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jj9x好看的都市异能小說 九星之主 線上看-266 貼臉展示-w0keq

九星之主
小說推薦九星之主九星之主
发现众人调侃的眼神,荣陶陶急忙转移话题,示意了一下两位教师,道:“夏教、杨教,我的两位授业恩师。”
叶南溪眨了眨眼睛,暗暗腹诽着:老师就老师呗,怎么还授业恩师?
这个词汇倒是很少听到,淘淘这是怕我不尊重他俩?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不得不承认,叶南溪倒是很有自知之明,她脸上露出了甜美的笑容,一一打招呼:“老师好~”
啧…她嘴不臭的时候,形象还是很唬人的,也不负这一身郁金香的美好形象……
夏方然微微扬头,算是打了个招呼,道:“南诚女士的女儿?”
“嗯,你认识我妈?”叶南溪好奇道。
夏方然笑道:“倒是没见过,名字却是如雷贯耳。”
爱情是怎样炼成的
“嗯嗯。”叶南溪敷衍似的回应着,似乎遇到过太多次这种情况了。
一旁,荣陶陶开口询问道:“对了,南溪,你的斗星气是什么等级?”
你瞧瞧你瞧瞧,话题这不就转移了嘛~
叶南溪看向了荣陶陶,脸上的笑容又回来了,笑嘻嘻的问道:“优良级,干嘛?”
对待荣陶陶的态度,与对待夏方然明显不一样,傻子都能感觉出来!
夏方然的鼻子差点气歪了,我堂堂魂校…呃,算了算了,当我没说。
听着叶南溪的回应,荣陶陶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道:“优良级,你今年大三、不对,你已经是大四上学期了,斗星气也才是优良级么?”
“啊。”叶南溪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我的其他的魂技大都是精英级的,但是这个斗星气有点难,也是星野魂技中公认的最难修习的。
我那两个大神队友,斗星气不也是优良级的嘛……”
“切~”荣陶陶撇了撇嘴,不屑道,“大神队友?大神能沦落到去帝都四院?”
“诶我这小暴脾气……”叶南溪眉毛一竖,却是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似有似无的看了高凌薇一眼,不由得咳嗽一声,“咳咳,嗯。”
“没事,不用刻意克制。”高凌薇轻声笑道。
叶南溪偷偷摸摸的看了一眼两位教师,道:“算啦,这么多人呢,本小姐也保持形象~”
嘴上说着保持形象,叶南溪却是双手叉腰,恶狠狠的看着荣陶陶,一副理直气壮的模样:“我那两个队友特强!称呼一声大神绝对不为过,你刚才不也看比赛了嘛?”
“嗯嗯。”荣陶陶连连点头,敷衍的模样竟然与叶南溪如出一辙。
叶南溪的面色古怪,道:“他俩就是不爱学习,从小到大,四处惹是生非,打架斗殴,最后也是花钱进的四院……”
荣陶陶:???
好家伙,物以类聚!?
你仨凑到一块,算什么?校园恶霸队?
既然是人以群分的话……
荣陶陶心中一动,道:“他俩的父母,不会也是魂将吧?”
叶南溪嗤笑一声,道:“你以为魂将是大白菜呢,遍地都是?”
荣陶陶:“奥。”
叶南溪突然话锋一转,道:“不过他俩的父亲倒是大魂校,也在星烛军里任职。”
荣陶陶:“……”
你们才是真正的十二生肖队!你们才是真正的蛇鼠一窝!
不仅是恶霸队,更是猖狂二代队……
难怪能通过预选赛,闯进全国大赛,原来都是武力值极高的问题少年,花钱进的四院。
“行了行了,不说他俩了。”荣陶陶开口道,“我现在正研究优良级的斗星气呢,你有没有什么窍门啊?你当初是怎么晋级的?”
“呃?”叶南溪微微皱眉,思索半晌,苦恼的抓了抓头发,“我有点想不起来了,好像是自然而然的就晋级了,没啥窍门呀?”
