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eagf人氣小說 武俠之隱者神尊 愛下-第三百八十二章:上峨眉相伴-eldnz

武俠之隱者神尊
小說推薦武俠之隱者神尊
随着这将臣与赢勾这两位上古殭尸王的离去,原本封禁着周围这片方圆百里之地的力量也随之迅速散去,那一片七彩与血色交织着的天穹也恢复了原本正常的颜色。
那些在山下战战兢兢,身形被压得丝毫不得动弹的蜀山遗民也当即以一种自己从前从来没有达到过的速度向外边亡命奔逃了出去,如同发了疯一样地要离开这座曾经养育了他们的蜀山。
“秦人,总有一天我会为死去的族人报仇雪恨的”
在调息稳定了体内激荡的气血之后,那位蜀山大长老唯一的孙女小虞看了一眼那座曾经承载着她无数欢乐记忆的的蜀山,眼眸深处掠过了一道刻骨铭心的仇恨之意。
但她也明白,就凭她如今的实力根本无法向强盛无比的大秦帝国展开复仇,因为和秦国这个庞然大物相比,她实在太渺小了。
于是小虞在又深深地看了一眼身后的那座蜀山之后,便身形随之一动,融入了那群正在疯狂向外逃窜的族人之中,朝远离蜀山的方向飞快地掠去。
但她不知道的是,在此刻的蜀山之巅上,正有一双深邃如星空一般的眼睛静静地看着她离去,直到她的背影完全消失后,方才收回了投射出去的目光。
“蜀山最后的气运者,术巫人一族最后仅剩的几缕气运应该就在这个小丫头身上了吧?”
嬴不凡双手背在身后,看着身旁那株周身缭绕着点点金光的扶桑神树,饶有深意地开口说道:“你选择了她,让这个小丫头来承载他们这一族最后的气运,也不知是说你智慧好,还是说你运气不好呢?”
随着这位大秦亲王那淡淡话音声的传出,那缭绕在扶桑神树周边的金色光点开始颤抖了起来,这株不知道已经存在了多少年的通天神树也随之摇曳了起来,一种类似于愤怒的情绪被这株已然通灵的神树传达了出来,并被嬴不凡清楚地捕捉到了。
“愤怒没有任何意义,你秉承着蜀山气运而生,如今蜀山一族已然破灭,蜀山想要恢复气运只能依靠着这片蜀州大地,如果你想要那个小丫头活下去,那就好好守护蜀州地脉,让这片古蜀国的故土彻底成为我大秦的一部分”
这位大秦镇国武成王看着眼前这棵正在不断摇曳,浑身散发着一股惊人力量波动的扶桑神树,用一种威胁式的语气开口说道:“如果你还想继续生存下去的话,就按本王说的做,因为那是你唯一的选择。”
说完,嬴不凡便再也不去看那棵根本对他构不成任何威胁的扶桑神树,而是身形迅速化作了一道金色长虹,朝着山下腾龙军团军营所在的方向迅速掠去。
而那这位大秦亲王离去之后,那棵扶桑神树也停止了摇曳,周边闪烁着的点点金色光芒也随之融入了整座蜀山之中。
紧接着,一颗颗嫩苗开始从蜀山上那些因为之前的战斗而被摧毁的地带上生长了出来,那苍翠欲滴的枝条看起来充满了生命力。
嬴不凡并没有看到这一幕,否则他可能会改变对于这棵扶桑神树的处理方式,毕竟能够散发出这样一股足以让任何人动容的生命力的东西,这天底下可能再也没办法找到第二棵了。
…………
“回来了,看来虞渊里面的麻烦已经被你解决了”
或许是心有所想的原因,那位阴阳家的东君大人是第一个发现嬴不凡来到军营的人,那原本冷艳无双的面孔在看到这位大秦亲王之后立刻变得温柔似水了起来。
“不算彻底解决,但里面出来的那个家伙构不成什么大的危险”
嬴不凡在绯烟的私人军帐中找了张椅子坐了下来,紧接着开口说道:“你们阴阳家要的东西应该已经拿到了吧?”
