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小說 李逵的逆襲之路 愛下-第678章 自投羅網讀書

李逵的逆襲之路
小說推薦李逵的逆襲之路李逵的逆袭之路
熟悉李逵的人都知道李逵的秉性,这家伙不听劝。
基本上谁的话也不会听,说好听点是主意正,说难听点,就是倔驴。
就李大郎在李逵跟前的面子,肯定没指望让李逵改变心意。李逵咧嘴笑了笑,突然瞪眼道:“我意已决,你就别费口舌了。”
李逵看不上李大郎的原因只有一个,堂堂造船厂,三艘大船相继在风浪中沉没,但是关键性的图纸都没有留下。
可以说,李大郎虽然守财的能力很不错,但根本就不是一个能够掌管专业技术很强的船厂的东主。李逵也知道想错了,他当初听三叔公的说法,李大郎是自己人,亲兄弟,可以信任。
没错,人是绝对可靠。
可问题是,没有任何进展。
就算是有,也不是李逵想要的进展。放贷收利钱,他的生意比李大郎做的大得多。真要是为了钱,李逵为何不去扩大钱庄的经营范围,从而赚取更多的财富。可有钱能变出巡洋舰出来吗?
不可能。
他要的是大玩具双桅巡洋舰,而不是钱。甚至为了这个念头,他不惜投入更多的财富进去。可是李大郎呢?
钱放在他身上安全倒是不用担心,可这家伙根本就不是做产业的料。
“兄弟——”
“回去!”
李逵看着李大郎的背影,口中喃喃自语:“你也配有理想?”
李大郎臊眉耷眼的回到了自家的院子,对着房梁长吁短叹。别琢磨,他如今有吃有喝,还有老婆,舍不得死。
张玉莲看着李大郎愁眉苦脸的样子,没好气道:“叔叔怎么说?”
“我兄弟看不起我。”李大郎经常遭白眼,早就习惯了。别说李逵了,就是百丈村有一个算一个,都看不起李大郎。
堂堂百丈村男儿,怎么可以去做赶大车的营生?
尤其是李大郎胆小,武艺差,所以尝尝被欺辱。
许是被欺负惯了,李大郎并没有屈辱感。而是他想要做一件大事,却被阻拦的憋屈。造船的生意在他看来,不过是赔本的买卖。真要是为了赚钱,钱生钱的生意不好吗?
可李逵要做赔本的生意,他却无可奈何。
可是,凡事也有例外。李大郎创办造船厂的时候,当初听到一句工匠说过的话,顿时让他听到了心里去。
“东主,咱们这大船要是造出来,必然会成为天下第一的海船。”
天下第一。
这才是让李大郎心动的原因。他想成为天下第一。但是其他方面,恐怕这辈子再努力也达不到了,而造船厂确实有那么一点希望。
张玉莲愣了愣,她从认识李大郎的那天起,就知道李大郎没有任何廉耻感,更没有哪怕丝毫的进取心。
但这些并不能算是缺点,而是优点。
前者在家随便欺负,后者顾家。
突然间从李大郎的身上看到了一点做事的劲头,这让张玉莲很诧异。慢慢坐在丈夫身边,轻声问:“李逵没打你吧?”
“他敢?”
李大郎说完,抬头看了四周,这才傲娇的说道:“我是他哥。”
“可家里头你不主事。”张玉莲刚刚还升起的一丝怜悯之心,顿时烟消云散。李大郎这货也就是背地里装英雄好汉。真要在李逵面前,啥底气都没有了。
李大郎觉得这样下去肯定要被李逵赶回老家,心里越来越不是滋味,扭头看向了媳妇……冷不丁的对张玉莲道:“我记得我兄弟以前看你的眼神不对劲。”
“啥意思?李大郎,你给我说清楚,今要是不说清楚,你就别想睡了。”张玉莲秀美挑动,她当初是寡妇,而李逵是街头的霸王,似乎他们就该发生点什么似的。
李大郎应该清楚,她和李逵什么事也没有。
也不是没有,就李逵有一次趴在她墙头上看她。当然,后来事情也被澄清了,李逵是替县令周老爷来看人。
不过方式不太正经。
后来这段姻缘并没有成功,张玉莲没有答应。
夜色正浓。
李逵坐在书案前看公文。
吱呀,突然这时候房门被推开。
张玉莲风情万种的挎着食盒走了进来,低声道了声万福。就自顾自的在房间里忙活了起来,李逵越瞅越不对劲,这又是酒菜,又是放了两双筷子……你要干啥?
