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某美漫的醫生》-第六百九十五章 美少婦邀月和憐星的競爭上崗讀書

某美漫的醫生
小說推薦某美漫的醫生某美漫的医生
“群众里面有坏人啊!”
墨非躺在船上,仰面朝天,抽着烟,不由得感叹道。
他只不过是刚刚当上了一个微不足道的小干部,结果就在怜星的引诱下,接连为她们俩姐妹走了后门。
这么下去,墨非感觉自己这个干部,迟早药丸!
这都是怜星的错!
自从当上了小干部以后,战战兢兢……忘记了堡垒最容易从内部攻破的道理,虽然还是做到了秉公持正,但却没能防住,别有用心的属下对我身体上格外的关心……
宫殿之内,邀月已经昏睡了过去。
可是她满脸的泪痕。
嗯,应该是走了后门,获得了莫大的裨益之后,激动而留下的泪水……
“姐姐这下子可算是被你给打入尘埃了,我看她以后还怎么高傲得起来!”怜星嬉皮笑脸的说道。
她的本性,其实也是一个精灵古怪的女孩,只不过这么多年,一直被强势霸道的邀月也压抑了心性。
“只不过就怕她以后要是真的能够再次超越你,怕是要将你给千刀万剐了。”墨非吐出一口烟圈,说道。
怜星这个当妹妹的对邀月作出的事情,即便是他这个当外人的,都有些看不过去了,更何况邀月这个受辱的本人了。
“这不是还有你吗?你会保护人家的对吧?”怜星靠近墨非,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眨了又眨。
她在习武天分上,终究还是稍微差了邀月那么一点。
“那就要看你们姐妹俩,谁能更豁得出去了。”墨非舔了舔嘴角,微笑道。
……
怜星自然早就认了墨非女人的身份,邀月却有些格外倔强,不过在之后被墨非收拾了两顿,也就服帖了。
有句话说得好,毕竟再冷漠的女人,她的……也是温暖的……
二宫主和大宫主,接连沦陷在了墨非的导弹之下,整个移花宫,自然也就变成了墨非的了。
天翼 戰神
于是他一边勾搭移花宫其他的小妹妹,一边观看移花宫收藏的武功秘籍。
不得不说,移花宫内的女弟子,都是能够被邀月、怜星入眼之人,质量自然不可能差了,个个都是不错的美女。
比较起来,移花宫的质量,比灵鹫宫都要高上许多。
就像花月奴,能够拿下邀月都拿不下的江湖第一美男江枫,实则其在移花宫内的地位也算不了多高,不能说要多少有多少吧,几十个还是有的。
差一点又让移花宫发生了好运连连的惨剧。
好在移花宫有意思的武功也不少,吸引了墨非不少注意力。
除了《明玉功》和《移花接玉》这两种顶级武功之外,作为天天鼎鼎有名的武道霸主,灭门破家也不在少数,方才打出来的移花宫赫赫威名,即便是朝廷都不敢多管移花宫的闲事,所以在这些历程之中,移花宫收集的武学,不必天山灵鹫宫的禁地内的武学差到了那里去!
墨非此时正在移花宫的武库之中看书。
邀月在一边陪同,红袖添香,倒是别有一番趣味。
“那个……我能不能问问,你传给怜星的武功,究竟是什么?”邀月犹豫了好一会儿,终于还是忍不住问道。
虽然她在和墨非的双修之中,也获得了莫大的好处,功力提升得飞快。
踏破仙尘
但是她转化的明玉功真气,和怜星的灭世魔身,有质一般的差距。
所以无论她怎么努力,和怜星之间的差距也是越来越远。
诡画
邀月对此非常非常的不甘心。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她现在已经不怎么恨墨非了,因为恨也没有用,这个男人简直宛如神魔,根本就不可能战胜,要说是怎么知道的……因为她即使在他最脆弱的时候,以自己最强的攻击他,他都能安然无恙……甚至自己有时候打爆了他的要害之处,还没有来得及高兴,然后看见他的伤口就以肉眼不可见的超快速度,重新再长出来,然后……
就没有然后了。
可是她对怜星就非常痛恨了,非要报复回来不可,并且怜星的武功和她差距并不是很远,她是有希望追上的。
“《灭世魔身》,一个叫做魔主的人创造出来的功法,号称练到高深处,可以做到长生不死,当然,虽然暂时还没有人靠着这套武功做到长生不死,很多修炼者直接半路就给人打死了,但是也不妨碍这门武功绝对是当世最强。”
墨非一边看书,一边说道。
“那你能不能教教我……”邀月笑得非常僵硬的向墨非说道。
估计她从来都没有学过,怎么讨好一个人,怎么讨好一个男人,所以看着就非常别扭。
墨非放下了手中的书本,看向邀月,笑了,说道:“怜星可是付出了非常大的代价,方才从我这里换取到了这样一门武功,我凭什么传给你?”
