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p2i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说 星辰之主-第五百九十三章 何爲端(中)-3sxm2

星辰之主
小說推薦星辰之主
没有人能回答这个问题。
密契尊主也不指望谁给他答案,只是继续不急不缓地讲古:“渊区已如此,更不用说极域——其实若不是第一次‘极域光’事件,我们这些懵懂之辈,又哪知道渊区之外,还有那样一个看似纯净虚缈,却迷离万端,又根本无从探究的层面呢?”
在座人等,多数心有戚戚焉。
特别是精神侧的超凡种,基本上都够破开渊区湍流的影响,进入极域——事实上,这是同级别对手交锋时,辗转腾挪的最高级技巧之一:
在渊区掀动的力量很难有效作用于极域,而极域的架构虽本身不具备直接力量,却特别容易在渊区引起共鸣共振,起到以一统万的效果。
只是极域虚缈,难有凭依,遑论架构,能做到的实在少之又少而已。
正因为如此,当初洛元“位面弩”一出,即便此前从未以“超凡力量”闻名,也是立刻就被抬入最顶尖的超凡种之列。
不管怎样,极域代表了里世界最高端的层次,无论是在修行还是研究上——虽说这个领域的课题,大多数时候都被有意无意地搁置了。
密契尊主延续了这个做法,并未在“极域”上过分着力,很快又回到更现实的尺度上来:
“此后近四十年时间,能力者数量平稳增长,能够利用渊区力量的‘建筑师’,也在持续增加,有了‘建筑师’,才有能够打破极限的‘超凡种’,这是一条看上去很平滑的上升曲线……
“这一过程,在今天的会议文本上没有体现,早期我们也确实不具备有效观测条件和量化方式,所说的这些也不过就是猜测,只是这个猜测比较符合我的直感,大约在座的各位,也都差不多。”
没有人反驳,密契尊主也就顺势说下去:“我们可以说,渊区自出现以后,与现实世界长期保持着一个相对平稳的作用状态,处于一个平台期……至少从80年代后期,我开始有意识去观测记录的时候,一直到现在,大都是如此。中间出现过几次小幅波动,也几乎都能与具体事件相对应,且这种人为扰动,说白了不过就是略强一些的噪点,对趋势线影响几至于无。
“直到今年1月1日,第二次极域光出现。”
与会者们,很微妙地交换着视线,或通过其他方式,在台面下直接交换信息。却不料,密契尊主忽又加了一句。
“也许,还要算上十天前,那一场‘白日梦魇’。”
罗南眨眼。
“还有白日梦魇?”很多人的兴趣再度升级。
要说“极域光”,固然事件层级超高,也在里世界引起不小的纷扰,可终究已经是快半年前的旧事儿了,论新鲜度,哪比得上让大半个地球都骚动起来的“白日梦魇”事件?
死巫不用作态,耸拉的眼皮也是半拢状态,她眯着眼盯过来:“白日梦魇……你搞清楚源头了?”
“不,并没有。它的发端和有关作用机制,并不是那么好确认的。现在确证的是两点:第一是属精神层面的冲击……”
“废话。”
“第二就是并未经过渊区的增幅和加成,也没有明显的外力作用,而是直接在精神海洋中迸发出来。”
密契尊主说着,却又看向罗南:“根据罗教授的‘囚笼理论’,精神海洋不过就是人的自我‘囚笼’之间的相互作用,除此之外,再无他物。若按照这个说法,那样强烈的冲击,总不会是全世界人类的一次意识共鸣吧?”
罗南笑了笑,并未给予明确回应。
他也不可能给在场这帮子超凡种解释:那是因为他不小心引动了日轮绝狱的庞大信息了,本人承受不住,便从祭坛蛛网暗埋的“滴管”里开闸泄洪……
不过这时候,他心里不免又是与前面相似的念头泛出来:这老爷子不是合作不成,专门针对我吧?