“用了一点搜魂手段,虽然没有拿到完整的术巫族传承,但十有八九已经是掌握了,也算是不虚此行了”
绯烟笑着给坐在身旁的男人倒了一杯茶,单从她俏脸上的神色便可以看出,这一次收获让她以及整个阴阳家都感到很满意。
嬴不凡从身旁的家人手中接过了茶水,轻轻小酌了一口后开口说道:“回头整理成典籍之后,拿一份到王府来,本王也很想看看曾经纵横南疆百越之地的术巫人一族究竟有何等玄妙的传承,是能够让堂堂的阴阳家如此惦记的。”
“我看你不是自己想看,而是为了你手下那个有着术巫族血脉,擅长控火之术的女人吧?”
一旁的绯烟在听到这话之后不满地冷哼了一声,言语之中隐隐有着几分幽怨之意。
嬴不凡点了点头,不带丝毫隐瞒地开口说道:“的确也有这方面的原因,毕竟灵儿也是正统的术巫族族人,如果能得到这一部分传承的话,想必很快就能够更进一步了。”
到了如今这样的修为境界,这位大秦亲王早已不屑于用谎言去欺骗别人,而且有时候真话往往会更伤人,比如说此刻的绯烟在听到自家男人的话之后,心里就忍不住翻腾起了几分酸涩之意,整张俏脸也像是挂了两个醋瓶一样,嘴里不停地在那边嘟囔着。
嬴不凡见状也是轻轻一笑,紧接着便将身旁那在自顾自吃着醋的绯烟一把抱在了怀里,在其耳边低声而又亲昵地开口说道:“好了,等这里的事情结束,回到了咸阳城之后,我会去见一见你们的那位东皇大人,你我之间的事情也是时候该跟你们那位阴阳家的掌教大人提一提了。”
“真的?”
绯烟眼神顿时一亮,一双如同白玉般的藕臂顿时缠上了这位大秦亲王的脖颈,柔声开口说道:“那你准备怎么跟东皇大人说呢?”
除非是心理上受过巨大而又难以治愈的创伤,否则一般的女人都是希望自己有一个好的归宿的,尽管这位阴阳家东君也能算得上是心狠手辣之人,但她对于感情却是专一而又认真的。
虽然这个男人的心里不止自己一个,但能够名正言顺地嫁给身旁这个自己喜爱的男人,对于绯烟来说就已经是一件天大的喜事了。
“你放心好了,你我之间也已经有好几年了,到时候一定会让你风风光光地嫁到王府里来,不会让你受委屈的”
说完,嬴不凡便笑着拉起了绯烟的玉手,然后缓步朝着军帐里那处特制的软榻走去。
不一会儿的工夫,这座军帐便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强行和外界隔绝了开来,同时里面还响起了一首听起来十分悠扬婉转而又激荡人心的乐曲。
…………
“你是说,独孤一鹤这个老家伙已经出关了?”
在听到张良的汇报之后,嬴不凡放下了手中的那卷书籍,脸庞上不禁闪过了一缕锐利之色。
“闭了五年的死关,早不出关,晚不出关,偏偏在本王来的时候出关,看来他们是已经算好了孤这一次会去峨眉山走一趟啊!”
这位大秦亲王手掌一翻,桌案上的那卷书籍便随之腾空而起,回到了身后的书架上,而且位置和之前一摸一样,没有任何变化。
在托着下巴稍稍思考了一下之后,嬴不凡整个人靠在了身后那张太师椅上,开口问道:“那个灭绝老尼姑的师傅和武当山上的那位关系不浅,就算当事人已经不在了,但多少还是有几分香火情的,这一回武当派有派人过来吗?”
坐在下方一张椅子上,穿了一袭宝蓝色长衫,身上颇有一种名士风流之感的张良十分恭敬地开口回答道:“据说张真人恰好在前段时间闭关了,而武当七侠则要为他们的师傅护法,所以只派了一些实力不怎么高的小辈弟子过来,但这些弟子已经被咱们的人拦截在了蜀州之外,现在应该已经在返回武当山的路上了。”
在说完这些之后,张良似乎又突然想到了什么,然后进而补充说道:“这些弟子里面还有武当掌门宋远桥的亲生儿子宋青书,这个小子吵着嚷着要去见那位峨眉派的周芷若姑娘,如果不是我们采取了强制性的措施,这小子只怕会千方百计地溜进峨眉山,倒也能说得上是一个痴情种子了。”
“痴情总被无情苦,有时候太过痴情不是什么好事,这千百年来痴情人的下场大多都不怎么美好”
嬴不凡幽幽地叹了口气,看起来似乎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不怎么愉快的昔年往事,紧接着又重新恢复了之前的平静淡然,开口说道:
“不过这个宋青书需要多多关注一下,武当少林这两个江湖门派早晚要解决一下,或许日后这位武当派的少掌门会是一枚不错的棋子”
张良当即拱手说道:“请王爷放心,宋青书天资不算太高,心性也根本谈不上成熟,想要将他变成我们的棋子,简直易如反掌。”
嬴不凡点了点头,随后又开口叮嘱道:
“宋青书本人虽然没有什么特别大的本事,但他毕竟是张真人的徒孙,不要对他使用什么精神控制的秘术,那样只会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他不是痴情吗?那咱们这次上峨眉就把周芷若那个丫头一起带回来,养在王府里做个侍女,这样宋青书怎么也都跑不掉了”
“王爷果然英明,属下佩服!”
