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大秦之開局截胡易小川 海陵紅粟-第九十八章 以子之矛攻子之盾!看書

大秦之開局截胡易小川
小說推薦大秦之開局截胡易小川大秦之开局截胡易小川
跟着內侍的脚步,楚阳从宫门走了进来。
一路上,隔三差五便有精锐侍卫守把守两侧,皇城之中,弥漫着一股肃杀的氛围。
楚阳在殿外等候了片刻,没过多久就被人传了进去。
刚进殿门,就看到文武两班大臣旗帜分明的站于大堂两侧。
在队伍中,楚阳还发现了一位老熟人,李斯。
他正准备和李斯打个招呼,旁边就传来一阵怒喝之声。
“大胆楚阳,见到陛下,居然不行礼,是何居心!”
楚阳转过头来,就看到一个三角眼的男子正瞪着自己,一副咬牙切齿的模样。
看到李斯在一旁不停地使眼色,楚阳这才拱手朝龙椅方向,鞠了一躬。
“臣楚阳,参见陛下!”
秦朝与后世不同,没有动不动就跪下的习惯,这一点楚阳极为满意。
楚阳瞧瞧抬起头来,就看到了一个威严的面孔。
这便是开了中华历史先河的千古一帝么?
楚阳感觉到对方像一座高山般,矗立在那里,不怒自威,给人一种极强的压迫感。
“平身吧……”
天际黎明 三十二电客
上面传来一道淡淡的声音,听到嬴政的话,楚阳没有多想便站在了李斯队伍的后面。
没想到他刚一站定,现场气氛陡然变得古怪起来。
尤其是对面军官们,一个个看着他满眼怒火,一副气得快要升天的模样。
这是怎么了?不就是站个队么?至于么?
正当他疑惑的时候,身旁的一个留着八字胡须的年轻人碰了碰他的胳膊,笑道:
“哼,我就是看不惯他们那一副牛气哄哄的样子,楚大人给咱们文官们出了气,当真痛快。”
在他的简单介绍下,楚阳才明白了怎么回事。
原来朝堂上,原本就有文武之争。
郡尉这个官职很敏感,说他是文官吧,却管着军队。
说他是武将吧,却又整日和郡守,郡监这等文官一起共事。
楚阳者这一站,立刻让军方打了脸,文臣们看待楚阳的眼神,一下子亲近了许多。
“楚郡尉,方才那位刁难的你的是孟家的人,孟良,此人心胸狭窄,以后遇到他可要多加小心啊!”
楚阳微微一愣,似乎想起了什么,小声问道:
“敢问这个孟将军身处何爵啊?”
“官大夫。”
楚阳点了点头,一副果然如此的模样。
记得还在泗水之时,那位吕家的大伯一直跪舔的不就是一位孟家的官大夫么?
难怪对方见自己一副怨毒的模样,敢情在这结下的梁子。
“多谢大人提点,改天一起喝酒。”楚阳笑着说道。
“好说,好说!”年轻人笑道。
嬴政远远瞧着楚阳在下面和人咬耳朵,面露一丝不悦。
“行了,既然今天讨论不出来太子的事情,此事就改天再议吧,你们有本启奏,无事便退下吧。”
听到嬴政发话,李斯连忙站了出来。
“陛下所言甚是,这太傅一职事关重大,岂能草率定夺,我看还是经由丞相府讨论一番再说吧!”
一旦让西荷教导太子,那军方们嚣张的气焰还不上天了。
再加上蒙贵妃那边,又有蒙恬当做外援,如此一来,这大秦上下,可就完全由军方掌控了。
到了那时,不说他这个丞相被人架成了空架子,就连皇帝的命令能不能出咸阳还两说呢。
李斯说完,文官们纷纷附和,一副本当如此的模样。
此时,军方这边,将领们纷纷看向了为首的一个身材高大的黑须男子。
在众人的目光中,那人上前一步,走了出手。
“陛下,臣有话说!”
当着嬴政的面,西荷将头盔从脑袋上取了下来,放在了地上。
望着这一幕,嬴政眉头微微蹙起。
“今日能站在这殿堂之上的武人,哪一个不是凭着沾了血的军功爬上来的,太子一口气斩杀我十一位同袍,若是他们贪赃枉法,西荷无话可说,可随后太子从贱民百姓里面,陆续挑选了几人,替代了那些人的位置。
鬼手天医 火龙汐
这些贱民毫无尺寸之功,仅仅因为有几分武力,就被给与官爵封赏……”
西荷看向嬴政,目光直视道:
“陛下,臣并非贪图太傅之位,只是想替大家伙问一个准话,咱们老祖宗传下来的这军功爵制,到底还算不算数?”
西河说完,武将们一个个喜出望外,看向西荷全都是崇拜之色。
如果陛下承认军功爵制还算数,那么太子无故提升贱民,那就算违法行为,想要和军方大成和解,就必须让西荷将军初任太傅之职。
而如果陛下这边否认了军功爵制,那么就等同伤害了全体军士的心,大秦铁定要出乱子的。
西荷将军真的好厉害啊!
