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17tg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鑽石王牌之金靴銀棒-第二百九十三章 我不會在這倒下相伴-o1pe2

鑽石王牌之金靴銀棒
小說推薦鑽石王牌之金靴銀棒
“九棒!投手,泽村君!”
随着广播的通知通告全场,观众都已经明白,青道这是做最后一搏了,不成功,便成仁。
观众的神色各异,稻城实业的板凳席,声援席和拥垒们都爆发出了欢快的笑声。
哪有把队伍获胜的希望都压在一个一年级身上的啊?
就算是去年稻城实业,成宫压轴,但是成宫鸣也不可能是投手阵最后的投手。
这种情况发生,说明对方已经被逼入绝境,甚至某种程度认输了。
若菜,泽村一家,仙道的爷爷奶奶则是有些复杂了,又为泽村开心,又害怕。
泽村爷爷都躲到他儿子身后了……
“这不是那个时候(昨天)的臭小鬼吗?”财前和东清国异口同声。
不过东清国是担心加期待,财前则是开心或者兴奋,两个人都知道泽村是一个很有胆量的人。
不过东清国毕竟是青道的OB,这种情况不可能不担心。
“今年的墙壁也是那么的厚吗?
那个小鬼(说的是鸣)变得更强了啊!
臭小鬼!(这个是仙道)就算在这里输掉,你也没有说错哦!
这是一场精彩的比赛!
未来是你的!(不知道仙道听到这个会不会想去抽他)”东清国看了一眼仙道,心中暗暗说道。
好像是在安慰仙道,实际上是在安慰自己。
东清国通过这场比赛知道,青道崛起已经势不可挡了,只需要降谷成长起来,他们毕业之前肯定会去至少一次甲子园的!
看过这场比赛的人,如果听到东清国的想法,也没有人会怀疑的。
今天从成宫鸣手上拿到安打最多的两个人就是降谷和仙道。
仙道不说,降谷就从成宫鸣手上拿到两安,这还是四次对决的结果。
降谷已经不能称为盲炮了!
……
“抱歉!泽村!”看到走上球场的泽村,川上开口说道。
“唉?”
“让你在这种局面下登板,真的非常抱歉!
可是我的身体不听使唤了!
所以,请不要退缩的继续战斗下去吧!
就像丹波桑对我说的那样!
从现在开始你就王牌了!
鼓足气势投吧!”川上用那不甘心的表情看着泽村,随后继续带着他的不甘心走下了球场。
没走两步,川上就用自己的右手捂住了眼睛。
他从未感觉如此不甘心过!
“川上前辈!……”
“喂!泽村!……
你应该很清楚的吧!
这个局面需要的不是技术和出色的表现!
而是你的这里那!”御幸用右拳顶着泽村的胸口说道。
“嗨!我已经等了很久了!
而且,我只有这个长处了!我还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菜鸟呢!
能做到的只有这一样了!”泽村笑着说道!
“哈哈!这不是很清楚嘛!这样就足够了!
让我们一起撑过这里,等待机会的到来吧!”
“嗨!!!”
……
另一边,
“把胸抬起来!!!川上!”
“你已经做的很好了!”
声援席的替补选手们,前辈,同级生以及后辈,看着他们鼓励的话语,川上的眼泪就好像决堤一般,疯狂的下涌。
“漂亮的投球!”板凳席的选手们同样在安慰着他,这让他更加难受了。
“去洗个脸回来给队伍加油吧!我们还没有输呢!”片冈教练没有转身,淡淡的说道。
这样的口气反而让他好受了一点。
“嗨!”川上艰难的应答,之后缓缓的从后面开门,走出了板凳席。
这一切,给身在板凳席的降谷极大的冲击。
他第一次感受到,“输”这个字的可怕,以及棒球的可怕。
降谷死死的攥紧拳头!
“碰!”
“现在可不是想乱七八糟事情的时候,让我们一起加油到喉咙哑掉吧!”欧尼桑用手中的扩音筒敲了一下降谷的头。
“嗯!”降谷异常乖巧的点头。
……
“啪!”
“呦西啊!”
