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hk7g引人入胜的言情小說 宿主 txt-第四百五十節 聚合分享-yc911

宿主
小說推薦宿主
第四头。
第五头。
第六头……
它们一个接一个的加入,迅速增加着正中央暗红色血肉的数量和体积。在如此之多新增“六号”的配合下,溶化的感觉更加明显。位于溶化区核心的数十名“六号”没有如想象中那样攀着同类身体爬向更高处,他们所做的只是将身体分解,让粘稠的液体流过更多“六号”的肩膀、胳膊、腹部、腰臀、腿脚……从空中俯瞰,就像一大捆从中部剪短,整齐码放堆积的条状干芝士,正上方突然浇下一整瓶番茄酱,四散横流,到处蔓延。
这种粘稠、沉重的液体很快没过了近距离位置所有“六号”的头部,如浪潮般往下用涌去,将“六号”们牢牢裹住。
卡利斯和弗拉马尔早已离开索姆森主教的帐篷。按照之前的约定,今天轮到维京王国的军队在前沿列阵警戒。弗拉马尔得到卫兵急报,连忙带着卡利斯登上前沿塔楼,用望远镜观察锁龙关方向的情况。
弗拉马尔用力闭紧左眼,凑近镜筒的右眼圆睁到极致。为了看得更清楚,他干脆直接用左手虎口的部位盖住左眼,手指配合右手掌控望远镜。只有这样,才能确保不因为那些震撼画面导致的恐惧使得望远镜从手里松开,继而滑落。
血浆,还有难以形容,如浆糊状的肉。感觉就像一大片红色淤泥,一个个面无表情的“六号”就这样走进去。天知道它们是否需要呼吸才能存活,可是在这样的情况下空气被彻底阻断。无数个“六号”在暗红色黏液内部纷乱撕扯,看似光滑的液体表面不断拱出一团团凸起,那是被吞进去的个体在挥舞胳膊,伸展腿脚,却无法从中挣脱。
弗拉马尔听到旁边传来卡利斯干涩沙哑的语音:“四百九十七,四百九十八,四百九十九……五百……”
数字没有继续增加,他也没有念出“五百零一”,到“五百”这里就结束。
假如天浩在场,一定会觉得位于战场远处由大批“六号”组成的血肉半凝固体是个巨型冰淇淋甜筒。上端的红色“冰淇淋”正在缓慢溶化,下面是多达数百个“六号”组成的蛋卷杯托。它们肩膀或胸口以上的部位已经消失,所有人的头部溶解,如厚厚菌毯般的红色黏液下面是无数腿脚,它们被吞没和溶噬只是时间问题。
维京王国的战士排成整齐战列,在距离八百多米的位置远远观望。他们看得不是很清楚,却大致上知道那里正在发生着什么。恐惧笼罩在所有人头顶,军官的命令也只是一再重申“各自守好岗位,严阵以待”。
事实上,他们自己也对现实感到恐慌与迷惑,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在弗拉马尔公爵的内心深处,存在着一个可怕的念头。这来源于索姆森主教之前说过的一句话————想要打赢这场战争其实不难,只要给它们足够的时间就行。
庞大的血肉半凝固体终于吞没了所有聚集起来的“六号”。它此刻看上去就像一个巨大的红色发面团,在阴霾的天空下微微颤动。它的活化程度开始加剧,不再朝着四周蔓延,而是以凸起的顶部最高点为核心,缓慢聚集,在众目睽睽之下,由扁平的不规则“红色面饼”变成三角状“红山”。
卡利斯公爵同样手持单筒望远镜,他感到难以自持,胸口仿佛压着一块沉甸甸的巨石,连呼吸都变得困难。远处的三角形红山高度不断攀升,五米、十米、二十米……这些血肉飞快蠕动滋长,终于在三十米左右的时候停了下来。