李逵自问自己肯定不是君子,但张玉莲送上门,这口绝对不能吃。
“叔叔!”
“天色已晚,有事明日再说,你回去吧。”
张玉莲美眸转动,突然轻笑了起来,笑声很脆,就像是咬了一口脆梨似的,空气中仿佛流露着甜丝丝的果香。李逵的正经,仿佛让张玉莲更起劲了起来,轻笑道:“在沂水县的时候,你可要比现在大胆的多。要是那天我让你进院子,你说你会做什么?”
李逵歪着脑袋想了想,摇头道:“我不会进去。”
女人眼神中似乎流露出些许的失落,却佯装根本就没有在意。毕竟女人,尤其是喜欢穿着华丽,风情万种的女人,更是在意自己的吸引力。张玉莲眯着眼,轻声道:“我不信。”
李逵哪里会让她得逞,嫌弃道:“你岁数太大了。”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张玉莲瞪大了眼珠子,不敢相信,答案竟然是这个。
李逵抬手比划道:“我不喜欢年纪大的女人,大个两三岁也就罢了,你都比我大快十岁了吧?当年我才十四岁,放在你身上,这是老牛吃嫩草,想啥美事呢?再说了,你这样的姿色,去临沂城夫子庙边上的百花巷,十贯钱能找来俩,想干啥就干啥。”
张玉莲脸色顿时黑了下来,腾地一下站起来,胸口起伏不定,显然被气得够呛。
丢下一句话,就往外走:“李逵,你这破嘴还是和当年一样气人。”
走到门口,张玉莲气不打一处来,怒喊:“死鬼,听够了没有?”
“兄弟,我真没想要试探你,是你嫂嫂……”
李逵无力地摆摆手道:“这些就别说了,没想到你还是醋坛子。”随即看了一眼桌上的酒菜,无奈道:“说吧,你又要闹什么幺蛾子?”
李逵清楚,李家可不是什么老武家。而且张玉莲也做不出金莲的事来,要不然当初她根本就不会拒绝县令周元纳妾的要求。
“兄弟,还请满饮此杯。”
酒味很浓,是高度酒。这也是李家人喜欢的酒。自从李逵在庄子里琢磨出了烧锅之后,李家的人基本上都喝这种烈酒。仿佛只有喝这种酒,才配称男人。
尤其是蒸馏酒的度数很高,六七十度都是常有的事,只是不太好控制,经常有些出入。毕竟后世白酒厂蒸馏出来的酒,也是勾兑了不少东西。原浆的话,基本上就是这个度数。
李大郎一杯酒下肚,脸膛顿时红润了起来。连着喝了几杯之后,借着酒劲,开始语无伦次的说了起来:“兄弟,你是不知道哥哥我最开心的时候不是现在,更不是做了财主,有钱了。而是当初我在沂水县城里做起买卖的时候。”
“那时候我想,凭借着栗子的买卖,我能养活老娘,也能让你有书读。”
“后来呢?”李逵好奇道。
这或许是他们兄弟这辈子第一次谈心,要是谈崩了的话,这辈子也就这一次了。看在唯一一次的面子上,李逵勉为其难的听了下去。
他心里明镜似的,知道李大郎费这么大的劲,到底为什么。
李大郎给自己自斟自饮了起来,眉宇间却多了一份哀怨:“没想到,糖炒栗子这等好买卖咱们家才做了不到一个月,你就去把牛背山给抢了,然后……谁也看不上糖炒栗子的买卖了。”
“后来,家族也朝着大户的样子变了起来。五叔整日想着做大买卖,想像你一样,突袭牛背山,一夜暴富。而四叔整日里操练我等家族子弟,苦不堪言。”
李逵拦住了李大郎,问:“我记得四叔是操练李庆他们几个吧?你怎么混迹在里头去了。”
李大郎当时都成年了,怎么和半大孩子一起被四叔操练?
李大郎苦笑道:“我没打过他,就必须要被操练。”
“四叔李洪?”
李洪是三叔公的儿子,武艺在百丈村中属于前三的地位。只是平日里不动手,但李逵感觉李洪的武艺甚至要比五叔李林还强那么一丁点。
李大郎败在李庆的手里,不算太丢人。
可李大郎却怒斥道:“是李庆。”
“等等,李庆,当时应该才十来岁吧?”作为经常被李逵镇压的倒霉蛋,李庆当时才十来岁的样子。可李大郎已经是成年了,没道理连个毛孩子都打不过吧?
