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小說 狩獵好萊塢 txt-第1161章 見世面(2)分享

狩獵好萊塢
小說推薦狩獵好萊塢狩猎好莱坞
【防盗章节】
……
……
蔺曌跟随陈晴在东西纵向超过两公里到处都在平整拆迁尘土飞扬的工地上走了一大圈,只觉得脚后跟都快要没了知觉,很多时候还要假装遮挡扬尘地捧着胸口,如此过了一个小时,再次回到车上,只觉得魂儿都飞了几分。
终究是城市里长大的姑娘,从小到大哪怕不算娇生惯养也是备受呵护,还从来没有受过这份罪。
再看虽说也难免染了些灰尘却依旧精气十足的陈晴,哪怕心中不太服气,蔺曌也不得不承认,这女人确实比她强太多。
隔着车窗最后和那位负责这边施工的梁老板道别,待司机将车子使出工地,陈晴才看向身旁一副狼狈模样的蔺曌,揶揄道:“身体素质这么差,简直是糟蹋日月当空这个名字,你干脆叫蔺黛玉好了。”
蔺曌一时无言。
甚至鼻子都有些酸,恨自己原来这么没用。
陈晴当然不会告诉身边这位她在大学里年年都是女子五千米长跑冠军,因此不是蔺曌身体差,而是她体质太好,抬腕看了下手表,吩咐司机开快一些。
现在已经过了十一点半。
中午还有一个饭局,还要先回去洗澡换衣,哪怕迟到一些没什么,终究不能太晚。
随后再次转向沉默无言的蔺曌:“刚刚跟我一起看过了那片工地,有什么感受?”
蔺曌顿了顿,还是不知道说什么。
最初跟在身边,她也努力认真听陈晴和那位梁老板的交谈,不过,到了后来,就只是脚疼了。
陈晴没等到她的回答,顾自继续道:“其实这并不算一笔太好的生意,20亿的总投资,比上午我和王总谈的那笔合作总额还要高,将来的升值空间更是不如,不过,关键其实在这块地本身,哪怕没能如同最初那样紧挨香山,距离也不算远,至于香山这边,呵,现在和你说这么多也没用,将来你会慢慢明白,前提是你能摆脱自己的花瓶身份。”
……
……
蔺曌跟随陈晴在东西纵向超过两公里到处都在平整拆迁尘土飞扬的工地上走了一大圈,只觉得脚后跟都快要没了知觉,很多时候还要假装遮挡扬尘地捧着胸口,如此过了一个小时,再次回到车上,只觉得魂儿都飞了几分。
终究是城市里长大的姑娘,从小到大哪怕不算娇生惯养也是备受呵护,还从来没有受过这份罪。
再看虽说也难免染了些灰尘却依旧精气十足的陈晴,哪怕心中不太服气,蔺曌也不得不承认,这女人确实比她强太多。
隔着车窗最后和那位负责这边施工的梁老板道别,待司机将车子使出工地,陈晴才看向身旁一副狼狈模样的蔺曌,揶揄道:“身体素质这么差,简直是糟蹋日月当空这个名字,你干脆叫蔺黛玉好了。”
蔺曌一时无言。
甚至鼻子都有些酸,恨自己原来这么没用。
陈晴当然不会告诉身边这位她在大学里年年都是女子五千米长跑冠军,因此不是蔺曌身体差,而是她体质太好,抬腕看了下手表,吩咐司机开快一些。
现在已经过了十一点半。
中午还有一个饭局,还要先回去洗澡换衣,哪怕迟到一些没什么,终究不能太晚。
随后再次转向沉默无言的蔺曌:“刚刚跟我一起看过了那片工地,有什么感受?”
蔺曌顿了顿,还是不知道说什么。
最初跟在身边,她也努力认真听陈晴和那位梁老板的交谈,不过,到了后来,就只是脚疼了。
陈晴没等到她的回答,顾自继续道:“其实这并不算一笔太好的生意,20亿的总投资,比上午我和王总谈的那笔合作总额还要高,将来的升值空间更是不如,不过,关键其实在这块地本身,哪怕没能如同最初那样紧挨香山,距离也不算远,至于香山这边,呵,现在和你说这么多也没用,将来你会慢慢明白,前提是你能摆脱自己的花瓶身份。”
蔺曌跟随陈晴在东西纵向超过两公里到处都在平整拆迁尘土飞扬的工地上走了一大圈,只觉得脚后跟都快要没了知觉,很多时候还要假装遮挡扬尘地捧着胸口,如此过了一个小时,再次回到车上,只觉得魂儿都飞了几分。
终究是城市里长大的姑娘,从小到大哪怕不算娇生惯养也是备受呵护,还从来没有受过这份罪。
再看虽说也难免染了些灰尘却依旧精气十足的陈晴,哪怕心中不太服气,蔺曌也不得不承认,这女人确实比她强太多。
隔着车窗最后和那位负责这边施工的梁老板道别,待司机将车子使出工地,陈晴才看向身旁一副狼狈模样的蔺曌,揶揄道:“身体素质这么差,简直是糟蹋日月当空这个名字,你干脆叫蔺黛玉好了。”
蔺曌一时无言。
甚至鼻子都有些酸,恨自己原来这么没用。
陈晴当然不会告诉身边这位她在大学里年年都是女子五千米长跑冠军,因此不是蔺曌身体差,而是她体质太好,抬腕看了下手表,吩咐司机开快一些。
现在已经过了十一点半。
中午还有一个饭局,还要先回去洗澡换衣,哪怕迟到一些没什么,终究不能太晚。
随后再次转向沉默无言的蔺曌:“刚刚跟我一起看过了那片工地,有什么感受?”
