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dt32妙趣橫生小說 《又見九叔》-304 願你出走半生,歸來仍是少年。相伴-9qv4k

又見九叔
小說推薦又見九叔
PS:写在前言,本书不写悲剧,菁菁以后还会出现,再见时,大约是个小萝莉。
……
……
抵达任家庄园外的身影,正是陈子文。
除了陈子文,还有被陈子文带来的林小花。
林小花负责指路。
她虽然一脸害怕,但陈子文自认拯救了她的人生,自然不会在意这点小孩委屈。
“前面有门卫,不知道虎爷爷在不在?”
林小花手指前方庄园,对陈子文说。
她此时比先前好了许多。
一开始她以为陈子文要绑架她呢,如今来到她外婆家门口,心情微微松了松。
“虎爷爷?”
陈子文念了念。
若有所思。
“走吧,不用害怕。我只是想确认一下你外婆是不是我认识的人。”陈子文带着林小花往任家庄园走。
二人刚至庄园门口,庄园内竟起了一些骚乱。
有一些人手里拿着东西跑了出来,纷纷对着陈子文与林小花;远处更有一盏强光探照灯亮起,照了过来。
“搞什么?”
陈子文看着这些人。
不等发问,有人倒是认出了林小花:“小花?”
发声者却是个长得很健壮的老大爷。
“虎爷爷!”
林小花喊道。
随着林小花喊话,那个虎爷爷下意识让一旁众人别乱来,不过他似是心有存疑,朝林小花道:“小花,你怎么这么晚来这里?”
林小花嘟嘟嘴,看了看陈子文。
虎爷爷这时也注意到林小花身边的陈子文,目光带着审视,扫了过来。
陈子文不发一言地盯着前方这个虎爷爷。
任家庄园应该发生了什么事,导致这些人有些警戒,不过陈子文无心理会这些。
陈子文此时心中无比感慨。
因为这次前来,看来真如自身所想,找对了地方。
前方这个被林小花喊做虎爷爷的家伙,正是当年在谭家镇陈府看家护院的三胞胎之一。
大虎、二虎、小虎中的哪一个,陈子文分不出了。
但肯定是其中一个。
“你是——”
虎爷爷冲陈子文喊话,喊到一半,戛然而止。
他瞪大眼睛盯着陈子文这张脸,不敢确定地迟疑道:“少、少爷?”
陈子文想的没错,这位虎爷爷,正是他当年招到陈府的三胞胎之一,排行老二。
当年这三人还是半大小子,被人骗了,若非陈子文收留,估计早已死在了路边。
没想到多年不见,也成了爷爷辈。
“你是大虎?”
陈子文问道。
“我是二虎。”他盯着陈子文,有些激动,可因为先前任义的一通电话,怀疑陈子文乃是猫妖所变。
“你、你真是少爷吗?”
二虎忍不住问。
他心思单纯,若是任义等人在此,断然不会轻易相信陈子文,毕竟今夜正值猫妖将袭;可二虎心思简单,哪怕陈子文的样子看起来年轻的过分,他却有一种莫名的直觉——眼前这个人,就是当年少爷!
如果是的话就太好了!
二虎想起自家少爷当年手段,若少爷在,今夜就算猫妖过来,也不用害怕了。
“这里发生了什么?”陈子文没有回答自己就是自己这种制杖问题,指了指一旁林小花,问二虎道:“她的外婆是——?”
二虎越看陈子文,心中越发肯定,突然扭头跑向庄园里头,边跑边喊着什么。
不一会儿,二虎拉着一个老太太出来。
“外婆!”
林小花见那老太太出现,立马喊道。
陈子文亦盯着对方。
尽管年迈苍老,多了皱纹,可依旧能从其历经岁月的脸上,看到当年的样子。
一如身边的林小花。
“菁菁……”
陈子文喃喃道。
话未出口,前方被二虎拉来的老太太,一开始还有些云里雾里,见到陈子文后,神色明显呆了呆,连一旁林小花喊她都似没听到,而是盯着陈子文,震惊道:“姐夫?”
