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bzr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小說 從長阪坡開始 txt-第0471章 荊襄戰事落幕閲讀-7up27

從長阪坡開始
小說推薦從長阪坡開始
天边渐渐有了一丝鱼肚白,可远处依旧是黑兮兮的一片。
倒是能透过光亮,看见缓缓流过的水面,映照着初生太阳的红色,让人真切的感觉是前方一片水泽。
众人无处可逃,谁知道走着走着,就遇到了大水呢。
一块不高的小丘陵上,站满了许多曹军士卒,他们在此避水。
此时砸人生疼的大雨,已经变成淅淅沥沥的小雨了。
昨晚突如其来的大水,冲散了赶路的队伍,也冲散了一切组织力。
曹军将军的命令,在大水面前,没有什么丝毫作用。
大家各自慌乱逃命,大水的冲击力,可不是谁都能够保持镇静的。
再加之处于黑暗当中,完完全全的被破坏了人的自身安全感。
恐慌蔓延之下,什么命令都不管用了,尤其这帮本就不习水性的曹军士卒。
大家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逃,逃到没有水的地方去。
曹仁被冻的,浑身打着哆嗦,经历昨天的大水冲击,尽管没有淹没他的身体,可那种一栽倒便起不来的感觉。
还有身旁人胡乱的抓着你,带你去水底一起灌水饱的回忆,一点都不美好。
即使大家只要努力站起来,大水就淹不到你的胸膛,可依旧有许多士卒被这齐胸的大水给淹死了。
满宠是个会水的人,是他把曹仁给拽出了一片慌乱当中。
现在满宠心中忧虑万分,大雨是稍微变成了小雨,水势也稍微退了一些。
可如今时间紧迫,没了自然之威,关羽就该率领人前来捉拿征南将军以及自己了。
满宠认为绝不能让这种情况出现。
再不跑,绝对是跑不了的。
这些人若全都被关羽给抓住,对于朝廷,对于中原而言,都是一个非常不利的消息。
说不准真的会有中原士族响应他们,接连发生叛乱。
谁都清楚,曹丞相是在压制这些士族,从而让朝廷达到政令顺通。
可若仅仅是大败,征南将军等人没有被关羽俘虏,那一切都好说了。
至少不会出现大规模叛变迎接刘备孙权入主中原的事情。
想到这里,满宠直接开口道:“征南将军,现在天就要亮了,我们已经能辩驳方向。
理应立刻脱离大部队,赶紧逃回襄阳城,否则为时晚矣,我等必会成为关羽的阶下囚。”
满宠的意思很明确,趁着关羽还没有领军合围,赶紧先脱离大部队,减少目标,脱身为妙。
这些士卒困在此处就困在此处,但朝廷的征南将军绝不能落入孙刘两家的手中。
更何况曹仁还是丞相的族人,一旦折损在此处,对于丞相的威信也是一个巨大的打击。
那些暗中想要扳倒丞相的人,也会活动的更加猖獗,说不准就做出什么刺杀之事。
尤其是丞相年岁已大,又遭逢大败,更是人心动乱的时候。
曹仁面对大水,丝毫不见镇定之色。
黑暗当中,要不是满宠抓住他,拼命带着他往高处走去,说不准他就殒身在此了。
陈矫浑身哆嗦着,咬着牙道:“征南将军勿要迟疑,此番大水突然冲击定是关羽所为。
否则我们焉能如此顺利的通过关羽的营寨?”
他与满宠所担忧的一样,若是天光大亮后,关羽一定会来捉他们的。
到了那个时候,他们还能往何处逃跑?
除了拼死一战,别无他法,投降是不可能投降的。
可仔细瞧瞧周遭士卒的样子,一个个比落汤鸡还要惨上几分。
本就是连夜赶路,又遭大水大雨的侵蚀,不曾吃过一口热饭,更无可以更换的衣服。
浑身都湿透了,现在躲在这里不过是苟延残喘。
就这个样子,他们还能有战心?
