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异能 我在秦朝當神棍-第八百一十八章 怎麼會這樣閲讀

我在秦朝當神棍
小說推薦我在秦朝當神棍我在秦朝当神棍
赶来的匠户是牛犊,他看见赵嗣之后,立刻拱了拱手,亲热的说道:“赵大人好啊。”
赵嗣干笑了一声,说道:“好。好。”
牛犊摆了摆手,有两个仆役走过来,送上来了两个食盒。
赵嗣疑惑的看着牛犊:“这……”
牛犊笑了笑,把食盒打开了。
赵嗣以为里面是金银,没想到食盒打开之后,放在里面的是饭菜。
这是商君别院最正宗的铁锅炒菜,香气四溢,令人口水直流。赵嗣只看了一眼就食指大动深深的爱上了这个味道。
不过,现在不是吃饭的时候。
輪回 樂園
赵嗣有些犹豫的说道:“好端端的,为何给我送菜呢?”
牛犊呵呵笑了一声,对赵嗣说道:“赵大人对谪仙一片诚心,我们岂能不放在心上呢?”
“谪仙一腔热血,为民请命,在朝堂之上,使出了浑身解数,只为了百姓过上好日子。”
“但是那些朝臣不明白啊,或者他们是不想明白。他们猖狂的攻击谪仙,想要让谪仙身败名裂,想要让谪仙死无葬身之地。”
“我也不瞒着你,谪仙孤立无援,情况十分可怜。但是谪仙没有气馁,他心中有正义,他知道人世间一定有志同道合之人。”
“而这个志同道合之人,还真的被谪仙等到了,就是大人你啊。你是不知道,今日你出现在朝堂之上,谪仙是何等的开心。”
“谪仙回到商君别院之后,向我们连声说道:吾道不孤。”
赵嗣心里暖暖的,他小心翼翼地说道:“谪仙,当真是这么说的?”
牛犊点了点头:“当然是这么说的。”
“谪仙本来想亲自看你的。但是他老人家之前已经在宫中被关了几个月之久,所以有些疲惫不堪了,回家聊了几句之后,就困倦异常,倒在了床上。”
“不过在睡下之前,谪仙特地吩咐,让我们好好来感谢你。谪仙并没有说具体怎么感谢,毕竟谪仙太累了。”
“是我们几个人,和公主私底下商议了一下。”
“我们是俗人,是粗人,不懂得什么规矩,什么时机的。商君别院最多的是金银,金银堆成山,所以我们本来打算给你带点过来。”
赵嗣一听这话,顿时脸红心热。
金银啊,谁不想要?第一反应就是想要。但是……这家伙说的“本来”是什么意思?难道不打算给了?别啊。
不过转念一想,赵嗣又觉得,自己还能活几天还不一定呢,要那么多金银,好像也没办法花了。
赵嗣想到这里,就叹了口气,对牛犊说道:“多谢你的美意了,其实,不必的。”
说这话的时候,赵嗣觉得既潇洒又痛苦。
牛犊笑了笑,说道:“大人果然是高风亮节之人,我们真的没有看错。”
赵嗣虚弱的笑了笑:“是啊,是啊。”
牛犊说道:“后来我们想了想,还真的不能送金银。金银太俗气了,而且这时候送金银,被有些别有用心的人看到了,还以为我们有什么不可告人的阴谋呢。”
赵嗣心中一惊,使劲点了点头,说道:“对啊,还是公主想的周到。”
牛犊笑了笑:“所以,公主让商君别院最好的厨子,做了最好的饭菜,送到了这里来,希望大人能赏脸品尝一番。”
“这些饭菜或许价值不高,但是满满的都是商君别院的谢意。”
赵嗣听到这里,忽然间心里一暖。
他忽然觉得,谪仙是一个真诚的人,商君别院的所有人,都是真诚的人。他们并不想贿赂自己,也不想拉拢自己,只是单纯的觉得自己是个清正廉洁的高尚的人,想要和自己交个朋友,表达一下感激之情罢了。
赵嗣长叹了一声,向牛犊行了一礼,说道:“多谢了,多谢了。”
牛犊微微一笑,说道:“饭菜凉了就不好吃了。赵兄,请吃饭吧。”
赵嗣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牛兄,我们一块来喝吧。”
牛犊想了想,说道:“也好,免得赵兄一个人吃起来尴尬。”
萤川 风萤过川
赵嗣心中又是一暖,觉得商君别院的人真是体贴。
如果牛犊是个普通的仆役,那倒也没什么,赵嗣在家中的时候,也曾经独自吃饭,仆役在旁边伺候着。
但是牛犊不是仆役,牛犊是商君别院的人,名以上是商君别院的仆役,实际上地位比自己还要高。
如果让牛犊站在旁边,赵嗣是万万吃不下去的。
现在牛犊肯坐下来吃饭,这算是很照顾自己了。
等牛犊坐下之后,赵嗣开始吃饭,刚刚吃了两口,他就哭了。
牛犊微笑着问道:“赵大人,你这是怎么了?”