而反观文臣们这边,一个个面色沉重。
李斯皱着眉头,好几次想站出来说些什么,可话到嘴边却无奈咽了下去。
他完全没有想到,这位军功赫赫的大将军,居然将兵法用到了朝堂之上,表面上一副拳拳无私的样子,实际上却字字带血,杀人诛心啊!
到了这个地步,他说什么都容易落人口实,一切只能请陛下裁决了。
龙椅上,嬴政面色淡然地敲打着扶手,看着这两帮人,没有说话。
气氛一时有些压抑。
就在这时,角落里却响起了一阵轻笑声。
“大胆楚阳,大堂之上,其实你嬉闹的地方,臣请奏楚阳君前失仪之罪!”
看到楚阳在笑,孟良第一时间跳了出来。
嬴政轻轻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襟,不紧不慢道:
“何故发笑?”
楚阳出班,脸上依旧带着笑容道:
凤倾城,王爷纵宠
“回禀陛下,臣刚才听这位西荷将军所言,不由想起一些事情来,故此忍不住笑了起来。”
“哦?都说你楚阳是仙才,不如你讲讲,也让大家伙长长见识。”嬴政微微一笑,显得心情不错。
孟良死死盯着楚阳,心中妒火中烧。
他上朝以来,和陛下说过的话不超过三句,每一句都是简短无力,哪层有过像这般亲切攀谈的。
这楚阳真不知道是走了什么狗屎运,竟能入得陛下法眼!
楚阳点头称是,旋即走到前方与西荷并肩站在了一起。
“臣年幼的时候曾经听过一篇文章,舜发于畎亩之中,傅说举于版筑之间,胶鬲举于鱼盐之中,管夷吾举于士,孙叔敖举于海,百里奚举于市。故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
“那按照西荷将军的说法,这些贤君良相们,就不该被提拔升官,活该一辈子当贱民是吧……”
楚阳看着眼前这位中年男子,问道:
“不说别人,就说说百里老前辈,要是没有他,我大秦如何哪里来的穆公霸业!按你这意思,当初穆公也不该慧眼识英才咯!”
“你……”西荷面色铁青地看着楚阳,气得说不出话来。
楚阳却没有搭理他,而是继续说道:
“所以说,一个人该不该升官受爵,根本在于这个人有没有才能,想当年商君来秦时,亦不过是个中庶子,张仪来秦时,也只是个普通百姓,也没听说他们建立了什么功劳啊,当时就直接封了客卿之职,如果都按西荷将军的方法来做,哪还有秦国一统天下啊,这天下的人才早就被六国抢去了!”
“精彩!”
楚阳话音刚落,文臣这边精神便为之一振。
不败灵主
什么叫以子之矛攻子之盾!
什么叫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你不是说太子提拔贱民违法么!
那当年穆公提拔还是奴隶的百里奚又该怎么算!
也违法?
更不用说商鞅和张仪两位大神,感情按您说的,这些君王们都在故意违法咯?
李斯看着楚阳,满脸欣慰。

精华小說 大秦之開局截胡易小川討論-第九十七章 宣!鑒賞

大秦之開局截胡易小川
小說推薦大秦之開局截胡易小川大秦之开局截胡易小川
太子卫率,掌太子侍卫,负责太子安危,可以说是太子身边最信任的存在。
派出这样的阵容来专程迎接,由此可见此人在太子心中的分量。
他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侍卫,哪敢和这样的较劲,还不如直接装晕算了。
楚阳淡淡瞥了对方一眼,也不揭穿,转身便朝着那匹白色骏马走去。
翻身上马之后,像是想起了什么,对着蔡荣道:
“对了,那位王侍郎说我似乎没有资格在这边买房子,好像还需要一个保人来着……”
楚阳似笑非笑地看着王森,露出一抹玩味的笑容。
“你说是吧,王侍郎?”
王森闻言,脸色憋得涨红。
我的大爷,如果连你这样的人都没有资格的话,那么整个大秦还有谁敢买?
王森一副便秘的模样,他之前说的那些风凉话,此刻全都糊在了他的脸上。
正等他想要解释什么的时候,蔡荣一脸不耐烦地摆了摆手。
“什么乱七八糟的,您是我家大人的贵客,光是这一点就足够了,谁要不服气,大可以来试试!我们卫率军可不是吃干饭的!”
听到这句话,一旁察言观色的牙人连忙跳了出来。
“哎呀呀,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帮忙把这位公子的车马安置妥当了!”
他一脸讨好地看着蔡荣,共手动:
“大人放心,小的一定会让这位公子宾至如归!”
蔡荣淡漠地点了点头,这才催马来到楚阳身边。
“先生初到咸阳,道路难免生疏,我家公子吩咐,说是让在下陪先生一同前往朝会,之后再过府一叙,不知先生意下如何?”