估摸着关羽的大军一到,便要投降祈活了。
陈矫看着征南将军曹仁的脸色,怕是都没有什么战心了。
曹仁努力的控制自己的身体不必发抖,可依旧无法抗拒生理上的下意识动作。
发抖表示你自己的身体正在为自己消耗能力取暖,而在曹仁看来,这是自己懦弱的表现。
竟然被一场大水给冲击吓得发抖了。
曹仁瞧了一眼周遭的士卒,直言道:“我等要弃他们而逃?”
“不,将军是亲自前去探路!”满宠说了一句话。
这个时候了,只有如此才能稳定军心,而且也特别像征南将军在众多士卒面前的为人。
征南将军就是如此勇武,喜欢身先士卒。
曹仁最终点点头,同意了这个计划。
满宠也是松了一口气,随即召集自己身边善水的士卒赶紧随他下了丘陵,先游水而走,若是能找到船只或者木头,拖拽着征南将军再走。
一片激励人心的话语之后,丘陵上的心腹曹军士卒瞧着征南将军等人远去。
徐晃距离太远倒是没有遇到大水的冲击,而且还遇到了仓皇逃回来的士卒。
得知了前面道路正在发大水,而身后的关羽麾下并没追上来。
徐晃就明白了前面就是一个陷阱。
是关云长精心为他们准备好的陷阱,就想着要一网打尽。
值得欣慰的是,徐晃遇上了带着人上岸休息的曹休。
从曹休那里得来的消息,也佐证了,关云长是在汉水上游筑起了堤坝,就是为了能够突然淹没正在赶路的己方士卒。
自然之威,岂是凡人能够抗拒的?
孙刘联军利用一场大火,让曹丞相的人马损失惨重。
关云长利用一场大雨,让曹丞相留守荆州的人马损失惨重。
黑暗当中,徐晃只能领着麾下士卒向着一侧的山脉上靠近。
众人站在山上的树下躲雨,曹休直接开口道:“徐将军,征南将军在前面,我们是否要去救援一二?”
“我们自顾不暇,征南将军遇到的大水比我们大多了,就算我们过去又能如何?”
徐晃直接下了决断道:“我们走中庐,过隆中,去樊城,在返回襄阳。”
他本就是领兵驻扎在樊城,只是因为乐进战败,才一直代替驻扎在襄阳城。
如今己方无粮无火,只能暂且往高处走去,就算是绕路,也要保存住自己麾下的士卒。
否则孙刘两家联军上前,襄阳城还如何守卫?
关键是他想要去救援征南将军又能如何?
说不准天亮之后,甚至天不亮,关云长就会领军前来收取好处。
如今在进入前方,那就是一头撞进关云长编制好的大网当中。
徐晃认为自己没有识破关云长的计策,就已经算是失职了,若是再把手底下这些人马填进去,给关云长做了俘虏。
那整个荆州,还能是朝廷的吗?
“此战之下,我等守备力量大耗,能走脱一部分是一部分。”徐晃拍了拍曹休的肩膀。
让他放弃这个不切实际的想法。
己方本就是没有水军,加之大水横行,又是敌军早有准备。
还想要进去寻人,无异于送死。
曹休看着山下漆黑的水泽,耳边听着哗哗大雨落地声,终究是叹了一口气道:“但愿征南将军能够脱险。”
徐晃点点头,但他是一个将军,心中则是认为曹仁十有八九是要被这大水给淹死了。
黑暗当中,大水突然来袭,他又不会水,事发突然,没有准备。
连夜赶路又身心疲惫,如果能够逃脱,一定是有人舍命相助。
~~
汉水河水暴涨,淹没一大片。
艨艟等船只虽然进不来,可走舸等小船是绝对没问题的。
尤其走舸上的士卒皆是精壮士卒,曹军想要搏杀夺船,困难重重。
“好啊,哈哈哈,太好了!”
站在船上的张三爷瞧着远处漂浮的尸体,一脸的兴奋之色。
这场大雨来的真的是极佳。
他本想去顺流而下偷袭曹仁的大营,谁成想曹仁竟然主动送上门来了。
活该他被淹了。
“也不知道曹仁有没有被淹死。”张三爷拍着自己的肚子自言自语道:“但愿别淹死了,让俺老张生擒了他,哈哈哈。”
关二爷摸着长髯,站在走舸内,畅快道:“平儿这一计定会让曹仁措手不及。”
“哈哈哈,就是就是。”
张三爷瞧着一片片浪涛:“这次可绝不能跑了曹仁。”
关平同样站在走舸内,瞧着周遭的水面,此时天色已经渐渐变亮。
曹军士卒都躲到哪里去了?