“我现在都是你的女人了,难道你不该传给我吗?”邀月反问道。
“既然你都知道你是我的女人了,那你不好好的遵守三从四德,好好做一个妻子,脑子里面却还想着,等你有一天武功大成了,来反杀我?”墨非似笑非笑的说道。
“你能够看透我的思维?”邀月蓦然一惊,说道。
“并不是,你想些什么,从你脸上就都能看出来了,恕我直言,你根本不会隐藏自己的想法。”墨非耸了耸肩,说道。
邀月沉默了好一阵子,说道:“怜星付出的代价,我也可以付出。”
“不行!”
“这又是为什么?”邀月不满道:“我和怜星都是你的女人,难道你要厚此薄彼?”
“因为怜星的代价,就已经包含你了,让我感受到了双倍的快乐,所以她给我的筹码,你已经给不起了。”墨非笑道。
邀月咬了咬牙。
这两个狗男女,把事情走得太绝了。
怜星这就是走了我的路,让我无路可走了吗?
邀月一脸的绝望。
“不过嘛……”
听出墨非的话语之中,似乎有转圜的余地,邀月连忙道:“不过什么?只要我能付得起的代价,我都能付,只要你传我你传给怜星的那门武功。”
……半个小时候修改
“群众里面有坏人啊!”
墨非躺在船上,仰面朝天,抽着烟,不由得感叹道。
他只不过是刚刚当上了一个微不足道的小干部,结果就在怜星的引诱下,接连为她们俩姐妹走了后门。
这么下去,墨非感觉自己这个干部,迟早药丸!
这都是怜星的错!
自从当上了小干部以后,战战兢兢……忘记了堡垒最容易从内部攻破的道理,虽然还是做到了秉公持正,但却没能防住,别有用心的属下对我身体上格外的关心……
宫殿之内,邀月已经昏睡了过去。
可是她满脸的泪痕。
嗯,应该是走了后门,获得了莫大的裨益之后,激动而留下的泪水……
“姐姐这下子可算是被你给打入尘埃了,我看她以后还怎么高傲得起来!”怜星嬉皮笑脸的说道。
她的本性,其实也是一个精灵古怪的女孩,只不过这么多年,一直被强势霸道的邀月也压抑了心性。
“只不过就怕她以后要是真的能够再次超越你,怕是要将你给千刀万剐了。”墨非吐出一口烟圈,说道。
怜星这个当妹妹的对邀月作出的事情,即便是他这个当外人的,都有些看不过去了,更何况邀月这个受辱的本人了。
“这不是还有你吗?你会保护人家的对吧?”怜星靠近墨非,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眨了又眨。
她在习武天分上,终究还是稍微差了邀月那么一点。
“那就要看你们姐妹俩,谁能更豁得出去了。”墨非舔了舔嘴角,微笑道。
……
怜星自然早就认了墨非女人的身份,邀月却有些格外倔强,不过在之后被墨非收拾了两顿,也就服帖了。
有句话说得好,毕竟再冷漠的女人,她的……也是温暖的……
二宫主和大宫主,接连沦陷在了墨非的导弹之下,整个移花宫,自然也就变成了墨非的了。
于是他一边准备勾搭移花宫其他的小妹妹,一边观看移花宫收藏的武功秘籍。
不得不说,移花宫内的女弟子,都是能够被邀月、怜星入眼之人,质量自然不可能差了,个个都是不错的美女。
火影之轮回天下 艺术是永恒
比较起来,移花宫的质量,比灵鹫宫都要高上许多。
就像花月奴,能够拿下邀月都拿不下的江湖第一美男江枫,实则其在移花宫内的地位也算不了多高,不能说要多少有多少吧,几十个还是有的。
如果没什么意外的话,移花宫接下来说不得就要发生好运连连的惨剧。
好在移花宫有意思的武功也不少,先吸引了墨非不少注意力。
除了《明玉功》和《移花接玉》这两种顶级武功之外,作为天天鼎鼎有名的武道霸主,灭门破家也不在少数,方才打出来的移花宫赫赫威名,即便是朝廷都不敢多管移花宫的闲事,所以在这些历程之中,移花宫收集的武学,不必天山灵鹫宫的禁地内的武学差到了那里去!