总裁,小蜜也要谈恋爱! 大麦李
蔺曌顿了顿,还是不知道说什么。
最初跟在身边,她也努力认真听陈晴和那位梁老板的交谈,不过,到了后来,就只是脚疼了。
陈晴没等到她的回答,顾自继续道:“其实这并不算一笔太好的生意,20亿的总投资,比上午我和王总谈的那笔合作总额还要高,将来的升值空间更是不如,不过,关键其实在这块地本身,哪怕没能如同最初那样紧挨香山,距离也不算远,至于香山这边,呵,现在和你说这么多也没用,将来你会慢慢明白,前提是你能摆脱自己的花瓶身份。”
蔺曌跟随陈晴在东西纵向超过两公里到处都在平整拆迁尘土飞扬的工地上走了一大圈,只觉得脚后跟都快要没了知觉,很多时候还要假装遮挡扬尘地捧着胸口,如此过了一个小时,再次回到车上,只觉得魂儿都飞了几分。
终究是城市里长大的姑娘,从小到大哪怕不算娇生惯养也是备受呵护,还从来没有受过这份罪。
再看虽说也难免染了些灰尘却依旧精气十足的陈晴,哪怕心中不太服气,蔺曌也不得不承认,这女人确实比她强太多。
隔着车窗最后和那位负责这边施工的梁老板道别,待司机将车子使出工地,陈晴才看向身旁一副狼狈模样的蔺曌,揶揄道:“身体素质这么差,简直是糟蹋日月当空这个名字,你干脆叫蔺黛玉好了。”
蔺曌一时无言。
甚至鼻子都有些酸,恨自己原来这么没用。
陈晴当然不会告诉身边这位她在大学里年年都是女子五千米长跑冠军,因此不是蔺曌身体差,而是她体质太好,抬腕看了下手表,吩咐司机开快一些。
现在已经过了十一点半。
中午还有一个饭局,还要先回去洗澡换衣,哪怕迟到一些没什么,终究不能太晚。
随后再次转向沉默无言的蔺曌:“刚刚跟我一起看过了那片工地,有什么感受?”
蔺曌顿了顿,还是不知道说什么。
最初跟在身边,她也努力认真听陈晴和那位梁老板的交谈,不过,到了后来,就只是脚疼了。
陈晴没等到她的回答,顾自继续道:“其实这并不算一笔太好的生意,20亿的总投资,比上午我和王总谈的那笔合作总额还要高,将来的升值空间更是不如,不过,关键其实在这块地本身,哪怕没能如同最初那样紧挨香山,距离也不算远,至于香山这边,呵,现在和你说这么多也没用,将来你会慢慢明白,前提是你能摆脱自己的花瓶身份。”
蔺曌跟随陈晴在东西纵向超过两公里到处都在平整拆迁尘土飞扬的工地上走了一大圈,只觉得脚后跟都快要没了知觉,很多时候还要假装遮挡扬尘地捧着胸口,如此过了一个小时,再次回到车上,只觉得魂儿都飞了几分。
终究是城市里长大的姑娘,从小到大哪怕不算娇生惯养也是备受呵护,还从来没有受过这份罪。
再看虽说也难免染了些灰尘却依旧精气十足的陈晴,哪怕心中不太服气,蔺曌也不得不承认,这女人确实比她强太多。
隔着车窗最后和那位负责这边施工的梁老板道别,待司机将车子使出工地,陈晴才看向身旁一副狼狈模样的蔺曌,揶揄道:“身体素质这么差,简直是糟蹋日月当空这个名字,你干脆叫蔺黛玉好了。”
蔺曌一时无言。
甚至鼻子都有些酸,恨自己原来这么没用。
陈晴当然不会告诉身边这位她在大学里年年都是女子五千米长跑冠军,因此不是蔺曌身体差,而是她体质太好,抬腕看了下手表,吩咐司机开快一些。
现在已经过了十一点半。
中午还有一个饭局,还要先回去洗澡换衣,哪怕迟到一些没什么,终究不能太晚。
随后再次转向沉默无言的蔺曌:“刚刚跟我一起看过了那片工地,有什么感受?”
蔺曌顿了顿,还是不知道说什么。
最初跟在身边,她也努力认真听陈晴和那位梁老板的交谈,不过,到了后来,就只是脚疼了。
陈晴没等到她的回答,顾自继续道:“其实这并不算一笔太好的生意,20亿的总投资,比上午我和王总谈的那笔合作总额还要高,将来的升值空间更是不如,不过,关键其实在这块地本身,哪怕没能如同最初那样紧挨香山,距离也不算远,至于香山这边,呵,现在和你说这么多也没用,将来你会慢慢明白,前提是你能摆脱自己的花瓶身份。”
蔺曌跟随陈晴在东西纵向超过两公里到处都在平整拆迁尘土飞扬的工地上走了一大圈,只觉得脚后跟都快要没了知觉,很多时候还要假装遮挡扬尘地捧着胸口,如此过了一个小时,再次回到车上,只觉得魂儿都飞了几分。
终究是城市里长大的姑娘,从小到大哪怕不算娇生惯养也是备受呵护,还从来没有受过这份罪。
再看虽说也难免染了些灰尘却依旧精气十足的陈晴,哪怕心中不太服气,蔺曌也不得不承认,这女人确实比她强太多。
隔着车窗最后和那位负责这边施工的梁老板道别,待司机将车子使出工地,陈晴才看向身旁一副狼狈模样的蔺曌,揶揄道:“身体素质这么差,简直是糟蹋日月当空这个名字,你干脆叫蔺黛玉好了。”
蔺曌一时无言。
甚至鼻子都有些酸,恨自己原来这么没用。
陈晴当然不会告诉身边这位她在大学里年年都是女子五千米长跑冠军,因此不是蔺曌身体差,而是她体质太好,抬腕看了下手表,吩咐司机开快一些。
现在已经过了十一点半。
中午还有一个饭局,还要先回去洗澡换衣,哪怕迟到一些没什么,终究不能太晚。
随后再次转向沉默无言的蔺曌:“刚刚跟我一起看过了那片工地,有什么感受?”