“投球练习就别叫了!”
“让你久等了审判长(裁判日语发音)!请让比赛再开吧!”
“好了!不用每件事都这么大声说出来!”主裁判有些无奈,不过这么紧张的比赛出来这么一个调节剂下来,都感觉温度下降了不少。
“请多指教!”
“那个八嘎不会是紧张……不!”金丸担心的说道。
“和平常一样吧?”前园接口。
“库拉!别破坏我们的形象啊!”太田部长叫道。
这也算是个名场面吧!
“呼!呦西啊!我会让他们不断…,不!我会一球一球谨慎的投的,守备的大家,就拜托了!”
“呵!气势很足嘛!荣纯!
你也憋坏了吧!
让我状态绝佳的你,会达到什么程度吧!”听着泽村中气十足的声音,仙道知道这家伙憋了好大的一口气呢!
“不要重新说一遍啊!八嘎!”亲哥马上骂道。
“好好深呼吸一下!”
“二货!”
“那家伙真的知道吗?如果被打出去比赛就结束了啊!”
看着没有一丝紧张感的泽村,声援席有些担心。
“二货嘛?这个八嘎现在的状态可是绝佳呢!可不要被吓到了哦!”仙道对着队友们错误的判断疯狂吐槽。
稻城实业对泽村的资料只有姿势很奇怪的怪癖球投手,其余一概不知。
毕竟这货必须要站在打击区上才知道他的情况,所以一次没有交过手的对手,哪怕有他再多的录像也没用。
“但是,这么好的机会,谁会放过啊!”平井握紧球棒,一边看着那个一脸兴奋看向自己的投手,一边想道。
“尽情的投过来吧!
趁着对方对你一无所知并且没有适应的现在。”御幸已经不去考虑什么是吉是凶,是输是赢了,他只想抛开一切战个痛快!
数万人的目光紧紧地盯着投手丘的那道身影,看着他做出了投球姿势。
“咻!”
“啪!”
“好球!”
“首球外角直球!
(就是打者腰带高度内角球的外角版本,这个时期的泽村不是不投外角,不过外角的这颗球……)
打者没有挥棒!”
“这么回事啊?这家伙的姿势,完全看不到放球点,根本没办法抓住挥棒时机!”平井被突然出现的球吓了一跳,心中有些震惊。
“呦西啊!”
“nice ball!”
“漂亮的投球!泽村!”
“继续进攻吧!”
“没错!一个一个的宰了他们!”
“咻!”
“啪!”
“好球!”
“可恶!第一次看到这种球,根本不知道如何出手!”平井就这样目送第二个外角球进入本垒!
“第二球也是外角球!
为什么平井没有出手啊!”矢部震惊的说道。
“那家伙的球,出手前完全看不到球,就那么突然出现在眼前会给人一种很快的感觉!”二宫说道。
“啊!而且外角球不是在逃避,而是在积极的进攻!”杨有些顾不上,所以随意的回应着自己的队友。
“你这家伙到底知不知道,一支安打比赛就结束了啊!
一上来就是这种投球啊!
说实话,我已经被你的斗志点燃得热血沸腾了!
第三球!内角直球!
这一球就足够了!”御幸面罩下面,掩饰不住他兴奋的表情,这场比赛第一次如此的激燃。
“咻!”
“啪!”
“好球!打者出局!”
“第三球内角直球,挥空三振!!!
一支安打就可能撒由那拉的局面,面对首位打者就是三球三振!”
“呦西啊!呦西呦西呦西!”
“一出局!”
“一出局!”
“没想到一年选手在这种局面下,还能投出这种程度的投球!