墨非此时正在移花宫的武库之中看书。
邀月在一边陪同,红袖添香,倒是别有一番趣味。
“那个……我能不能问问,你传给怜星的武功,究竟是什么?”邀月犹豫了好一会儿,终于还是忍不住问道。
虽然她在和墨非的双修之中,也获得了莫大的好处,功力提升得飞快。
但是她转化的明玉功真气,和怜星的灭世魔身,有质一般的差距。
所以无论她怎么努力,和怜星之间的差距也是越来越远。
邀月对此非常非常的不甘心。
她现在已经不怎么恨墨非了,因为恨也没有用,这个男人简直宛如神魔,根本就不可能战胜,要说是怎么知道的……因为她即使在他最脆弱的时候,以自己最强的攻击他,他都能安然无恙……甚至自己有时候打爆了他的要害之处,还没有来得及高兴,然后看见他的伤口就以肉眼不可见的超快速度,重新再长出来,然后……
就没有然后了。
可是她对怜星就非常痛恨了,非要报复回来不可,并且怜星的武功和她差距并不是很远,她是有希望追上的。
“《灭世魔身》,一个叫做魔主的人创造出来的功法,号称练到高深处,可以做到长生不死,当然,虽然暂时还没有人靠着这套武功做到长生不死,很多修炼者直接半路就给人打死了,但是也不妨碍这门武功绝对是当世最强。”
墨非一边看书,一边说道。
“那你能不能教教我……”邀月笑得非常僵硬的向墨非说道。
估计她从来都没有学过,怎么讨好一个人,怎么讨好一个男人,所以看着就非常别扭。
墨非放下了手中的书本,看向邀月,笑了,说道:“怜星可是付出了非常大的代价,方才从我这里换取到了这样一门武功,我凭什么传给你?”
“我现在都是你的女人了,难道你不该传给我吗?”邀月反问道。
“既然你都知道你是我的女人了,那你不好好的遵守三从四德,好好做一个妻子,脑子里面却还想着,等你有一天武功大成了,来反杀我?”墨非似笑非笑的说道。
“你能够看透我的思维?”邀月蓦然一惊,说道。
“并不是,你想些什么,从你脸上就都能看出来了,恕我直言,你根本不会隐藏自己的想法。”墨非耸了耸肩,说道。
邀月沉默了好一阵子,说道:“怜星付出的代价,我也可以付出。”
“不行!”
“这又是为什么?”邀月不满道:“我和怜星都是你的女人,难道你要厚此薄彼?”
“因为怜星的代价,就已经包含你了,让我感受到了双倍的快乐,所以她给我的筹码,你已经给不起了。”墨非笑道。
邀月咬了咬牙。
这两个狗男女,把事情走得太绝了。
怜星这就是走了我的路,让我无路可走了吗?
邀月一脸的绝望。
“不过嘛……”
听出墨非的话语之中,似乎有转圜的余地,邀月连忙道:“不过什么?只要我能付得起的代价,我都能付,只要你传我你传给怜星的那门武功。”

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某美漫的醫生 ptt-第六百九十四章 美少婦邀月和憐星的姐妹情深鑒賞

某美漫的醫生
小說推薦某美漫的醫生某美漫的医生
墨非和怜星自然也发现邀月醒了过来。
可是怜星没有停止……
只不过她笑道:“你猜,姐姐突破了《明玉功》第九层后,会想干什么?”
“会想欺负你一顿?”墨非伸手摸着怜星的大腿道。
“这个肯定是自然的,不过我猜啊,她怕是连你都想收拾了。”怜星喘息着说道。
嗯,主要是1VS1竞技场,实在是太耗费脑力,也就是等同于耗费体力了,所以怜星现在很累。
可是沉迷游戏的快乐,其实普通人所能想象?
大脑分泌的多巴胺,让怜星明明很累,却停止不了和墨非继续玩1VS1竞技场。
“我这个姐姐啊,她的强势霸道就从来没有变过……”怜星道:“或许她不在意和你的原因……就是因为她认为,只要杀了所有知道事实真相的人,那么这个事实就不存在,她仍旧还是那个高高在上、天下无敌的移花宫大宫主。”
怜星自然敢让邀月被墨非收拾……甚至她还帮助墨非收拾邀月,就是因为她知道,想要改造她姐姐,可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非要让邀月接受好长一段时间的毒打,她应该才能够转变观念过来。
她怜星可以随随便便向墨非低头,高傲的邀月短时间之内,是怎么也不可能做到的。
“如果她真的敢那么做的话,或许我们应该联手再教育她一下?”墨非沉吟一阵,说道。
没错,他就是助人为乐的大好人墨非,立志于帮助怜星和邀月两姐妹一家亲,让两姐妹从此不再有隔阂,坦诚相待!