蔺曌顿了顿,还是不知道说什么。
最初跟在身边,她也努力认真听陈晴和那位梁老板的交谈,不过,到了后来,就只是脚疼了。
陈晴没等到她的回答,顾自继续道:“其实这并不算一笔太好的生意,20亿的总投资,比上午我和王总谈的那笔合作总额还要高,将来的升值空间更是不如,不过,关键其实在这块地本身,哪怕没能如同最初那样紧挨香山,距离也不算远,至于香山这边,呵,现在和你说这么多也没用,将来你会慢慢明白,前提是你能摆脱自己的花瓶身份。”
蔺曌跟随陈晴在东西纵向超过两公到处都在平整拆迁尘土飞扬的工地上走了一大圈,只觉得脚后跟都快要没了知觉,很多时候还要假装遮挡扬尘地捧着胸口,如此过了一个小时,再次回到车上,只觉得魂儿都飞了几分。

優秀都市异能小說 狩獵好萊塢 線上看-第1157章 女王和公主(3)

狩獵好萊塢
小說推薦狩獵好萊塢狩猎好莱坞
【防盗章节】
……
……
马里布,丹妮莉丝影城。
妮可·基德曼带着一位助理刚刚在影城行政区停车场下车,琳达·瓦格斯就迎了上来。
两人热情地拥抱招呼了下,琳达与妮可并肩走向一号办公楼,一边道:“妮可,你能答应出演凯兰崔尔女王这个角色,真是让我有些意外。”
“其实我也是这么认为,坦白说,琳达,我自己梳理了一下其他好莱坞女星,发现没有比我更合适的,想想如果让给其他人,她们演砸了,好像就把我演砸了一样,所以我当然要亲自来。”
“呵,我只能说,你将来肯定不会后悔的,你要相信西蒙的眼光,当初他可是花了1000万美元只为买下《魔戒》版权。”
“当然。”
两人说这已经进入办公楼。
等待电梯间隙,妮可又问道:“西蒙现在正在做什么?”
“很巧,关于你‘外孙女’的试镜。”
妮可倒是立刻反应过来:“亚玟公主?”
“是啊,”琳达和妮可一起走进电梯,接着道:“看得出来,相比凯兰崔尔直接就选中了你,西蒙对亚玟公主的扮演者很迟疑,他也拿不到该选哪个最好,今天就亲自安排了试镜。”
妮可点了点头,心情却是复杂。
两人此时讨论的,自然是最近沸沸扬扬的《魔戒》三部曲选角。
说起来,之所以沸沸扬扬,当然还是因为丹妮莉丝娱乐的宣传攻势正式启动的缘故。
去年年底彼得·杰克逊彻底完成《恐怖幽灵》后期之后,《魔戒》三部曲其实就已经秘密立项,这大半年来,杰克逊一直在澳洲那边带着团队进行编写剧本、堪景、制作演示动画、攻关特效方案等等工作。
所有这些工作在月初全部完成并通过西蒙审核之后,选角正式启动。
作为堪比西方《西游记》的热门奇幻系列,正式开始选角,宣告影片进入实质性制作阶段,丹妮莉丝娱乐也启动了第一阶段的宣传,毕竟是三部曲连拍,投资巨大,为了最大程度保证成功,持续不断制作各种话题为影片造势是必须的。
再说妮可·基德曼这边。
曾经的《魔戒》三部曲,诸如甘道夫、佛罗多、精灵王子莱戈拉斯等男性角色基本都非常成功,史密斯特工除外,你一精灵就算帅不到后来的李·佩斯那种程度,也不能太丑吧。
因此除了雨果·维文,其他男性角色,基本都会启用原版。
至于两位重要的女性角色,凯特·布兰切特饰演的精灵女王凯兰崔尔和丽芙·泰勒扮演的亚玟公主,西蒙打算全换。
凯特大魔王是西蒙很喜欢的一位女演员,可惜还是输在了颜值。
西蒙也从很早就圈定了全新的凯兰崔尔,妮可·基德曼。
相比凯特,九十年代颜值巅峰时期的妮可,简直再适合这个角色不过。
只不过,这次也出现了一些问题。
妮可现在的身家很高,商业片的片酬基本就是500万美元起步。
如果按照正常身价,三部曲打包下来,哪怕稍稍打折,片酬也要达到千万美元级别,这又明显超出了项目可以承受的极限。
毕竟《魔戒》系列中有名有姓的角色就多达几十个,西蒙提前敲定的策略就是全部选用二三线演员,很多重要角色,诸如精灵王子的扮演者奥兰朵·布鲁姆、人皇阿拉贡的扮演者维果·莫滕森等等,已经谈妥的协议里根本不会有固定片酬,而是像普通幕后员工那样拿周薪,后来人气很高的布鲁姆,协议中的周薪只有2000美元。
……
……
马里布,丹妮莉丝影城。
妮可·基德曼带着一位助理刚刚在影城行政区停车场下车,琳达·瓦格斯就迎了上来。
两人热情地拥抱招呼了下,琳达与妮可并肩走向一号办公楼,一边道:“妮可,你能答应出演凯兰崔尔女王这个角色,真是让我有些意外。”
“其实我也是这么认为,坦白说,琳达,我自己梳理了一下其他好莱坞女星,发现没有比我更合适的,想想如果让给其他人,她们演砸了,好像就把我演砸了一样,所以我当然要亲自来。”
“呵,我只能说,你将来肯定不会后悔的,你要相信西蒙的眼光,当初他可是花了1000万美元只为买下《魔戒》版权。”
“当然。”
两人说这已经进入办公楼。
引妻入怀
等待电梯间隙,妮可又问道:“西蒙现在正在做什么?”
“很巧,关于你‘外孙女’的试镜。”
妮可倒是立刻反应过来:“亚玟公主?”