林小花:“……”
林小花险些被自家外婆的这句“姐夫”吓到。
她望着外婆,然后扭头看向陈子文。
林小花自然知道,她除了眼前这个亲外婆,还有一个大外婆。
那个大外婆喜静,不常外出,只有春节或中秋时,她到外婆家来,才能见到。
其实也不知道算不算见到。
因为林小花眼中,大外婆性子有些怪,常年戴着面具。
如今外婆喊身旁这个怪人姐夫,不就意味着……
林小花吓了一跳。
她一直以为大外婆常年礼佛,没想到,大外婆居然在外头包了一个小白脸?!
“你是任珠珠?”
陈子文不知道林小花在想什么,只是看着前方喊他姐夫的老太太。
反叛的魯路修之紅蓮騎士
老太太点头。
她正是任珠珠。
亦是与菁菁同胞所生的妹妹。
只不过菁菁小时候被拐走,后在陈子文帮助之下,与任府认亲;而任珠珠打小在任府长大,亦为《音乐殭尸》的女主角。
“你的样子……”
任珠珠吃惊地望着陈子文,有许多话想问,最后想到什么,却是一句没问,而是急忙让人将陈子文请进来,并亲自拉着陈子文,前往庄园内部一处地方。
“你来得太好了,姐姐她快不行了……”
任珠珠一边拉着陈子文走,一边嘴里说着什么。
她对陈子文有一些埋怨,因为她唯一的姐姐,为了此人生死枯等了大半生。
可他人的感情终究不是她一旁人能说清。
今晚任义打电话来,说猫妖要来任家报复,务必请菁菁阿姨出手,可任珠珠却知,她那倔强的姐姐,看似身具一身异术,实际这么些年来,早已油尽灯枯。
或许还能动一次手,只是强撑之后,就会耗尽生机。
所以再见陈子文,任珠珠哪怕有再多的问题,也忍住不问,想要立刻、马上让自己的姐姐,第一时间看看她等待的人。
“这……”
林小花傻在原地。
望着二人离去。
十多年来,林小花每次来外婆家,都会得到很好的待遇,因为外婆对她特别好。
或许是因为她的样子与她外婆太像了,任家其他人都对她极好,一旁的虎爷爷,还有初六爷爷,小鱼奶奶这些人,对她更是像对公主一样。
有时候林小花都觉得好得有点过分。
可这一次,却是她第一次在任家感觉仿佛被人冷落了。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带她过来的那个怪人。
林小花望着外婆拉着那人走远,心中对陈子文这个人,生出了很大的好奇心。
这人……到底是谁啊?
林小花心道。
……
……
林小花的好奇,无人为她解答,她所好奇之人,此时已在任珠珠带领下,来到任家庄园一间用竹子木头搭建的木屋前。
屋里似有轻轻的音乐。
望着木屋,陈子文有丝追忆。
这栋木屋的样子,与当年一休大师的故居很像。
“姐姐,你看我把谁带来了!”
任珠珠走到木屋前,敲了敲门。
门并没锁。
多年不见,她倒是对菁菁这个姐姐变得尊敬了。
陈子文依稀能感受到屋中有一个人。
此人气息有些孱弱。
偶然还会咳嗽。
而这栋木屋中,似乎还有一些阴尸邪物。
“进来吧。”
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却比当年平淡了些,没有因为任珠珠之话感到任何好奇。
陈子文失了失神,最后挥了挥手,让任珠珠离开,自身则推开木门,走进木屋。
“你是谁?”
木屋里甚是空旷,厅中养着一盆莲花,一道身穿素色衣衫的身影,躺在一个竹摇椅上,一边听着一台录音机里放的歌,一边随意问道。
她虽戴着面具,陈子文却已确定,这人正是菁菁。
“还真是有缘啊。”
陈子文心中感慨。
多年未见,再见时,对方竟听着自身去年路经湘省随意抄的那首罗大佑的歌。
“菁菁。是我。”
陈子文开口。
摇动的竹摇椅一停,躺在上方的身影扭头往陈子文看来。
“好久不见。”
陈子文隔着面具看不见她表情,只能看着她那双眸子道。
風雲之修仙狂潮
“你……是陈大哥?”