李大郎愤恨道:“这娃没有武德,我是他族兄,他竟然敢打我!”
李逵听的有点头大,打断道:“说点别的吧。”
李大郎在李氏族人之中地位低下果然是有原因的,李庆这家伙在京城,也是能惹事的一把好手。可是李大郎当初竟然连孩子都没打过。
说别的,李大郎有点懵圈了,问:“说什么。”
“你和嫂嫂怎么认识的?”
“她喜欢吃糖炒栗子,从我做买卖的时候,她就照顾我的生意。后来即便我不做糖炒栗子的买卖了,但也隔天就炒一锅给她送去。”
“没收钱?”
“那时候家里已经不缺钱了。”李大郎理直气壮道。
“送了多久?”
“得有几年吧?”
李大郎回忆道:“其实也没什么,她喜欢吃,我喜欢做,这不挺好吗?”
李逵坚信,仅凭这一点,李大郎绝对不会步武大郎的后尘。这家伙太有耐心了,或者说,这家伙太闲了。
可李逵不乐意了,指着李大郎问:“可年许伯想要招你为婿,为何你还对胖春心有邪念。”
李大郎急了,拔高声音道:“什么叫邪念?我那时候是光棍,她没人娶,这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吗?可谁没想到,我竟然败给了李全。他是个傻子啊!”
李大郎干嚎了几声,这才收住心头的悲凄:“我也没想和你嫂子有什么结果,就像是喂猫喂狗,养久了,这不感情就出来了吗?”
“算了,别说了。你想要继续主持船厂,我还是不能答应。”李逵叹了口气道:“我已经打算给清叔写信了,让他接到信之后启程。等他来到了登州,你和他交接船厂事宜。”
“我不走!”李大郎借着酒壮胆道:“这船厂是我的心血,怎么可以拱手让人?再说了,清叔以前是衙门里的捕头,他不懂造船。这是个细致活,需要常年累月的耗在上头。他来,还不如让我看着呢?”
“你看着,我问你,船厂的几次失败的船可有模型。”
“什么模型?”
“就是船只建造之前的打出来的样子。缩小了尺寸的船。如果船只建造不成功,即便是出海沉没了,也能通过模型找出失败的原因。”
李逵的话如同当头棒喝,将李大郎给问住了。
他要是不主持船厂的生意,这辈子估计也就是个田庄的庄主。之前更是不堪,就是小贩而已。他哪里懂得建造模型来分析船只的数据,从而分析船只的安全性?
军队系统 烟熏味
李逵继续道:“还有图纸。你用风浪大的时候来测试船只的抗风浪性能,这确实很好。但是船只的图纸呢?图纸是建造船只的基础,就算是建造完成之后,也可以通过分析图纸,发现船只的问题。这些资料你都没有留下。只要图纸在,一旦建造成功了,这样的大船,我们一口气能造十艘,二十艘,只要按照图纸建造,就能想要建造多少就能造出多少一模一样的大船。”
“没人跟我说啊!”李大郎大为惊恐的嚷嚷起来。
李逵咬牙切齿道:“我给你写信,都在信里说了。”
李大郎懵懂的看向李逵,反应迟钝的如同是只被灌醉的大鹅,良久,才懊恼道:“我不识字啊!”
“不识字,你总该让识字的人读给你听吧?”
“你给我写的信,万一有天大的事,岂不是让人听去了我家的机密?”
这天不能聊了,突然门外传来嗤嗤的笑声。李逵摸着额头,对门外道:“嫂嫂,兄长醉了,你让人扶他去休息吧!”
翌日。
终于有船工想要为了一万贯的赏金,搏一搏。
而李逵在登州城,准备一一见过船工,拷问其学识。至少别把滥竽充数的人当成宝贝。
“李老爷,小人吴平,造船十五年,擅长造任何船只。”
“说出这份图纸上的不合之处。”
李逵指着一份临时最为考核标准的图纸对其道。
“李老爷,你不懂造船,纸上说来终觉浅……”
浅情薄爱 栀子花花
李逵一眼就看出对方是混子,趁着脸道:“滚出去!”