“是啊,”琳达和妮可一起走进电梯,接着道:“看得出来,相比凯兰崔尔直接就选中了你,西蒙对亚玟公主的扮演者很迟疑,他也拿不到该选哪个最好,今天就亲自安排了试镜。”
妮可点了点头,心情却是复杂。
两人此时讨论的,自然是最近沸沸扬扬的《魔戒》三部曲选角。
说起来,之所以沸沸扬扬,当然还是因为丹妮莉丝娱乐的宣传攻势正式启动的缘故。
去年年底彼得·杰克逊彻底完成《恐怖幽灵》后期之后,《魔戒》三部曲其实就已经秘密立项,这大半年来,杰克逊一直在澳洲那边带着团队进行编写剧本、堪景、制作演示动画、攻关特效方案等等工作。
所有这些工作在月初全部完成并通过西蒙审核之后,选角正式启动。
作为堪比西方《西游记》的热门奇幻系列,正式开始选角,宣告影片进入实质性制作阶段,丹妮莉丝娱乐也启动了第一阶段的宣传,毕竟是三部曲连拍,投资巨大,为了最大程度保证成功,持续不断制作各种话题为影片造势是必须的。
再说妮可·基德曼这边。
曾经的《魔戒》三部曲,诸如甘道夫、佛罗多、精灵王子莱戈拉斯等男性角色基本都非常成功,史密斯特工除外,你一精灵就算帅不到后来的李·佩斯那种程度,也不能太丑吧。
因此除了雨果·维文,其他男性角色,基本都会启用原版。
至于两位重要的女性角色,凯特·布兰切特饰演的精灵女王凯兰崔尔和丽芙·泰勒扮演的亚玟公主,西蒙打算全换。
凯特大魔王是西蒙很喜欢的一位女演员,可惜还是输在了颜值。
西蒙也从很早就圈定了全新的凯兰崔尔,妮可·基德曼。
相比凯特,九十年代颜值巅峰时期的妮可,简直再适合这个角色不过。
只不过,这次也出现了一些问题。
妮可现在的身家很高,商业片的片酬基本就是500万美元起步。
如果按照正常身价,三部曲打包下来,哪怕稍稍打折,片酬也要达到千万美元级别,这又明显超出了项目可以承受的极限。
毕竟《魔戒》系列中有名有姓的角色就多达几十个,西蒙提前敲定的策略就是全部选用二三线演员,很多重要角色,诸如精灵王子的扮演者奥兰朵·布鲁姆、人皇阿拉贡的扮演者维果·莫滕森等等,已经谈妥的协议里根本不会有固定片酬,而是像普通幕后员工那样拿周薪,后来人气很高的布鲁姆,协议中的周薪只有2000美元。
马里布,丹妮莉丝影城。
妮可·基德曼带着一位助理刚刚在影城行政区停车场下车,琳达·瓦格斯就迎了上来。
两人热情地拥抱招呼了下,琳达与妮可并肩走向一号办公楼,一边道:“妮可,你能答应出演凯兰崔尔女王这个角色,真是让我有些意外。”
“其实我也是这么认为,坦白说,琳达,我自己梳理了一下其他好莱坞女星,发现没有比我更合适的,想想如果让给其他人,她们演砸了,好像就把我演砸了一样,所以我当然要亲自来。”
“呵,我只能说,你将来肯定不会后悔的,你要相信西蒙的眼光,当初他可是花了1000万美元只为买下《魔戒》版权。”
“当然。”
两人说这已经进入办公楼。
等待电梯间隙,妮可又问道:“西蒙现在正在做什么?”
“很巧,关于你‘外孙女’的试镜。”
妮可倒是立刻反应过来:“亚玟公主?”
“是啊,”琳达和妮可一起走进电梯,接着道:“看得出来,相比凯兰崔尔直接就选中了你,西蒙对亚玟公主的扮演者很迟疑,他也拿不到该选哪个最好,今天就亲自安排了试镜。”
妮可点了点头,心情却是复杂。
两人此时讨论的,自然是最近沸沸扬扬的《魔戒》三部曲选角。
说起来,之所以沸沸扬扬,当然还是因为丹妮莉丝娱乐的宣传攻势正式启动的缘故。
去年年底彼得·杰克逊彻底完成《恐怖幽灵》后期之后,《魔戒》三部曲其实就已经秘密立项,这大半年来,杰克逊一直在澳洲那边带着团队进行编写剧本、堪景、制作演示动画、攻关特效方案等等工作。
所有这些工作在月初全部完成并通过西蒙审核之后,选角正式启动。
作为堪比西方《西游记》的热门奇幻系列,正式开始选角,宣告影片进入实质性制作阶段,丹妮莉丝娱乐也启动了第一阶段的宣传,毕竟是三部曲连拍,投资巨大,为了最大程度保证成功,持续不断制作各种话题为影片造势是必须的。
再说妮可·基德曼这边。
曾经的《魔戒》三部曲,诸如甘道夫、佛罗多、精灵王子莱戈拉斯等男性角色基本都非常成功,史密斯特工除外,你一精灵就算帅不到后来的李·佩斯那种程度,也不能太丑吧。
白夜行
因此除了雨果·维文,其他男性角色,基本都会启用原版。
天赐福女之萌宠玲珑妻
至于两位重要的女性角色,凯特·布兰切特饰演的精灵女王凯兰崔尔和丽芙·泰勒扮演的亚玟公主,西蒙打算全换。
凯特大魔王是西蒙很喜欢的一位女演员,可惜还是输在了颜值。
西蒙也从很早就圈定了全新的凯兰崔尔,妮可·基德曼。
相比凯特,九十年代颜值巅峰时期的妮可,简直再适合这个角色不过。
只不过,这次也出现了一些问题。
妮可现在的身家很高,商业片的片酬基本就是500万美元起步。
如果按照正常身价,三部曲打包下来,哪怕稍稍打折,片酬也要达到千万美元级别,这又明显超出了项目可以承受的极限。
毕竟《魔戒》系列中有名有姓的角色就多达几十个,西蒙提前敲定的策略就是全部选用二三线演员,很多重要角色,诸如精灵王子的扮演者奥兰朵·布鲁姆、人皇阿拉贡的扮演者维果·莫滕森等等,已经谈妥的协议里根本不会有固定片酬,而是像普通幕后员工那样拿周薪,后来人气很高的布鲁姆,协议中的周薪只有2000美元。
马里布,丹妮莉丝影城。
妮可·基德曼带着一位助理刚刚在影城行政区停车场下车,琳达·瓦格斯就迎了上来。
两人热情地拥抱招呼了下,琳达与妮可并肩走向一号办公楼,一边道:“妮可,你能答应出演凯兰崔尔女王这个角色,真是让我有些意外。”
“其实我也是这么认为,坦白说,琳达,我自己梳理了一下其他好莱坞女星,发现没有比我更合适的,想想如果让给其他人,她们演砸了,好像就把我演砸了一样,所以我当然要亲自来。”
“呵,我只能说,你将来肯定不会后悔的,你要相信西蒙的眼光,当初他可是花了1000万美元只为买下《魔戒》版权。”
“当然。”
两人说这已经进入办公楼。
等待电梯间隙,妮可又问道:“西蒙现在正在做什么?”