赵嗣擦了擦眼泪,说道:“这是……这是下官家乡的味道。”
牛犊笑了笑,说道:“这是公主特地吩咐的。我们专门寻人做了赵大人的家乡菜,做的不好,赵大人见谅。”
赵嗣站起来,然后向牛犊郑重的行了一礼:“多谢,多谢,多谢。”
他一连说了三声多谢。
他一脸感慨的看着牛犊,觉得商君别院,待人真是真诚,这样的真心,是多少钱都买不回来的。
牛犊笑了笑,说道:“赵大人轻慢用,我还有一些事,就先走了。日后大人有什么事情,只要吩咐一声,商君别院定然鼎力相助。”
赵嗣一直把牛犊送到了驿馆外面。
牛犊走了,赵嗣站在驿馆门口,来回徘徊,心里面乱极了。
谪仙可是把自己当成自己人啊。对自己这么好,简直是掏心掏肺了。
可是自己呢?自己竟然向陛下告状,竟然在那什么什么控告的奏折上面画了押。
这……这若是被谪仙看到了,谪仙得多伤心?
这若是被别人知道了,被人会怎么看自己?
就算没有人知道,天知地知,良心知道啊。
赵嗣默默自己的良心,感觉良心都快没有了。
这时候的人,最大的特点就是要脸。赵嗣觉得自己的脸面已经快要丢完了。
一想到再过两天自己会受到万人唾骂,就脸红心热,恨不得立刻上吊死了。
他在屋子里面逡巡了很久,然后咬了咬牙,回到驿馆当中写奏折。
在奏折的开口,赵嗣又写了那一句很熟悉的话:臣赵嗣,冒死上奏……
赵嗣在奏折当中,将事情的原委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
写完这奏折之后,赵嗣觉得自己的身体都要被抽空了。
或许,这奏折递上去之后,陛下会勃然大怒,然后将自己杀了。也有可能……会相信自己的话,不会杀自己。
但是,自己会彻底得罪那位叫施邬的朝臣,最后还是要死。
“算了,死就死吧,顾不得那么多了。”赵嗣深吸了一口气,把奏折封好了,然后走出驿馆,交给驿馆的小卒,说道:“请帮我将这奏折呈给圣上。”
驿馆的小卒看了赵嗣一眼,淡淡的说道:“这奏折大人自己呈上去便可以了。”
赵嗣愣了一下,说道:“我自己?”
小卒嗯了一声:“大人还不知道吗?今日有朝议。”
赵嗣这才发现,天已经蒙蒙亮了。
他想了想,说道:“不对啊,我听说朝议是十日一次,这才几日?”
小卒呵呵笑了一声,对赵嗣说道:“十日一次,确实没有错,但是那是常例。最近有特例。特例不定时召开,今日又是朝议之日,你看,这些大臣正在上朝。”
赵嗣揉了揉眼睛,果然发现街上有一些朝臣,只不过这些朝臣看起来有点奇怪。
他们都坐在一个怪模怪样的椅子上,这椅子旁边有两个大轮子,而后面又有一个仆役,推着轮子向前走。
赵嗣疑惑的说道:“那椅子,有什么名堂吗?”
小卒说道:“这椅子乃是谪仙发明的,后来专利卖给了李大将军。这椅子原本叫做轮椅,后来李大将军给改了个名字,叫做上朝快乐椅。”
赵嗣纳闷的问道:“上朝快乐椅?这是什么意思?”
小卒说道:“进入皇宫之后,是不允许乘车骑马的,但是皇宫很大,从宫门口走到议政殿,这些老臣往往要气喘吁吁。”
“有一次有个老臣整个朝议没有说一句话,都在顺气。结果气刚刚顺下来,又到了散朝的时辰。等他出了皇宫之后,在宫门口坐了足足两个时辰才缓过来。”
“因此,这上朝快乐椅的作用就凸显出来了。有了这上朝快乐椅,朝臣上朝的时候,就可以从从容容,快快乐乐,简简单单了。”
“坐在椅子上,让人一直推到议政殿就可以了。陛下怜悯这些年迈的老臣,特地派了一些小宦官,在宫中帮忙推着椅子。”
“所以朝臣个个都很开心。”
赵嗣点了点头:“原来如此。”
小卒说道:“这上朝快乐椅可是身份的象征,一般人是买不起的。”
赵嗣好奇的问道:“那么这朝臣快乐椅,究竟是多少钱呢?”
