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yje火熱都市小说 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第918章 奇特的修行方式?(4更)讀書-9ut16

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
小說推薦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
脸如雕刻般官分明,有棱有角。
深黯的眼底充满了平静……
不过……额上依然镌刻着皱纹,两鬓夹杂着少许银丝,眉毛和胡须没有年轻时该有的光泽。
“不错。”陆州给出了自己的评价。
可以看出,年轻时也是一位风度翩翩,英俊潇洒的帅哥。
逆转之路漫漫。
慢慢来吧。
陆州单掌一推,那古铜镜飞回原来的位置,像是没有移动过似的。
接下来就是嵌入命格之心。
看着命宫区域里的“乘风破浪格”,陆州心想,可千万别扣逆转部分的寿命。
拿起命格之心,看准位置。
没有犹豫,将命格之心摁入命宫之中。
乘风破浪格,就像是一座奶油蛋糕似的,被摁下去了一个区域,命格之心的棱角立刻将四周划分开来。
规则的边界和光华亮了起来。
陆州全神贯注地看着命格区域。
滋——————
业火生。
莲座生金焰。
像是火盆似的。
好在并不影响他的视线。
那命格之心开始慢慢下沉。
他需要等待命格开启完成。
随着命格之心的沉下和嵌入,他能感觉到整个命宫有扩大的趋势。
“嗯?老夫能开十个命格?”陆州心中一动。
不过,开启命格应该没有自己想的那么简单。
陆离和颜真洛一个是五命格,一个是六命格。二人为何这么容易抵达上限
“修行者一生所能开启的命格数量有限。”
“天赋?”
俗话说,天赋决定上限,努力决定下限。
修行者纵然再努力修行,若无足够的命宫区域,也开不了太多的命格。
如今的场景,很好地诠释了这句话。
滋滋——————
更为明显的命格撕裂声响起。
陆州顿觉丹田气海中传来割裂感……
好在他阅读过不少书籍,颜真洛那本书上也记载了这一点,当命格的开启数量越来越多时,难度会越来越高,带来的痛感也会越来越强。
开命格,如同是用命格之心,在命宫里雕刻。
雕刻的过程,更像是一刀一刀地割自己的肉,痛感是必要的,而且不能利用元气抵抗,否则会影响命格之心的格出效果。
陆州盘腿而坐。
这种疼痛对他而言,无伤大雅。
修行者的丹田气海,本就是坚若磐石,不容易割裂。
一丁点的割裂感,稍稍忍着就是。
整个过程持续了大约有,一个时辰。
割裂感消失。
“命格之心……”陆州果断抓向命宫里的命格之心,一把将其取出。
咔。
命格区域被填平。
接着向下凹陷,形成了时光沙漏似的下陷形状。
“成了!”陆州看向手中的命格之心。
完好无损,能量还在,生机充足。
他将命格之心收好。
仔细关注命宫里的变化。
漏斗似的命格区域,开始汲取寿命……
-100天。
-200天。
-200天。
……
看到生命值匀速降低,陆州放下心来。
只要不是减少逆转的部分,随它怎么减,早晚都能补回来。
否则,老夫好不容易年轻一点,又得老回去……
想到这里,还真是有点怀念地球学生时代,被不少女生追的时光了……过去的烦恼,成了记忆里的美好,一去不复回了。
生命的填补需要一段时间。
于是陆州不在关注命宫。
而是默念天书口诀,看看陆离和老八的现况如何。
湛蓝的光芒附着于眼内。
画面出现了——
当康趴在诸洪共的面前,呼呼大睡,诸洪共端坐在椅子上。
坐在对面的便是陆离。
陆离看着当康说道:
“你能这么顺利开九叶,对亏这砍金莲之法。”
“那是自然,我师父提出砍金莲之法,整个大炎无不拜服。”诸洪共说道。
“不过……没了金莲,以后如何开启命格?命格必须要有连坐。”陆离说道。
“九叶也不错。我现在已经无敌于黄莲世界,就不回去了……我打算在这里取几个貌美如花的媳妇。哦对,我也会给你找几个,只要你愿意……”诸洪共说道。
陆离眉头微皱,说道:“你可是答应过我的,会回去。”
“在黄莲待着不挺好的吗?为什么要回去。只要我们不作死,在这里我们就是老大……严格执行你的圈养计划,也不会引起巨兽。以后我也不进十叶,就待在九叶,你们黑莲大能们,也找不到我们。”诸洪共说道。
陆离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恍然觉得眼前的诸洪共像是变了一个人。
他不是没有过这个想法。
人都是俗人。
换做其他人,面对这样的位置,谁会轻易打破呢?