去年年底彼得·杰克逊彻底完成《恐怖幽灵》后期之后,《魔戒》三部曲其实就已经秘密立项,这大半年来,杰克逊一直在澳洲那边带着团队进行编写剧本、堪景、制作演示动画、攻关特效方案等等工作。
作为堪比西方《西游记》的热门奇系列,正式开始选角,宣告影片进入实质性制作阶段,丹妮莉丝娱乐也启动了第一阶段的宣传,毕竟是三部曲连拍,投资巨大,为了最大程度保证成功,持续不断制作各种话题为影片造势是必须的。

9y95y人氣小說 狩獵好萊塢 賈思特杜-第1141章 繞過香港?推薦-mjdl0

狩獵好萊塢
小說推薦狩獵好萊塢狩猎好莱坞
【防盗章节】
……
……
感觉好像做了个梦,一帮同学变成了大观园里的富贵小姐,还不用受到礼教束缚的那种,在一群仆佣的服侍下尽情享受生活,那句话怎么说的,醉生梦死。
梦终究会过去。
周六清晨。
昨夜算是比较克制的曾大美人睁开眼,第一感觉就是周遭的软玉温香,左右被两位同学紧挨着,自己一条腿还搭在旁边沐晓维的腰上,很没形象的那种。
挪动着身子躺平,望着头顶的天花板,思绪转啊转,第一个念头就是,最近几天只能节食了。
……
……
感觉好像做了个梦,一帮同学变成了大观园里的富贵小姐,还不用受到礼教束缚的那种,在一群仆佣的服侍下尽情享受生活,那句话怎么说的,醉生梦死。
梦终究会过去。
周六清晨。
昨夜算是比较克制的曾大美人睁开眼,第一感觉就是周遭的软玉温香,左右被两位同学紧挨着,自己一条腿还搭在旁边沐晓维的腰上,很没形象的那种。
挪动着身子躺平,望着头顶的天花板,思绪转啊转,第一个念头就是,最近几天只能节食了。
感觉好像做了个梦,一帮同学变成了大观园里的富贵小姐,还不用受到礼教束缚的那种,在一群仆佣的服侍下尽情享受生活,那句话怎么说的,醉生梦死。
梦终究会过去。
周六清晨。
昨夜算是比较克制的曾大美人睁开眼,第一感觉就是周遭的软玉温香,左右被两位同学紧挨着,自己一条腿还搭在旁边沐晓维的腰上,很没形象的那种。
挪动着身子躺平,望着头顶的天花板,思绪转啊转,第一个念头就是,最近几天只能节食了。
感觉好像做了个梦,一帮同学变成了大观园里的富贵小姐,还不用受到礼教束缚的那种,在一群仆佣的服侍下尽情享受生活,那句话怎么说的,醉生梦死。
梦终究会过去。
周六清晨。
昨夜算是比较克制的曾大美人睁开眼,第一感觉就是周遭的软玉温香,左右被两位同学紧挨着,自己一条腿还搭在旁边沐晓维的腰上,很没形象的那种。
挪动着身子躺平,望着头顶的天花板,思绪转啊转,第一个念头就是,最近几天只能节食了。
感觉好像做了个梦,一帮同学变成了大观园里的富贵小姐,还不用受到礼教束缚的那种,在一群仆佣的服侍下尽情享受生活,那句话怎么说的,醉生梦死。
梦终究会过去。
周六清晨。
昨夜算是比较克制的曾大美人睁开眼,第一感觉就是周遭的软玉温香,左右被两位同学紧挨着,自己一条腿还搭在旁边沐晓维的腰上,很没形象的那种。
挪动着身子躺平,望着头顶的天花板,思绪转啊转,第一个念头就是,最近几天只能节食了。
感觉好像做了个梦,一帮同学变成了大观园里的富贵小姐,还不用受到礼教束缚的那种,在一群仆佣的服侍下尽情享受生活,那句话怎么说的,醉生梦死。
梦终究会过去。
周六清晨。
昨夜算是比较克制的曾大美人睁开眼,第一感觉就是周遭的软玉温香,左右被两位同学紧挨着,自己一条腿还搭在旁边沐晓维的腰上,很没形象的那种。
挪动着身子躺平,望着头顶的天花板,思绪转啊转,第一个念头就是,最近几天只能节食了。
感觉好像做了个梦,一帮同学变成了大观园里的富贵小姐,还不用受到礼教束缚的那种,在一群仆佣的服侍下尽情享受生活,那句话怎么说的,醉生梦死。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梦终究会过去。
周六清晨。
权力红人 阿诸
昨夜算是比较克制的曾大美人睁开眼,第一感觉就是周遭的软玉温香,左右被两位同学紧挨着,自己一条腿还搭在旁边沐晓维的腰上,很没形象的那种。
挪动着身子躺平,望着头顶的天花板,思绪转啊转,第一个念头就是,最近几天只能节食了。
感觉好像做了个梦,一帮同学变成了大观园里的富贵小姐,还不用受到礼教束缚的那种,在一群仆佣的服侍下尽情享受生活,那句话怎么说的,醉生梦死。
梦终究会过去。
周六清晨。
昨夜算是比较克制的曾大美人睁开眼,第一感觉就是周遭的软玉温香,左右被两位同学紧挨着,自己一条腿还搭在旁边沐晓维的腰上,很没形象的那种。
挪动着身子躺平,望着头顶的天花板,思绪转啊转,第一个念头就是,最近几天只能节食了。
感觉好像做了个梦,一帮同学变成了大观园里的富贵小姐,还不用受到礼教束缚的那种,在一群仆佣的服侍下尽情享受生活,那句话怎么说的,醉生梦死。
梦终究会过去。
周六清晨。
昨夜算是比较克制的曾大美人睁开眼,第一感觉就是周遭的软玉温香,左右被两位同学紧挨着,自己一条腿还搭在旁边沐晓维的腰上,很没形象的那种。
挪动着身子躺平,望着头顶的天花板,思绪转啊转,第一个念头就是,最近几天只能节食了。
感觉好像做了个梦,一帮同学变成了大观园里的富贵小姐,还不用受到礼教束缚的那种,在一群仆佣的服侍下尽情享受生活,那句话怎么说的,醉生梦死。
梦终究会过去。
周六清晨。