菁菁盯着陈子文。
她没等陈子文说话,手一挥,一袭长纱卷向陈子文。
这一手与《捉鬼合家欢》中白柔的手法很像。
陈子文自然不会被这种攻击伤到,血煞气微微外放,便将飞来的长纱挡下。
“看来真的是你。”
菁菁从摇椅上起身。
她倚着摇椅,戴着面具,看向陈子文,姿态与她曾经大不相同,目光直视陈子文双眼,没有泪眼汪汪的狗血,而是青灯古佛后的平凡。
“你一点都没变呢。”
菁菁下意识摸了摸头发,但立即放下,最后带着感慨对陈子文说道:“恭喜陈大哥,真的得了长生。”
陈子文摇摇头。
一直以来的心境,似乎略有波动,有点不知如何再说。
“并不算真正的长生。是人都会老。”陈子文想了想道。
菁菁笑了笑,她伸手摘下面具,露出一张一如从前的脸,竟还是那般年轻,好看。
若将林小花带过来,甚至会有人误以为同胞姐妹。
“是啊,世人都会老。”
菁菁随手将面具丢在一旁,舞出长纱,拽过一把椅子,对陈子文道:“坐。”
她想给陈子文倒杯茶水,可这间房子,多年只她一人住,只有一个水杯,于是作罢。
“可我不想老。”
菁菁看了眼陈子文。
她曾经的短发,如今已留到腰间,小小的个子在长发的衬托下,显得如神如仙。
陈子文叹了口气。
别看身前菁菁姿态,以陈子文如今眼力,又岂会看不出她实则强撑着自己。
之前未进屋时,陈子文便听见几声咳嗽,进来这么久,一声咳嗽再没听到,只是因为强忍着罢了。
虽然不知道眼前菁菁如何做到几十年容颜不变,想来一定付出了代价,身体确如任珠珠所说,已近油尽灯枯。
“你别再运功了,你现在的状态需要静养。”
陈子文对菁菁道。
菁菁听到陈子文这话,身子微微颤了颤,不发一言,眼圈却微微红了起来。
“你为什么现在才来?这些年你去哪里了?”
菁菁是倔强的,半晌强撑着道。
见她不接话题,陈子文血煞气外放,将她卷到一旁摇椅上坐好,然后切脉般用手指按在她手腕,不一会儿,脸色大变。
爺,別猥瑣了
“你体内气息怎么糟糕成这样?”
陈子文惊道。
原先陈子文已算往坏处想了,没想到菁菁实际身体,比自己想象中还要糟糕。
虚弱到陈子文都震惊她还活着。
菁菁不发一言,只盯着陈子文。
起舞蓮花劍
似乎想要等陈子文给她一个解释。
陈子文却顾不得多说,急忙从身上取出一枚大补丹,喂进菁菁口中。
可这丹药只是凡药,不是仙丹,只能吊命,不能治病。
菁菁这下没有拒绝服用陈子文递来的丹药,只是咽下之后,终于咳嗽起来:“没用的。陈大哥,我快死了。”
陈子文见她精神似一下子虚弱下去,急忙又取出一剂利用邪法炼制的药降,喂菁菁服下。
此药降有延寿之用,仅对体内炼有法力之人见效。
因为此药降是以消耗修道之人体内法力为代价。
多年未见,菁菁无疑早已成为真正的灵幻界中人,耗尽法力,定能换得些许寿命。
只是原本听话的菁菁,突然脸色一变,张口便将药降吐出,同时吐出的,还有一口血。
“你干什么?”
陈子文惊道。
这药剂炼制不易,陈子文身上也只一支。
菁菁笑了笑,躺在摇椅上:“不能服用,这药损耗法力,我若没了法力,会变老的。”
陈子文气不打一处来:“都什么时候了,你还管这些!命都没了,还说什么!”
菁菁却看着陈子文:“陈大哥,你不懂女人。”
多年不见,她早已不是当年那个什么都听陈子文吩咐的女孩。
“我要死了,早就要死了,这么多年来,我的身子我自己最清楚。我早就撑不住了。”菁菁摇了摇头。
陈子文看她神色真的差到了极致,却竟发现,自己有些无能为力。
自身一身邪术,多为攻伐之术,救人治病这一块,根本不是陈子文所擅长。
“不,我能救你。”陈子文道,“你还不知道吧,一休大师并没有死,他乃是钟馗转世,我之前见到了他一次。只要找到他,会有办法的!我还认识一位鬼仙,哪怕——”
不等陈子文说下去,菁菁脸上露出惊喜之色:“我师傅没死?你没有骗我吧?”
陈子文点了点头,心中却是一沉。
因为菁菁脸上呈现出回光返照之色。
“菁菁,你愿转为鬼修吗?”
陈子文开口。
以陈子文看来,一入轮回,四大皆空,即使得以转世,可那个再没了今生记忆的人,还是自己吗?
