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zhc6熱門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武神血脈-第5135章 誰說沒救了?讓我試試?讀書-jz4r1

武神血脈
小說推薦武神血脈
不到数息时间,就看到太霄宫弟子身上的血煞之气已经浓烈到了液化的状态,任谁也不敢靠近,因为一旦靠近说不定就是被沾染丢掉了自己的小命。
“这!这怎么可能?为什么再次爆发?”
胤洛惊呆了!
明明已经因为他炼制的丹药压制了下去,为何突然间再次复发?而且看这架势,比之前更凶猛,大有直接将整个边城都化作鬼蜮的趋势。
众人更是纷纷惊呼,一退再退!
“可恶!”
王氓怒吼一声,一次次提升力量想要将场面控制下来,但完全徒劳无功!
他的实力或许可以跟寻常府主级的强者一较高下,但是在血煞之气面前,任他多么强大也无功而返,甚至随着那些血煞之气蔓延,就连王氓都即将被牵扯进去!
“该死!”
王氓毕竟是王氓,身为太霄宫的传人,怎么可能如此轻易栽在里面!
看到事不可为,只能怒吼一声抽身离开,然而就算如此!他身上都被沾染了不少血煞之气,让他不得不掏出几颗净灵丹吞服,这才压制了下去。
众人一看,更是吓得不敢靠近。
连王氓这样封王榜第二的绝世天骄,都奈何不了,他们上去简直就是送死。
“胤洛!你敢耍我?”
在抽身而退后,王氓勃然大怒!他本来就是性子火爆直来直去的人,之前看到自己师弟被救了回来,这才感激的决定帮胤洛与姬赢争夺少君之位!
甚至放弃了自己去争夺的机会。
就因为他恩怨分明,说到做到。
但是现在!
他师弟非但没有被救回,看上去仿佛血煞之气爆发的状态持续恶化,比刚刚还要夸张。
如此一来,自然是勃然大怒!
轰!
王氓二话不说,直接含怒出手!
显然在他眼里,胤洛戏弄了他!这个仇绝对是结下来!他可不在乎什么仙丹盟和太霄宫之间的约定,而且本就是年轻一辈传人之间的争斗,上面仙王古圣也压根不会插手。
“王氓兄,你误会了,我……”
胤洛此刻也是惊疑不定,看到王氓动手,连忙说道,但王氓哪里给他半点机会,含怒出手一击何等恐怖?
南辕蛰等人在此联手,也是瞬间被横扫震飞出去!
很显然,和王氓相比,他们完全不是一个层面的对手。
而此刻!
众人也终于见识到了封王榜第三!仙丹盟传人除了炼丹之外,真正的实力到底如何!
轰!
南辕蛰等人被震飞,胤洛怎么可能会毫无举动,自然也是随手一掌拍出,刹那间恐怖的气息扑面而至!也让众人第一次真正清楚,为何凌渊阁会将胤洛放在封王榜第三张席位上!
不仅仅是因为他那一手妙手丹青强大的炼丹术!
更因为他除了炼丹术外,实力同样可怕无比!
“九窍仙婴!”
众人凝神一看,都是惊骇欲绝!
只看到胤洛身上直接出现了九层仙环!与王氓相比气势上丝毫不弱!
而这等仙环衬托下,他到底是什么境界也一目了然!
九窍仙婴!
他的元神仙婴已经经历了九次仙劫重塑,实力无限接近于府主级的强者!
毕竟府主级强者与九窍仙婴境界的差距,仅仅只是开府立国!除此之外,本身境界力量其实没太大的差距。
“封王榜第三!名副其实!”
“这就是仙丹盟传人的实力,果然强大!”
“针尖对麦芒,这两人都属于天下近乎于无敌的存在,想要分出胜负,一时半刻很难决出吧?”
看到封王榜上的两个恐怖存在动手,也惹得众人纷纷心神震骇,不可自拔。
一个封王榜第二!一个封王榜第三!
又都是古仙宗的传人弟子,两人各方面可谓是旗鼓相当,不相伯仲!
这种存在一旦要分出胜负,那可不是简简单单就就能做到,甚至往往分出胜负就是决断生死!