小卒说了一个数字。
赵嗣沉默了。
确实买不起。
不过,既然今天是上朝的日子,那就过去看看吧。
赵嗣问明了路径,向皇宫走去。
然而,走到宫门口的时候,赵嗣被守卫宫门的侍卫拦下来了。
侍卫淡淡的说道:“这位大人,你是地方官吧?”
赵嗣点了点头。
侍卫说道:“地方官,非诏不得入内。”
赵嗣说道:“昨日,我也曾经见过陛下。”
侍卫说道:“昨日是昨日,今日是今日。”
赵嗣:“……”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他是地方官,不了解咸阳城中的制度,还真的就不知道怎么办好了。
就在无助的时候,身后忽然传来一个声音:“哎呀呀,赵大人。”
赵嗣一回头,看见是施邬。
他看见施邬之后,心里面真的是五味杂陈。
昨天,就是这个施邬,连哄带骗,让他在弹劾谪仙的奏折上签字画押了。
现在赵嗣看见这个施邬,有畏惧,也有害怕。
施邬冲赵嗣笑了笑,说道:“赵大人,你脸色似乎有些不对啊,是出什么事了吗?”
赵嗣缓缓地摇了摇头,说道:“无事。”
施邬嗯了一声:“没事就好啊,没事就好。对了,赵大人,你这是要入宫?”
赵嗣嗯了一声:“想要入宫看看。”
施邬点头说道:“入宫看看好啊,应该多入宫看看。不过,其实今天这场合,你在不在都是一样的。放心吧。”
赵嗣没有说话。
施邬说道:“来来来,我带你进去。”
侍卫有些为难的看着施邬。
老衲 要 還俗
施邬冲侍卫笑了笑,说道:“今日,老夫要办一件大事,赵大人是我的重要人证。如果出了什么事,我负责。”
侍卫想了想,认真的搜查了一遍这两个人,然后把两个人放进去了。
当然了,在这两个人进去的同时,侍卫就已经禀告皇帝了。
议政殿还没有开门,很多大臣等在那边。
施邬带着赵嗣,一一引荐给在场的朝臣。
其实赵嗣心中是有些抗拒的。
他知道施邬是谪仙的仇人,所以不想和施邬搅和在一块,免得谪仙看到了伤心。
不过赵嗣左右看了看,好像没有看到谪仙的影子,于是微微松了口气。
几个人聊了几句,然后就看到谪仙和李信来了。
这两个人速度飞快,刚才还在宫门口,一眨眼就到跟前了。
更为关键的是,这两个人的轮椅是没有人推着的,那两个轮子竟然在自行转动。
有朝臣惊讶的说道:“难道,他们的轮椅上面也装了蒸汽机不成?可是……蒸汽机不是十分笨重,一旦开动起来,就震耳欲聋吗?”
“怎么他们的轮椅,既没有声音,有没有黑烟呢?”
这时候,李水和李信已经走到他们近前了。
甚至于李水耳朵很尖,已经听到这朝臣的话了。
他微微一笑,说道:“这位大人,你刚才提的问题很好,这个问题的答案,我现在就能告诉你。我乘坐的轮椅,全称叫做电轮椅,是用电力驱动的。”
“电力,速度平稳,十分舒适,而且没有声音。价格也很合理,只要……”
朝臣们全都捂住了耳朵:“不能听,不能听,谪仙又来推销了,只要听到耳朵里面,立刻就要破财了。。”

wnm3p精品都市异能小說 《我在秦朝當神棍》-第八百零六章 大敗閲讀-ieuyz

我在秦朝當神棍
小說推薦我在秦朝當神棍我在秦朝当神棍
早饭时候,村长正在用餐。
儿孙侍立在旁边,恭恭敬敬的的看着他。
村长问道:“如何了?”
儿孙说道:“情况不是太好。”
村长看了儿孙一眼:“不是太好?”
那些儿孙说道:“是,昨天晚上那两个巡捕召集了很多人,大多数人都是和我们有过节的。”
村长皱了皱眉头,有些气恼的说道:“我不是跟你们说了吗?要你们看紧了那些村民。”
村长的儿孙苦着脸说道:“那么多村民,我们如何看的过来。”
村长叹了口气:“如果我所料不错的话,现在咸阳城中,应该已经吵成一锅粥了。”
“现在应该有不少的大人,正在攻击谪仙,只要我们再坚持上一时三刻,就能获胜了。可是你们啊,你们太不争气。”
“区区两个巡捕,两个外来人,竟然要将我们这里搞得天翻地覆吗?”
村长的儿孙都惭愧的低下头去了。
村长摆了摆手,一脸失望的说道:“滚吧,都滚吧,老夫不想看到你们了。”
这些儿孙却没有走。
村长瞪了瞪眼,说道:“你们为何不走啊?”