荣陶陶抿了抿嘴:“那你很棒棒呢~”
“我把他俩叫来?这俩虽然学习不咋样,但是天天研究怎么干架,应该能说出个一二三吧?”叶南溪不太确定的说着,也拿出了手机。
“项黎,你和你弟来一楼的餐饮区,快点快点,有事儿问你!”叶南溪的语气颇为不客气。
看到这一幕,高凌薇不由得啧啧称奇。
叶南溪显然认为两个队友是“大神”,但是语气却是颐指气使的。
即便是刚才对夏方然,也是敷衍了事。
而对待荣陶陶的时候,叶南溪的态度明显非常好,这……
高凌薇试探道:“你俩最开始认识的时候,一定发生了一些有趣的事吧?”
叶南溪的性格摆在这里,荣陶陶更是吃软不吃硬的人,高凌薇就不信这俩人能成为朋友,这不符合常理。
所以,是共同经历过生死,才有此时的双方容忍么?
也不对,荣陶陶上午在更衣室就说过,星野旋涡中并不危险,不可能像雪境尸潮那样,打下坚实的感情基础……
听着高凌薇的问话,叶南溪却是笑了,道:“还能发生什么事儿,不打不相识呗?”
说着,叶南溪用胳膊怼了怼高凌薇,道:“你这小男友,看起来很乖巧,人畜无害的,打起架来跟疯狗一样。”
荣陶陶:“你……”
“嘻嘻。”叶南溪盈盈一笑,道,“确实有两把刷子,那天我算是开了眼了,一个小小的魂士,差点把我宰了,而且还是当着我母亲的面……”
荣陶陶:“我那是奉旨教训你,没看南阿姨一个劲儿的夸我嘛?”
“切~”叶南溪一脸的不屑,撇了撇嘴,歪头看向了高凌薇,道,“说真的,他有点心灵导师的意思。”
高凌薇:“嗯?”
叶南溪的眼中露出了一丝回忆的神采:“战败之后,我想了很多,后来回到星野小镇,在游乐场的旋转木马那边,他的确教导了我不少。”
高凌薇来了兴趣,好奇道:“比如说?”
叶南溪耸了耸肩膀,随手在桌上拿起了一个鸡块:“比如说不要自暴自弃。
昔日里的无法无天、飞扬跋扈什么的,也不用刻意更改,做自己就可以了。
一切黑历史、社会风评统统都是小事儿,只要做出成绩,那些东西都是可有可无的点缀,没人会在乎。”
说着,叶南溪转眼看向了荣陶陶,道:“再比如说,他告诉我不要再这么漫无目的,不断重复着活同一天,这句话的确有点伤人。”
荣陶陶“哼”了一声:“疼点好,疼了醒的更快。”
“总之,他给了我一个目标。”叶南溪转眼看向了高凌薇,“现在生活也挺有奔头的。”
听着叶南溪的话语,高凌薇心中恍然,难怪,她对他的态度与其他所有人不同,也难怪,她这么关注他。
荣陶陶的出现,甚至可能改变了她的人生轨迹。
但是说到底,叶南溪的心中还是有一团火的,换成大部分飞扬跋扈的年轻人,他们管你那个?
不过荣陶陶的身份也很讨巧,毕竟他也不是普通人家的孩子。
起码在“二代”的层面里,荣陶陶与叶南溪有着同样的身份,也都是最顶级的那一波。
叶南溪突然招了招手:“这里!”
众人转眼望去,也是看到了两个一模一样的男人。
嗯…按理来说,称呼应该是“青年”,但是这俩青年,明明20多岁年纪,却有着30多岁的面容,本就人高马大的,再加上面容粗犷……
所以两人不仅看起来非常成熟,更是显得威武异常。
“久仰大名!荣陶陶。”其中一个男子伸出了手掌,“我是项黎。”
荣陶陶站起身来,握住了对方那粗糙的大手:“你好你好。”
“这是我弟弟项明。”
哥俩统一的寸发,满脸横肉,眼睛虽小但很有神,比荣陶陶高一头有余,跟社会打手一样,看得荣陶陶一愣一愣的。
难怪能当校园恶霸,这膘肥体壮的,明显就是欺负人的好苗子啊?