可以说不到万不得已,几乎不会亲自动手。
但是此刻!
王氓认为胤洛戏弄了他,自然含怒出手毫无顾忌。
胤洛也是心中夹杂着怒意,他怎么可能戏弄王氓?
“王氓兄,我戏弄你有何好处?”
“废话少说!我师弟现在命悬一线,我要你偿命!”
轰隆隆!
两人动手,打的可谓是天崩地裂,日月无光。
即便是在祖界,而且神云州祖城的天地压制已经到了一个极为恐怖的地步,但两人交手带来的影响还是毁灭性的!
不得不说,王氓的性子火爆,而且有点蛮不讲理!
胤洛此刻就气的几乎要吐血,有一种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的憋屈感!
“王氓兄,你杀不了我!何必浪费力气!”
“哼!”
虚空中,两道人影几乎将天穹都撕裂,而渐渐地,众人发现胤洛已经落入下风,就算两人同为九窍仙婴境界,实力相当!
但术业有专攻!
胤洛在炼丹术上独步天下,碾压王氓不知道多少倍!可人力终有极限,丹武双绝或许在很多人眼里变态无比!当也造成了他在实力上其实比起专心于修炼的王莽,差了半筹!
只不过,这点差距,想要分出胜负甚至决断生死,根本不可能。
王氓显然也知道这个道理,只不过心中怒火难消,不得不发!
轰!
眼看着两人可能要打上三天三夜都停不了手。
就在这时。
却有一道声音响起。
直接将动手的两人分隔开来。
“或许,我有办法。”
短短一句话,只看到原本还勃然大怒的王氓,身形一闪,瞬间抽身而退!
胤洛也没趁势偷袭,而是目光带着一丝惊异和冷意,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
“你是什么东西?”
王氓沉声怒吼,当然他也认出此刻开口之人,正是之前与胤洛这个虚伪家伙进行丹斗的人,顿时眉头紧皱,目露寒芒!气势更是提升到了仿佛要镇压诸天的地步。
别说在那些寻常仙宗道门的弟子,就算是其他封王榜上的天骄,都有些承受不住。
“李兄有办法?难不成是你手中炼制的那一颗丹药?”
胤洛也是恢复了平静,随后淡淡的问道。
丹药!
众人朝着李叶手中那颗丹药望去,但没有人相信有用。
毕竟连胤洛炼制的那一颗近乎完美的净灵丹,都毫无作用,相反还仿佛起到了催动血煞之气爆发的更猛烈,现在谁敢相信李叶的丹药就能救人?
“信不信,如今也没有其他选择不是吗?”
李叶摊了摊手,耸肩说道,一点也不着急。
是啊,他根本不急。
因为着急的人,是王氓!也是胤洛。
前者担心自己师弟性命,后者则是被王氓这个不讲理的粗人追着打,憋着一肚子火。
“李兄可要三思,此人血煞之气已经无药可救,甚至连靠近他都有危险,你手中丹药就算再有效果,都回天乏术。”
胤洛淡淡摇头,这番话并非是妄言,毕竟这个时候,换了仙丹盟的几位阁老大人亲临,看到眼前这一幕也会说出同样的判断。
王氓身为太霄宫的传人,难道不知道这一点?
正因为他明白,所以才会勃然大怒,找胤洛打一架!他恨,不光是恨胤洛戏弄了他,更恨自己!
毕竟如果不是因为他,他的师弟也不会误入神墓边缘地带,虽然他眼疾手快将他拽回,可却不知道为何,他师弟体内血煞之气瞬间爆发!就连他们身上的净灵丹,也毫无任何效果。
“你当真可以将我师弟救回?”
王氓冷着脸,目光可怕!
众人更是屏气凝神,不敢吭声。
剑无命,笑书生等人更是眉头微皱,在他们看来这个时候李叶不适合趟这一趟浑水,还不如作壁上观看着两虎相争,他坐收渔翁之利。
不只是他们这么想。
雪韵仙子也是开口劝说道,“李叶,别冲动!那个人已经没救了!你现在就算出手救人,反而惹怒了太霄宫。”
这大千世界,并非好人就有好报,往往很多时候好心办坏事,非但没有得到感激相反却因此惹上一身麻烦。
王氓此人的性格就是如此,恩怨分明,甚至可以说非常执拗,他认定的事绝对不会改变看法,就如同他认定胤洛在戏耍他,二话不说直接动手。
万一李叶出手没能将他师弟救回来,到时候说不定就惹上了一个大麻烦,还不如见死不救,置之不理。
“不试试,怎么知道不行?”