“红山”顶部的血肉黏浆开始分裂,正中位置出现了一个深坑。不到半分钟,四周坑壁蔓延出大量血肉朝着中间堆积,形成一个外凸的不规则球体。它的表面逐渐显露出十几个足球大小的坑洞,随着更多的血肉拥挤蠕动,中间竟然出现了圆形眼球,随即被红色黏液如瀑布般从上方流淌淹没,迅速生成覆盖于表面的眼皮。
肩膀出现了,挺高的身量显得异常魁梧。尽管距离很远,大部分维京王国士兵仍能看见巨型血肉团块在摇晃,抖动幅度极大。尤其是“肩膀”两边的位置一直在膨胀,由下自上扩展拉伸,令人联想起足月怀胎孕妇在生产的最后时刻,成熟的胎儿在母腹中伸拳踢脚,孕妇肚皮上一次次凸起,新生命迫切想要挣脱束缚,获得自由。
虎勇先带着一群军官在锁龙关城墙上,看得心惊肉跳。守关的蛮族战士距离比白人近得多,他们清清楚楚看到了“六号”变化的每一个环节。尤其是血红色巨人双臂从体内“嗤啦”一声分离开的时候,上至大统领,下至普通士兵,他们全都感受到来自这头巨型怪物的威胁,迫在眉睫的危险,以及随时可能将领的死亡。
“所有人守好自己的岗位,不准擅离职守。”头发花白的虎勇先以高声疾呼打破了打破了关墙上的死寂,把人们从恐惧思维深处拉回到残酷现实。
年迈的统帅拔出佩刀,持刀的右手高高举过头顶,怒视着城外身形仍在不断拔高,已凝聚出腰腹,正在显现模糊双腿的巨型“六号”,发出如雷般的咆哮:“我们是兽神的子孙,祖先的英灵在天上注视着我们。无论是什么样的怪物,都不是我们的对手!”
周围的士兵没有接话。此刻,他们心中的恐惧远远多于战意。很多人握刀的手在发抖,他们脸色发白,眼睛里全是绝望。
一名副官快步走到虎勇先旁边,他压低音量,胆战心惊地劝道:“大统领,白人的怪物实在太强大了。上次那一战,所有派出去的兄弟都死了。外面那些怪物……之前还小的时候我们都打不赢,现在变大了就更不是对手。不如……不如暂时先撤退,等到各部落的援军来了再说?”
副官与军官区别很大。能够成为大统领身边的亲信,除了比其他人更优秀,还必须在很多事情上有着独特见解,以及思维。
虎勇先持刀的手从空中缓慢落下,以正常幅度自然垂落在身前,他用凶狠的眼睛死死盯住副官:“都这种时候了,你还敢胡言乱语,动摇军心?”
他仿佛一头正准备择人而噬的猛虎,散发出浓烈杀意的目光把副官吓得半死,忙不迭地慌忙摆手:“我……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想让更多的人活下来。守护神没有回应召唤,没有神灵的帮助,我们打不赢城外的白人。与其让大家留在这里白白送死,不如撤退,保存有生力量,然后再……再与援军会合……”
副官的声音越来越小,到最后彻底低落得无法听清。
他已经从最初的恐惧中清醒过来,发现自己慌不择言犯下大错。
之前从他嘴里说出的那些话,立刻在附近的官兵中间引起轩然大波。
“什么,守护神没有回应召唤?”
“我不相信,神灵不会抛弃我们!”
“天啊,怎么会这样?如果没有守护神,我们就没办法挡住白人的火炮。”
乱哄哄的声音越来越大,局势开始变得难以控制。虎耀先下意识地偏头看了一眼站在右侧的副统帅师正浩,发现对方神情冷肃,眼眸深处释放出与自己同样强烈的杀意。
“你胆敢惑乱军心……”虎勇先当机立断,抬手指着瑟缩着正往人群里躲的副官,怒声咆哮:“把他抓起来,关进地牢!”
