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tx2人氣連載玄幻小說 頭狼 起點-3772 撲朔迷離讀書-ksxbl

頭狼
小說推薦頭狼
甩下一句狠话后,李倬禹“啪”的挂断电话。
“曹尼玛,我杀了他!”地藏额头上青筋暴起,鼻孔往外喷着热气。
杨晨赶紧凑过来,递上去一支烟安慰:“迪哥,你先收收火,这事儿咱得从长计议。”
“再特么计议,我妹可能会有生命危险。”地藏一把推开杨晨递过来的烟卷,瞪着通红的眼珠子朝我恳求:“朗朗,你想办法问出来李倬禹在哪,我去找他面对面,他特么想要肉,我都能随时割给他,但绝对不能碰我妹妹。”
“迪哥,你别慌行么,你现在暴躁的不可收拾,我也跟着你起火,包括远在瑞丽的张胖子同样六神无主。”我揪了揪鼻头道:“咱现在只知道绑走你妹的人叫钱磊,这家伙过去是跟李倬禹玩的,谁敢保证他现在还是不是李倬禹的人,刚刚我和李倬禹通话,你也听得清清楚楚,我感觉他好像完全不知道这事儿。”
“他装篮子,你也信啊?操!”地藏跺脚咒骂一句:“行了,我知道你们现在都不太合适帮我忙,拉倒吧,我自己的事情自己处理。”
说罢话,地藏转身就往门外走。
“迪哥,你别这么焦躁。”
“地藏哥有什么事情,咱们商量着来行不?”
钱龙、李俊峰和孟胜乐赶忙撵了出去。
盯着微微晃荡的门板,我和杨晨对视一眼。
他苦笑着弯腰捡起刚刚被地藏一把扫掉的香烟,叼在自己嘴边叹了口气。
“你再联系一下李倬禹吧,我跟他目前都带着气,没办法用人类的方式正常沟通。”我深呼吸两口,竭力调整自己的情绪。
杨晨吐了口烟雾出声:“我压根不认为这事儿是李倬禹干的,咱该说不说,头狼也好,辉煌公司也罢,都特么属于有段位的江湖头子,如此下三滥的事儿,不说他敢不敢干,单论他会不会干?退一步讲,就算真是他干的,他总得有个诉求吧?抓了地藏他妹妹,目的不就是逼你联系他吗?可你看他刚刚有这方面的意思吗?这阵子,咱们两家都在瓜分贺家的势力,也闹过好几次矛盾,可顶多就是隔空互骂几句,你说他疯了啊,放着好好的买卖不干,非跟咱毫无原因的撕吧?”
“关键动手的是他手下一个叫钱磊的狗渣。”我拧着眉头道。
“这才是最耐人寻味的事儿,绑架个小女儿而已,夜店里的小摇子一抓一大把,为啥还要让自己的贴身跟班冒这个风险?”杨晨夹着烟卷反问:“绑架完,又一语不发,你告诉我,图特么点啥?”
思索一下杨晨的话,说的不无道理,我拿出手机打算再给张星宇去个电话。
“嗡嗡嗡..”
这时候,手机先一步震动,看到是个不显示归属地的号码,我本能的感觉,应该和绑匪有关系,马上按下免提键。
听筒里传来一阵经过软件改变的电子合成音:“王总你好,我叫钱磊,想必你们现在应该对着我的名字骂了不下八百回了吧,给你打这通电话的目的很简单,你手里有三个政商培训的名额,我想替我们李总有一个,不算过分吧?”
我和杨晨互相看了一眼,我沉声道:“不过分,三个全给你也没所谓,关键你得保证孩子的安全。”
对方大笑道:“哈哈哈,好说,来丫头,给你朗哥报声平安。”
“哥,救命..”
手机里立即传来一声呼救声,不过也是做过手脚的合成音,根本听不出来真伪。
“声音听不出来不要紧,待会我给你发短视频吧。”对方接过电话继续道:“先谈谈怎么交易?”
