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di1好看的玄幻小說 大隋第三世笔趣-第872章:馮盎輪迴(求票)熱推-lzj82

大隋第三世
小說推薦大隋第三世大隋第三世
“为何要逃?为何要逃啊?”冯盎被一大群士兵簇拥着朝南方逃跑,冯盎憋屈的朝着身边的人大声咆哮,然而身边混乱拼命逃跑的士兵,丝毫没有理会他这个主帅的意思。
他眼瞅着混乱的军队如肥羊一般被隋军骑兵四下追杀,毫无反抗的四散奔逃,骑在马上的冯盎一阵眩晕,兼且心中的焦虑、绝望、悔恨,使几欲发疯。
此时南下之路虽未被隋军堵死,但两条腿哪双逃得过四条腿?眼看大隋骑兵悠哉悠哉的将自己的士兵打倒、刺杀、射死在地,冯盎感到胆寒无比,要是沿着原野继续南下,除了将所有人尽皆葬送在此,绝无一人能够逃生。
冯盎红着眼睛,带领着自己亲兵,策马奔入路旁丛林之中,大叫道:“我们逃不隋军骑兵,不能走正路,随吾来!”
身后的亲兵纷纷亦是纷纷策马入林。
这些獠人再是勇悍,也被蜂窝车弩、重骑兵、陌刀军杀破了胆,这时候见到冯盎率先逃跑,亦急忙效仿,残余的兵卒紧随其后,纷纷入林。
冯盎骑在马上,眼中热泪滚滚,心中满是失败的屈辱。
又败了啊!
这一次大败亏输,几乎全军覆没!
所有雄心壮志,在这一刻化作虚无,所有奢望与憧憬,也消散凛冽而充满血腥味的山风之中。
这一次比东阳之战更惨,如果说上次战败可以推到准备不足、遇到泥石洪流,那么这一次,十万大军被徐世绩以三万大军从正面击败,除了再度为隋军不败神话一套加一笔辉煌战绩之外,作为衬托隋军强大的自己,恐怕只能成为天下人的笑柄。
关键的是,自己这一败,已经失去了与隋朝叫嚣的资本,只因交州人口稀少,自古便被视作流放之地,生存环境恶劣,能作战的人几乎被清仓而来,纵有一些南方部落尚有青壮,但那又能够改变得了什么?怎是隋军的对手?他现在除了无数钱财珍宝,也就只有如山的粮食了,可没有了精兵强壮保障,跟拿着黄金在闹市中玩耍的孩童差不多,随时都会成为隋朝嘴里的美食。
冯盎看着稀稀拉拉的士兵,扰共加起来,怕是已经不足一万了。
北上之时,浩浩荡荡十万大军支撑起了他蓬勃的野心,然而转眼数天,十去八九,声势浩大的大军败成了这般模样。即使是幸存的士兵,也被隋军犀利的车弩、重骑兵、陌刀军杀破了胆,成了士气全无的惊弓之鸟。这个时候怕是遇上一支凶悍的土匪,就能轻易将他们冲垮……
这些人虽然只是山僚,但民风剽悍、嗜杀成性,破坏力不容小觑,支撑他们作战的是信仰不是冯氏五代人的苦心经营,更不是对冯氏感恩,而是他们垂涎三尺汉地的财富、女人、粮食,按照他们的思路,凡是一切有用的都要统统抢回来,抢不到就统统杀光、烧光……
正是了解这些人的品性,冯盎才针对他们贪婪之心,提出出兵条件,拉到了这么多士兵,然而现在,恐怕汉地有涛天之财,他们也不敢战了,而为了弘扬自己的勇武,使自己不至让族人耻笑,这些人回到部落之后,必将百倍夸大隋军的威风,被他们这么一一散播,谁还敢与天神一般的隋军为敌?
当恐慌、谣言散播到各地,谁还愿意为他冯盎作战?
“大王,高法澄将军还被困在敌军之中,已经被隋军堵住了,请大王速速救援。”这时,一名将领气吁吁的飞奔而来,焦急的朝冯盎说道。
高法澄?
