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05oe都市言情小說 高武大師 愛下-780 打分推薦-mx5qn

高武大師
小說推薦高武大師
本来不甚在意的考核官,都被张文凯的技艺所吸引,渐渐的将越来越多的注意力放在张文凯的身上,而最终,张文凯也没有让人失望,以极快的速度制好了成品。
七个考核官分别进行检查。
时间方面,张文凯是截止到目前为止,用时最短的人,虽然没办法跟老一辈中的绝顶高手去比,但也远超同辈人。
这一方面,张文凯得分20分。
成品量方面,考察的是同样的材料最终炼制出来的成品数量。成品数量越多,自然就越好。
这也是个硬功夫。
张文凯的成品量不少,截止到目前为止,排名第一,但并没有远超同辈。有不少人的得分都比张文凯高。
成品量方面,张文凯得分12分。
而炼器协会里面最优秀的那几个人,在这一项的得分都高达16分左右,都比张文凯高。
第三就是品质。
品质中最重要的要求就是法力通导能力,最起码的要求是九叠,但能够做的更好,自然是好的。除此以外,物理性能也是考核官的检查点,虽然这方面建宇屋的考题没有要求,但考核官为了打分,也做了要求。
这方面,张文凯得分就极其夸张了。
品质一项,最高得分25分,而张文凯得分23分,已经非常接近顶级高手了。
综合以上三样可以得出结论,张文凯的炼器特点,是品质极高,效率也不错,但材料耗损比较高。
以他的技术能力,在材料耗损方面,得分并不突出,这就明白无误的显示了他的特点。
这较高的耗损,是由张文凯的技术特色所决定的。
最后一项,技术评定。
这一块就比较主观了。
事实上,在前三项比较客观的考察纬度方面,七个考核官都给了差不多的分数,三项加起来,都是55分。
仅仅凭借这三项,张文凯就已经排名第一。
最后一项考察点,非常主观。
要对张文凯的炼器技艺进行打分。
这炼器技术没有客观的依据,就是现场的综合展示。
对于水平低的参考者,倒是无所谓,因为他们的水平比较烂,总归都是烂,考核官往往能够有共识。
但是对于张文凯这样有明显个人风格的选手,考核官的意见就不太统一了。
散圈的辛云激动不已,给了最高的24分。
这分数的内涵可不简单,意思是除了地球老一辈中最顶级的炼器大师以外,最厉害的就是张文凯。
这是极高的赞誉。
君山方面的考核官给了22分。
意思跟辛云差不多,但是没那么夸张。
而给出这个分数,本身也意味着这位考核官对张文凯极其的认可,毕竟,有风格的炼器师,拥有宗师潜质。细说起来,老一辈包括唐部长在内,其实都没有像张文凯这样拥有自己明显的风格。
这是一个炼器天才,但没有接受系统训练,而是凭借爱好,通过野路子摸索出一套独属于自己的东西。
这非常的了不起。
也是炼器圈里的独一份。
君山的考核官,对张文凯高度认可,只是表达起来的时候,没有辛云那么直接。
这两位是高度认可,可反观炼器协会那边,就体现出不一样的态度了。
他们五人,最低分给了0分,而且是两个0分,其余三人,统统都只给了1分。
这样的态度非常值得玩味。
张文凯展露出风格,展露出宗师潜质,难道他们看不出来吗?
当然看的出来。
本次的考核官本身水平是绝对没问题的,都是有水平的人,很多人的水平比辛云都高,而他们给出如此低分,只是因为他们是故意的。
因为早在多年前,炼器协会就不认可张文凯的炼器技艺。
当时就引发了争论,并且由宗湘和北伟出面盖棺论定。
两位创始人都已经表过态了,炼器协会的考核官就只能一条路走到黑。如果他们给高分,那就是反对宗湘和北伟的决断,所以,他们不能给高分。
但他们心里是清楚的。
当初张文凯被判定为不合格,本身是因为炼器协会打压异己,张文凯之所以被判定不合格,只是因为他不是炼器协会出身。
而今日,张文凯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将当初的技艺发展得越来越成熟,他们也是看得到的,可因为身份问题,因为站队的问题,他们不能凭良心给分数。
三个稍微有良心的人,分别都给了1分。
意思是比那种极为勉强才通过考核的人,水平要稍微高一点。
这评价显然是不客观的。
只要不是瞎子,都能看得出来,张文凯的技术功底很不错,根本不是那种靠专项训练才能勉强过关的水平。
而且,早在考核之前,人家张文凯就通过建宇屋的考核。
这哪里是勉勉强强?
哪里勉勉强强了?
给1分,根本就是睁眼说瞎话。
而另外两个考核官更夸张,完全是昧着良心干脆给了0分,将错误进行到底。
辛云看到这个分数,情绪当场就炸了。
“你们搞什么?”辛云当场质问。
炼器协会的五个考核官眼观鼻、鼻观心,不说话。
他们毕竟不是真正厚颜无耻的人,做了昧良心的事情,心里其实很不好意思。
辛云被气得咬牙切齿。
然而,她也没办法。
她不能干涉别的考核官。
别的考核官执意如此,她也改变不了,只能在心里生闷气。
这就是她讨厌炼器协会的理由吧,这个组织真的越来越乌烟瘴气。
最终去掉一个最高分24分,去掉一个最低分0分,剩下五个分数分别是22、1、1、1、0,加起来25分,均分5分。
最后一项,张文凯得分5分。
加上前面的55分,张文凯总分60分。
“多亏了几位的良心,总算是有个及格的分数了。”辛云看着炼器协会的考核官,面带嘲讽。
张文凯倒是很淡定。
他朝着考核官拱拱手,然后退出了考场。
野路子出身的他,已经遭受过太多的不公平,这早已经不是第一次,而张文凯也早已经见怪不怪了。
他痴迷于炼器,在他看来,只要不影响他去建宇屋的资格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