‘坦诚相待’四个字,应该划上重点,或许会考。
毕竟做人就应该坦坦荡荡,有句话说得好,君子坦蛋蛋,小人藏叽叽。
于是接下来墨非和怜星两个人就心分二用,一边玩1VS1竞技场,一边就那么看着邀月突破《明玉功》第九层。
邀月身上的气势越来越强。
整个移花宫的人,又再一次感受到了天象的变化,黑云盖顶,电闪雷鸣。
“难道继二宫主突破《明玉功》第九层之后,大宫主也迎来的突破?”
“或许是二宫主突破,找到了窍门,然后告诉了大宫主,所以大宫主也迎来了突破?”
“不管原因是什么,这对我们移花宫来说,简直是个大喜事啊。有两位《明玉功》大成的宫主坐镇,咱们移花宫已经成为了武林中最强势力,什么武当派、什么少林寺,给我们提鞋都不配!”
“天佑我移花宫,原本我还担心大宫主去了二宫主的宫殿,这么长时间没有动静,会出现什么意外呢?现在看来,是大宫主在跟二宫主做武学交流……”
在邀月被怜星一顿“毒打”的时候,墨非自然遮掩了邀月的惨叫声,不然难免会有邀月的死忠分子,会意图冲进来,援救邀月这个大宫主。
以往的移花宫,怜星就是个芭比娃娃,大事小情,一般都是由邀月决定,这种情况下,邀月脾气就算再坏,烂船也有三分钉,怎么可能没有一个忠心耿耿于她的人。
终于,邀月的突破落下了帷幕。
她冷若冰霜的眼眸陡然间睁开,一道精光绽放,视线所及之处,当即便有无形引力漩涡出现。
“姐姐,你终于突破了,我可是等了你好久呢!”怜星轻轻一挥手,邀月袭来的引力漩涡便消失无踪。
怜星这个人就很实诚,此时坦诚相待,而邀月就不怎友好了,她竟然随手找来了一身衣服,遮挡住了自己……
“如今我《明玉功》大成,你们两个狗男女,今天就要付出代价了!”邀月咬牙切齿的说道。
她从来从来,都没有受到过这次这般的耻辱,比江枫放弃她而选择花月奴的那种痛恨,她更是恨怜星和墨非这对狗男女。
“姐姐,你不会以为,我们让你突破《明玉功》第九层,却无一点反制手段吗?”怜星笑吟吟的说道。
邀月面色一变,这正是她所担心的,这么简单的道理,小孩子都明白。
“我劝姐姐你还是好好的,不要做些无谓的挣扎,否则你的下场会很惨的!”怜星道。
邀月想了想,可是体内流淌的磅礴《明玉功》底气,给予了她强烈的自信,她现在就是天下无敌之人,没有可堪匹敌者。
就算墨非和怜星在她身上下了什么后手,比如绝世奇毒什么的,她也不可能选择屈服,而是抓住怜星和墨非两个人,反复拷打,获得破解之法。
她可是邀月!
怎么可能会轻易受到别人的威胁呢?
“可笑的言语,我不管你们究竟有什么后手,也阻止不了我,将你们两个碎尸万段!”
邀月身影晃动,就朝着墨非和怜星袭来。
只见她浑身青光环绕,神威无双,简直就像降临于世间的九天玄女,倾城美丽的同时,又不缺英武之气。
“死吧!”
邀月一掌拍向怜星,看似普普通通的一拳,却蕴藏着武道至理,奥妙无穷。
只有面对邀月这一掌的怜星才知道,邀月掌下,让她顿时感觉到乾坤颠倒,日月无光,仿佛整片天地都在坍塌,然后向她一个人压迫而来。
怜星都忍不住赞叹,她这个姐姐与《明玉功》实在是太契合了,邀月一突破,就强过了她突破之时很多了。
只是可惜,现在的她,可是以前的那个怜星了。
“姐姐,你来看看我这新学的武功灭世魔身究竟怎么样!”
怜星一声轻喝:“你也接我一招,灭世魔身之火雷罡气!”
战阵天下
在你昏迷这段时间,还有突破的这段时间,老娘的辛苦,可不是白费的。
随着怜星一张推出,一条火红的真气之龙,便直冲邀月而去,映红了整个大殿。
火龙速度极快,温度奇高,所过之处皆是炙烤空气之声,整个宫殿都变得炙热起来。
在这段时间,怜星为了提供自己的武功,不被邀月给再次压过,特意找了墨非走后门,方才从墨非手里面得到了更胜于《明玉功》的武功——《灭世魔身》。
原本墨非是非常非常讨厌走后门这种行为的,因为对其他人不公平,这个世界已经那么不友好了,阶级矛盾对立严重,你还要走后门,来提高自己,这不是作弊吗?