李叶却并未在意,而是笑了笑说道。
此时此刻。
在场的人都是想看看王氓会怎么选择?毕竟那是他们太霄宫的弟子,事情也是因为他而起!就连胤洛都紧皱眉头,不太理解李叶为何要主动趟这一趟浑水。
“公子!”
“无妨,静观其变,如若他没有做到,那么正好可以祸水东引!”
胤洛是什么人,城府心计何等深沉,淡淡的笑着说道,而南辕蛰等人仔细一想也纷纷点头,不再多言。
江左世家这边,几个天才低声冷笑,“这小子想出名想疯了吧?王氓可是个疯子,万一没将他师弟的一条命救回来,这家伙可不会心存感激,相反还会迁怒到出手相救的人头上,到时候偷鸡不成蚀把米,得不偿失!”
“哈哈,那也是他自己自找的。”
唯独左小玉,几次犹豫之后,沉声一喝,“都闭嘴!看下去!”
“是,小姐。”
在呵斥了身旁几个家族天才后,左小玉一双美眸牢牢锁定李叶,芳心中更是暗含着一丝期待,“李叶啊李叶,这一招险棋,你要是走了下去,后果谁也无法预料。”
她突然间露出了一抹笑容,饶有深意望了一眼雪韵仙子,目光诡异无比。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王氓脸上神色连连变幻。
“晚一秒,他活下来的机会就少一分。”
李叶再次开口。
而王氓终于一咬牙!
只听到他目光恐怖,身上气势澎湃仿佛要撕裂天穹,但最终他还是一字一句的说道,“好!希望你不会让我失望!否则!”
“帮你救人还这么多废话!”
李叶直接打断,然后在王氓脸色难看无比的目光下,直接就进入那片血煞之气笼罩的范围。
众人一看,纷纷惊呼起来。
“他就这么进去了?”
谁也没想到,李叶这么干脆!关键那些血煞之气何等可怕?
他们倒不是没自信,短时间内还能抵抗,但不到万不得已,没人愿意冒险。
王氓一看,一咬牙也是跟着进去!
不只是他,胤洛眉头一皱接着也跟了进去。
顿时随着几人进入,外面的人面面相觑,却没几个人敢靠近。
当然除了王氓和胤洛,雪韵仙子,左小玉,剑无命,笑书生等人也分分进去,以他们的实力其实短时间内,还真不怕那些血煞之气。
虽然有些麻烦,却还能有自保之力。
“小子,如果你能将我师弟这条命救回来,我王氓欠你一个人情,从此之后有任何吩咐,绝无二话!但如果救不回!”
“闭嘴!”
李叶头也不抬,一句话让王氓差一点暴跳如雷,然而最后还是强忍着怒气,脸色铁青。
毕竟现在救人要紧,其他都是次要的。
而另外一边,胤洛等人纷纷进来。
看到太霄宫那个弟子,都是摇头。
因为根本没救了,血煞之气已经侵入五脏六腑,甚至骨髓乃至是元神,这种程度下,仙王古圣都毫无法子。
何况是他们?
“已经没救了。”
胤洛摇头,他虽然对自己的炼丹术有着绝对的自信,但丹药不是万能的,很多事情就算是逆天的丹药也无能为力。
其他人也是下意识的点头。
剑无命目光闪烁,笑书生则是笑道,“连胤洛你都自称无能为力,那是不是意味着如果这小子做到了,说明他的炼丹术还在你之上?”
此言一出,胤洛脸色瞬间僵硬,承认不好,不承认更不好。
“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还是看看此人到底还有没有救吧!”
左小玉轻声说道,同时一双美眸始终牢牢锁定李叶,她对于李叶现在可谓是越来越感兴趣,始终觉得这个男人身上有着无数的谜团,让她有些放不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