几个如狼似虎的卫兵冲过去,分别扭住副官的胳膊和肩膀。他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死亡临近,也知道自己刚才说了一些不该说的话。但只要是人就不愿意死,强烈的求生意志迫使副官忘记了一切。他觉得被逼上了绝路,只有拉上更多的人,才有一丝绝境逢生的可能。
“我没撒谎!我真的没有撒谎!守护神至少需要五十年间隔才能回应召唤,它上次苏醒后就一直在沉睡,根本不可能回应我们的祈祷。”
副官拼命挣扎,他像被踩中身体关键部位的蛇一样扭来扭去,声嘶力竭发出尖叫:“大统领和副统领在密室里举行了很多次召唤仪式,全都失败了。弟兄们,快来帮帮我,我真的没有撒谎,我是为了大家才告诉你们真相,我们不能陪着这两个老家伙白白战死在这儿。我……我要回家,就算死我也要死在家里!”
师正浩突然从侧面冲出,一个大跨步来到副官面前,左手以极其敏捷的动作抓住对方头发,右手拔出佩刀顺势举高,带着足以摧毁一切的狂暴力量猛劈直下。
头颅与脖颈断开,那双怒张的眼睛透出疑惑和恐惧。真正意义上的大脑死亡还需要一段时间,副官从正常情况下永远不可能的角度看到了自己的身体————双臂被统领身边的卫兵抓住,双腿在不受控制地颤抖,断颈伤口喷出大量鲜血,甚至可以听到血水喷溅时轻微的“嘶嘶”声。
紧握着刀柄,师正浩缓缓转过身,望向身后所有官兵的眼睛里全是果决,他的怒吼掷地有声:“谁要再敢说“撤退”两个字,我先砍了他的脑袋!”
虎勇先趁势做着战前鼓舞,重振低落的士气:“就算没有守护神,难道我们就不会打仗了吗?好好想想吧,我们能退到哪儿?关墙后面是我们的土地,那里有我们的女人、老人和孩子。如果我们打输了这一仗,她们会被白人抓住,变成奴隶,永世不得翻身。”
师正浩反手从副官的尸体上用力扯下一块布,擦拭着钢刀上的血,他知道一味压制与威吓只会起到反效果,于是配合虎勇先大声鼓励:“我们已经派出信使,各位部族之王也做出了回应,援军很快就能抵达,到时候我们就有足够的力量对白人发动反击。都给我记住:我们不是孤军,在你们的身后,有着来自所有部族的支持!”
“各就各位!守住关隘!”虎勇先眼睛里布满了血丝:“锁龙关决不能丢!”
话音刚落,侧面塔楼上传来瞭望兵的嘶声预警。
“那个怪物冲上来了,它上来啦!”
……
血红色的巨人已经成形。
超过三十米的身体看上去就像一座山,其中蕴含着恐怖的力量。不要说是触碰,就连随便看上一眼都会令人头皮发麻,忍不住转身逃跑。但这种力量威胁仅来自于体量本身,与结实、魁梧之类的词毫无关联。它的身体表面没有块状肌肉,也没有健美冠军那种令人惊叹的锻炼之美。皮肤非常细腻,有着与丝绸类似的光滑质感,而且给人的感觉似乎很薄,即便是站在十米外的位置,仍能看到皮肤前面盘曲如树根般的密集血管。它们每一根的直径都超过数十厘米,其中血液的流动并不平缓,而是以“团状”的形式进行,不时从皮肤下面凸起,然后消失。仿佛那是一个个有着独立意识的活物。
巨大的“六号”抬脚朝着锁龙关走来,直接跨过数十米的距离。脚掌落地的时候,压迫着地面上零散的冰雪碎屑激扬。
它距离关墙更近了,人们清清楚楚看到环绕在其头部,沿着中部鼻梁(如果那根线性凸起能算是鼻梁的话)分朝左右两边呈不规则排列的那些眼睛。
十五……还是十六,也许更多。它们分为互不相接的上、下两排,注视周围,可以做到全方位无死角。
“天啊!这究竟是什么怪物?”
“守护神……不,我们必须向神灵祈祷!”
“不准后退,所有人拿起武器,不要忘了你们的职责。弓箭手准备,还有弩炮,全力射击!”
所有塔楼和哨位飞射出无数的箭矢。有粗大如成年人胳膊的重型弩箭,也有普通规格的羽箭。多达上万名弓箭手同时射击的场景非常壮观,空中顿时出现了一张黑压压的飞行“巨网”,将这头可怕的怪物笼罩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