可惜没办法,要走后门的人是怜星,而怜星实在是太漂亮了,所以墨非没有忍住……
墨非觉得这也不能怪自己,拿这个来考验干部,哪个干部经得起这样的考验?
于是乎,怜星顺顺利利的走了后门,拿到了《灭世魔身》的秘籍,顺便让墨非帮助她提升功力的同时,直接帮助她转化真气。
以墨非如今的武道修为,这自然只不过是小事情。
况且怜星都那么低声下气的找他走了后门,这点小事墨非都不帮忙的话,那么他也太没有人性了。
所以,就有了如今对邀月使出灭世魔身的怜星。
邀月始终坚信,《明玉功》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厉害的武功,而将《明玉功》修炼至了大圆满境界的她,就是无敌的,不可能输给怜星。
面对怜星看起来厉害的火雷罡气,她也怡然不惧,只是她也警惕起来,手腕青光大盛,偌大的掌印几乎实质化,宫殿之内,气温骤然下降,宛如暴风雪来临的呼啸声,让人仿佛一时间从赤道,到了极点。
然后邀月和怜星碰撞上了。
“轰——!!!”
怜星所发出的火龙,和邀月发出的冰霜掌印碰撞上了。
宛如核爆一般,震天动地的声响,席卷了整个移花宫,大地动摇,地面开裂,山陵崩乱,巨石滚落,一片乱象。
让移花宫的弟子们都以为,这是地龙翻身了,却不知道这是她们大宫主和二宫主之间的生死搏杀。
毫无疑问,怜星这次又胜过了邀月。
灭世魔身这门武功,比《明玉功》强大太多了。
而怜星又墨非帮助,修习灭世魔身根本不像一门初学者,而是对灭世魔身有了很强的领悟。
所以邀月要怎么才能打赢怜星?
苍穹九逆 天天吃窝头
“姐姐,妹妹这一招火雷罡气,滋味如何呢?”怜星微笑道。
“你们这对狗男女,杀了我吧。”邀月一大口鲜血喷了出来,头发散乱,衣衫褴褛,躺在地上,眼神已经没了神彩,眸子都已经变成了灰色,仿佛失去了所有的希望。
第一次被怜星打败,她还有不甘心,对怜星充满了嫉妒之心,认为怜星只是运气好,刚好堪破了《明玉功》第九层的门槛。
而再一次被怜星打败,以邀月的骄傲,她已经陷入了深深的自我怀疑之中。
“杀了你?怎么会呢?你可是我最最亲爱的姐姐,我都还没有来得及好好疼你呢!”怜星舔了舔嘴角,说道。
“姐姐的味道,可是很润呢!”
邀月平静了一下,忽地,她一掌朝着自己脑门印去。
她已经失去了再度战胜怜星的信心,不愿意接受怜星的再次羞辱,所以她选择自杀。
“我的好姐姐,别说你在我面前已经不可能自杀了,即便你自杀了,我也不是没有办法把你救回来的。”
随波逐流之一代军师 随波逐流
怜星的身影陡然间出现在了邀月的身后,握住了她的纤手。
然后邀月看了看怜星,再看了看墨非——
好想死啊!
……
“二宫主,你这里是否出了什么事情?”
宫殿外,移花宫侍女的声音响起。
“嗯,没什么事情,呜……只是我和姐姐切磋了一下,没想到闹出那么大的动静,你们自己收拾吧,我和姐姐现在都受了一点轻伤。”
宫殿内传出来怜星的声音。
那侍女刚想退走,忽然间听到了一阵异常的声音——
“救我……呜呜呜……啊……不要……”
月易门往事
很快,那股异常的声音,就消失了。
侍女不由得停住了脚步,疑惑道:“二宫主,奴婢刚才好像听到了什么古怪的声音?”
“有吗?或许你听错了吧。”怜星道:“这里没有什么异常状况,这个世界上,有我和姐姐在的地方,不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了吗?难道你以为,还有什么人敢造次吗?”
那移花宫侍女想了想,也对啊,两位大宫主,以往就是天下最顶尖的武者,现在双双突破《明玉功》第九层,更是厉害到了不可想象的境地,还有什么能够威胁到她们俩安全的事情吗?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你还有没有什么其他的事情?没有的话,那就告退吧,我和姐姐现在有伤在身,需要尽快调息。”
“属下知道了。”
“嗯。”
侍女离开了,她一边离开一边拍了拍自己的脑袋:“我刚才应该真是听错了,或许是我把自己崩得太近、太累了吧?那呼救之声,我竟然差点以为是大宫主的声音?这怎么可能?大宫主武功那么厉害……再说了,以大宫主为人的高傲,即便是死,也不可能选择求救啊!那肯定不是大宫主的声音!”
