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4cee好文筆的玄幻小說 紅樓春 線上看-第七百三十七章 這船可不怎麼隔音……相伴-thjq8

紅樓春
小說推薦紅樓春红楼春
神京皇城,养心殿。
东暖阁内,隆安帝看着面色担忧的尹后,沉吟稍许,道:“此事朕知道了,稍许就再派两名太医去赵国公府,多送些好药,皇后不必担心。至于赵国公府和贾家的联姻……”
对于姜铎的断尾逃生之计,隆安帝都佩服的五体投地。
姜家一定会衰败,这是必然的。
可由天家、朝廷出手,将姜家弄的败落,和姜家识大体,自废武功,以表忠诚,同样的结果,却是截然不同的两种下场和处境。
人能活到姜铎老狐狸的份上,真是将臣子保全之道,悟透到了极致。
眼下姜铎还活着,军中自然仍以姜家为首,元平功臣中纵然怨声载道,也无人敢去动摇姜家地位。
但姜铎一旦死了,姜家便会一夜间从最顶级权贵豪门,降格成一流豪门。
虽然仍然尊贵,但真正的实力,完全是一个在天,一个在地。
邪性总裁,坏坏宠
元平功臣中不卖姜家面子的人家,一夜间到处都是。
到那时,绝少不了想要清算姜家的人。
姜铎先于天家处求得一份自保,如今又准备在功臣中寻得一份自保。
但这份自保绝不会只是一份联姻,必有后手。
且等姜铎死后,贾家、姜家果真化敌为友,倒也不是一件坏事。
军中再不可出现如赵国公府这样一家独大的局面,宣德侯府董家那边,稳扎稳打了几十年,眼下却有一飞冲天之势。
虽可倚重,但不可造就出第二个赵国公府。
盘算稍许后,隆安帝对尹后道:“去与太夫人说,朕准了。只要他们两家自己愿意,朕自无不可”
九州双尊 寒枫萧叶
尹后笑道:“皇上准了,贾蔷回来却未必答应。他素来不喜姜家人,嫌他家人脸长生的丑。”
隆安帝冷笑一声,道:“就他生的好,德性!也不看看他那臭名声,还有脸说旁个!”
说话,隆安帝又状似无意道:“老太太今儿怎想着进宫了?”
尹后凤眸微微一眯,叹息一声道:“臣妾都没脸说,老太太也是进宫来宽慰臣妾的。”
隆安帝嘴角浮过一抹笑意,道:“可是为了李晓之事,怕你担忧?这有何不好说的?”
尹后摇头道:“不只是如此……罢,此事原不该瞒着皇上。皇上,臣妾长兄尹褚……唉……”
又叹息一声后,尹后将尹褚怎样看好李晓,并将这些年拢在手里的一些人都给李晓去用。
尹褚还一直坚持将尹子瑜嫁给李晓为侧妃……
这次李晓被降爵,遭勒令闭门读书,最心痛的除了李晓,大概就是尹褚了。
尹后将此事说的明明白白,都出乎了隆安帝的预料。
他看着尹后笑道:“梓童,人非圣贤,岂能没有私心?尹褚此人,单论才干,是有一部尚书之能的。这些年来,不贪不懒,用心当差,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就算按部就班的升迁,也早不该只是个五品官了。你始终劝朕不升他的官,他心里有些念头,也是寻常事。”
尹后的不同作为,让尹褚得到的结论显然是不同。
不过,尹后仍摇头道:“吏部四司位虽不高,权难道不重?若果真想好好做一番事业出来,这个位置最合适不过。臣妾和太夫人几番告诫他,不要执迷于官职品级。既然受用了后族的荣耀,得了便利,就不要再痴心妄想。他虽只是一个五品官,可因为是臣妾的哥哥,吏部哪个还敢给他脸色看?如此还不够?今日母亲进宫来,除了替赵国公府传话外,还有一事,就是想请皇上罢免了尹褚官位。母亲说,尹褚一心想做官,不是想做事,已经不是好官了。指望说服他已不能够,就得让他明白过来,有些事他万万掺和不得!”
