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akna人氣言情小說 明天子 txt-第七十一章 也先吐血相伴-kv3wn

明天子
小說推薦明天子
第七十一章也先吐血
消息传到也先营中。
也先面无表情,手轻轻一挥,让所有人都退了出去。
却见他自己独自坐在帐篷之中,猛地一口逆血喷了出来。
这一口血,不仅仅是为张宗周之死而喷的。
而是为瓦刺而今的处境,忧虑而至。当然了,张宗周之死,也是其中一个重要原因。
张宗周乃是也先得力的助手,也先知道,要重大都,要再次主宰中原,就必须大用汉人。只有汉人的智慧,才能让他完成伟业。
张宗周就是他挑选出来的幕僚,也帮助他完成了很多大事。
只是此刻连他也不在了。
这种痛苦,让也先如断一臂。
但是更让他伤心的事情,却是他自问接受父亲的位置以来,已经有近二十年,二十年来南征北战,他自问的大部分决策都没有错误。
但是为什么瓦刺越打越弱,凡是都是事与愿违?
此刻的他,陷入了深深的自我怀疑之中。他或许能有很多说法来给自己开解。
比如孛儿只斤的根深蒂固,比如大明朝还不到落日的时候。
但是这种种借口,都是给庸人的。
也先从来不认为自己是庸人,艰难困苦不过是庸人对自己无能为力找到的借口,而他也先生来就是做别人做不成的事情。
他就是做非常之事的非常之人。
只是此刻,似乎是四十年来水月镜花,恍如一梦。
此刻却是梦醒时分,而是最令人残酷的清醒办法。
也先再也承受不住。
精神上的压力也转到了肉体上面,才有了这一口逆血。似乎一瞬间也先的精气神都消散了不知道多少。
他忽然有一种感觉,他要将阿次帖木儿召回来。
再次之前,也先一直没有将稳定西域的瓦刺兵马召回,倒不是为了后路,而是西域各部对瓦刺未必有多信服。
必须有人镇守。
而此刻,也先忽然想起阿次。
只是也先并没有记得,他继位之前,一直也在西域征战,脱欢召回他不久,就病死了。
这是一个不祥之兆。
也先好一阵子才抖擞精神,似乎与之前没有变化,一副斗志昂扬的样子,下令撤军。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已经没有第二条路可走了。
面对瓦刺撤军。
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反应。
如果石亨是主将,定然会追击。想办法斩尽杀绝。
但是杨洪就沉稳多了。
杨洪仅仅是派了斥候尾随,却没有找到破绽。
随即杨洪大举向东,去了肇州。
于是一时间明军各部聚集在肇州,数量达到十万以上。
随即各部又退回各镇,毕竟肇州补给线太长,屯驻大量军队,对大明的国力是一个极大的消耗。
不过,杨洪还是拍板,肇州城驻军扩充到一万,并扩建城池。肇州城今后很可能是明军出征漠北的出发地。
自然要好好的经营一番。
当大军还没有退回关内,但是捷报已经传到朱祁镇的耳朵之中了。
一时间朱祁镇又惊又喜。今年天时已经不常。
正统二十年是一个旱年。
西北大旱,以至于于谦推进茶法困难,因为于谦必须先行赈灾。如果光是旱灾也就罢了。毕竟北方大旱的重灾区,无非是西北与华北。
西北几乎是年年旱,朱祁镇都习惯了。而华北水利不错,旱情得到了极大的遏制。也不用朱祁镇的忧心。
最让朱祁镇担心的是山东与河南。
但如果仅仅是这两个地方,赈灾并不算困难。虽然山东旱情之中,还夹杂着蝗灾。但是大明国家的力量却足够赈灾。
但问题是,除却大旱之外,江南依旧不消停。
苏州地震,苏州,常州瘟疫。
江南可是大明的经济中心。朝廷正在用钱的时候,不管是赈灾,还是打仗,都是要钱的,江南不稳,朝廷征收赋税也会受到很大影响,更不要说江南一带,承受大明粮税的三分之一。
这着实让朱祁镇头疼。
更让朱祁镇感到不安的是苏州常州的瘟疫。
说实话,明代人自己都不是多看重瘟疫的。
倒不是说明人不知道瘟疫的危害,实在是瘟疫虽然死不少人,但是比旱灾,水灾,瘟疫死的人并不算多。
而且明人从小都经受大量的伤病,瘟疫不过是加剧了这一点。
但是朱祁镇却将这一场疫情与之前的宁波疫情联系在一起,他担心,大明疫情从来没有消散,只是在朝廷监察不到地方蔓延。
这种情况,让朱祁镇感动十分被动。
旱情,水灾,朱祁镇都用办法用力,自然该怎么赈灾。
但是朱祁镇必这个时代的人更了解疫情,却越发明白,以这个时代医疗手段,很难有什么办法来控制疫情。
恐怕只能任他来去自如。
朱祁镇也要习惯,从今天开始,若干年,在某地就爆发一场瘟疫,更要做好准备,在某年来一次天下大疫。
但是总体来说,大明今年赈灾费用要比去年减了不少。
再加上曹鼐已经整顿了运河七关,每月都有十几万两的关税。估计一年下来,要比预估还要高一点。
朱祁镇甚至准备整理天下钞关。
大明内部的钞关,除却运河上有七处之外,就是在长江之上了。
估计一番整顿之后,大明内部钞关的收入与海关的收入总量相差不大。
这也是这个时代经济数据。
大明本身就是最大的市场,大明大多数产能都是内部消化的,外销的产品并不在多数。之所以海关有这么多赋税。
并非,出口经济占据大明经济分量多重,而是海关税总体上好征收。
如果朱祁镇能在大明范围之内,将商品税推行了。朱祁镇估计他所能征收的赋税,是而今的数倍。
当然了,这样做的后果,估计是大明分崩离析。
这是要对大明行政体系一个彻底的改造。
绝对不是现在大明可以办到的。
但是总之,拜老天爷所赐,这一次征战,虽然对大明带来不小的负担,但是赏赐三军的钱还是有的。
杨洪也能封公了。也达到了朱祁镇的目的,也就是石亨与杨洪之间的平衡。
不过,这都是次要的问题。
实在是这个消息传到京师之后,孟瑛正式上书朱祁镇。名为《瓦刺可伐疏》。
其中详细的论明了,瓦刺数战之后,兵力凋零到了极点,士气衰微,已经是正统以来瓦刺实力的最低点。
其次就是大明经过陛下数年休养生息,军力堪比太宗朝,肇州之战,正式彼此实力此消彼长的标志。证明,大明在距离边关千里的地方,依旧能打赢一场大战。
是时候,犁庭扫穴,大军出关,横扫漠北。
这一分奏疏,让朱祁镇看到热血沸腾。
其中有些东西,朱祁镇其实也能看得出来,只能没有孟瑛看得如此分明而已。
朱祁镇这么多年来一直准备攻瓦刺,而今似乎真得到了进行雷霆一击的时候,朱祁镇反而犹豫了。
少年的时候,自然是想毕其功于一役。但是此刻的朱祁镇却要反复思量,真要如此。
如此败了会怎么样?
会不会被瓦刺扳回局面?
到时候内外之间,他又要承受多少压力?
无数念头涌上心头。一时间朱祁镇反而不敢轻易下定决心了。
因为此刻的不是当初刚刚登基的朱祁镇,他此刻的决心一下,明年或后年,就真得要十几万明军大举出关,数十万大军横绝漠北。
不知道多少人要葬身在瀚海之间。
让朱祁镇如何不慎重?
最后朱祁镇终于下定决心,说道:“召开御前会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