那移花宫的侍女认为,以邀月的高傲,不可能向人求救,可是她不知道,不是邀月愿意低下自己的头颅,而实在是墨非和怜星两个人不干人事!
“唉,终于把人给忽悠走了,我也是不容易啊!”怜星擦了擦自己额头的汗水,然后笑吟吟的看向邀月:“姐姐,人走了,咱们继续。”
继续干什么呢?
主要是怜星这个当妹妹的,体贴邀月这个姐姐,知道邀月对于天下第一的痴迷,对于神功秘籍的狂热。
所以她选择成全邀月,让邀月也在墨非面前,走走后门,从墨非手中获取一些神功秘籍,顺便帮助邀月提升功力什么的,这也不用邀月感谢她,这是她当妹妹,应该做的事情。
墨非当然就很不满了,你这明显是得寸进尺,我墨非就是一个小干部,你走了后门也就罢了,还要让你姐姐来走后门,这个干部我墨非还能不能好好当了?你就是想看到我墨非被撤职,落得一无所有的境地是吧?
灵魂:停驻之夜 江夜江雅江秋
怜星赶忙解释,不是她想害墨非这个干部,而是她姐姐是她血浓于水的亲姐姐啊,姐妹情深,她自己上了岸,能够丢下姐姐不管吗?那她还是人吗?
于是墨非实在是无可奈何,终于还是让邀月来走了后门。

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某美漫的醫生-第六百九十三章 美少婦邀月和憐星的血濃於水推薦

某美漫的醫生
小說推薦某美漫的醫生某美漫的医生
“这、这有些不太好吧?”
墨非有些“手足无措”,“好言相劝”道:“毕竟她是你姐姐,血浓于水,哪里有什么过不去的坎儿。让她知道错误也就行了,没必要真的将事情弄到无可挽回的地步吧?”
怜星板着一双死鱼眼,死死的看着墨非——人不能无耻到这个地步啊!
你自己什么心思,你心里没数吗?
我都不好意思点破你!
现在你在我姐姐面前装好人,我就成为了那个唯一的大恶人?
我呸!
死混蛋,我有那么好糊弄吗?
“如果你没有意见的话,那么我这就将姐姐赶出移花宫,让她以后在外面自生自灭,这移花宫我一个人做主就行了,你觉得怎么样?”怜星似笑非笑的看着墨非说道。
“这个……”墨非咳嗽了一声,说道:“倒也不必将事情做到这种地步……”
“你们两个不用在我面前演戏了!”邀月冷笑道:“我落到你们手上,要杀要剐,随你们便!”
“只不过,我在这之前,还有最后疑惑,不知道怜星你能不能为我解答?”
“姐姐你可以问,但是我回答不回答就不好说了。”怜星捻起一缕青丝,轻笑道。
“你是怎么突破《明玉功》第九层的?就是因为你找了一个男人?”邀月冰霜一般的眸子,直直的看着怜星。
“哈哈哈,姐姐你到了这种境地,心里面想的,竟然还是这种事?”
怜星摇了摇头,说道:“从小到大,你性子就格外霸道偏执,戾气十足,每一件事,你都要去争第一。无论我干什么,你都要在其上面压我一头,你这样做,难道不觉得可悲吗?”
“我对姐姐生得气,从来就不是因为你事事压我一头,抢走我的风头,而是你一直把我当做一个玩偶娃娃,从言语行动等各种方面,逼迫我做一个没有自己灵魂的木雕。或许你本义上没有故意这种做,可是在事实上造成了这样的后果……”
说到这里,怜星怜悯的看了邀月一眼:“或许你对江枫其实也并没有你表现出来的那么喜欢,只不过你更在意,为什么一个长相没有你漂亮、实力没有你强大、势力根本没有的花月奴,一个移花宫的侍婢,凭什么赢得了江枫的心,你却没有。”
“说到底,你只是一直不愿意承认,你输给了花月奴!你输给了一个‘平平无奇’的女人,一个你可以随手杀死的草芥,甚至你的根本在于你不敢承认,你并非完美无缺!”
怜星对邀月看得非常透彻,邀月的霸道狠戾偏执,可不是从江枫事件上才表现了出来,而是从小到大一直都是,就从她为了摘桃子这种游戏小事,就能当时把她这个亲妹妹从树上推下来,这种何等的残忍?
怜星一直对邀月畏惧的同时,又觉得邀月可悲,人为什么要活得那么累?邀月那还不是因为别的原因,而就是她自己给自己找事情,自己逼迫自己,怜星一直就很想问邀月一句——真的有必要吗?