“李老爷,我劝你……”
“阮小五将其送去衙门,打二十棍再说。”
李逵气地够呛,糊弄人都胡弄到自己头上来了,气恼之余,干脆将官服穿了出来。这下子,骗人的倒是没有了,只是来赚这份万贯赏金的人却少了很多。
即便是有,也多半是一知半懂的匠人。李逵听地昏昏欲睡,却连一个有本事的匠人都没有招揽到。
“兄弟,喝口茶醒醒神。”
李逵看着端茶送水的李大郎,无奈摇头道:“算了,你愿意留下来,就留下管钱吧。”
“兄弟放心,哥哥一定给你看好钱,不让人骗了去。”
李逵动了动嘴皮子,终究没再说什么。李大郎招揽的工匠,他也见过了,就按照他对造船业的一知半解来看,水平也很寻常。想要造出完全不属于这个时代的大船,没有任何希望。
“下一位!”
“大人,小人乌蒙。”说完,战战兢兢的偷偷抬头瞄了一眼李逵,假冒官员,按大宋律可是大罪。可他明明是来李家船厂赚赏金的,可却发现坐在他面前的是个穿着绯袍的官老爷,一时间,他都以为走错地方了。
“看看这份图纸。”
乌蒙在看图纸,李逵却对此人没有任何希望。毕竟太年轻了,正当李逵觉得一天功夫白费劲了的时候,乌蒙却啧啧的接连从嘴唇中发出声音,仿佛有点不可思议,猛然抬头看向了李逵。却发现李逵的官袍,是个名副其实的官老爷,立刻吓得低头道:“大人,小人以为这船没法出海。”
“怎么说来?”
乌蒙比划道:“船只在河流中行走,只要吃重够大,就能稳重。但是出海的船只需要抗击风浪,风浪来时,船只左右扭动,一旦无法支撑其重量和海浪之力,必然龙骨断裂。”
“不是上下颠覆吗?”
“不是,上下颠覆虽然也很重要。但是海船最需要考虑的是左右的挤压,一旦扛不住浪,必然龙骨断裂。”
“哦!”
李逵眼前一亮,看向乌蒙,对方根本就不敢看他。
这让他很奇怪,让其抬起头来。
对方面为情难的抬头,却让李逵大为失望,可是李逵这厮多疑的很,突然冷不丁的开口道:“你不是乌蒙。”
后者惊慌不已,转身想要拔腿就跑。
他哪里跑得过李逵,别说李逵了,就连阮小五挡在他面前,他都无法过去。见逃不掉,还被扭住了按倒在地,乌蒙干脆也不挣扎了。一副听之任之的样子。
“小子,还不速速道来?”
对方让李逵怀疑的地方很多,脸太白净。造船的匠人每一个都肤色很黑,很少会有脸色白净的。而且身材高大。倒不是说身材高大不行,而是船工大部分都是南方人,尤其为福建最多,身材普遍不会太高。
尤其对方眼神游动,像是心中有鬼的慌乱,让李逵看出了端倪。
没想到被擒住之后,对方反而不慌了,冷笑道:“我是孟康,狗官,你不是早就知道我了吗?”

gwy7f引人入胜的言情小說 李逵的逆襲之路 愛下-第657章 低調有內涵閲讀-93ztv

李逵的逆襲之路
小說推薦李逵的逆襲之路李逵的逆袭之路
“人杰,做人呐,心胸要宽阔一点!”
回垂拱殿,在皇城内的路上,章惇对李逵语重心长道。
可是让他郁闷的是,李逵投射在他身上的眼神,仿佛是在打他的脸。满朝文武,有一个算一个,能说这句话的人很多,但绝对不包括章惇。
意识到自己被李逵被鄙视了,章惇也是一脸愁容和尴尬。
当然,他是绝对不会承认自己小肚鸡肠的,他可是宰相,宰相肚里能撑船且不说吧,至少有容乃大,容人的气度还是有的。章惇唏嘘道:“你看子由,就凭他追随司马光这贼子,老夫定要贬谪他去岭南。可是你看,他如今不是在京城好好的吗?”