密契尊主也没有真要罗南解释,只是说出自己的看法:“若不是共鸣之类,所谓的‘白日梦魇’,必然也属于外力作用。只是与‘极域光’可以勉强确认源头不同,它的作用方式来得更隐蔽。当然,同样具有撼动世界的力量。
“白日梦魇可以同时作用给全球几十亿生灵;极域光更是可以无远弗届,辐射到木卫二前进基地,甚至更遥远的星空。它们带动趋势线的明显起伏,我一点儿都不奇怪。
“奇怪的是,它们竟然都与渊区没有直接的关联。那么所谓的‘渊区特定辐射量’,其自生的可能性就很值得怀疑了。”
“而如果考虑到星际的层次,再将‘趋势线’的变动主因,归结为地球上的生物性影响,里面就存在一个无法逾越的鸿沟。就像人类呼吸引发全球变暖……”
密契尊主的唇角,在白色胡茬中间裂开:“与其这样,我宁愿相信,有一个外来辐射源,巨大的辐射源,正持续向我们趋近,并发挥作用。”
好嘛!
密契尊主这是要直接否决“渊区特定辐射量”和“畸变”在渊区趋势线变动中的决定作用,将其定位为“结果”,而非原因?
还是说,他只是对“辐射源”更感兴趣?
这一刻,纵然密契尊主才是主角,会场内却至少一半人的视线转向罗南。
因为人们都自然而然地认定:
密契尊主突然抛出来的“外来辐射源”的设定,以及对“趋势线”因果的全盘推翻,根本就是指向罗南背后的“新位面”。
罗南皱眉。
但并不是因为“辐射源”的说法对他严重不利,而是别的原因。
血妖却不知他心里的想法,会场里给他使眼色,台面下狂给他发私信:
“往下听!往下听!往下听!”
罗南略展眉头,对血妖笑了笑,但很快又收拢起来。
只听密契尊主以平静的语气往下讲:“如果有那么一个辐射源。其实,我宁可相信那是多个辐射源……”
死巫敲了敲桌子,明白地表示了她的不耐烦:“密契,我到这儿来,不是听你玩世纪大猜想的,你到底什么意思!”
密契尊主也不恼,笑道:“你活得长、见得多、拿得准,总要让其他人看得明白些。
“我的意思是,短短四十年不到的时间,仅凭两次极域光,我们无法确定它是不是同个辐射源的周期性作用。更不说白日梦魇,它与极域光的性质颇有不同……”
其实本质一样,就是作用的渠道不同。
至少后两回是这样。
罗南在心里纠偏,但要让他说清楚,为什么通过魔符引来的是极域光,通过雾气迷宫导流进来的却变成了白日梦魇……嗯,后面这条差不多能说通,但前面那个逻辑,目前他也是理解不能。
不管怎么样,这样一个偏斜,对现阶段的罗南是有好处的,他大可闭嘴,可又不太舒坦。
是那种碰到错题,还要划对勾的违心感。
嗯,根子还不在这里。
罗南在心中计较,密契尊主也逐步进入正题:“第一次极域光,是畸变污染发生后15年、三战结束后10年、渊区出现后7年,期间人身修行,自我进化渐成可能……当然,还有深蓝世界。”
听到这个敏感词,死巫耸拉的眼皮下,瞳孔有些冷凝。
同样的反应的,还有好几个。
只是,密契尊主的言语流畅,再没有给别人插话的机会:“那可是我们头一回有现实‘位面’的概念,虽然那时它还只是大海上飘流的传说。
“无风不起浪也好,穿凿附会也罢,正是有深蓝世界,我比较倾向于,第一次极域光的爆点源头,就在那里——作为一个时空位面,它的出现节点与畸变发端非常接近,更与后续一系列事态都有重合,更重要的是,它有这个‘体量’。
“当然,这只是猜测。”
会场内的气氛,大约等同于罗南与黑狮在泳池甲板首度“聊天”时的紧张、微妙氛围乘以十。
与会者们真的没想到,眼瞅着要怼到罗南脸上去的密契老头,突然一个回马枪,戳到了李维胸口上。
就算已经历过类似事件的黑狮、汪勇等人,也没好到哪儿去。
这和当时罗南态度的影响还不一样。
要知道,密契尊主的身后,可是密契之眼!