对于怜星自己来说,她一直觉得,人活着就是来寻找快乐的事情,只不过以往被邀月给阻拦了,而邀月就是一直在给自己找罪受。你杀了江枫、杀了花月奴,真的就开心了吗?还不是时常会想起当时的感受,一个人满腔的愤怒无处发泄。
人生,难道不是应该豁达一些,价值不应该在于创造快乐的事情,而不是让负面情绪,填满了自己的内心?
“不要跟我说这些没用的废话,告诉我,你究竟是怎么突破《明玉功》第九层的?”邀月低吼道。
她的眼睛血红,那副模样,就像是一个输光了自己一切的赌徒。
“好吧,我可以告诉你……”怜星指了指墨非,说道:“是他帮我突破的。他有一种神奇的双修功法,每一次……都能帮助我积蓄大量的真气。我们俩卡在《明玉功》第八层,就是像填满了一个小池子的是水,无论再怎么添加,水都只会是散逸出来。但是他的帮助,是强硬将水塞进池子里面。等池子承受不了那么多池水,被逼迫得自动扩容。”
邀月猛地看向墨非。
那如狼似虎的眼神,让墨非都有些小害怕,他小声说道:“没错,的确是我帮助她突破的,如果你想的话,我也可以帮你突破,免费的,不收钱,毕竟我们之间的关系这么近……”
怜星:“……”
邀月:“……”
妈的,你还想过要收钱?
是什么让你脸皮如此之厚的?
忽地,邀月像一只母豹子一般扑向了墨非。
怜星只是打伤了邀月,封禁了她的明玉功真气,倒是并没有彻底点住邀月的穴道,让她不能动弹。
毕竟要收拾一个根本不能动弹的木头人,和收拾一个活生生的人,是两个概念……
懂的人都懂,不懂的,说了你也不明白……
邀月这个赌输了的赌徒,此时不顾一切,孤注一掷的想要翻盘,把自己的一切筹码都堆上了赌桌。
而被邀月压在身下的墨非呢,他无力的“挣扎”着,小声BB道:“不要这样啊,我们都还不了解彼此呢,咱们不如先聊聊天再说?你轻点……”
怜星看到状若疯狂的邀月,好笑的摇了摇头。
她对邀月从来就没有那种恨之入骨的痛恨,因为邀月毕竟是她的亲姐姐,血浓于水,这话是不错的。
无论怎么样,邀月都是她姐姐?
没有谁是生下来就一定是恶人的,恶人不是没有可能痛改前非,一朝变成好人;好人也不是没有,一时贪念起,化身为恶魔的。
所以怜星怎么可能想把邀月这个亲姐姐,一棍子打死?
在怜星看来,邀月之所以变成这个样子的疯狂,主要还是在于后天的影响。
从小邀月就天赋好、长相漂亮、性格坚毅,得到师父格外的宠爱乃,在移花宫就是独霸一方。
即便是她被邀月推下树,摔成了残疾,师父也是严重的训斥了邀月一顿,除此之外,都没有给邀月多么大的惩罚,或许在师父眼里,她已经失去了一个传人,总不能连另外一个悉心培养的最优秀传人也失去吧?
……半个小时候修改
“这、这有些不太好吧?”
墨非有些“手足无措”,“好言相劝”道:“毕竟她是你姐姐,血浓于水,哪里有什么过不去的坎儿。让她知道错误也就行了,没必要真的将事情弄到无可挽回的地步吧?”
怜星板着一双死鱼眼,死死的看着墨非——人不能无耻到这个地步啊!
你自己什么心思,你心里没数吗?
我都不好意思点破你!
现在你在我姐姐面前装好人,我就成为了那个唯一的大恶人?
我呸!
死混蛋,我有那么好糊弄吗?
“如果你没有意见的话,那么我这就将姐姐赶出移花宫,让她以后在外面自生自灭,这移花宫我一个人做主就行了,你觉得怎么样?”怜星似笑非笑的看着墨非说道。
“这个……”墨非咳嗽了一声,说道:“倒也不必将事情做到这种地步……”
“你们两个不用在我面前演戏了!”邀月冷笑道:“我落到你们手上,要杀要剐,随你们便!”
“只不过,我在这之前,还有最后疑惑,不知道怜星你能不能为我解答?”
“姐姐你可以问,但是我回答不回答就不好说了。”怜星捻起一缕青丝,轻笑道。
“你是怎么突破《明玉功》第九层的?就是因为你找了一个男人?”邀月冰霜一般的眸子,直直的看着怜星。
“哈哈哈,姐姐你到了这种境地,心里面想的,竟然还是这种事?”