这些儿孙说道:“我们若是走了,是不是就只能听天由命了?”
村长冷笑了一声:“你们觉得呢?”
这些儿孙沉默了一会,对村长说道:“还有没有别的办法?”
村长说道:“为今之计,只有一个办法了。”
儿孙好奇的问道:“是什么办法?”
村长微闭着眼睛,却不说话,他好像陷入到了沉思之中。
村长沉思良久,然后缓缓地睁开眼睛,对身边的儿孙说道:“其他的村子,也出了这样的事,我们可以借鉴一下,参考一下。”
“如果我所料不错的话,这两个巡捕和其他的人,手段是一样的。”
“他们会煽动那些穷人,将我从家中揪出来,然后让那些穷人历数我的罪过,再将我押回去。”
“如果运气好的话,我会被带到城中,详细审问,然后明正典刑。”
“如果运气不好的话,我会被这些穷人当场打死。到时候来一个法不责众,这件事就不了了之了。”
“反正这些人认定了我是坏蛋,死一个坏人,谁会在意呢?”
村长的儿孙都一脸惊恐的看着村长:“那……那我们呢?”
村长有些鄙夷的看着而这些儿孙,心中很是有些不满。
这些不肖子孙啊,真是够不肖的,老夫都要死了,他们还只是问他们怎么样。
村长呵呵笑了一声,说道:“树倒猢狲散,我都死了,你们也只能离开村子,四处逃亡了。不过,希望你们在逃亡之前,不要被那些穷人追上,乱拳打死。”
村长的儿孙顿时变得脸色煞白,有几个人几乎要哭了。
往日他们有多嚣张,今日就越多慌张。
以前他们的嚣张,那是借助了村长的威风。而今日他们的慌张,是因为村长的威风不见了。
村长已经懒得搭理这些不成器的儿孙了。
他看着天上的白云,想象着自己的人生。
良久之后,他淡淡的说道:“总之,我恐怕是难逃一死了。所以,我只能像一个死中求活的办法。”
村长的儿孙都一脸恭敬的看着村长。
村长淡淡的说道:“村子里的那些穷人,不足为据。他们都是咱们的亲族。打断骨头还连着筋呢,他们未必想要真的置我于死地。”
村长的儿孙都瞪大了眼睛,一脸不解的看着村长,心想:村长这是老糊涂了吧?周边的村子,杀了多少村长了?
村长呵呵笑了一声,接着说道:“那些羔羊一样的穷人,为何变得如此凶狠?归根结底,是因为那两个巡捕啊。是他们煽动了百姓,让他们变得是非不分,心狠手辣。”
“所以,想要解决这件事,得从源头上找原因,得从源头上……”
他说到这里,像是提问一样,问自己的儿孙:“你们明白什么意思了吗?”
有个儿孙恍然大悟,对村长说道:“父亲的意思是说,只要解决了巡捕,这件事自然就可以解决了。”
村长满意的点了点头。
其他的人看到了活下去的希望,顿时个个兴奋。
他们问村长:“那咱们,应该如何解决巡捕呢?”
村长看向了刚才回答的那个人。
他终于从自己的儿孙当中,看到了一个稍微有些智商的人。
于是他赞许的看着这个人,希望这个人能继续给出漂亮的答案。
如果这个家伙真的有那样的才华,村长不介意退下来,让此人做下一任族长。
然而,没想到这家伙说道:“我们不如散尽家财,厚厚的贿赂那两个巡捕。”
村长差点气死。
偏偏这样的答案,还赢得了其他人的连连赞同。
完了,完了,后继无人啊。
想到这里,村长的手就有些痒。
他也不想忍了,于是举起手来,劈头盖脑的打了这人一个耳光。
这人疼的惨叫了一声,捂着脸满脸委屈的说道:“父亲,你这是做什么啊。”
村长瞪着眼睛,说道:“你出的这是什么鬼主意?这诺达一个家业,难道要葬送在你们手中吗?”
这人一脸悲伤的说道:“父亲,破财免灾啊,你切莫为了一点小钱,得罪了那两个巡捕。只要性命还在,我们有的是赚钱的门路。”
村长更是勃然大怒,想要打这人的耳光。但是这人很敏捷的躲开了。
村长深吸了一口气,对这人说道:“你懂个屁。你当真以为,我是舍不得那些小钱吗?”
这人没有说话,给村长来了个默认。
众人也没有说话,估计觉得村长真的是这么想的。
村长失望的摇了摇头:“你们的格局太小了。你们当真以为,有钱就能办成事吗?有钱就能把所有事情都办成吗?”
众人看着村长,有些疑惑的说道:“难道不是这样吗?”