“你终究被眼前的位置冲昏了头脑。”陆离摇头。
“我清醒得很……”诸洪共说道,“你们都以为我傻,其实你们才傻,这样每天皇帝的生活,不舒服吗?嘿嘿,这里简直是天堂,我爱这里了。”
“但你答应过我……”
“我也没说什么时候。”诸洪共摊手道。
“你就不怕你师父找你?担心你?”陆离问道。
“这……”
诸洪共怔住,想了想,他才继续道,“哎,师父待我恩重如山,大师兄待我如兄长,二师兄,七师兄,都待我如亲人。得找机会把他们全接过来享清福!”
陆离:“???”
“前辈?你看起来气不太顺啊……快快快喝口水。”诸洪共起身倒水。
“不必了。”
陆离朗声道,“诸洪共,你注定不可能过这样皇帝的生活。”
“我现在就在过啊!”诸洪共两手一摊,实在不明白陆离在说什么。
陆离:“……”
“你身上有太虚的气息,当康能这么死心塌地跟着你,也是想要靠太虚气息的滋养而成长,你真以为是你英俊潇洒的外表吸引了它?你终有一天会成为世间的强者,替所有遭遇不公的人类面对天地桎梏,面对设下种种禁区的上苍……这是你的使命,也是你的未来!你永远都摆脱不掉!”陆离一口气说完。
说的诸洪共彻底愣住:“……”
殿内一片安静。
沉默许久。
诸洪共摇了摇头:“我才不管什么使命,我就这么大志气。”
“朽木不可雕也!”陆离摇头。
“你又不是我师父……除了师父,谁也别想管我。”诸洪共靠着椅子,像是大爷似的翘起二郎腿,说道。
大胆!!!!
突然,诸洪共脑海深处传来一声惊雷,令他浑身汗毛直立。
这一声惊雷,极其熟悉,像极了曾经在魔天阁拜师学艺时,师父市场训斥的话语,一时浑身发抖,难以自拔——
诸洪共噗通,立时跪了下去,朝着殿外道:“师父?!徒儿错了!徒儿错了!”
陆离:“???”
陆离没听到有什么动静,而是一脸懵逼地看着磕头的诸洪共。
心中寻思着,这又是唱的哪出戏?
……
与此同时。
陆州冲着画面喝出“大胆”二字时,太玄之力也在一瞬间被用尽。
画面被迫中断。
养生殿中,一片狼藉。
桌子,椅子,尽成碎渣。
柱子龟裂。
没有一处完好。
养生殿外。
魔天阁四大长老,同时后飞,吐出一口鲜血。
“老潘,都是你带的头……惹阁主生气了!”
“可不能怪老朽……老朽哪里知道?”
噗通,噗通……四人依次落地。
夏长秋从远处走来,摸着胡须,奇怪地问道:“四位长老,这是在做甚?”
四位长老连忙起身,故作镇定,该负手的负手,该挺胸的挺胸。
“这是一种新的修行方式,你见识短,只怕看不懂。”潘离天脸不红心不跳地道。
“难怪……”夏长秋拱手道,“如此奇特的修行方式,令我大开眼界,若是可以……我能不能跟着一起……”
“不能。”潘离天果断拒绝。
“唐突了,抱歉。”
夏长秋也知道自己的要求过分,“刚才我好像听到一声暴喝,这里发生了什么事吗?”
“夏观主,你的话,多了。”冷罗转过头,银色的面具下,声音如刀。
“抱歉抱歉,我这就走。”
夏长秋迅速离开,心中暗道,高人就是高人,修行方式也别具一格,要是我也能学习一二就好了。
魔天阁四大长老,这才看向养生殿。
四人面面相觑。
“去看看。”
“好。”
PS:今天真的临时打止痛针,码的字,写了5K……哎,啥也不说了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