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5rao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校園修仙武神 ptt-第一千四百五十章:我有辦法閲讀-mnruc

校園修仙武神
小說推薦校園修仙武神
穿过一片犹如迷宫的园林,两人来到了正厅。
林远道一袭青色长衫披身,站在门口,目光如炬,好似凝视着远方,又好似看着陆遥和林嘉怡两人。
“爸,您怎么这么一身打扮,我差点都认不出您来了!”
林嘉怡在林远道面前,永远是那位长不大的小公主,说话的语气也明显与如往日不同。
“爸,我们进去吧!”
陆遥淡淡一笑,说了一句,朝着林远道走去。
可是,谁也没想到,正当陆遥和林远道仅有一步之遥的时候,林远道突然口吐鲜血,一下子栽进了陆遥的怀里。
“爸!”
林嘉怡顿时吓得花容失色,一下子扑了上去,可身边的陆遥却是眼疾手快一把拦腰抱住了林嘉怡,眉头紧锁,道:“林叔叔身受重伤,你不要碰他,我扶他进屋去,你四下警戒!”
“赶紧打电话给我师父,让他速来燕京!”
说完,陆遥搂着林远道的腰快速的闪进了房内,至于林嘉怡,她的脸上挂满了泪痕,可是神情却是罕见的镇定。
按照陆遥所说,林嘉怡给离疆打了电话,让他火速驰援,随后便开始小心翼翼的巡视别墅四周。
房间内,陆遥已经以最快的速度替林远道检查了一番,他的脸色变得十分的难看。
看着原本脸色红润的林远道在倒下的那一刻脸色瞬间变得惨白,此时更是如死灰一般,气息也是变得游离不定,原本在别墅区门口便能感受到的强大气息也是在逐渐的消退,情况变得十分危急,很不乐观。
到底是怎么回事?
回想起前不久打电话的时候林远道还中气十足,可是这么短的时间不见竟然已经成了这幅模样,陆遥的心头萦绕着一个大大的问号。
“陆遥,我爸的情况怎么样了?”
林嘉怡检查完了周围的情况并没有什么发现,便急匆匆的冲了进来,一看到面如死灰的林远道,她竟可能的控制住自己的情绪,问道。
“情况很不乐观,比文宣的情况还要糟糕!”陆遥提起文宣,便是想要告诉林嘉怡另一个情况。
当时陆遥用自己的精血救文宣的时候林嘉怡也是看到了,他此时并没有再次那样做,不是他舍不得,而是他不敢。
当初小道士文宣的主要症结在于中毒,而此时林远道的情况到底是怎么回事,他自己也说不清楚,不敢贸然出手,如果事情与自己想的不一样,很可能不但救不了林远道,还会雪上加霜。
“那我们怎么办?”
林嘉怡的脸色变得更加的难堪,说话的时候几近哽咽。
“现在最好的办法或许只能是等……”
“当当当!”
陆遥的话刚说了一半,突然门口毫无征兆的传来敲门声。
屋内,陆遥和林嘉怡瞬间进入了高度警戒的状态。
他们两人的实力自然不必再说,可就算是他们因为担心林远道而忽略了一些什么,但也绝对不会让有人靠近他们如此近的距离还没有发现,此时门口传来敲门声,显得如此的诡异。
“吱!”
陆遥和林嘉怡屏气凝神没有回答,门口终于是再次传来了动静,显然是门外的人推门进来了。
“蓝叔叔,怎么是您?”
当门从外面推开,一个身影走进屋内,四目相望,陆遥瞬间惊呼道:“您是怎么知道这地方的?”
“哎,我终归还是来晚了一步!”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蓝院长,只是,蓝院长并没有回答陆遥的话,而是长叹一声,道:“我早就该猜到他们不会信任他的,可我终究还是来晚了!”
“蓝叔,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陆遥心头已经闪过了一个不好的念头,可是,他还是不愿意相信,哪怕他从蓝院长的神色中看到的是那么不好的信息。
蓝院长并没有回答他,而是缓缓朝着三人走来,等走到了林远道身边,伸手按在他的手腕处,片刻之后又缓缓起身,看着林嘉怡道:“丫头,节哀顺变吧!”
“不,不,不,这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我不相信,我不相信!”
蓝院长的一番话等于是彻底的断绝了林嘉怡心中最后的一丝希望,她整个人终于是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悲痛,哭着道:“蓝叔叔,您是骗我的对吧,我爸他没事,他只是累了,需要休息对吗?”
“嘉怡,你不要这样,你冷静一点!”
陆遥看着已经近乎于崩溃的林嘉怡,心在滴血,可是,此刻他一定不能倒下,否则,林嘉怡一定会彻底崩溃的,强忍着内心的悲痛,紧紧地搂住林嘉怡,向蓝院长投去祈求的目光,哽咽着道:“蓝叔,您一定有办法的对吧!”