菁菁似从陈子文神色中看出来她即将不行,感觉自己还有一些力气,不由从摇椅上站起,走到一块镜子前,整理了一下衣服、头发。
“人已经做够了,不想再做鬼了。”菁菁笑看着陈子文,“陈大哥,这次轮到我向你道别了。”
她忽然往陈子文走来。
眼中略有一丝模糊。
长长的头发晃动着,走到陈子文身前。
眼前的这个人,是她这一生唯一的一次心动,却终究没能走到一块儿。
原本低陈子文大半个头的菁菁,踮起脚看着陈子文,最后无力地站稳,用手轻轻搂着陈子文,倒在陈子文怀里。
陈子文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看着这个认识多年的女子。
黑客萌寶很坑爹
死寂般的内心,有了一丝波动。
“陈阿哥……”
“嗯?”
“我恨你。”
菁菁微弱地说出最后几个字,眼睛里似乎有一点泪水,终于不等流下来,便倒在陈子文怀中,停止了心跳与呼吸。
陈子文静静搂着她。
一动不动。
木屋中,录音机轻轻哼着歌。
“起初不经意的你”
“和少年不经事的我”
“红尘中的情愿只因那生命匆匆不语的胶着”
“想是人世间的错……”
《滚滚红尘》是罗大佑写的歌,去年路经湘省,因为司机阿佑同名,陈子文随手抄的。
本是无心之举,没想到会在这里听到。
甚至,给了陈子文不一样的感触。
当年不识曲中意,再闻已是曲中人。
“于是不愿走的你,要告别已不见的我……”
陈子文默念了一句歌词,轻轻搂着菁菁的尸体,心中却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
前世今生,陈子文都不曾有过这种感觉。
仿佛世间的一切美好,被谁夺走了。
神獸王座 白癡兔子
很奇怪。
很不舒服。
陈子文早已沉寂的心,被尸魂同化的心,理智而无情的心,被拨动了一根琴弦。
生命是如此的脆弱。
脆弱得让人想要出手挽留。
以陈子文如今手段,硬留一道阴魂在凡间,就算黑白无常齐来,也未必能夺走。
只是陈子文不能这么做。
陈子文身上的人性在回归,明白这么做,等于自私。
如果菁菁愿意留下,她之前便答应了。
她直面死亡,或许觉得比做鬼好……
可是,搂着怀里的尸体,陈子文觉得灵魂深处,人性的一面不断翻涌,那些之前觉得不必要存在的情绪,在不断影响着陈子文。
陈子文终于觉得自己又开始像一个人。
只是,怎么心中很不舒服?
内心深处,有一种莫名滋生的杀意,反倒比之前更浓了。
陈子文搂着菁菁,身上气息波动,感受到怀里的身影,温度越来越低,一身血煞气有种尾兽之力暴走的感觉,不断往外溢散。
……
“啊!!”
外头忽然有人大叫。
杂乱声往这边而来。
“猫妖!猫妖!”
“布阵!”
“别慌!”
“菁姨呢?”
有人大叫,似乎庄园已被入侵。
“姐夫,猫——”
任珠珠一直守在附近,此时听到外头呼声,心知任义口中的猫妖真的杀了过来,于是顾不得什么,推开木门,进入屋中,却在看见陈子文搂着她姐姐的尸体时,声音戛然而止。
陈子文冷冷扫了任珠珠一眼,最后将视线移开,看向门外。
木屋外,似乎有几人往木屋这边跑来。
几人身上都是血。
后方,有一个似是被鬼附身的人,五指染着血,一边怪叫着,一边追杀几人!
簪中錄
“妈,菁姨人呢?”
任义捂着腹部,未至近前,大声吼道。
猫妖已追来,他顾不得扰人清修了。
只是不等他冲进木屋,一股血红色的浪潮将他整个人拍飞。
“统统给我滚远点!”
随着一声带着杀意的声音响起,一股强大的气息自木屋中出现,带着滔天的血煞,将试图靠近木屋的人,全部冲飞。
张大少与初六面露恐惧。
简直比之前被猫妖追杀,还来得惊骇。
因为前方木屋中,出现的恐怖气息,已远远超出二人想象,甚至铺天盖地,压得人喘不过气。
与之一比,后方九命猫妖一身怨力,竟根本算不得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