咳咳咳——
章惇立刻盯上了自家儿子,原因是章授在边上也听不下去了。
苏辙之所以没有被镇压,是皇帝在保他。而不是章惇什么宽容大量,不计较当年被保守派贬谪的惨痛经历了。实际上,章惇小肚鸡肠别说在外头,连他亡妻张氏也是心知肚明。张氏在病故之前,还嘱咐章惇:“你性格刚毅,遭遇贬谪,吃了不少苦,他日回到朝堂,一定不要报复。”
要不是在生死之间,章惇的妻子肯定不敢说。
正因为知道命不久矣,说出的话才是肺腑之言。
这话外人不清楚,但是章家的子弟都清楚。当时,他们都在母亲的榻前跪着呢。
章授听不下去,绝对是因为他爹忒不要脸了。
李逵却固执道:“蔡京有手段,还不要脸,这样的人才用好了,事半功倍。”
“元让,他不好办呐!”
章惇苦着脸,蔡京倒下就倒下了,但是他弟弟可是王安石的女婿,尤其蔡卞的手腕,实际上要比章惇高出不少。别看他不显山不露水,可章惇却不得不依靠这个盟友,才能维持变法派表面上的团结。
李逵嘴角挑起,轻慢道:“蔡京的名声臭了。”
“他已经够倒霉了,你还要将他收在门下,难道当初有老夫不知道的隐秘?”章惇好奇心起来了,觉得李逵心眼小过头了。
李逵当然不会承认他小肚鸡肠,当初蔡攸这厮竟然想做太师女婿,要是没机会也就算了,这大好的机会,李逵能放过去?有道是父债子偿,李逵弄一个子债父偿也说的通。
“他如今的名声,除了我能好心用他,这大宋还有他的机会?章相,你就别琢磨了,他要是还想翻身,就让他的名声再臭一些,保准他啥心事都不敢有了。”李逵道。
见李逵坚持不松口,章惇也只能想着去和蔡卞好好说道说道,争取将蔡京骗来京城。
为什么要说骗?
蔡京能屈能伸,但毕竟成名已久,而且还是做过二品大员的人,能甘心给李逵当下手?
当然,李逵的衙门如今就他一个光杆,怎么着得招些人。今后,他肯定少不了要和都事堂互通有无,必然需要一个双方都能信任,而且还不会随意被人撬边的人选,李逵盯着章授看了一眼,顿时有了想法:“章相,今后新衙要隐秘其事,不得用你我都信任的人选。不知道章相可有人选?”
後 鬼
章惇这边倒是简单,他如今是宰相,想要附庸他的人不计其数。至于能信任的人选也不少,但要是李逵也能信任,就难了。
李逵之前混迹的人,大部分都是宦官。
章惇琢磨着,难道自己还得去宫里寻摸一个?
“容老夫想想。过几日给你答复。”
章惇不敢当即拍板,毕竟此时事关重大,得从长计议。可李逵却指着章授道:“章相,三叔做事缜密,又是章相骨亲,为何舍近求远?”
章惇还没反应过来,反倒是章授惊喜的道:“人杰,以后三叔都听你的,你要往东,三叔我绝不往西。”
“混账东西,为了做官,连做人的气节都不要了?”
章惇怒不可遏的指着章授要泼口大骂,别的不说,章惇洁身自好的做派,在大宋是绝无仅有的。四个儿子中了进士,仅仅小儿子才被允许进入官场,进入了官场之后,还一直压着小儿子的升迁,如今快十来年了,还在县令这样的小官任上转悠。这位可是进士第五,换个宦官人家,早就做到了五品官了。不得不说,大宋的宰相,在这方面比章惇做得好的一个都没有。
当然,有人要说了,举贤不避亲,章惇故意压制几个儿子的手段太过明显,招人诟病。
别忘了,章惇是宰相,他的四个儿子,都是进士出身。科举最好的成绩和他一样,排名第五。这要是进入官场,没几年,就能擢升至五品以上的官员,甚至十年之内,成为从三品的直学士也不是不可以。
可章惇就是压制了几个儿子,目的不得而知,他从来没说过。
但李逵看出来了一点门道,章惇这老家伙想做殉道者。他甚至不在乎和天下为敌。
他这个做法,就是不给自己留后路。
雾都孤儿
儿子,一旦进入官场之后,章惇的顾忌就多了。
可章授寒窗十年苦读,才智并不比大宋最精英的读书人差,反而颇为优秀。难道他们就一点没有做官的想法吗?
想,做梦都想。
可是老爹不让啊!
李逵开口就问章惇要章授,章惇第一反应肯定是拒绝。但是说到今后两个衙门之间的互通有无,至少传递消息上,没有人比章授更适合了。
章惇犹豫了片刻,只好点头:“就给他个书办做吧?”