冯盎闻言回头,正看到一支乱军被隋军骑兵阻断,人群中,依稀能够看到高法澄努力的指挥着乱军逐渐恢复阵型,依稀能够看到高法澄坐在马背上,不断的喝令士兵结阵自保,冯盎眼角肌肉不自觉地抽搐了几下。
是救呢?还是不救?
如果救的话,恐怕自己也得搭进来,而且高法澄这玩意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早在三年前,高法澄受到林士弘蛊惑,背叛过自己一次;而且高法澄背后还有一个实力不弱的高氏家族,要是自己没有失败,威望尚在,高氏家族只能当孙子。可如今,自己的精兵悍将消耗殆尽,而且声望也几乎归零,要是把他救出来,说不定会给自己带来一个巨大的麻烦,倒不如让这个高氏家主死在乱军之中。
冯氏现在虽然还是可以把高氏按在地上当孙子,可冯盎还是不太希望自己多一个未知变数。
但这么多人看着,如果自己不救的话,以后如何服众?如何让人愿意为自己卖命?
在冯盎身边的诸多将领之中,他的哥哥冯暄无疑是最懂冯盎此时心情的人,看着兄弟此时纠结的神色,便已将冯盎的心思揣摩到八九不离十,出于自身安危和家族利益考虑,他当然也不希望去救人。
不等诸将表态,冯暄便抢先说道:“大王,高将军此刻纠集将士牵制敌军,正是用自己的忠诚和生命,为我们大家争取退兵机会。而且我军已成溃败之势,如何去救?不如趁高将军牵制敌军骑兵,趁机退回泷水城,稳定军心才是当务之急,千万不可辜负高将军一番心意。”
冯暄这番话,不仅衬托出了高法澄伟大,而且以大局之名,给了冯盎一个台阶下;同时还说高法澄是为了大家的生命着想,这才慷慨赴难,如果去救的话,不但辜负高法澄的美意,还把大家送上绝地。
冯盎不去救,那是为大家着想、为大局着想、为高法澄着想,而不是贪生怕死。
可谓是皆大欢喜。
冯盎看了看高法澄的方向,默默的点点头:“设法通知高将军突围。”
突围?
被越来越多的隋军骑兵团团包围,高法澄怎么突围?
一些头脑聪明的人都知道冯盎打算放弃了高法澄,却没人说些什么,毕竟这时候,逃命才是关键,没人愿意回去送死。
死一个高法澄,换来这么多的生。
太划算了。
“大王,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冯暄询问,此时的冯盎以岭南王自称,所以大家都称他为“大王”,哪怕亲哥哥也不例外。
“永熙郡估计是保不住了,直接退回高凉郡,”冯盎看着众人隐含期待的目光,狠狠地挥了挥手。
仗打到这个地步,若不设法收缩实力,接下来,隋军要是继续南下,他连丝毫阻挡的力量都没有,但隋军不管不顾也不追他的态度却更让他窝火,感觉自己就像圈养的畜生一样,什么时候想宰就宰,什么时候想放出去就放出去,想反抗却又无能为力,这种感觉真让人难受。
“大王英明!”众人大大的松了一口气,齐齐拱手道。
“还有……”冯盎走了几步,忽然想起了什么,扭头众人说道:“不管用什么办法,给我派人去通知高氏、冼氏、宁氏、谈氏和罗窦各洞,请他们派出家兵、游说各部,出兵随我作战。我冯盎和冯氏今天要是死了,那就是他们的明天的下场,要是大家还藏着掖着,干脆俯首称臣,去往洛阳求降算了!”