“你说时间和地点吧。”我咬牙轻吼。
对方再次一笑:“就喜欢和王总这样的豪爽人做交易,据我所知,王总现在拿到手的名额应该只是朱禄的口头协议,我需要实实在在的录取通知书,时间嘛,就定在今晚凌晨两点,地点定在龙岗大道的殡仪馆门前,你看咋样?”
“没问题。”我毫不犹豫的应承下来。
钱磊继续道:“特别提醒一句哈,交易时候除了王总以外,我不想看到任何人,包括地藏在内,我钱磊号称人来疯,人越多我越把持不住自己的狗脾气,到时候做出什么不可描述的事情来,王总你得负全责。”
不等我再说什么,他直接挂断电话,半分钟不到,一个陌生微信号添加我好友,接着发过来一段短视频。
视频中一个披头散发的女孩被反绑双手丢在墙角处,嘴上裹着几层透明胶带,只能发出无助的哼声,这人正是地藏的妹妹。
“妈的,难道是我想错了?”杨晨扫视几眼视频后,揉搓太阳穴呢喃。
“小雅,你先回宾馆,晨子你安排几个兄弟保护好,另外告诉皇上他们,一定稳住迪哥,我去找朱禄要一份录取通知。”我拍了拍脑门子,冲杨晨和江静雅叮嘱一句,随即起身就往门外走。
杨晨一把拽住我手臂询问:“小朗,你真打算拿名额交换啊?我不是舍不得,只是觉得咱不能让人牵着鼻子走,假设对方拿走了名额,但是还不放人,继续提出更过分的要求咋整?救人确实重要,关键咱得把问题分析明白。”
“那是以后的事情,眼下当务之急就是救人,你刚刚没听迪哥说么,他妹妹身上只有两顿的药,如果发生意外,这辈子他都得生活在自责和内疚中。”我态度坚决的回应一句后,迅速出门。
我现在没心思分析对伙到底是谁的狗,只知道他们既然把目标对准地藏,说白了就是看中我们中间的薄弱关系层,自从上次地藏受伤,他想退出的心思就越发加重,而张星宇也对杨晨产生了极大的意见。
尽管后来两人冰释前嫌,但矛盾这玩意儿,就是一粒看不见的病毒,只要机会合适,随时都有可能爆发,倘若因为区区一个“名额”,让地藏他妹发生什么意外,地藏会把错误怪罪到我头上,张星宇同样也会爆发出别样的心思,这之后产生的一系列效果,都是我们承受不起的。
联系好姚军旗,让他转告朱禄我需要录取通知书以后,我直奔凤凰山庄,去的路上,我再次拨通李倬禹的号码。
电话刚一通,李倬禹就哭讥尿嚎的怪叫:“王朗,你想干咱们可以随时开战,不用拿一帮底层的小管理、小马仔什么的给我施加压力,卧曹尼玛的,忍着你、让着你,不是因为我怕你,只是给我自己惹麻烦。”
“说特么什么屁话呢,老子想干,还会给你下战书?”我烦躁的怼了一句:“我就问你,钱磊是不是你的人?”
“跟你有鸡毛关系,告诉你手下的那个叫陈晓的小臂崽子,他有砍我秘书的魄力,我也有要他狗命的实力,操!”
“嘟嘟嘟..”
甩出去一句话后,李倬禹挂断电话,我再给他打,狗日的死活没再接。
“嗡嗡..”
紧跟着,我手机再次震动,见到是杨晖号码,我没好气的接起。
杨晖咳嗽两声道:“朗哥,今天我和小伟出院,底下一帮小兄弟帮我们庆祝,本来挺好的一件事,谁知道刚刚在夜店里,有几个喝醉酒的傻逼跟我们起刺,陈晓一气之下把人剁了两刀,刚刚我才知道,闹事那个逼竟然是李倬禹的秘书,你看我需要去表示一下不?”
“嗯?”联想到李倬禹刚刚骂街的那些话,我立时间有种掉进黑洞的感觉,忙不迭道:“你带上陈晓,赶紧到凤凰山庄等我,见面以后把事情原原本本跟我说一遍,我估摸着你们怕是惹上了大猫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