“书办?”别说李逵看不过去了,章授也急了,低声提醒道:“父亲,这是吏,不是官。儿子虽说不如二哥和四弟在科举上大放异彩,可也是进士出身,做吏岂不是让父亲蒙羞?”
章惇怒道:“你做官不成,祸害的是百姓,才会让为父蒙羞。至于你务农,还是经商,为父都不在意,你觉得为父会在意你是否是官,还是吏?”
“三叔,来咱这地方,先做丞,虽说八品官完全不符合三叔的气质,但好歹是个官。”
李逵当然不能听章惇的话,堂堂进士给个吏员的身份,这不是招揽人才,而是打相府的脸。再说了,给个丞,李逵都觉得委屈了章授。别的不说,章授的能力确实很不错。一直跟着章惇,耳濡目染之下,待人接物的本事就不是李逵能比得上的。
章授完全可以代替李逵沟通其他衙门,而且别看章授官小,还是粉嫩的官场新人,可是他背靠相府,普通四品以下官员还真不敢不给他面子。
章惇也清楚其中的道理,也只能接受。
不过章惇也有要求到李逵的地方,低声对李逵道:“有个人想要拜见你。”
“什么人?”
“骑军指挥王舜臣。”
李逵心中顿时明镜似的,骑军指挥,看来章惇也想要在骑兵中插一手。但这对李逵来说,更本就不是事,他还巴望着这样的人多些。反正种建中在青塘练骑兵,最缺的就是能征善战的将才。而王舜臣的勇猛,李逵也有所耳闻。
他当即点头道:“青塘各州不适合让文官统领,不如让他去兰州训练骑兵。权知兰州,章相以为如何?”
“这个,不符合官制吧?”章惇有些担忧,王舜臣能力有,但是没功劳。或者说,对于晋身的功劳来说,略显不足。而在大宋,武将也可以知军州。但需要很大的功劳。冒然将人提拔上这样的高位,恐怕还是有捧杀之嫌。
李逵浑然不在意道:“青塘不过是个池塘而已,青塘的骑兵要想要真正训练出来,没有吐蕃练手是不可能的,吐蕃才是汪洋,只要他能力不差,获取军功再简单不过。”
章惇面露喜色,他在李逵打下青塘之后,就有了对吐蕃用兵的想法。
一方面,他担心李逵对青塘的影响力太大,不想他人插手青塘。一旦李逵反对他,他的西征策略恐怕要沉沙折戟。而李逵却一口认定,大宋的骑兵成军之前练兵对象是吐蕃,那么章惇所有的疑虑都将烟消云散。
甭管李逵是那一派的人,章惇完全不在意。他只要知道李逵和他一挂的,就心满意足了。
超神学院之双归 纵横四海鸣
迈着八字步,章惇心满意足的去都事堂坐衙了。
留下章授,眼巴巴的看着李逵,几次张嘴,想问却不敢问,深怕刚得的官职又丢了。
“大人!”
“别啊!三叔,以前我们怎么论,今后还怎么论。放宽些,今后新衙门里是我们的地盘,关起门来,咱爷们说了算。”
李逵在做事上,喜欢放手。他当然不会说自己怕烦,而是堂而皇之的说给属下锻炼的机会。如今,又是这样,他笑着对章授道:“三叔,你也是新衙门的官员了,今后我不在衙门,你做主。”
“啊!”章授幸福的都快冒鼻涕泡了,他刚入官场,就能替四品衙门的主了?这似乎比大理寺少卿都要威风啊!
当然,他高兴还没多久,李逵的任务就下来了:“三叔,京城你熟吗?”
章授拍着胸脯表示,京城他没有不熟的地方:“人杰,三叔托大,这么叫你。”
“不碍事!”
李逵摆摆手,不在乎道。
章授道:“要说京城,你三叔自从科举之后,在京城足足待了十几年,能不熟吗?只要人杰问,三叔断然没有答不上来的地方。”
“这就好,三叔有两件事需要你去督办。”
“人杰请说!”