村长呵呵笑了一声:“当然不是这样。你们想想看,这两个人是从哪来的?是从什么地方来的?是谁派他们来的?”
众人想了想,说道:“他们是从咸阳城中来的,是陛下派他们来的。”
村长淡淡的说道:“所以呢?”
众人说道:“所以……所以怎么了?”
村长叹了口气,说道:“他们确实是陛下派来的不假,但是委派他们的,还有另外一个人,那就是谪仙。”
“消灭宗族,这种离经叛道的事情,肯定有谪仙的影子。而谪仙那种人,富可敌国啊。他给这些巡捕的赏赐还少吗?巡捕会稀罕咱们那点财富吗?”
“据说谪仙手下的人都是疯子,要命不要钱的主。是要别人的命,不要自己的钱。咱们用财富去贿赂他们,他们当真会看在眼里吗?”
“更何况,谪仙能给他们的,不仅仅是钱,还有青云直上的地位。有了地位,还缺钱吗?”
村长的儿孙有些慌张的说道:“那……那应该怎么办啊?”
“我们只有钱啊,他们不要钱,我们岂不是无计可施了?”
村长叹了口气,说道:“无计可施,倒也不是。咱们不是还有一双手,还有几把刀吗?”
这时候,刚才那儿孙中的聪明人恍然大悟,说道:“父亲的意思是,杀了他们,斩草除根。”
其他的儿孙都吓了一跳,然后对这人说道:“聪明啊。”
村长:“……”
特么的,说到这一步才明白过来,这还叫聪明?完了,完了,这个家是注定要败了,也不知道我死了以后,祖坟会不会被人给挖了。
一时间,村长很悲伤。
而儿孙们还在很不安的对村长说道:“父亲,那两个巡捕可是朝廷的人,如果我们杀了他们,朝廷会不会将我们抄家灭族?”
村长淡淡的说道:“一个人死,有很多种死法。有自杀,比如上吊,比如跳河。也有他杀,比如用绳子勒死,比如推到河水中。也有意外死亡,比如不小心把脑袋伸到了绳套里面。比如不小心掉进了河水中。”
“你说,如果我们不做什么违法乱纪的事情,朝廷为什么要将我们抄家灭族呢?”
这些儿孙恍然大悟,说道:“我明白了,父亲的意思是,让它们变成意外或者自杀。”
这些儿孙自以为这次反应比较快,都有点得意。
村长骂了一句:“你们很自豪吗?自杀个屁,这两个巡捕,好端端的,有必要自杀吗?当然是让他们发生意外了。”
这些儿孙连连点头:“是是是,父亲说的有道理,让他们发生意外。不过……怎么发生意外?咱们这里只有一条小河,看那两个巡捕,好像也是会游水的。”
“至于绳套,这操作难度就有点大了。那两个巡捕,好端端的为什么要把脑袋伸到绳套里面去?这说出去……恐怕是没有人肯相信啊。”
村长淡淡的说道:“这个还不简单吗?随便杀了这两个巡捕,然后就说他们是意外,谁知道?”
“这两个巡捕一死,那些穷人就是一盘散沙,他们敢把我们怎么样?到时候,还不是得乖乖的为我们作证?”
村长的儿孙使劲点了点头:“有道理,有道理。”
村长有些疲惫的挥了挥手,说道:“去吧,立刻就去,别在我眼前晃悠,我心烦。”
于是,这些儿孙去了。
动脑子他们不太行,但是打人杀人他们在行。
于是,他们直接闯到了两个巡捕的驻地,用绳子轻而易举的将两个巡捕给绑了。
巡捕万万没想到,这些人竟然如此凶残,如此大胆。
他们高声呼喊:“你们岂敢如此?我们是朝廷命官,你们这是要造反吗?”
结果村长的子孙根本不在意这些,直接将巡捕拖到了河边。
有人说道:“丢下去,淹死他们就好了。”
另有一个人说道:“不行,得先把绳子解开,如果是带着绳子淹死的,那朝廷一查就知道了。”
另一个人说道:“笨蛋,你先把他们淹死,然后再把绳子解开不就行了吗?”
之前那人愣了一下,说道:“有道理啊。”
巡捕连忙说道:“不行,人绑着绳子死了,会有勒痕,回头验尸的时候,一眼就能看出来。”
村长的子孙一愣,问道:“是这样吗?”
巡捕说道:“当然是这样了。谪仙发的常识课本,你们没有看过吗?”
村长的子孙有些不好意思:“我们身处山区,不太了解这些。”
巡捕说道:“恰好我这里就有一本,你们可以看看,就在我怀里面,一摸就摸到了。”
巡捕把手伸进去摸了摸,果然摸到了一本书。
他们把书拿出来看了看,然后恍然大悟:“是真的啊,还真的是这样。”
“既然如此,那就不能用绳子绑了。可是如果不用绳子绑,你们跳进水中之后,忽然逃走了怎么办?”