“陆遥,他身体内多处筋脉被人震断,五脏六腑已经出现了移位,我也没有办法了!”
蓝院长的脸色十分难看,可是他又不想欺骗陆遥,终究还是强忍着道:“你们俩节哀顺变吧!”
“不,这不可能!”
“我师父他一定有办法的,他一定可以医好林叔叔的,一定可以的!”
蓝院长的话成了压倒陆遥的最后一根稻草,终于,陆遥也是处在了崩溃的边缘,说话的时候也有些言语不清了。
“你说的没错,我的确有办法医好他!”
突然,门口出来一个女人的声音,一个和陆遥年纪相仿的女子和离疆一起走了进来。
“师父,求求你救救他吧!”
陆遥自然人的来人是霍婷婷,那个让他尴尬的叫不出口的无厘头师父,可是,如今事关林远道的性命,他终于脱口而出叫了她一声师父。
“行了行了,一个大男人哭哭啼啼的像什么样子,这要是传出去了,不说你没面子,我也要跟着你丢面了!”霍婷婷好似丝毫没有被屋子内压抑的气氛给影响,大步流星的朝着陆遥和林远道走去。
当她距离林远道仅有一米的时候,突然手腕一抖,五根金色的丝线如金蛇吐信一般裹住了林远道的胳膊,五根手指也是很有节奏的在金丝上跳动。
“金丝诊脉!”
蓝院长看到此景,不禁惊呼一声,随后朝着离疆投去了询问的目光。
“一切等救了人再说吧!”
离疆没有马上回答,而是淡淡的说了一句。
“行了,虽然他的伤势很重,但好在遇到了我,这命保住了,实力么……”
“治好之后实力应该会略有退步,不过不要紧,这都是小问题,只要他按照我的要求去做,多则一个月,少则半个月,实力便可自行恢复了!”
“陆遥,去准备一大缸温水……”
“好,我马上去,我马上去!”
陆遥一听霍婷婷说林远道不仅可以保住性命,还能够在短时间内便恢复实力,心情大好,激动的未等霍婷婷的话说完,便转身跑了出去。
“嘿嘿,真是个傻小子!”
霍婷婷笑着说了一句,随后看着林嘉怡道:“你去给我买一些玫瑰花来,我洗澡的时候最喜欢用玫瑰花瓣泡在水里了!”
“……”
此话一处,林嘉怡一头的雾水,心道:“难道你让陆遥准备一大缸水不是为了给我父亲疗伤,而是为了自己泡澡?”
“怎么,不方便吗?”
霍婷婷看着一脸懵逼的林嘉怡,笑着问了一句。
“没有,没有,我马上去准备!”
林嘉怡知道此时恐怕只有眼前这个陆遥口中不靠谱的霍婷婷才能救自己的父亲,哪里敢不答应,连忙点头应道。
陆遥和林嘉怡两人也没有发现,其实在霍婷婷这么一闹这下,两人的心情瞬间也是放松了很多,淤积在心口的那一段浊气也是烟消云散了。
屋内,除了躺在地毯上昏迷不醒的林远道,便只剩下霍婷婷、离疆和蓝院长了,此时蓝院长终于是问道:“敢问这位是?”
“蓝先生,你没听到陆遥称呼我师父吗?”
“我自然是陆遥的师父了!”
霍婷婷笑着道。
霍婷婷的回答很简单,语气和刚才说话的时候没什么区别,可是在蓝院长看来,这个回答不仅没有让他获得什么有用的信心,反倒是让他更加的费解了。
陆遥的师父一直都是离疆,什么时候又冒出来这么一个和陆遥年龄相差无几的小姑娘成了他的师父了?
“蓝先生,她说的没错,她的确是陆遥的师父,至于这其中的原委,你只能问当事人了,我也没办法给你解释清楚了!”
离疆淡淡一笑,道。
蓝院长知道离疆如果不说,这个霍婷婷一定不会让自己那么轻易地知道事情的真相,索性也不再问了,房间内三人瞬间边安静下来,谁也不再说话。
离疆和蓝院长两人站在原地,霍婷婷则是在林远道的身上做着一些惊人的举动。
“师父,水准备好了,我帮您把林叔叔抱过去吧!”
差不多过了十多分钟,陆遥急急忙忙的跑了进来,大声道。
“你去门口看看林嘉怡怎么还没回来,买个东西怎么磨磨蹭蹭的,这个样子以后怎么作我徒弟的媳妇!”霍婷婷头也没回,淡淡的说了一句。
“我……”
陆遥一阵无语,却也早已习惯了霍婷婷的不靠谱,无奈的再次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