隆安帝闻言连连摆手道:“不可不可,这里面有后族体面在。想想看田家,得了高官想要发财,得了百万银子又想着世爵……朕都不得不咬着牙答应。同样是后族,尹家已经足够贤德了。果真连最后的体面也去了,朕又成甚么了?再说,尹褚没有一心给李景出力,强推他上位,已经可见有公心了。尹褚仕宦二十载,从无过错。这个议题,莫说朕这边,军机处都通不过。”
“皇上……”
尹后还待再劝,隆安帝却摇头道:“皇后不必多说,尹家为后族典范,且在朕潜邸和继位之初,极艰难时,尹家曾倾尽家财相助,这些朕都记得。虽然皇后每每拒绝朕的赏赐,但尹家的体面,朕不能不维护。尹褚就当将功折罪,维持原职罢。皇后也去告诉太夫人一声,让她宽心就是。朕公事繁忙,今儿就不去见她了。下回设宫宴,请她进宫赴宴。”
……
神京西城,荣国府。
荣庆堂上。
贾母嘴笑的合不拢,也是实在没说话的人,就将本不愿来的薛姨妈、宝钗和尤氏都叫了来。
“真真是好品格呐!”
“论模样没得挑,论性子,也是爽利大方,和三丫头有些像。”
“见着我也不害臊,问甚么答甚么,不作忸怩态,说甚么都是笑。”
“这点年纪,已经在家跟着她大伯娘学掌家之事了。”
“针黹女红也极好,连生辰八字都和宝玉极相配!”
尤氏忍不住笑道:“今儿怎连生辰八字都配好了?莫非还请了算命先生去瞧?”
贾母笑道:“南安郡王太妃的重孙儿过抓周,她也不言语,就请了我去,好歹身上戴了几件值钱的器具玩意儿,不然今儿可落了脸了。见我相看的满意,就让他家从钦天监请来的司历帮着算了回。哎哟哟,人家就说,从没见过这样相合的生辰八字!”
李纨笑道:“若这般,那日子也快了。明年咱们家,可要迎来好几桩大喜事。”
贾母听了,嘴乐的合不拢。
薛姨妈闻言心里却真真不是滋味儿,一来薛蟠说亲在前,如今伤成这样,婚期自然要延后,说不得还要在宝玉之后。
二来,薛家刚来时,贾家上下都流传着金玉良缘之说。
如今宝钗成了这般境地,宝玉倒“攀”上高枝儿了,说了国公府的千金小姐,自然比皇商之族强得多……
贾母这般得意,指不定心里在怎么笑话薛家……
倒是宝钗,面上只带着浅笑,看不出丝毫失落不适。
薛姨妈终究意难平,迟疑稍许,道:“老太太,蔷哥儿那边……我听说,他和赵国公府是死对头,势不两立,两边你来我往的打了许多回。眼下赵国公府趁着蔷哥儿不在京来操持此事,这其中会不会……”
贾母笑道:“若是他家想讨个贾家女孩子过去,那我自然一万个不答应。可如今是他家嫁过来一个女孩子,那怕甚么?再说,我也不傻,特意打发人去布政坊那边问过玉儿她老子,那边说没甚么相干,岂不稳妥了?”
薛姨妈强笑道:“是是,是稳妥了。”
贾母笑道:“这又是一桩大事,玉儿她老子也说,此事牵扯重大,许多繁琐事,等蔷哥儿回来了让他去操持,宝玉他老子怕是操持不过来。如此也好,就等蔷哥儿回来继续去理会罢。哎哟呐,姨太太,等操持完宝玉的婚事,我就是立刻闭眼,也安心了。这一二年来经历的事,比我一辈子经历的还多,太累了,快坚持不住喽。”
薛姨妈忙道:“这才到哪?老太太快别说这样的话了,大喜的日子还在后头呢。”
贾母呵呵一笑,道:“到了这一步,我也不盼别个了。今儿请姨太太过来,除了告个喜,还有一事相求。”
薛姨妈闻言慌道:“老太太这话实是臊我!”