就算它在三大秘密教团中,组织性同级最弱,可那也只是相对而言。密契、密契,谁知道和密契尊主签了合同的,除了亚波伦、万流花以外,还有哪些?
如果这位要向李维发难……
一众超凡种在脑子里面疯狂加戏,下一秒,密契尊主却是轻飘飘地略了过去:“至于年初第二次极域光,鉴于深蓝世界与本地时空已经锚定完成,近些年来相对稳定,可能性就不大了,倒是其他……比如罗教授的新位面。”
罗南皱眉思忖很久了,听人提到他,抬头看了眼,没有后续反应。
密契尊主又是一个跳转:“但同期,还有很多指向。比如我和几个朋友共同投资的研究,涉及到春城、夏城周边荒野的物种乃至时空环境变化,还有公正教团曾喧嚣一时的真理之门……我不知道,近期这些热点,是指向一处、两处还是多处,但它们确实可以作为一些征兆,增强‘外来辐射源’这一设想的可能性。”
好吧,非常客观公允,与会者们虚惊一场。
话又说回来,为什么大家这么敏感,动辙就想到与李维翻脸之类的可能呢?
还有,艾布纳好不容易绕开的话题,怎么又让密契尊主给拽回来了?
到底谁和谁是一伙儿的?
也在这时,明显有同伙嫌疑的血妖,再度开了腔,啧啧连声:
“老头你是年龄大了,越发啰嗦。听你说了半晌,离题没有一万里,也有八千了吧。我明明记得,你在说畸变失控来着……结果说了半天,好像要扒拉出个源头,结果还这么不明不白,你倒给出个解决方案啊!”
血妖这捧哏的技巧也是够生硬的,强行往回收拢主题。不过,这确实代表了相当一部分与会者的心思。
便在会场内渐起的议论声里,牟正业牟董就皱眉道:“尊主的意思是查源头,找那个‘辐射源’,看看是‘新位面’,还是更深层的什么缘故?可这不解决现实问题。”
作为世界上最成功的超凡种商人,牟正业的思维清晰而锋利:“就算能够查到源头又如何?能够改变地球环境的‘辐射源’,姑且算一个所谓‘位面’吧,推不走、封不住,更别说扭转性质之类,就算找到了又怎样?这就类似于大冰河期、小行星撞击之类的威胁,人类发展到现在,又能趋避或逆转吗?”
“当然不能。”密契尊主回答得坦然,甚至还有所补充,“其实,到目前为止,畸变失控为一切变化之因的可能性,也不能说完全不存在。”
死巫冷笑:“那你说这一长串,是什么鬼?”
密契尊主微微一笑,正要再说,旁边有人举手——这么习惯性的动作,自然只能是(休)学生身份的罗南。
“要不,我说两句?”
罗南的声音不大,还是举手的姿势更醒目些。待与会者们陆续看到、听到这些,会场内的杂音便明显回落,很快就完全抹去,然后便让这静寂森然的氛围一直持续……
这一刻,很多人都出现了“眼前这幕似曾相识”的即视感。类似的感觉,直到罗南再度发声,才完全打破。
罗南没有再客套,也不待艾布纳那个名义上的主持人示意,便直接开口:
“我觉得我必须要说几句:畸变是必然要处置的,‘辐射源’也不得不查,我们是没法推开它,但必须研究它、适应它,甚至借助它完成修行,让这个新的时代持续下去。这都是应有之义。
“可现在问题的关键,也是大家好像都忽略掉的一件事:搅动渊区,诱发超凡力量的‘辐射’,与当前畸变失控的现状,固然存在一定的数据相关性,可它们真的相关吗?
“是像尊主所说的,一个真正‘原因’带来的双重结果?还是一种凑巧发生在同一期的巧合?甚至是某人刻意混淆视听的设计?你们能否认这种可能性吗?”
罗南环视会场,不自觉就是与密契尊主一般,与所有与会者进行视线交流。他来不及去分辨各人眼中的细节,只要让这些人明白他的意思就可以了,同时还更刻意地咬字:
“我再说得明白一点:渊区和畸变,真的有相关性?它们的趋势变化,真的出自同一诱因?
“我认为……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