两个巡捕说道:“这个也简单,你们在岸上守着,发现我们把头冒出来之后,就用手按下去不就行了吗?”
村长的子孙愣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有道理啊,这么简单地道理,我们怎么没有想到?”
两个巡捕谦虚的笑了笑:“不是你们没有想到,只是诸位以前杀人的时候,从来不担心被人发现,所以从来没有想过这些事罢了。”
村长的子孙嗯了一声:“你说的有道理,我们平时确实挺大胆的。”
随后,他们指了指河水:“是你们自己下去,还是我们把你们推下去?”
巡捕说道:“自然是我们下去了。”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随后,这两个巡捕跳下去了。
村长的子孙蹲在旁边,伸出手,兴致勃勃的要按他们的脑袋。
明星高手
谁知道两个巡捕一伸手,将他拽到了河水中。
然后用手掐住了他的脖子,大声说道:“都不要动,否则的话,我立刻扼杀了他。”
其他的人都惊呆了。
而被抓的这一位,吓得魂飞魄散,向岸上的人大声说道:“都不要动,谁也不许动。”
有些人说道:“必须杀了他们,否则的话,这两个人一旦脱困,我们就完了。”
于是,有几个人想要动手。
然而,被挟持的那一位也有几个儿子,他们的儿子纷纷站出来,阻拦住其他人。
这两个巡捕对视了一眼,脸上露出笑容来:“宗族,也有宗族的好处嘛。你看这里的孝道,贯彻的多好??”

cgoxm优美小說 我在秦朝當神棍笔趣-第八百零二章 謫仙寶刀不老鑒賞-p71zu

我在秦朝當神棍
小說推薦我在秦朝當神棍我在秦朝当神棍
“公子,我们现在如何是好啊?”乌交着急的对伏尧说道。
一边说,他一边悄悄揉了揉自己的胳膊。那里已经被伏尧掐肿了。
伏尧深吸了一口气,对乌交说道:“不着急,不着急,一定有办法的,一定有办法的。”
他开始在院子里缓缓踱步。
现在伏尧很需要一个可以和自己聊天的人,毕竟依靠自己一个人的智慧,恐怕理解不了谪仙的战略。
可是,偏偏所有的朝臣都被叫去朝议了。
伏尧想了想,对乌交说道:“立刻备车,我要去北地郡一趟,我要见见巨夫。”
乌交说道:“出不去了,陛下已经封锁了皇宫。”
伏尧倒吸了一口冷气。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难道这一次父皇下定决心,要致师父于死地了。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师父有炼丹的本事,父皇用得上,肯定不会杀了师父的。
伏尧想到这里,心里微微松了一口气。
然后他对乌交说道:“你快帮我想个办法,怎么找到巨夫?”
在伏尧看来,除了自己之外,最能理解槐谷子的,就是巨夫了。
乌交说道:“可是。咱们联系不到外面啊。”
伏尧皱着眉头想了很久,忽然眼前一亮,说道:“打电话,不是可以打电话吗?”
乌交说道:“可是……电话又没有通到北地郡。”
烟雨楼 仲文溪雪生
伏尧说道:“先打电话,通知商君别院的匠户,让匠户坐着火车去北地郡。把巨夫给我叫回来。”
“两天时间,足以打一个来回了,然后我们两个宫内宫外,打着电话商量对策。”
乌交说道:“两天的时间……如果陛下真的打算杀了谪仙,两天时间还来得及吗?”
伏尧沉默了一会,淡淡的说道:“师父这种人,不是说杀就能杀了的。”
乌交哦了一声,匆匆忙忙去找人了。
伏尧则在宫中信步乱走,他一边走,一边思索对策,忽然一抬头,看见自己走到丹房跟前了。
丹房里面装着一步电话。
伏尧拿起电话,思索了一下,拨通了商君别院的号码。
这个电话是打给未央的,伏尧有点不确定是不是要告诉未央这个消息。
不过,未央很有可能已经知道了吧。
伏尧觉得,自己应该安慰她一下,无论她有没有知道这个消息,至少让她知道,她还有个弟弟,一直在帮忙。让她有个依靠。
电话拨通了。
在另一头接电话的却不是未央。
是商君别院的一个丫鬟。
伏尧问道:“公主呢?”