来自各族的将领闻言一凛,连忙上前道:“大王,万万不可丧志……”
现在最害怕朝廷的,并非是无路可退的冯盎和他的冯氏,而是交州各部各族,以及地方豪强,如果冯盎自缚于朝廷,说不定为了地方安宁而不想打仗的隋朝皇帝,会放过冯盎和他的族人一马,但各部族和地方豪强,就要面临隋朝律法束缚,所有权利都将烟消云散。所以他们现在最怕的是冯盎这个带头人投降。
“哼!”冯盎闷哼一声,不再理会众人,径直离开。
众将面面相觑,都能看到对方眼中的惊慌之色,冯盎自然不会真的去洛阳称臣,但显然这已经是最后的警告,只因内部的勾心斗角、保存实力之举,已经平白让隋朝得了便宜,要是再这么下去,大家一块儿玩完。
与其如此,倒不如全力支持冯盎与隋朝拼命,说不定还能搏出一个美好未来。
……
“徐将军,冯盎已经从山林里跑了,我们是否继续追击?”白发苍苍的老将王辩来到徐世绩的身边,躬身询问。
王辩早在开皇时期就已经当过大都督,因功迁任车骑将军;到了杨广继位,他跟着杨素去征伐作乱的汉王杨谅,获得了武宁县男的爵位,之后又从征吐谷浑、高句丽,以辽东之役,以功加通议大夫,迁任武贲郎将。后来上谷郡魏刀儿自号“历山飞”,众十余万,劫掠燕赵。王辩向杨广详论取贼形势,受封为伐逆主将,取得了大败魏刀儿的战绩。
在担任信都经略期间,王辩连连战败高士达、郝孝德、孙宣雅、时季康、窦建德、魏刀儿等,深为群贼所惮。及至翟让寇徐豫二州,王辩受命南下,频频击败。
杨广当年南下江都,让他留在洛阳辅佐杨侗,堪称是杨侗麾下资历最老的武将。
时至今日,王辩已是六十二岁的老人,张镇周让他当徐世绩的副将,一是生怕徐世绩掌控不了第二军的三万精兵,有王辩这个第二军副帅约束,各级骁将自然不敢不遵将令;二是考虑到王辩年纪太大了,已经不宜东奔西跑。
“王将军,咱们不急的!要是冯盎死了,谁把毫无廉耻、嗜杀成性山獠带出山来给咱们杀?真要把他弄死,估计咱们不仅无功,反而受罚。”徐世绩目光看向王辩,感激的笑了笑,多亏这员老将全力支持,否则以他降将的身份,恐怕还真掌控不了这支精兵。
“徐将军所言极是。”王辩爽朗一笑,他觉得这或是自己武将生涯中的谢幕之战,只因自己老迈的身躯已经不适合军中生涯,当为青年将帅让位。以后要么入主中枢,成为兵部中的一员;要么彻底退役,然后去武学院授课,继续为大隋发光发热。
徐世绩目光看向乱军中有支人马正被步步蚕食,而这支人马竟然能在溃败的情况下集结起来,牵制住隋军大部分骑兵,这让徐世绩很是好奇,指着那支人数越来越少的人马询问道:“王将军,此军主将是谁?”
王辩闻言,连忙让人前去探查,不一会儿,一名校尉飞马而来,行礼道:“徐将军、王将军,那支人马的主将乃是冯盎麾下大将高法澄,出自高凉名门高氏家族,在交州极有声望;三年前曾经反过冯盎一次,受到了冯盎的镇压,由于他是高氏家主,因此侥幸活了下来,不过他的势力已被冯盎兼并一空。”
一别锦年
“这么说来,此人还有一定的作用,说不定是圣上治理交州的关键人物。”徐世绩闻言一笑:“通令全军,让樊将军带一万轻骑继续追杀;余下诸军,将这支人马围住,勿使高法澄逃脱了!”