“咱们这个炮局……”李逵撇撇嘴,越来越觉得这个衙门晦气,眼珠子转悠道:“三叔,咱们这衙门是大宋的机密,能低调些最好。炮局似乎不太妥当,你回去琢磨个名字,长一点不要紧,关键是能让人听不出来咱们是干什么的。”
这个任务很突兀,但章授却很认同李逵的说法,当即表示:“包在三叔身上。回去就去琢磨一个。交给人杰审定。”
“别给我,直接给章相就行了。”李逵促狭道。
章授没觉出不对劲,反而认同道:“这样也行。但是人杰,三叔我还不知道咱们衙门到底是做什么的,真要是想名字,也无从想起。”
友情歌之恋
李逵摸着下巴,思量道:“其实也不多,主要是变革我大宋的军队的武器,比如说火器中的火炮。监察铁监各工坊,工部各工坊,还有就是设计新的战舰。除此之外……还有一部分监察各地禁军的情况,评定其战力之类的。另外,我大宋准备募集骑兵,需要筹备之类的杂物,事情很多,也很杂。这是个全新的衙门,取名尽量要低调有内涵。”
章授了然道:“这岂不是小枢密院?”
谁说章家人不会拍马屁的?章授的天分就很高,一个‘小枢密院’就让李逵心花怒放,仿佛他距离枢密使的一品官职,就差一步似的。
“哈哈哈……三叔,你很有天分!还有就是寻找个合适的地方,最好在城外,作为训练人手之地。”
章授摸着自己略显年纪的脸,跟着笑起来了:“此事简单,包在三叔身上。”
回去之后,章授立刻翻书琢磨,该叫什么名字。等到掌灯时节,他终于从拟订的名字之中,选了个衙门的名字,陪着十分的小心,在章惇用膳之后将拟订的名字给了章惇。
章惇定睛一瞧,不解道:“人杰让你来的?”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是,人杰认为炮局虽然威风,但不符合衙门低调的特殊性,让儿子询问父亲,是否可以改个名字。”
影子舞者 秋沐
章授小心翼翼的抬起眼皮偷看了一眼老爹,随后又飞快的落下。
心头扑通扑通的乱跳,以前没这毛病啊!章授也奇怪不已,难道是他爹当朝一品,而他却成了八品官,这是权势的全方位压制?
章惇也不在意,将折子往衣袂里一塞,满口答应:“此事老夫去和官家说。”
他也是累了一天了,说服蔡卞骗他兄长来京城就不容易。但章惇却异常关心新衙门的筹备,问章授:“人杰选定了衙门驻地没有?”
章授震惊了,他刚当上官,连衙门都没有,这是个正经官吗?
章惇嘱咐了一句:“你尽力督促人杰,把衙门选址定好,是修是建,都要尽快。另外人员筹备也要想好。”说完,就去了书房。快到书房的时候,章惇还嘟哝了一句:“兵事调查统计局,这是个啥玩意?”
蔡府。
执政蔡卞看着在他面前恭谦的侄子,说不出的心烦。他不喜欢他这个侄子,做事太功利,和他兄长一个德行。
但是章惇午后找他谈话,不得不让他见侄子一次:“蔡攸,这次科举,太学之内的选拔可有机会?”
蔡攸没来由的头痛不已,低声提醒叔叔:“叔父,太学选拔举子,需要上舍生才行。侄儿,侄儿……”
“你还不是上舍生?”
蔡卞震惊了,他老蔡家兄弟多大的名声,竟然养出个连上舍生都考不上的蠢蛋。顿时气地冷哼道:“蠢才,蔡家的脸都让你给丢尽了。”
“侄儿愚钝!”蔡攸有什么办法,太学里都是妖孽,他哪里争得过人家?
就如才入太学一年多的李邦彦,长的眉清目秀,踢球又好,说话有好听,诗词歌赋都非常厉害。平日里太学里的学生都喜欢和他玩。可这位如此放浪不羁,却轮到考试,每每都是名列前茅,如今也成为了太学的上舍生了。这种人,天生就是打击人的,而像李邦彦这样的人,才学上舍之中并不缺。
蔡攸琢磨着自己要和人家比,给人做跟班都不够格。
太学的上舍生不超过三百,每次科举,总有一百人多左右下场。当然,这名额也是需要考试得来的。但是厉害的是,每一榜科举,太学生至少能获得五十个以上的进士名额。这就恐怖了,只要进入太学上舍,就等于一只脚已经跨过了贡士的身份。
蔡攸的才学,距离进士真的还很远。
蔡卞拿出一封家信对蔡攸道:“你带着这封信去浙江给你父亲,告诉他回京的事有眉目了,但不要伸张,偷偷来,你可明白?”
“侄儿一定亲自送达,将叔父的话带到。”蔡攸躬身接过信,贴身放好。
蔡卞摆摆手,不待见道:“去吧!”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