怎么如此半天还未曾见到一个活的。
莫不是全都被淹死了?
浅水区能淹死人的新闻,连对岸当兵的都不能避免,更何况这些曹军士卒呢。
“报,关将军,前方一处丘陵发现大量曹军士卒。”
周仓手掌裹成喇叭状,大声喊了一句。
关二爷点点头,挥手让旗手把旗帜举起来,向着前方的丘陵进发。
前面的丘陵上,密密麻麻的站了许多曹军士卒,甚至连丘陵都站不下了,有许多人直接站在水中。
但总归就出现在眼前了。
而当关字大旗以及众多走舸,脚舰出现在丘陵面前的时候。
聚集在哪里的曹军士卒出现了一丝耸动,有人直接被挤的跌入水中,开始挣扎。
张三爷站在船头,大声嚷道:“吾乃张翼德是也,降者免死!”
一声大吼传到对岸,根本就不用太多威胁的话语,直接爆出自己的身份。
丘陵上的曹军一听降者免死,几乎都在喊着降了。
就算有人没喊,那也是裹在人群当中,垂头丧气。
关平站在一侧,瞧着自家三叔这架势,嘴巴都笑的要咧到耳朵根去了。
实则是心生羡慕,什么时候自己也能够大喊一声,吾乃关定国是也。
然后下面哗哗一片下跪请降的战例出现啊!
关平拽了一把张三爷,让他勿要把曹仁喊出来。
至少这帮士卒都说投降了,还还没有实际控制他们。
若是曹仁在这群人当中,那十有八九是跑不了的,若是没在,恐会激起异变。
至于曹仁,竟然没有在曹军俘虏当中发现。
而且审问一遭,都说没有见到曹仁等人,难不成他真的被淹死了?
可是又没有见到尸体,这让关平心生疑虑。
不过李通倒是没跑了,被水冲走,抓住树枝活了下来。
可看他这咳嗽不停的样子,关平觉得李通活不了多久。
尤其是大水过后,很容易出现疫情。
关羽除了在边缘地带布置了许多士卒,更是采纳了儿子的建议,对于浸水的士卒都采取了隔离措施。
免得染病祸及整个军营!
曹仁终究是逃过一难,被先锋军乐进给接应到了。
到了安全地带,曹仁终究是没有忍住心中的悲愤,跪在地上,双手扣着土地。
三万多大军,如今聚集在身边的不过二三百人!
就这还是乐进没有完全把人安排继续当人行指引标记的结果。
徐晃,李通,曹洪,曹休等重将不知所踪。
曹仁不知道他们是死在这片水里,还是依旧在挣扎活命。
剩下的曹军士卒,皆是被困在水中。
他们不投降便是一个死字。
“征南将军。”陈矫咬着牙道:“我们先回城,此处还不安全,然后在派出哨骑查明情况。”
“是啊,征南将军,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满宠想要用丞相的旧事安慰他,可终究是没有说出口来。
赤壁一役,可比现在损失的要大的不知多少倍。
满宠觉得自己能保证征南将军没有落入关羽的手中,对于丞相而言,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而徐晃作为断后的人,想必会在大水前接到消息,反倒不用担心。
担心的只能是中间这些人,想要跑,黑暗当中,又能跑到哪里去呢!
曹仁站起身来,望着一片水泽,咬了咬牙,终究是回身,向着襄阳城走去。
至于他方才心中想了些什么,只有他自己才会清楚。
不过一日,大水便已经消退。
关平瞥了一眼眼前的蔡家人,端着粟米,笑呵呵的道:
“荆州水军现任大都督,蔡家新一代代言人,二代目蔡乌竟然出现了!”
蔡乌面上带着讨好的笑容道:
“少将军说笑了,整个荆州曹贼那,哪还有什么水军啊,曹贼一点都不信任我。
我一直想要找机会投效刘皇叔,今日终究被我抓住了机会,还望少将军能够代为引荐,我有大事相商!”
“啧啧啧,这话我听着熟悉呢,我且问你,蔡中是你亲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