“遵命!”校尉答应一声,前去传令。
“王将军,咱们也去会一会这没落了的高氏家主。”徐世绩对着王辩说道。
无上大帝
“喏。”
当下,两人在亲卫护卫下,来到阵前。
随着徐世绩命令的传达,隋军一分为二,樊钦继续追杀,另外一部则是将高法澄不足五百人的残兵团团围住。
高法澄看着越来越多的隋军围拢过来,心知冯盎已经带着他的嫡系将领跑了,而自己则是被抛弃了。
这一瞬间,一种复杂难明的感受涌上心头,冯盎的成功逃离,让他松了一口气,但冯盎的无情却让他心灰意冷、无比愤怒。
便在此时,但见隋军分开一条通路,几名隋军将领在亲卫的保护下,来到阵前。
徐世绩看了看这些人人带伤的贼军面带惧色,目光看向了高法澄,大声说道:“冯盎把你们放弃了,放下武器,降者不杀。”
“放下武器,降者不杀。”隋军—片高喊。
被包围的残兵被突然爆发出来的吼声吓了一跳,个个吓得脸色发白,眼见一些会汉话的人,纷纷丢下简陋的武器,早已怕得要命的士兵一下子就扔下了手中的兵器。
“将军,我们抓到一狗汉奸。”这时,一队士兵将一名中年文士推了过来。
“我已经跟你们说了很多次,我不是狗汉奸,也不是冯盎贼子的人,我要是狗汉奸,我早就把你们宰杀干净,跟冯盎一起跑了。”
被推搡而来的正是被迫从贼的杨纶,因为他的衣着在山獠群中格格不入,只是提刀自保而不伤人,之后还主动投降,所在他战斗之中丝毫未损。不过当他听到隋军士兵一再说他是‘狗汉奸’,顿时怒不可抑的咆哮起来。
众人听了他的咆哮,莫不是乐不可支。
“何人如此嚣张?倒是要仔细看看了。”徐世绩也乐了,打了这么多年的仗,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嚣张的俘虏。
当杨纶被推到面前,王辩面露惊讶之色,他自年轻之时就为隋朝效力,自然认识大隋一些重要的宗亲,这个杨纶虽是滕穆王杨瓒次子,但他的兄长杨静早夭,差点就继承了滕王的爵位,惊讶道“你是邵国公杨纶?”
“杨纶见过王将军。”杨纶叹了口气,朝着王辩行了一礼,“想不到多年不见,王将军风采依旧。”
“他是滕穆王次子,乃是先帝堂弟。曾在卫昭王麾下效命的时候,带着一支精兵杀得沙钵略可汗溃不成军。刚才要想逃跑,没人能拦。”王辩对徐世绩说道。
“……”众人闻言,顿时目瞪口呆。尤其是把杨纶“逮住”的士兵只感到脖子凉嗖嗖的,看样子对方是真不想伤人,否则……
半神
王辩纵身下马,挥退了刀顶杨纶的士兵,问道:“邵国公何以在贼军之中?”
“受制于人!”杨纶苦涩一笑,将自己这些年的经历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最后道:“我现在只是大隋一介草民,还请王将军休要以国公称呼。”
王辩失神的看着杨纶,谁能想到勇冠三军的盖世猛将落到这等地步,最终苦笑一声,“不知您的家眷被冯盎软禁在何处?”
“以前是在南海城,自冯贼败退,我的家小也跟着被转移去了泷水城。我已经几个月没有见到他们了,是死是活全不知晓。”杨纶摇了摇头。
“王将军!”徐世绩忽然说道:“咱们此仗本来就要收复永熙全郡,将冯盎赶回高凉,如今郡内没有什么叛军存在。如今天色尚早,为名徒生变故,索性分兵三路,分别收复安遂、永熙、泷水三城。”
徐世绩很会做人,全程没有提杨纶家人,摆出一副公事公办的态度。但不管是王辩也好,杨纶也罢,都知道他的真实想法。
“多谢徐将军,杨纶感激不尽。”杨纶感激行礼。
“杨公客气了,末将也只是奏圣上、大帅之军令行事而已。”徐世绩笑了起来。
“徐将军,冯盎贼子此刻想必是退回高凉老家,以他现有之兵力,定然不是朝廷对手,若是将军引兵南下,必然所向披靡,千万不要因为我的事情误了朝廷大事。”杨纶虽恨不得立即把家眷解救出来,但他不能以一己之私害了徐世绩,更不能误了国家大事。
“杨公不用担心,圣上还需要冯盎将山中野人引出山来送死,就让冯盎放心去整军再战吧。”徐世绩笑了起来,“冯盎此前联手孟海公就不是我军对手,经此一败,更是不足言勇,等他兵力足够之后,再去一战而定,将这些毒瘾彻底割除,为朝廷日后的治理,打造一个稳定的根基。”
这是冯盎不得不中计的阳谋,徐世绩也不怕杨纶将这消息暴露出去。
“原来如此。”
杨纶恍然大悟。
——————————
双倍月票时间,请大家多投本书几票,拜谢!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