荣陶陶向两人介绍两位教师之后,随着项家兄弟落座,他便迫不及待的询问道:“你们二位的斗星气是什么水平?”
哥哥项黎大马金刀的坐在椅子上,顺手拿起了一个汉堡,一边扒着油纸,一边道:“我是优良级。”
项明咧嘴一笑:“我是精英级。”
“诶?”叶南溪原本还在跟高凌薇说悄悄话,听到这,不由得转头看向了项明,“精英级?什么时候晋级的,我怎么不知道?”
项明:“刚刚,我抓着那孙子来回抡的时候,开窍了。”
叶南溪:“……”
“大师!给我也开开窍呗!?”荣陶陶面色一喜,急忙道,“我要求的不多,从普通级到优良级就行。”
项明颇为诧异的看着荣陶陶,毕竟荣陶陶给社会大众的形象,一直以来都是“雪境魂武者”,这个名字一直都与雪境大地挂钩。
而此刻,荣陶陶突然请教他一个星野魂技,这……
“愣着干嘛?教啊!?”叶南溪突然说道。
“啊。”项明应了一声,开口道,“你普通级的斗星气运用的怎么样啊?”
荣陶陶点了点头:“自认为理解程度还算可以,螺旋纹状的斗星气,无论是绕着手臂还是腿,都走的很顺畅。”
项目:“那再加一条不就完事儿了嘛。”
荣陶陶:“……”
好家伙,你有当夏方然的潜质啊?
我听懂了,但我并不想给你掌声!
项明:“不要先施展一条,再增加第二条。要两条斗星气同时出发,齐头并进,麻花吃过吧?”
叶南溪突然开口道:“丫说话客气点!”
“挺客气的啦。”项明颇为无奈的看了叶南溪一眼,估计也是被这个小姑奶奶折磨的没招没招的。
他再次看向了荣陶陶,道:“往手上灌的斗星气,从璇玑穴出来的那一刻,就要齐头并进。
往腿上灌的也一样,丹田的魂力初始点很重要。
另外,两条螺旋纹的起点是连接在一起的,一出来你就得把它俩拧巴起来,跟麻花一个道理。”
“对。”哥哥项黎大口大口吃着汉堡,含含糊糊的说道,“万事开头难,你只要把节奏带起来,两条斗星气随着惯性,自己就缠绕着骨骼往前冲了。”
“对了。”项明急忙道,“斗星气往骨骼上贴啊,别太散,诶呀,我说了半天,这不还是在说麻花么……”
荣陶陶眼前一亮,道:“往骨骼上贴?”
硝烟 水晶之蓝
“对。”项明点了点头,“你之前单条斗星气应该是比较散,没缠紧骨骼吧?”
荣陶陶轻轻点头。
项明:“以腿部为例,丹田斗星气出来的时候,两条气要拧在一起,但也要泾渭分明,一旦抵达大腿根,以腿骨为依仗,缠紧了往下送。
膝盖和脚踝的魂槽别发力啊,途经的一切魂槽都别有任何调整和干扰,别乱了两条线的节奏,容易碎。”
哥哥项黎道:“你现在就练初始点就行,一出来就是两条线,但凡有一点交融,你就散了气、重新开始。
练吧,且得练一阵呢。”
荣陶陶面色凝重,点了点头,显然是进入了训练过程。
看到荣陶陶进入状态,项家兄弟也不再打扰,转眼看向了高凌薇,笑道:“要不是叶南溪插足进来,恐怕咱们会在双人组相遇。”
“呵,男人。”叶南溪不满的开口道,“不是你当初眼馋我魂技的时候了?”
项黎哈哈一笑,道:“要我说,还是你太保守了,我要是有你那一身魂珠魂技,早去个人赛单干了!”
叶南溪却是歪头示意了一下高凌薇,道:“你看她的魂技列表了么?”