昨夜算是比较克制的曾大美人睁开眼,第一感觉就是周遭的软玉温香,左右被两位同学紧挨着,自己一条腿还搭在旁边沐晓维的腰上,很没形象的那种。
挪动着身子躺平,望着头顶的天花板,思绪转啊转,第一个念头就是,最近几天只能节食了。
感觉好像做了个梦,一帮同学变成了大观园里的富贵小姐,还不用受到礼教束缚的那种,在一群仆佣的服侍下尽情享受生活,那句话怎么说的,醉生梦死。
梦终究会过去。
周六清晨。
昨夜算是比较克制的曾大美人睁开眼,第一感觉就是周遭的软玉温香,左右被两位同学紧挨着,自己一条腿还搭在旁边沐晓维的腰上,很没形象的那种。
挪动着身子躺平,望着头顶的天花板,思绪转啊转,第一个念头就是,最近几天只能节食了。
感觉好像做了个梦,一帮同学变成了大观园里的富贵小姐,还不用受到礼教束缚的那种,在一群仆佣的服侍下尽情享受生活,那句话怎么说的,醉生梦死。
梦终究会过去。
周六清晨。
昨夜算是比较克制的曾大美人睁开眼,第一感觉就是周遭的软玉温香,左右被两位同学紧挨着,自己一条腿还搭在旁边沐晓维的腰上,很没形象的那种。
挪动着身子躺平,望着头顶的天花板,思绪转啊转,第一个念头就是,最近几天只能节食了。
感觉好像做了个梦,一帮同学变成了大观园里的富贵小姐,还不用受到礼教束缚的那种,在一群仆佣的服侍下尽情享受生活,那句话怎么说的,醉生梦死。
梦终究会过去。
周六清晨。
昨夜算是比较克制的曾大美人睁开眼,第一感觉就是周遭的软玉温香,左右被两位同学紧挨着,自己一条腿还搭在旁边沐晓维的腰上,很没形象的那种。
挪动着身子躺平,望着头顶的天花板,思绪转啊转,第一个念头就是,最近几天只能节食了。
感觉好像做了个梦,一帮同学变成了大观园里的富贵小姐,还不用受到礼教束缚的那种,在一群仆佣的服侍下尽情享受生活,那句话怎么说的,醉生梦死。
梦终究会过去。
餘 慶 年
周六清晨。
昨夜算是比较克制的曾大美人睁开眼,第一感觉就是周遭的软玉温香,左右被两位同学紧挨着,自己一条腿还搭在旁边沐晓维的腰上,很没形象的那种。
挪动着身子躺平,望着头顶的天花板,思绪转啊转,第一个念头就是,最近几天只能节食了。
感觉好像做了个梦,一帮同学变成了大观园里的富贵小姐,还不用受到礼教束缚的那种,在一群仆佣的服侍下尽情享受生活,那句话怎么说的,醉生梦死。
梦终究会过去。
周六清晨。
昨夜算是比较克制的曾大美人睁开眼,第一感觉就是周遭的软玉温香,左右被两位同学紧挨着,自己一条腿还搭在旁边沐晓维的腰上,很没形象的那种。
挪动着身子躺平,望着头顶的天花板,思绪转啊转,第一个念头就是,最近几天只能节食了。
感觉好像做了个梦,一帮同学变成了大观园里的富贵小姐,还不用受到礼教束缚的那种,在一群仆佣的服侍下尽情享受生活,那句话怎么说的,醉生梦死。
梦终究会过去。
周六清晨。
昨夜算是比较克制的曾大美人睁开眼,第一感觉就是周遭的软玉温香,左右被两位同学紧挨着,自己一条腿还搭在旁边沐晓维的腰上,很没形象的那种。
挪动着身子躺平,望着头顶的天花板,思绪转啊转,第一个念头就是,最近几天只能节食了。
感觉好像做了个梦,一帮同学变成了大观园里的富贵小姐,还不用受到礼教束缚的那种,在一群仆佣的服侍下尽情享受生活,那句话怎么说的,醉生梦死。
梦终究会过去。
周六清晨。
昨夜算是比较克制的曾大美人睁开眼,第一感觉就是周遭的软玉温香,左右被两位同学紧挨着,自己一条腿还搭在旁边沐晓维的腰上,很没形象的那种。
挪动着身子躺平,望着头顶的天花板,思绪转啊转,第一个念头就是,最近几天只能节食了。
感觉好像做了个梦,一帮同学变成了大观园里的富贵小姐,还不用受到礼教束缚的那种,在一群仆佣的服侍下尽情享受生活,那句话怎么说的,醉生梦死。
梦终究会过去。
周六清晨。
昨夜算是比较克制的曾大美人睁开眼,第一感觉就是周遭的软玉温香,左右被两位同学紧挨着,自己一条腿还搭在旁边沐晓维的腰上,很没形象的那种。
挪动着身子躺平,望着头顶的天花板,思绪转啊转,第一个念头就是,最近几天只能节食了。
感觉好像做了个梦,一帮同学变成了大观园里的富贵小姐,还不用受到礼教束缚的那种,在一群仆佣的服侍下尽情享受生活,那句话怎么说的,醉生梦死。
梦终究会过去。
周六清晨。
昨夜算是比较克制的曾大美人睁开眼,第一感觉就是周遭的软玉温香,左右被两位同学紧挨着,自己一条腿还搭在旁边沐晓维的腰上,很没形象的那种。
挪动着身子躺平,望着头顶的天花板,思绪转啊转,第一个念头就是,最近几天只能节食了。
感觉好像做了个梦,一帮同学变成了大观园里的富贵小姐,还不用受到礼教束缚的那种,在一群仆佣的服侍下尽情享受生活,那句话怎么说的,醉生梦死。
梦终究会过去。
周六清晨。
昨夜算是比较克制的曾大美人睁开眼,第一感觉就是周遭的软玉温香,左右被两位同学紧挨着,自己一条腿还搭在旁边沐晓维的腰上,很没形象的那种。
挪动着身子躺平,望着头顶的天花板,思绪转啊转,第一个念头就是,最近几天只能节食了。
感觉好像做了个梦,一帮同学变成了大观园里的富贵小姐,还不用受到礼教束缚的那种,在一群仆佣的服侍下尽情享受生活,那句话怎么说的,醉生梦死。
梦终究会过去。
周六清晨。
昨夜算是比较克制的曾大美人睁开眼,第一感觉就是周遭的软玉温香,左右被两位同学紧挨着,自己一条腿还搭在旁边沐晓维的腰上,很没形象的那种。