贾母笑道:“如今宝玉的亲事有了指落,但有一事,若不能定下来,这亲事怕真有变故……”
薛姨妈一下就听明白了,道:“老太太是说,我姐姐那里……”
贾母点点头,道:“还要劳姨太太去同她说明白此事,你就同她说,到了这个地步,她不为别人着想,也该为宝玉思量思量。是继续这样熬下去,闹的阖府不得安宁,还是寻个清静的地,好好礼几年佛,都在她。”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薛姨妈闻言,道:“老太太是说,后面佛庵……”
贾母摇头道:“我不说甚么,只在她。等蔷哥儿回来后,必是要发作一番的。真惹急了他,便是我请了如海说情,她落不得好,也要将宝玉给害了。其实已经害了,这会儿得了赵国公府的缘法,已是最后的好机会。不然宝玉在那封折子上签了字,已经伤了孝道……”说至此,贾母红了眼说不下去了,只最后含恨道:“你就让她继续看着办罢,想闹,就继续闹下去。左右我一合眼,也就清静不理了。”
薛姨妈闻言,缓缓点了点头后,道:“老太太且宽心,我去同她好好说。”
贾母最后道:“你告诉她,就说我说的,果真有甚么想不开的,也要等宝玉大婚之后。”
薛姨妈:“……”
宝钗垂下眼帘,只觉得身上发冷。
……
姑苏城外,运河之上。
客船停泊在枫桥镇河面上。
从船上二楼窗子往东向山上望去,就可看到千古名刹寒山寺。
月夜之下,黄墙绿树,殿宇宏伟,楼台高峻,碧瓦飞檐,气势非凡。
生命的吟唱 幸敏
恍若隐隐可见千年之前,寒山、拾得二僧对弈相谈……
经历见识了白天之事,所有人似乎都长大了些,连香菱、小角儿、小吉祥她们都是。
众人静静的靠在窗边,就着月色,望着山间古刹。
贾蔷看了一圈,与黛玉对视稍许后,微笑道:“正是因为这世间还有许多黑暗,所以我们眼下就更要珍惜身边的亲人、家人,和现在所拥有的美好,多做有意义的事……”
宝琴好奇问道:“蔷哥哥,甚么是有意义的事?”
闺阁女儿家,又能做甚么有意义的事呢?
贾蔷笑道:“真正有意义的事,对每一个人都一样,那就是好好活着,好好是生活好每一天。我们可以愤怒,可以同情,可以悲伤,但不要沉溺于这种情绪中。”
探春挑了挑修眉,问贾蔷道:“蔷哥儿,你一定会严惩所有凶手,对不对?”
贾蔷点点头,道:“当然。干下这样的事,不管凶手是哪个,哪怕是宝玉、贾环,我也会亲手摘下他们的狗头,丢进河里喂忘八。”
这一说,登时让一直沉闷的气氛热闹起来。
“宝玉都隔了几千里远,怎还拿人做筏子?”
黛玉好笑道。
“环哥儿的头是狗头?”
探春严重怀疑贾蔷连她也骂在其中。
“乖乖,真是青天大老爷,六亲不认了!”
凤姐儿惊笑道。
贾蔷看着诸位贾家女孩子笑道:“所以,你们不必再难过甚么,因为我一定会让每一个犯下罪过的人,得到他应有的惩罚。让你们经历此事,原也不是让你们背负甚么,而是希望你们更加热爱生活。”
安顿好一群悲春伤秋的小姐丫鬟后,贾蔷与黛玉耳语几言后,又悄悄招呼了下凤姐儿,带她一道下了楼,去了耳房……
……
耳房内,当贾蔷将房门关上那一刻,凤姐儿脸都红了,轻啐一声:“蔷儿,你想干甚么?”
这船可不怎么隔音……
“……”
贾蔷扯了扯嘴角,随手拉过一张椅子坐下,又指了指床榻,道:“我坐这,你坐那,做好了说话。”
凤姐儿没好气白他一眼,似又有些失望……落座后,问道:“说甚么?”
贾蔷道:“我记得金陵王家是都太尉统制县伯王公之后,共十二房,都中二房,余者皆在金陵。你家那一房,如今除了你爹娘父母外,还有甚么人?”
凤姐儿道:“还有王仁一家……你怎想起问这个了?”
贾蔷摇了摇头道:“总要去你家坐坐认认门儿,要先了解了解你家人的性子如何,喜欢甚么。”
凤姐儿闻言,俏脸一下笑开了,一双丹凤眼明亮动人,声音都轻柔了许多,道:“不必如此的……”
贾蔷笑了笑,道:“你先说说看。”
凤姐儿道:“我爹爹是个老实本分的,在家行二,也不会为官做宰的,也不爱多说话……”
说这些时,凤姐儿还有些难为情。
她生性好强,打小就佩服精明爽利的二姑母,亲近她,还跟着她一道嫁到了贾家,就是为了不想成为母亲那样的女人,嫁给父亲那样的男人,结果……
她却不知,贾蔷听闻此言,心里却放下一块大石头。
总不好一窝宰干净了……
他想了想,道:“真巧,倒和我舅舅有些像。我听说你那兄弟不是个有出息的,也谈不上孝顺。你何不将你爹娘接到京里去照顾?往后回南边儿的机会不多,常觉着你一个人在家里孤单,若是双亲在京,许是好得多。”
凤姐儿闻言,愈发感动莫名,从床榻上站起身,走了过来……
……
PS:双倍月票开始了,书友们不用怜惜,用力的投罢。
昨天还了一章,结果昨晚……现欠二十章,我加油……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