项黎摇了摇头,既然不是对手,也就没怎么关注。
叶南溪掏出了手机,在网页上搜索了一下,将手机放在桌上,推到了项家兄弟的面前:“喏~”
“嚯~”
“嚯~”哥俩异口同声,不仅表情一样,甚至连感叹词都是一模一样,展现出了非常良好的默契……
项明拿起了手机,左看看右看看,进而抬眼看向了高凌薇:“我跟你说,我也就是有个哥,没办法,只能带着。
就我这一身魂技都想去个人赛单干呢,你这……
你不去个人赛单干真是太可惜了,单挑王的名号多牛批啊?”
项黎一巴掌拍在项明的后脑勺上,刚吃完汉堡的大手上全都是油:“老子愿意跟你在一起?”
高凌薇笑着摇了摇头,示意了一下身侧的荣陶陶,道:“都是他给的。”
项黎·项明:“啊?”
高凌薇轻声道:“从校内选拔赛、到关外联赛、再到各种任务给的魂珠魂技,他几乎都让给了我。”
“啧。”弟弟项明颇以为然的点了点头,“养一个大腿,再努力抱紧,倒也是个活法儿。”
高凌薇却是摇了摇头,道:“不,他比我强。”
项黎:“嗯…武艺还是不错的,有目共睹。”
高凌薇:“不止如此。”
项黎:“说破天也只是个魂士,硬件还是差,还能有哪比你强?”
越界 小說
高凌薇伸出手指,点了点自己的太阳穴。
项黎明显愣了一下,继而笑了起来:“的确,一个好指挥可是非常难得,真能带着队友起飞。”
高凌薇没有反驳,事实上,她指的不仅仅是头脑。
叶南溪却是颇以为然的点了点头,道:“要不是跟荣陶陶在旋涡里待了三个月,被他指挥了仨月,尝过好指挥的滋味,你俩以为我会找人组队?”
“啪!”项明一巴掌拍在桌子上,道,“我哥俩饱受你的摧残,原来都是拜这小子所赐!?”
“呀~”荣陶陶突然抬起了头。
项明还以为荣陶陶不开心了,哪成想,荣陶陶面带喜色,看着自己的手掌,轻轻握了握拳头。
身侧,高凌薇笑道:“成了?”
“嗯!”荣陶陶点了点头,“两条线,优良级·斗星气!”
内视魂图中,信息显示的非常明确。
“晋级!星野魂技·斗星气,优良级!”
项黎项明一脸错愕,张大了嘴,傻傻的看着荣陶陶……
就,就成了?
却是见到荣陶陶站起身来,一手捏住了叶南溪的后脖颈,如同拎竹鼠一般,将小姐姐拎了起来。
“呀~我的力气好大!”荣陶陶心中一喜,简直是质变啊!
小姐姐足足一米八开外,又是魂武者,常年训练、体态健美,怎么不得有一百三四十斤重?
拎起来跟玩一样~
“荣!陶!陶!!!”
荣陶陶心里一慌,急忙松手。
叶南溪恼火的看着荣陶陶:“我不要面子哒!”
荣陶陶心虚的坐回了座位。
万幸,叶南溪的反应及时打住了荣陶陶,否则的话,他真的想一手一个,也把高凌薇拎起来试试……
荣陶陶弱弱的开口道:“那我也不能拎夏老师啊……”
夏方然一直在快乐人生,听到这句话,那噼里啪啦打字的手指一停,面色微微一僵:???
叶南溪气冲冲的看着荣陶陶,心直口快的她,真就不避讳什么:“要不是周围有一圈雪境魂武者!老娘一脚踏星裂轰飞你丫的!!!”
夏方然原本还在对荣陶陶打问号,此时,却又一脸懵懵的看向了叶南溪。
不愧都是魂将的孩子,简直一个德行!一个比一个莽!
荣陶陶急忙转移话题,看向了项明:“精英级的斗星气呢?三条线,三条线的窍门教教我!”
项明:???
兄弟,过分了吧?
丫要在我面前连晋两级?
我™今年大四了,斗星气才晋级精英级,你这……
我是你刚结交的朋友,不是你的敌人!
为什么要趴在我耳边嘲讽,贴着我的脸输出?

继续五千字,继续求票~!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