挪动着身子躺平,望着头顶的天花板,思绪转啊转,第一个念头就是,最近几天只能节食了。
感觉好像做了个梦,一帮同学变成了大观园里的富贵小姐,还不用受到礼教束缚的那种,在一群仆佣的服侍下尽情享受生活,那句话怎么说的,醉生梦死。
梦终究会过去。
周六清晨。
昨夜算是比较克制的曾大美人睁开眼,第一感觉就是周遭的软玉温香,左右被两位同学紧挨着,自己一条腿还搭在旁边沐晓维的腰上,很没形象的那种。
重生之完美如意
挪动着身子躺平,望着头顶的天花板,思绪转啊转,第一个念头就是,最近几天只能节食了。

lr4os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小說 狩獵好萊塢 ptt-第1138章 便宜不好佔熱推-ess4n

狩獵好萊塢
小說推薦狩獵好萊塢狩猎好莱坞
【防盗章节】
……
刀破苍穹 何无恨
鸾倾宫之如妃当道 苡菲
……
处理完锦书这边的事情,陈晴又赶往昌平区的玫瑰园社区。
吉尔·佩克特带着赵安妮已经等在这里,下午主要是现场听取设计公司介绍玫瑰园别墅区的最新规划方案。
维斯特洛体系去年为了拿下昌平区玫瑰园项目,最终在债务重组之后仅仅支付了4.6亿人民币的成本,而以昌平地区现阶段的地价,只是800亩别墅区的土地价值就达到5亿人民币,算是捡了一个大便宜。
曾经当然不是人看到其中的便宜可占,甚至说起来,玫瑰园从最开始的开发商到维斯特洛体系接手前的最后一位投资人,前前后后都是奔着占便宜而来,可惜要么身败名裂,有人倾家荡产,要么锒铛入狱,更有人折腾到最后丢掉了自己的性命。
可见这份便宜并不是那么好占。
……
……
处理完锦书这边的事情,陈晴又赶往昌平区的玫瑰园社区。
吉尔·佩克特带着赵安妮已经等在这里,下午主要是现场听取设计公司介绍玫瑰园别墅区的最新规划方案。
维斯特洛体系去年为了拿下昌平区玫瑰园项目,最终在债务重组之后仅仅支付了4.6亿人民币的成本,而以昌平地区现阶段的地价,只是800亩别墅区的土地价值就达到5亿人民币,算是捡了一个大便宜。
曾经当然不是人看到其中的便宜可占,甚至说起来,玫瑰园从最开始的开发商到维斯特洛体系接手前的最后一位投资人,前前后后都是奔着占便宜而来,可惜要么身败名裂,有人倾家荡产,要么锒铛入狱,更有人折腾到最后丢掉了自己的性命。
可见这份便宜并不是那么好占。
处理完锦书这边的事情,陈晴又赶往昌平区的玫瑰园社区。
吉尔·佩克特带着赵安妮已经等在这里,下午主要是现场听取设计公司介绍玫瑰园别墅区的最新规划方案。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维斯特洛体系去年为了拿下昌平区玫瑰园项目,最终在债务重组之后仅仅支付了4.6亿人民币的成本,而以昌平地区现阶段的地价,只是800亩别墅区的土地价值就达到5亿人民币,算是捡了一个大便宜。
曾经当然不是人看到其中的便宜可占,甚至说起来,玫瑰园从最开始的开发商到维斯特洛体系接手前的最后一位投资人,前前后后都是奔着占便宜而来,可惜要么身败名裂,有人倾家荡产,要么锒铛入狱,更有人折腾到最后丢掉了自己的性命。
可见这份便宜并不是那么好占。
处理完锦书这边的事情,陈晴又赶往昌平区的玫瑰园社区。
吉尔·佩克特带着赵安妮已经等在这里,下午主要是现场听取设计公司介绍玫瑰园别墅区的最新规划方案。
维斯特洛体系去年为了拿下昌平区玫瑰园项目,最终在债务重组之后仅仅支付了4.6亿人民币的成本,而以昌平地区现阶段的地价,只是800亩别墅区的土地价值就达到5亿人民币,算是捡了一个大便宜。
曾经当然不是人看到其中的便宜可占,甚至说起来,玫瑰园从最开始的开发商到维斯特洛体系接手前的最后一位投资人,前前后后都是奔着占便宜而来,可惜要么身败名裂,有人倾家荡产,要么锒铛入狱,更有人折腾到最后丢掉了自己的性命。
可见这份便宜并不是那么好占。
抗战之无双战神
处理完锦书这边的事情,陈晴又赶往昌平区的玫瑰园社区。
吉尔·佩克特带着赵安妮已经等在这里,下午主要是现场听取设计公司介绍玫瑰园别墅区的最新规划方案。
维斯特洛体系去年为了拿下昌平区玫瑰园项目,最终在债务重组之后仅仅支付了4.6亿人民币的成本,而以昌平地区现阶段的地价,只是800亩别墅区的土地价值就达到5亿人民币,算是捡了一个大便宜。
曾经当然不是人看到其中的便宜可占,甚至说起来,玫瑰园从最开始的开发商到维斯特洛体系接手前的最后一位投资人,前前后后都是奔着占便宜而来,可惜要么身败名裂,有人倾家荡产,要么锒铛入狱,更有人折腾到最后丢掉了自己的性命。
可见这份便宜并不是那么好占。
处理完锦书这边的事情,陈晴又赶往昌平区的玫瑰园社区。
吉尔·佩克特带着赵安妮已经等在这里,下午主要是现场听取设计公司介绍玫瑰园别墅区的最新规划方案。
维斯特洛体系去年为了拿下昌平区玫瑰园项目,最终在债务重组之后仅仅支付了4.6亿人民币的成本,而以昌平地区现阶段的地价,只是800亩别墅区的土地价值就达到5亿人民币,算是捡了一个大便宜。
曾经当然不是人看到其中的便宜可占,甚至说起来,玫瑰园从最开始的开发商到维斯特洛体系接手前的最后一位投资人,前前后后都是奔着占便宜而来,可惜要么身败名裂,有人倾家荡产,要么锒铛入狱,更有人折腾到最后丢掉了自己的性命。
