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jvkk优美都市言情 貞觀俗人 ptt-第619章 初秋相伴-ygmif

貞觀俗人
小說推薦貞觀俗人
初秋的叠州,风光大好。
此时应当说是叠州一年中最美丽的时候,天高气爽,蓝天白云,远处迭山映雪,山下羌水奔腾。
秦琅带着镇西军将士们凯旋,荣归故里。
叠州门户,镇西军五星堡,远处山上传来烽烟讯号,堡内侦骑迅速出城。一塘塘骑带着五色旗如扇散开。
五骑拉开距离,五个方向展开向前,走一段距离,举起一面旗帜向后方的五星堡报告军情,通过赤黄蓝白黑五色旗,代表不同的意思。
这些塘骑其实是侦察兵加通讯兵,他们干的是既要侦察敌情,还要通报讯息的活。
一塘五骑,五人齐出,五人侦察的时候要散开,但又不能离开各自视线,每人都携带信旗甚至是响箭,遇敌可迅速报警。
秦琅率陇右军西征吐谷浑时,不管兵分几路,都设置塘骑,而且每路起码编有二十四塘塘骑,一路就是一百二十骑,行军时塘骑每人相距一里,散布范围最大可达二十余里。
相比起以战斗为主的前锋游骑兵,塘骑更专注于传讯,游骑兵专注于捕杀敌方哨骑。
五星堡后面山上的烽燧发出了烟火讯号,有大队人马接近,而且报告说是起码三千以上。于是堡内立即派出了一塘塘骑出堡,后面还又跟了一火十骑的游骑兵。
塘骑散开前进,很快就奔到了十里开外,远远果然看到了一支队伍过来。
赵小山勒停坐骑,赶紧举起了自己的旗枪。
这把丈八的旗枪其实也就是一把长枪,有些不同的是长枪枪头下有一个插口,可以把他们背上的五色小旗插上去。
赵小山插上一面青旗,举着旗枪开始缓慢摇动起来。
其余四位塘骑看到旗枪摇动,也立即停止前进。
游骑兵靠近。
身为塘骑,需要的是体力好耐力足,尤其还要耳聪目明,赵小山仔细的打量这支突然出现的人马,看了会,惊喜起来。
他赶紧把旗摘下,用旗枪划起大圈来。
塘旗旗语,遭遇敌人摇红旗,发现敌人摇黄旗,敌人众多摇青旗,人少摇白旗,地形问题摇黑旗。
所有塘骑都直属主将,塘骑汇报消息,沿途官兵不得拦截,各级军官不得拦截盘问,只能汇报于主将,否则军事从事。
塘骑发现敌人后,根据情况不同,或旗语传令,或直接口耳相传,但只要出现敌人,就得保持一定距离的盯住,不许撤离,敌进我退,敌退我进。
“是唐骑,大唐骑兵,我看到了,是咱们镇西军的旗帜,还有卫公的旗帜。”
“是卫公率咱们镇西军回来了。”
塘骑将自己的旗枪立在原地,然后策马奔回,靠近其它的塘骑。
留下其它四位塘骑,赵小山直接策马奔回了五星堡。
留守的校尉听说是秦琅回来了,立即大声喝令。
“吹角,擂鼓,聚兵马,打开城堡,随我一起迎接卫公和弟兄们回来!”
城外的十骑游骑兵,已经越过塘骑,一直奔到了秦琅等前面,远远看到果然是秦琅带着镇西军兄弟们回来,顿时激动的立即滚鞍落马。
“镇西军五星堡游骑兵参见卫公!”
秦琅看了眼那座矗立在虎穴仙女谷中的城堡,这次在上次陇右大战中一战成名,如今天下皆知的军事要塞,红旗飘扬,显得有几分高冷。
“起来吧,为我们带路,回城!”
游骑兵们兴奋的起身,奔跑着跳上马,在前引路。
五星堡中此时只有二百镇西军留守,见秦琅回来,一个个全副武装,走出城堡来,在堡前恭迎。
“恭迎卫公凯旋!”
秦琅微微一笑,要起身下马。
一名羌人城傍蕃兵,立即跑到马边,跪在地上,要让秦琅踩着他的背下来,秦琅摆手,“用不着如此,我自己下来,又不是七老八十。”
“能让卫公踩着我的背下来,那是我的运气。”
“不用。”
秦琅轻松跳下马背,拍了拍这个城傍蕃兵军官。
五星堡虽只驻了二百人,可旁边还是有不少城傍蕃子。
旁边的安化土城,也有许多人正在赶过来,先前烟起,好些人还有些惊讶,等发现是秦琅回来了,一个个都跑来迎接。
这处陇右大战之后才筑起的安化土城,原本是安置内附的羌人所设的县,是新开拓之地,春去秋来,这座小城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秦琅甚至都有些快认不出来了,首先一个大变化就是人多。
城外的那条土路拓宽了许多,甚至夯实过了,还挖了排水沟,路边甚至隔一段有了个公厕。
而路上人来人往。
更让人惊叹的是,安化土城,原本也只是座有个大土围子的土城,其实里面也没多少房屋人口,但现在,明显能看到这座与五星堡隔了一条白龙江相隔的土城,大变了样。
城墙似乎更高更厚实了,城门居然还包砖了,还加盖了城门楼,更气派了。
门口也有镇西军带着城傍蕃兵守卫,还有市署官员带着税吏在登记检查。
“挺热闹啊?”