丫鬟说道:“早上便出去了,行色匆匆,眉头紧皱,似乎有什么心事。”
伏尧听到这里,就知道未央已经知道了一切。
他叹了口气,对丫鬟说道:“那让相里竹来吧。”
商君别院的相里竹是一个神奇的存在。
相里竹从来不肯承认自己是商君别院的人,她更不承认自己是谪仙的下属。
据她自称,她只是商君别院的合伙人罢了。暂时住在这里,搞搞研究而已。
对于这种说法,李水一直是一笑置之,也不计较。
而商君别院的人都知道,相里竹,其实就等于是商君别院的人,而且是商君别院的重要人物。
魂穿三世与你相伴 涂山雅雅
现在谪仙不在,未央不在,有能力替商君别院做决定的,也就一个相里竹了。
所以,伏尧把电话打给了相里竹。
相里竹在那边懒洋洋的说道:“有什么事啊?我正在搞研究呢。”
伏尧干笑了一声,说道:“你是在搞研究吗?怎么听起来像是在睡觉?”
相里竹说道:“像我这样的聪明人,睡觉的时候也能搞研究。说吧,到底什么事。”
伏尧的语气变得严肃起来了。
他对相里竹说道:“我师父出事了,你知道吗?”
相里竹有些无奈的说道:“听说了,还有别的正经事吗?”
伏尧:“……”
都市之魔神归来
他有些无语的看着相里竹,说道:“难道这不是正经事吗?”
相里竹呵呵笑了一声:“这事正经吗?你自己说说,你师父哪个月不出事?就算没事,他也到惹是生非。”
伏尧说道:“好像,也对啊……”
相里竹说道:“是吧?没事的话我挂电话了啊。”
伏尧连忙说道:“等等,你再等等,这一次和以往不一样,这一次的事情格外严重。”
相里竹皱了皱眉头,问道:“怎么?”
伏尧说道:“这一次陛下封锁了皇宫。不允许朝臣出来。”
调教女王
相里竹说道:“这种事又不是第一次了,怕什么。”
伏尧无奈的说道:“你帮我想想办法不行吗?”
伏尧有点耍无赖的意思了。
相里竹呵呵笑了一声:“刚才打电话的时候,还颇有点大人的感觉,怎么现在忽然又变成孩子了?”
她想了想,对伏尧说道:“你师父经常说,术业有专攻。这一次他出事,不是因为什么新发明。”
“如果是发明东西,那是我的老本行,我可以帮他说上一两句。但是他现在是在铲除宗族,这个我就插不上嘴了。这不是我的知识范围。”
伏尧哦了一声:“这好像也是。不过……我应该找谁帮忙呢?”
相里竹说:“谁了解这件事,就找谁帮忙。”
伏尧又问:“那谁了解这件事呢?”
相里竹说:“如果你连这个都办不好的话,我可能要考虑写一封奏折,让陛下把胡亥叫回来算了。”
随后,相里竹挂了电话。
伏尧握着电话,有点无语的说:“这家伙……不怕死吗?”
大秦有两个人,任性妄为。一个是槐谷子,另一个就是相里竹。
但是这两个人有任性妄为的资本。
槐谷子有炼丹的本事,这一点谁也取代不了,这就是一道隐形的免死金牌。除非是谋反,危害大秦社稷,否则的话,嬴政不会动他。
而相里竹头脑精明,精通各种科学研究。更为关键的是,她对政治不感兴趣,而且是一个女人。即灭有野心,也没有把野心变现的能力。
所以嬴政对她很放心,她的任性妄为,反而显得很可爱,很率真。所以嬴政也没有必要动她。
今天相里竹的话虽然说得很直白,但是伏尧想了想,又觉得很有道理。
他思索了一会之后,又开始打电话。
这次是打给王老实的。
王老实是生意场上的人,比较聪明,而且对李水忠心耿耿,可堪大用。
王老实接到伏尧的电话之后,又惊又喜,连声说道:“公子有何吩咐?”
伏尧说道:“你去帮我找几个人来。”
道法起源
随后,伏尧说了一些人。
王老实有些纳闷,对伏尧说道:“找这些人做什么?公子和这些人……并无瓜葛啊。”
伏尧微微一笑,说道:“我自有用处,你只管照办就好了。”
王老实应了一声,急匆匆的走了。
…………
与此同时,未央召集了一群人正在谪仙楼开会。
这群人无一例外,都是妇人。
这些妇人无一例外,都是那些高官的夫人。
在朝堂之上,那些高官对槐谷子颇有微词。但是这些妇人对槐谷子,那是敬爱有加。
如果没有槐谷子,大家能吃到这样的美食吗?如果没有槐谷子,大家能用上这么漂亮的化妆品吗?
如果没有槐谷子,大家能穿上这么鲜艳的衣服吗?
如果没有槐谷子,大家如厕都没有这么舒服。
可以说,衣食住行,吃喝拉撒,哪一样都少不了槐谷子。
重灾区
槐谷子,就是大家心目中的神。
这些妇人爱戴他,敬爱他。甚至经常为了他和自己的夫君吵架。
现在未央把大家召集起来,大家都很热心。
未央说道:“诸位帮我想想,应该怎么帮谪仙?”