张良眼神顿时一亮,从他的神色不难看出,显然也是很认同这个不怎么光明正大的方法。
看到自家下属的这个样子,这位大秦亲王那双幽深的眼眸之中有着一道复杂之色一闪而逝。
如果是他当年在这个尚未覆灭的韩国遇到的张良,是绝对不会对这种要挟的手段表示认同的,甚至还会对此感到颇为不齿。
可惜如今在黑冰台这种谍报组织干了这么多年,张良早就不是那个当年的天真少年了,弱肉强食这个道理已经在他的记忆里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
这种变化究竟是好是坏,没有人说得清楚,别说是这位大秦镇国武成王,就连张良自己都未必知道是当年天真正直的自己更好,还是如今已然成熟的自己更加优秀。
在心里暗自叹了一口气后,嬴不凡缓缓从桌案前站了起来,神色平静而又淡漠的说道:
“既然峨眉的那些人已经做好了准备,连独孤一鹤这个必死关的老家伙都已经出来了,那就如他们所愿吧”
“本王倒是要看看,没有了武当派的帮助,这帮本就人心不齐的峨眉派中人能够翻起什么浪来,真以为还能像当年那样阻止本王吗?简直可笑!”
在冷笑了一声之后,嬴不凡的身形当即化作了一道黑色流光,不过只是眨眼之间的工夫,便带着张良一起消失在了书房之中。
…………
峨眉山是当之无愧的天下名山之一,而集合了峨眉诸多势力组合而成,又有神兵倚天剑和独孤一鹤这种高手坐镇的峨眉派也同样能够算得上是天下顶尖的武林门派。
或许在中原大地上,峨嵋派的声势比起武当少林要差了不知道多少,但在这片比较偏远的巴蜀之地上,除了神秘的蜀中唐门之外,娥眉便是当之无愧的蜀州江湖第一门派。
所以每当有峨眉弟子下山行走蜀州江湖的时候,就连各地官府都会对其客客气气,尤其是当年灭绝师太手持倚天剑下山的时候,就连那位蜀州知府李冰也对其是客客气气的,不敢有丝毫的怠慢。
但今天,通往峨眉山至高金顶的山道上却是躺满了一个个身穿峨嵋派弟子服饰的人的尸体,其中有少年,有青年,甚至还有一些年逾古稀的老者以及不过十岁左右的孩童,老弱妇孺和青壮年看起来都是死伤惨重。
如果此刻有擅长望气之法,并在这一道上造诣颇深的江湖术士在这里的话,便会看到此刻峨嵋山巅上空隐隐浮现出了一道道充斥着不祥意味的血色光芒,并将代表着峨眉山气运的那团金光围在中央。
在这血色光芒的不断侵蚀下,气运金光一点点地变得暗淡,尽管暂时还没有覆灭的危险,但如果长此以往下去的话,这座峨眉山彻底退出天下名山的行列,沦为一座普普通通的山岳。
而此刻,在峨眉山巅的金顶大殿前,穿着一袭已被鲜血染红了衣袍的灭绝师太正面色凝重地握着手中的那柄倚天剑,将一众峨眉弟子护在身后,眼神之中充斥着极度的愤怒,但却丝毫不敢轻举妄动。
“交出倚天剑,可以保你峨眉派香火不灭”
数千名腾龙军团的精锐士兵已经结成了军阵,将峨眉派的金顶大殿牢牢围困在了其中,而作为主将的项羽正手持天龙破城戟,浑身缠绕着紫色的雷电,如同一尊上古雷神般冷漠地看着眼前这些峨眉派中人,声音中听不出有着丝毫的感情可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