x2g7

我的細胞監獄
小說推薦我的細胞監獄
韩东之所以能在短时间内,将格林体内的中枢石窟区,打造成一座结构复杂且具备空间独立性的古堡。
正是拿出了极其宝贵的「移动地契」。
也因这一点,格林对韩东的兴趣更多了一些……
当然。
猩红庄园里的异魔、实验室都被临时转移到了格林的密封洞穴。
韩东自然不可能让肿胀博士这样的人才,接触这场涉及到神话层面的战斗。
甚至连韩东自己,也在尽可能避免与圣使正面对决……更多是一种暗中操控。
另外。
自伦敦游戏开启前便藏身于韩东庄园里的【黄袍】,同样跟随在异魔人员一同进行转移,静静躲在格林的洞穴里,完美没有要插手的意思。
而且,祂本身受到极其严格的规则拘束,一旦介入伦敦游戏将遭到其它上位者的镇压。
【黄袍】本身也对即将发生的战斗不感兴趣,更让祂感兴趣的是格林的身体。
借着这样来自不易的机会,认真在格林的「体内深渊」间游走,认真观摩着这种独一无二的身体结构。
论及整个异魔圈,格林的诞生本就是一个奇迹。
……
韩东当前正盘腿坐在古堡最深处的一间石屋里。
借由古堡的多通道结构与空间隔离的方法,将【洞窟门】划分于古堡的不同区域。
让圣使无法在一开始窥探出中枢区的本质,与不同石门间的区别与性质,也无法注意到那扇特殊的石门。
另外。
韩东还故意制造出与疯狂深渊截然不同的古堡,将鸦人、血裔以及食尸鬼的气息进行混合,散布于古堡间。
特意让圣使察觉出‘地契’的影响,以‘移动地契’作为诱饵,避免圣使对这里进行破坏。
当然。
就算诱饵没有起效,格林的本体也会提前赶到,起到一个双保险的作用。
“剩下就看【格林】的纯度了……希望与神话体正面刚的传闻是真的,当然表演天赋也同时需要。”
正在静谧的石屋里思考问题的韩东。
与正在大厅区域里进行神话级别战斗的格林形成鲜明对比。
吱吱吱!
这种超越常规概念的指甲刮动声,足以让正式骑士无法忍耐,只能去捅破自己的耳膜。
格林在挥舞着手里的「怪器-莱尔小姐」时,兵器表面指甲都能轻易刮破空间,产生一种尖锐的空间噪音。
在兵器意识的调控下,编织出一种噪音场。
就连圣使的思维活动也会受到影响。
当然。
噪音只是最浅层的一种特性。
真正恐怖的地方,在于兵器的「混乱属性」。
兵器的材料来自于异魔世界的混乱中心。
黑色指甲均具备「混乱属性」,在攻击时会通过一种无序频率与能量脉冲,发挥出附带「混乱属性」的攻击。
(混乱属性:可扰乱规则,依照百分比X%(X的数值将依照个体与兵器一同决定)无视目标防御,造成真实伤害)
当前。
飞身跃起的格林,直接挥出一记下碾形式的重斩。
略显忌惮的圣使,立即以双臂构建出黄金城墙,认真格挡这一次攻击。
这种神性构建而出的城墙,或许能挡住格林的肉身攻击,但却有些挡不住这件怪器的正面碾压。
在刀刃上不断活动的手掌,牵引着指甲进行一种滑动形式的切割,类似于电锯的效果。
“哈哈哈……圣使大人,你挡得住嘛?”
数以万计的指甲协同运转。
竟在短时间内将黄金城墙由中部切开,显露出一脸震惊的黄金圣使。
“好硬啊,居然能挡住莱尔小姐这么长的时间……去死吧!”
先前格林均属于单手持刀。
在破开城墙的瞬间,格林立即改为双手。
当空闲的左手握住刀柄时,操控性、力量以及对于兵器的驾驭等级都获得提升。
构成刀体的手掌、手指以及最重要的指甲立即进行一种规则而紧密排布。
形成一柄真正意义上的「黑色大刀」,恐怖的微笑女人头颅则悬浮在刀背中断的位置。
「变速」
激战期间的节奏变化,往往能出奇制胜。
黑色大刀由上至下,
眼看即将切开毫无防备的圣使肉体时。
噹!
异常响亮的金属撞击声,伴随着一股强烈的气浪在大厅间荡开。
肆意的刀劲(指甲状)在四周墙面上留下多道切痕。
格林主要持刀的右手,虎口被完全撕断,大拇指抛飞在空中……啪!落在圣使身后两米远的地面上。
刀刃停在距离圣使脑袋约十公分的上空。
一道金色物体阻挡在圣使的头上,表面浮现着‘类天舞宝轮’的图案,像是一面环绕于圣使身体周围的盾牌。
“真是可惜,如果遇上专精于其它领域的宗匠,你刚刚的这一刀还真有可能造成不小的伤害。
我作为黄金宗匠,最擅长的领域就是【防御】。
这面「金色宝轮」正是我成就宗匠时所完成的伟大杰作。
以你手上的这柄古怪的武器或许能破开,但使用者的等级却低了……你还发挥不出这柄怪异武器的全部能力吧?
真是可惜!刚刚是你伤到我的唯一机会。”
话语结束时,一道金色手掌由正面袭来。
格林立即松掉兵器,双臂改为防御姿势……
咔!
骨骼断裂。
左臂粉碎、右臂骨折的格林被轰飞出去,身体重重撞击在大厅正前端的墙体上。
与此同时,黄金城墙重新聚合……圣使再一次被包裹于其中,正如圣使所说的,刚刚是格林唯一的机会。
“你这件装备的品质很高,我替你保存吧。”
圣使表面这样说着,实际他却很忌惮格林使用这件兵器。
伸出以黄金覆盖的手臂要去拾取时。
唰!
看似平静的刀身,迅速衍生出大量指甲……竟将圣使的手指划出一道小口。
一缕细微的疯狂借机窜入其体内。
就在圣使留意着自己的伤口时,刀体进行自我拆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