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kbyh火熱都市言情 特種奶爸俏老婆-第四千七百八十一章:得不到就毀掉相伴-exlg2

特種奶爸俏老婆
小說推薦特種奶爸俏老婆
(今天监了一天的考,更新会晚,还有两更)
沈霞躺在地板上,两只手抱着头,模样极其痛苦。
“快,快给皮特……给皮特打……打电话……”
“我,我的头……要裂开了,救我……快救我……”
林昆掏出手机给皮特打电话,同时梅玉也要给沈霞诊断,但是被沈霞用力给推开,“我,我不相信中医。”
皮特的电话没有人接听,梅玉尴尬地站在一旁。
梅家的医术,是多少华夏顶级的大家族所奢望的。
如今却遭到了嫌弃。
若不是看在林昆的面子上,他梅玉早就甩袖子走人了。
电话再拨出去,还是没有人接听。
“皮特,快把皮特找来,只有他……只有他能帮我……”
“昆子,快打电话啊!”
“大姨求你了……”
沈霞的嘶喊声中带着哭泣,她两只手抱着头往地板上撞。
“大姨,对不住了。”
林昆眼底闪过一抹寒光,抬起手拍在了沈霞的后脖子上。
砰!
随着一声闷响,沈霞趴在了地板上,整个人安静了下来。
林昆回过头看向梅玉,梅玉点了一下头走过来。
绣着金线的针包摊开,捏出了其中最细长的一根银针。
叮……
梅玉的手指头轻轻地在银针上一弹,银针上的光芒一闪而逝,然后快速地插进了沈霞脊背正中间的大穴。
紧接着,梅玉又取出了一根银针,长短稍微短了一点,同样是手指头在上面轻轻一弹,然后落针……
整套动作如同行云流水。
半分钟不到的功夫,沈霞的后背上已经是密密麻麻一片。
梅玉最后又取出了三根银针,落在了沈霞的头上三处。(一零)
见林昆在一旁流露出不解的神色,梅玉一边继续着手上的动作,一边解释:“神经衰弱,大部分都会认为是脑部神经出现了状况,人身体本来的静脉系统,是以脊背为大梁贯穿的,所以神经的问题……”
梅玉说了很多,但林昆听懂的很少。
很快,沈霞那痛苦苍白的脸色,渐渐恢复了红润。
皱紧的眉头,也慢慢舒展开来。
半个小时后,梅玉将所有的银针收好,身上已经是大汗淋漓。
那些个银针的上面,都染着一层黑色的油脂状的东西。
“昆哥,那个西医有问题,沈姨的情况虽然严重,但不至于到了最后发病的阶段,是他今天晚上的那针药,加速摧毁了沈姨薄弱的神经系统。”
梅玉语气平静地道。
“他这么做,是想害死大姨?”林昆的眼底闪过冰冷,经历过那么多生死,他早已经看淡,但冲着他来可以,一旦威胁到了家人、朋友,那是他内心里的禁忌。
“不至于。”
梅玉摇了摇头,“沈姨的症状看起来是吓人,但神经系统的摧毁,正常是不会要人命的,但会让一个人疯掉,一旦彻底疯掉,神仙也救不回来。”
“哼!”
林昆的拳头用力握紧,脸上的寒光更盛,他站起来就要去把那个皮特给揪出来,但被梅玉给拦住。
“昆哥,你先冷静,这一定是一个阴谋,那个皮特和沈姨的关系很熟,他这么做一定有其他的原因。”
“贪财,还是图色?”
梅玉和林昆两个都沉默了,林昆暂时忍住了心中的杀机。
“他追求过我,很多年,但一直都被我拒绝了。”
沈霞披着一件睡衣,从卧室里走了出来。
“大姨,你醒了?”林昆道。
“昆子,我要向你和你的这位小朋友道歉,对不起。”
沈霞歉意地看向梅玉,躬下了身子,“梅玉,谢谢你救了我。”
梅玉笑着道:“沈姨,你客气了,只要你不再把我当成是骗子就好,你现在感觉怎么样,头应该还疼吧?”
“好多了,虽然疼,但不像刚才那么让人绝望了。”
沈霞道:“如果这是一场阴谋,我大致猜出了皮特的动机……”
……
“最新新闻报道,第三能源集团沈董,在被曝光与小鲜肉私密约会后,承受不住舆论压力,导致精神崩溃,目前已经被送往川市精神病医院……”(零一)
“到底是爱情,还是金钱交易,到底是两情相悦,还是另有所谋,到底是纲常伦理,还是世风不古……关于沈董私会小鲜肉的身份,即将浮出水面!”
“接下来是我为大家现场报道,我现在正在川市精神病医院的大门口,我们一起走进医院的大门,去现场看一下沈董目前的精神状况,根据可靠的知情人透露,沈董在此之前就已经有精神方面的疾病,在工作上经常犯下低级的失误,从而带来很多的负面影响,那么沈董私会小鲜肉,会不会是因为工作与生活压力太大,寻求一个释放的空间呢?下面大家就请跟我一起去探索答案……”
电视机上,火热的新闻现场正在直播,吸引了诸多的目光。
寻常百姓看个热闹,上层社会的人第一反应,沈霞这次完了,不管背后的靠山多么强硬,犯下这种生活作风问题,还有可能挽救,可自身的精神崩溃,就是再深的背景,也不可能重新把她推起来。
第三能源集团,是华夏能源的命脉最重要的一环之一。
一个神经病当董事长,谁敢开这个玩笑?
“皮特,这一杯我必须要敬你。”
川市食府大饭店,顶楼最奢华的大包间里,江作权举起了杯子。
他的脸上已经有了三分醉意,但杯中的酒还没有尽兴。
“应该的,江董。”皮特举起杯子,两人碰了一下。
“要说这人世间,什么东西最不值钱,那就是爱情了。”
江作权趁着酒兴哈哈大笑,“在过去,我可怎么也不敢想,你会同意和我一起对付沈霞,沈霞本来就是强弩之末了,她的这里出了问题,现在唯一能医好她的人,竟然给她下了最后的一剂毒药,哈哈……”
“皮特,你不要生气,我这个人就是喜欢直来直往,你那么爱她,难道就因为一个突然出现的小鲜肉,就因爱生恨,绝对对你的前爱痛下杀手?”
皮特阴冷地一笑,“既然得不到,那就毁掉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