那位校尉赶紧笑着告诉秦琅,自秦琅率陇右九军出征西进后,接连打了许多胜仗,后方自然也就更加安宁。而陇右军这次独特的招商模式,也为叠州带来了更大的商机。
无数的剑南山南陇右关中等地的商人,把许多货物也运到了叠州这个镇西军大本营,随着前方战事不断高奏凯歌,也有许多商人从吐谷浑运回大量的战利品物资等,这些东西运到叠州,使之这里迅速成为了一个集散中心。
做为叠州门户的虎穴仙女谷的安化土城,因为紧邻边境,又有天下闻名的强大五星要塞的保护,使的这里迅速成为了一个热闹的交易中心。
过去逢五逢十才开市交易,如今这里是天天交易不断,人来人往。
现在安化土城里,连嘉德银行和开元钱庄都先后在这里开设了分号,随着许多家大商号也陆续进驻,使的这里越发的兴盛热闹了起来。
秦琅家本早就已经进驻叠州,这次管事的更是看准了调拔资金人手,对安化土城来了个紧急扩建改造。
于是现在的安化土城,城墙也加高加厚了,城门也包砖了,还加建了城门楼,甚至挖了护城壕沟,更加说城外拓宽了道路,城内新规划了市场,商业街,住宅区,娱乐餐饮一条街等等,甚至还新建了几个手工坊加工区。
就连城外,都新规划了好几个占地广,用人多的大作坊,羊毛纺,毛毡纺,皮革坊、马车坊、马行等。
当年卫青霍去病征讨匈奴,曾经大胜之后获牛羊百数十万,结果最后班师入塞时却只登记入马三万匹。
这一方面固然是因为当时出征的汉军良家子们折损了许多战马坐骑后,直接就在塞外更换了,另一方面这些良家子汉家们跟唐朝府兵差不多,也一样会劫掠抢夺,许多马匹都或抢或分赏,直接就到了他们名下,带回来时已经不再登记。
更重要的一点,还是当时汉军虽然军事上大胜,可后勤这块跟不上,无法把许多缴获带回来。尤其是对于搞轻骑长途奔袭的霍去病来说,他是孤军深入敌后,搞闪电突袭,以战养战,因此虽然胜仗打了许多,也缴获了许多,可根本带不走,多数时候不是烧掉就是抛弃了。
结果西汉出征匈奴,官府登记自己军马损失了十几万匹,结果却只入塞三万匹,反折损巨大。
此次秦琅西征却不同,一路打胜仗,敌人一路逃,唐军一路招降纳叛不说,还早早就招募了许多合作的商人,陇右军在前面打仗,商人们后面跟着接手处理这些战利品,基本上就没有浪费过一点。
哪怕是吃过的牛骨头,商人们也一样会运回去,想着法子变现为钱。
这海量的战利品缴获,商人们跟蚂蚁搬家一样的往回搬,自然是先搬到陇右沿边诸州,叠、洮、鄯这几个沿边交通要地,自然就是首选。
东西运回来,然后开始再分割处理,原料或经过粗加工销售,或直接售卖给其它商人等,这使的前方战事正隆,后方边境诸州却一片工商兴盛繁荣的场面。
无数的商人涌入,也带来了大量的热钱,贸易兴盛,甚至带动了手工业的爆发,连带着金融这块都起来了。
看看如今这里遍地的银行、钱庄、金银铺、镖行、质库、典当行,都赶来争相开展存款借贷、汇兑、典当、押运等等业务,就可知道这里的火爆了。
秦家的管事们无疑是近水楼台先得月,在这里面发展的最好的,不但各项业务进驻的最早,而且还顺势搞了一波房地产开发。
秦琅转身瞧了瞧那些兴奋的凯旋镇西军士们,一个个在鄯州时都已经分到了他们该得的那份,只不过都是以银票、庄票等形式发给他们的,他们可凭这些票据到各州的相应钱庄银行兑现。
他们内部订购的牛马等物,则也可在陇右诸州指定合作商那里却兑换。
大家一路赶回了叠州,现在自然就想第一时间兑现自己的赏钱,兑换自己先前认购的牛马等。
“全军就地解散,所有人可以自由活动了,想要兑换赏钱的,领取物资的,去吧,领了钱也可以在城里稍快活放松一下,但是记得早点回家,赏钱都是拿命换来的,带回去与家人分享。”
“你们的功劳也已经上报朝廷了,还要等兵部核查评叙,最后能不能授勋给官,这些要等消息。”
一群镇西军士听了欢呼一声,立即喧闹着解散,纷纷向秦琅告别,涌向安化城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