楚阳想了想便答应了。
他正愁没人给自己引路呢,有了这蔡荣在,确实会减少许多麻烦。
同时,他心中对于王森与那侍卫两人的反应,也有许多疑问。
在这之前,他本以为那赵符只是一个闲散的宗室子弟,挂着钦差的头衔替皇帝查探民情罢了。
可是以今日所见来看,却绝没有那么简单。
毕竟二皇子胡亥可是当今陛下的亲儿子,这蔡荣居然连胡亥身边的人都不放在眼里,那这位赵符的身份可就没那么简单了。
在仙侠世界写小说 老司击
走在咸阳的大街上,楚阳走马观花地看着周围的景色。
不愧是天下第一大都,不管是街道宽度,还是市场的繁荣程度,都远非泗水那边可以比拟的。
一路上,遇到了许多不同归属的军队,但诡异的是,他们见到了蔡荣,全都微微颔首,一副遇到上级的模样。
在穿过闹事,来到皇城边上的时候,蔡荣肩并肩和楚阳走到了一起。
“想必先生已经猜到了我家公子的身份吧?”
楚阳点了点头。
以蔡荣一个小小的跟班就能在咸阳呼风唤雨到这种程度,整个宗室之中,恐怕也就只有太子就这样的权势了。
没想到这个化名赵符的年轻人,居然是当今太子扶苏!
难怪两人相见时,他便能直接允诺“博士”这样清贵的职位!
难怪他随身带着“秦王令”这样贵重的信物!
到了这个时候,一切都真相大白了。
没想到自己稀里糊涂的,居然收了太子当学生!
楚阳摇了摇头,不禁有些感慨。
历史上对于扶苏的评价,褒贬不一,有人说他礼贤下士,也有人说他沽名钓誉。
但从之前的接触来看,楚阳觉得这孩子属于那种理想主义者,心地不坏,就是手段和见识都还有些稚嫩。
就拿改革的事情来说,他居然准备打算拉拢儒生与六国贵族,这不是公然在造自己父亲的反么?
他难道不清楚,这天底下最痛恨当今陛下的不就是与他平日为伍的那些人么?
想要与那些人达成和解,不易于与虎谋皮。
好在通过上次交谈之后,那孩子已经有所顿悟,不然早晚要把他老子打下来的江山给断送出去。
眼看着宫门尽在眼前,楚阳却发现蔡荣总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不由笑道:
“怎么这副模样,出什么事了?”
蔡荣深深看了楚阳一眼,然后跳下马来,直接跪在了地上。
“事到如今,我也不瞒先生了,太子日前闯下大祸,如今正被陛下禁足宫中,我偷偷溜出来给先生报信,就是希望先生一会在朝会时,能想想办法,救救太子!”
蔡荣抬起头来,已经是泪流满面。
“先生你是不知道,我听到谣言,陛下这一次好像是真生气了,要……要废掉太子呢!”
“嘶!”
闻言,楚阳深深吸了一口气,不由皱起了眉头。
……
此事,朝堂之上,已是一副吵得热火朝天的景象。
李斯脸色涨红,气喘吁吁地将袖子撸了起来,一副恼羞成怒的模样。
锦庭娇
在他左侧,而二十名身穿铠甲的军官齐齐跪在地上,犹如二十把利剑,无形之中带着浓浓的肃杀之气。
领头一人,冷冷瞥了李斯一眼,看向龙椅方向,拱手道:
“陛下,此次太子铸下大错,臣等以为实是因为太子年幼,无人教导所致,这军功爵制乃是我大秦立国之本,太子一下子诛杀我军中十一位有功之臣,实乃肆意妄为之举!”
“故,我等一致推荐西荷将军担任太傅一职,一来可以教导太子熟悉军务,二来也可安慰军心,还请陛下成全!”
“臣等愿推荐西荷将军担任太傅一职,请陛下成全!”
木下一笛笙
领头之人说完之后,其余军官齐齐拜了下去,异口同声。
他们那边话音刚落,李斯便站了出来。
“放屁!怎么,立了些许军功就碰不得,摸不得了?明明是那些军官贪赃枉法,死有余辜,你们居然还有脸将这事情赖到太子头上!”
李斯死死瞪着这些军士,一字一句道:
“大不了,下一次老夫亲自带军出征!真以为大秦离了你们就不能打仗了?”
“丞相还请自重!有道是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不是末将看不起你,凭您这身板,宰只鸡都费劲,还想上阵杀敌?别搞笑了!”
领头的将军一脸轻蔑的模样,引得身后军官们哄堂大笑。
眼看着作为文官首领的李斯被人侮辱,其他大臣们也站不住了,立刻跳出来,纷纷朝着对面军官开骂。
一时间,污言秽语不绝于耳,朝堂上那一分神圣而又庄重的氛围,荡然无存。
望着底下乱糟糟的景象,高坐于龙椅上的嬴政,面无表情,看不出喜怒。
毒女狂妃
就在这时,一个內侍从外面跑了进来,禀告道:
“前泗水郡尉楚阳奉旨回京,正在殿外等候觐见……”
听到这句话,军官们这边一头雾水,李斯脸上却是露出了一抹惊喜。
他连忙抬起头来,看向龙椅的方向。
只见上面在沉默了片刻之后,淡淡地吐出了一个字。
最强兵王 磨剑少爷
“宣!”
嬴政望着宫殿门口,嘴角微微翘起。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