但是,绝不是球棒碰不到的程度!”国友教练歪了一下脖子想道。
一出局的情况也不好用短打送垒了,如果投手状态不好,还可以用短打给对方施加压力,但是明显新上来的这个,是个天不怕地不怕而且状态极佳的小子。
这个时候使用短打之后让他更加集中注意面对打者,所以国友教练只能让选手继续进攻。
就如他所想的那样,泽村的球还没有达到球棒碰不到的程度,就像开局降谷那个状态,是真的没办法。
“梵!这个小子的控球力并没有那么好,外角球实际上也是比较好打的。
而是靠着看不到放球点的姿势而已,所以他们也知道这一点,那么就一定会用内角球进攻,只要等到那一刻就行了!”虽然没有用什么战术,他还是把梵喊了过来进行一对一的指导。
毕竟刚刚被三振回来的平井,也已经把自己看到的情报说了出来。
差别就是,知道和能不能习惯的区别。
“嗨!我明白了!”
……
“八棒!左外野手,梵君!”
“一二垒有人,反而让他们没有办法盗垒了呢!
这样,我们也算是可以轻松一些的一决胜负了!
跑者就交给我,你只需要按照我的引导去投球就行了!”御幸发完暗号后,张开双臂。
显然,他也早已经把现在严峻的局势,忘得一干二净了。
“拜托了!御幸一也!”虽然不愿意对御幸说敬语,但是泽村知道,自己只有依靠这个男人才能继续战斗。
“没想到我真的能在这个决赛的大舞台出场啊!
真是让人热血沸腾啊!
我怎么回让这场比赛就这么结束啊!
我怎么可能让前辈们最后的夏天就在这里结束啊!”
“咻!”
“啪!”
“好球!”
“呦西啊!!!”泽村大声吼了出来!
“呦西啊!”金丸也第一时间回应着。
“nice ball!”
“进攻吧!泽村!”
“这个投球!要怎么出手啊!”梵也发出了同样的灵魂拷问。
至于为什么泽村和仙道前世同时期的技术明明一模一样,稻城实业的选手却能发自内心的觉得无法出手呢?
因为泽村和前世并不是真的完全一样的,要知道从小学四年级他就开始坚持练习,仙道给予的爆发力方面的菜单。
加上初中三年的跑步,他的下盘更稳,球速更快,至少要比同时期快八到十公里,对于泽村的特性来说,这个球速差就好像一百四到一百五之间的跨度一样夸张。
爆发力方面的上限恐怕后天训练提高有限,但是那也是濒临极限的时候进步速度才会下降,绝不是现在。
也许秋天他和前世的球速差距就没有这么大了,但是现在绝对是和前世的他落差最大的时候,而且控球更稳,球速更快的双强化!
“是时候给他们一个下马威了!”御幸看着梵的表情,心中想道。
“唉?”泽村看到御幸的配球有些惊讶。
“呵!你只要把最棒的一球投到这里来就行了!
仙道说过了,你在牛棚把你的武器打磨的非常锋利了!
就让我来试试手吧!”御幸笑着看向了投手丘的泽村,等待着他的回应。
现在的他就差对着稻城实业板凳席大吼一声,“看我的宝剑锋利否?”
“继续瞄准内角球吧!梵!
别让这个一年级小鬼继续嚣张下去了!”国友教练心里这么想的,脸上也开始冒汗了。
如果不能压制住这个一年级的气势,这场比赛真的不好说了。
“难以置信啊!这个人……!
居然在这种局面,就要我第一次试投这种球啊!
你知不知道,这个时候一支安打就可能要撒由那拉了啊!”泽村并不是不知道,现在比赛到了何等关键的时刻,只不过他的斗志更足而已。
不知道御幸听到泽村的心声是何感想?
两个人互相在心里觉得对方忘记了比赛局势,可是却一个比一个胆大包天。
这就是气势带来的结果!
泽村冲天的斗志以及精准犀利的球路,点燃了御幸的斗志,现在两个人更像是一对投捕搭档了。
“上啊!泽村!”
“饿啊!!!”
“给我击溃他们!”
“全力上吧!”
就连声援席和场内的选手都开始被球场中央的那对搭档所感染了。
之前的悲观一扫而空,斗志全都回来了,同时也拿起来破釜沉舟的勇气!
“呵!
不过,既然会给我这个暗号,就说明他相信我吧!
如果是我的话,就绝对能投出来之类的!
投手和捕手联手创造的作品,就是投球!
你是这样说的吧!
放心吧!我不会在这里倒下的!aib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