怜星摇了摇头,说道:“从小到大,你性子就格外霸道偏执,戾气十足,每一件事,你都要去争第一。无论我干什么,你都要在其上面压我一头,你这样做,难道不觉得可悲吗?”
“我对姐姐生得气,从来就不是因为你事事压我一头,抢走我的风头,而是你一直把我当做一个玩偶娃娃,从言语行动等各种方面,逼迫我做一个没有自己灵魂的木雕。或许你本义上没有故意这种做,可是在事实上造成了这样的后果……”
容后传
说到这里,怜星怜悯的看了邀月一眼:“或许你对江枫其实也并没有你表现出来的那么喜欢,只不过你更在意,为什么一个长相没有你漂亮、实力没有你强大、势力根本没有的花月奴,一个移花宫的侍婢,凭什么赢得了江枫的心,你却没有。”
“说到底,你只是一直不愿意承认,你输给了花月奴!你输给了一个‘平平无奇’的女人,一个你可以随手杀死的草芥,甚至你的根本在于你不敢承认,你并非完美无缺!”
怜星对邀月看得非常透彻,邀月的霸道狠戾偏执,可不是从江枫事件上才表现了出来,而是从小到大一直都是,就从她为了摘桃子这种游戏小事,就能当时把她这个亲妹妹从树上推下来,这种何等的残忍?
怜星一直对邀月畏惧的同时,又觉得邀月可悲,人为什么要活得那么累?邀月那还不是因为别的原因,而就是她自己给自己找事情,自己逼迫自己,怜星一直就很想问邀月一句——真的有必要吗?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对于怜星自己来说,她一直觉得,人活着就是来寻找快乐的事情,只不过以往被邀月给阻拦了,而邀月就是一直在给自己找罪受。你杀了江枫、杀了花月奴,真的就开心了吗?还不是时常会想起当时的感受,一个人满腔的愤怒无处发泄。
人生,难道不是应该豁达一些,价值不应该在于创造快乐的事情,而不是让负面情绪,填满了自己的内心?
“不要跟我说这些没用的废话,告诉我,你究竟是怎么突破《明玉功》第九层的?”邀月低吼道。
她的眼睛血红,那副模样,就像是一个输光了自己一切的赌徒。
阴婚不轨 柒小年
“好吧,我可以告诉你……”怜星指了指墨非,说道:“是他帮我突破的。他有一种神奇的双修功法,每一次……都能帮助我积蓄大量的真气。我们俩卡在《明玉功》第八层,就是像填满了一个小池子的是水,无论再怎么添加,水都只会是散逸出来。但是他的帮助,是强硬将水塞进池子里面。等池子承受不了那么多池水,被逼迫得自动扩容。”
邀月猛地看向墨非。
那如狼似虎的眼神,让墨非都有些小害怕,他小声说道:“没错,的确是我帮助她突破的,如果你想的话,我也可以帮你突破,免费的,不收钱,毕竟我们之间的关系这么近……”
怜星:“……”
邀月:“……”
妈的,你还想过要收钱?
是什么让你脸皮如此之厚的?
忽地,邀月像一只母豹子一般扑向了墨非。
怜星只是打伤了邀月,封禁了她的明玉功真气,倒是并没有彻底点住邀月的穴道,让她不能动弹。
毕竟要收拾一个根本不能动弹的木头人,和收拾一个活生生的人,是两个概念……
懂的人都懂,不懂的,说了你也不明白……
邀月这个赌输了的赌徒,此时不顾一切,孤注一掷的想要翻盘,把自己的一切筹码都堆上了赌桌。
而被邀月压在身下的墨非呢,他无力的“挣扎”着,小声BB道:“不要这样啊,我们都还不了解彼此呢,咱们不如先聊聊天再说?你轻点……”
怜星看到状若疯狂的邀月,好笑的摇了摇头。
她对邀月从来就没有那种恨之入骨的痛恨,因为邀月毕竟是她的亲姐姐,血浓于水,这话是不错的。
无论怎么样,邀月都是她姐姐?
没有谁是生下来就一定是恶人的,恶人不是没有可能痛改前非,一朝变成好人;好人也不是没有,一时贪念起,化身为恶魔的。
所以怜星怎么可能想把邀月这个亲姐姐,一棍子打死?
在怜星看来,邀月之所以变成这个样子的疯狂,主要还是在于后天的影响。
从小邀月就天赋好、长相漂亮、性格坚毅,得到师父格外的宠爱乃,在移花宫就是独霸一方。
即便是她被邀月推下树,摔成了残疾,师父也是严重的训斥了邀月一顿,除此之外,都没有给邀月多么大的惩罚,或许在师父眼里,她已经失去了一个传人,总不能连另外一个悉心培养的最优秀传人也失去吧?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