这些妇人立刻开动脑筋。
老实说,这些妇人平时受到自己丈夫的耳濡目染,也懂得一些朝政上面的事情,但是这些人,毕竟没有亲身参与。
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她们给出来的,都是似是而非,没有什么用处的不太专业的建议。
未央听了之后,就在心中微微摇头,知道靠着这些人,恐怕是没有用了。
这些人也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未央,说道:“公主,我们深居闺中,很少参与这方面的事务,恐怕是不成了。倒不如公主,你是妇女联合会的会长。对这些比我们懂得还要多一些。”
未央听到这里,顿时眼睛一亮。
随后,她开始派人,将妇女联合会的人召集过来。
…………
朝堂之上,对李水的批判还在继续。
李水有点无奈的说道:“诸位,我只是动了一下宗族首领,你们就说我大秦要灭亡了。难道大秦在你们眼中是纸糊的吗?”
“你们就是这么看待大秦朝廷的?你们不会有异心了吧?你们是不是想要谋反?”
一错成婚:老婆,不好抱
以往李水用这一手的时候,朝臣们都面如土色,连连否认。
但是这一次,朝臣们也不知道是因为人数众多,胆气格外的壮还是怎么回事。
他们指着李水,大声说道:“你已经在破坏大秦社稷了,难道这还不算危险?难道你带着反贼来到大秦的朝堂之上,我们也不能批判你吗?”
李水淡淡的说道:“我带着反贼来到大秦朝堂了吗?谁告诉你们,动了宗族,就是动了大秦的根基?”
朝臣们说道:“动那些宗族,我们没有意见,但是你让那些百姓去杀族长,就是不对。”
李水好奇的说道:“我是让那些百姓自己去杀族长了吗?我记得我是让那些百姓,让他们去揭发族长,去告官。”
朝臣们说道:“是吗?可是我们接到汇报,有很多地方,那些村民义愤填膺,已经不经审判,直接把族长打死了。”
李水说道:“所以呢?”
朝臣说道:“什么所以?你的行为,已经让我大秦失控了。”
李水哈哈大笑:“我怎么没有感觉到?有些族长,鱼肉乡里,百姓敢怒而不敢言。我让那些百姓去揭发族长,这有错吗?”
“有些百姓,或许是痛恨族长平日的压榨,或许是想要趁乱取利,用死刑杀了族长。”
“难道我大秦律法中,没有对应的刑罚吗?杀人者死,这有什么难的吗?”
“除了大秦朝廷,谁能用私行处决一个人?一个人杀了族长,那就杀了这一个人。一百个人杀了族长,那就杀了这一百个人。”
惡 漢
“大秦天下,怎么会乱?还是有人想要暗中保护族长,故意不去制止,故意不去审判,故意制造乱象,要迷惑陛下,让陛下收回成命,让你们继续在宗族之中,保留势力?”
这些朝臣倒吸了一口冷气。
李水的提问太犀利了,直入人心。
而嬴政的脸色忽然缓和了不少。
这时候,有朝臣咬着牙站了出来,他对李水说道:“你的所作所为,会告诉百姓一件事。他们可以联合起来,灭杀掉一个强大的人,一个平时高不可攀的人。”
“这就给了他们勇气,让他们觉得,他们可以挑战贵族,挑战皇权。”
“从此以后,他们就有了造反的胆量,我大秦再也没有宁日了。”
李水哦了一声:“百姓们可以联合起来,杀掉一个强大的人,杀掉一个平时高不可攀的人。”
“这个道理百姓已经知道了,那大人你知道了吗?”
这位朝臣说道:“我自然已经知道了。”
李水说道:“那你打算何时做反贼呢?”
朝臣吓了一跳,脸色煞白的说道:“你可不要诬陷我,我何时要做反贼了?”
李水笑呵呵的说道:“你不打算做饭贼?那你为何要诬陷那些百姓做反贼呢?”
“你知道了这些道理不去做饭贼,难道百姓就要去了吗?百姓生活的安安稳稳,为什么要把头悬在裤腰带上造反?”
“反贼野心勃勃,诸如项梁等人,就算不懂得这个道理,也是要造反的,他们需要我给勇气吗?”
朝臣:“……”
李水说道:“你知道杀了你的儿子,就不用再花钱养他了,你为什么不杀?”
“你知道脱光了衣服,就不会觉得热了,你为什么不脱?”
“你刚才的话,简直是荒唐至极,本仙都懒得驳斥你。”
这朝臣满面羞愧,退下去了。
而李信看着李水,心中感慨:“槐兄果然还是槐兄啊。佩服,佩服。”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