可见这份便宜并不是那么好占。
处理完锦书这边的事情,陈晴又赶往昌平区的玫瑰园社区。
吉尔·佩克特带着赵安妮已经等在这里,下午主要是现场听取设计公司介绍玫瑰园别墅区的最新规划方案。
维斯特洛体系去年为了拿下昌平区玫瑰园项目,最终在债务重组之后仅仅支付了4.6亿人民币的成本,而以昌平地区现阶段的地价,只是800亩别墅区的土地价值就达到5亿人民币,算是捡了一个大便宜。
曾经当然不是人看到其中的便宜可占,甚至说起来,玫瑰园从最开始的开发商到维斯特洛体系接手前的最后一位投资人,前前后后都是奔着占便宜而来,可惜要么身败名裂,有人倾家荡产,要么锒铛入狱,更有人折腾到最后丢掉了自己的性命。
可见这份便宜并不是那么好占。
处理完锦书这边的事情,陈晴又赶往昌平区的玫瑰园社区。
吉尔·佩克特带着赵安妮已经等在这里,下午主要是现场听取设计公司介绍玫瑰园别墅区的最新规划方案。
维斯特洛体系去年为了拿下昌平区玫瑰园项目,最终在债务重组之后仅仅支付了4.6亿人民币的成本,而以昌平地区现阶段的地价,只是800亩别墅区的土地价值就达到5亿人民币,算是捡了一个大便宜。
曾经当然不是人看到其中的便宜可占,甚至说起来,玫瑰园从最开始的开发商到维斯特洛体系接手前的最后一位投资人,前前后后都是奔着占便宜而来,可惜要么身败名裂,有人倾家荡产,要么锒铛入狱,更有人折腾到最后丢掉了自己的性命。
可见这份便宜并不是那么好占。
处理完锦书这边的事情,陈晴又赶往昌平区的玫瑰园社区。
吉尔·佩克特带着赵安妮已经等在这里,下午主要是现场听取设计公司介绍玫瑰园别墅区的最新规划方案。
无上战魂 九步杀
维斯特洛体系去年为了拿下昌平区玫瑰园项目,最终在债务重组之后仅仅支付了4.6亿人民币的成本,而以昌平地区现阶段的地价,只是800亩别墅区的土地价值就达到5亿人民币,算是捡了一个大便宜。
曾经当然不是人看到其中的便宜可占,甚至说起来,玫瑰园从最开始的开发商到维斯特洛体系接手前的最后一位投资人,前前后后都是奔着占便宜而来,可惜要么身败名裂,有人倾家荡产,要么锒铛入狱,更有人折腾到最后丢掉了自己的性命。
可见这份便宜并不是那么好占。
处理完锦书这边的事情,陈晴又赶往昌平区的玫瑰园社区。
吉尔·佩克特带着赵安妮已经等在这里,下午主要是现场听取设计公司介绍玫瑰园别墅区的最新规划方案。
维斯特洛体系去年为了拿下昌平区玫瑰园项目,最终在债务重组之后仅仅支付了4.6亿人民币的成本,而以昌平地区现阶段的地价,只是800亩别墅区的土地价值就达到5亿人民币,算是捡了一个大便宜。
曾经当然不是人看到其中的便宜可占,甚至说起来,玫瑰园从最开始的开发商到维斯特洛体系接手前的最后一位投资人,前前后后都是奔着占便宜而来,可惜要么身败名裂,有人倾家荡产,要么锒铛入狱,更有人折腾到最后丢掉了自己的性命。
可见这份便宜并不是那么好占。
处理完锦书这边的事情,陈晴又赶往昌平区的玫瑰园社区。
吉尔·佩克特带着赵安妮已经等在这里,下午主要是现场听取设计公司介绍玫瑰园别墅区的最新规划方案。
维斯特洛体系去年为了拿下昌平区玫瑰园项目,最终在债务重组之后仅仅支付了4.6亿人民币的成本,而以昌平地区现阶段的地价,只是800亩别墅区的土地价值就达到5亿人民币,算是捡了一个大便宜。
曾经当然不是人看到其中的便宜可占,甚至说起来,玫瑰园从最开始的开发商到维斯特洛体系接手前的最后一位投资人,前前后后都是奔着占便宜而来,可惜要么身败名裂,有人倾家荡产,要么锒铛入狱,更有人折腾到最后丢掉了自己的性命。
重生之特工贵女 凤凰惜羽
处理完锦书这边的事情,陈晴又赶往昌平区的玫瑰园社区。
吉尔·佩克等在这里,下午主要是现场听取设计公司介绍玫瑰园别墅区的最新规划方案。
维斯特洛体系去年为了拿下昌平区玫瑰园项目,最终在债务重组之后仅仅支付了4.6亿人民币的成本,而以昌平地区现阶段的地价,只是800亩别墅区的土地价值就达到5亿人民币,算是捡了一个大便宜。
曾经当然不是人看到其中的便宜可占,甚至说起来,玫瑰园从最开始的开发商到维斯特洛体系接手前的最后一位投资人,前前后后都是奔着占便宜而来,可惜要么身败名裂,有人倾家荡产,要么锒铛入狱,更有人折腾到最后丢掉了自己的性命。
吉尔·佩克特带着赵安妮已经等在这里,下午主要是现场听取设计公司介绍玫瑰园别墅区的最新规划方案。
维斯特洛体系去年为了拿下昌平区玫瑰园项目,最终在债务重组之后仅仅支付了4.6亿人民币的成本,而以昌平地区现阶段的地价,只是800亩别墅区的土地价值就达到5亿人民币,算是捡了一个大便宜。
曾经当然不是人看到其中的便宜可占,甚至说起来,玫瑰园从最开始的开发商到维斯特洛体系接手前的最后一位投资人,前前后后都是奔着占便宜而来,可惜要么身败名裂,有人倾家荡产,要么锒铛入狱,更有人折腾到最后丢掉了自己的性命。
吉尔·佩克特带着赵安妮已经等在这里,下午主要是现场听取设计公司介绍玫瑰园别墅区的最新规划方案。
维斯特洛体系去年为了拿下昌平区玫瑰园项目,最终在债务重组之后仅仅支付了4.6亿人民币的成本,而以昌平地区现阶段的地价,只是800亩别墅区的土地价值就达到5亿人民币,算是捡了一个大便宜。
曾经当然不是人看到其中的便宜可占,甚至说起来,玫瑰园从最开始的开发商到维斯特洛体系接手前的最后一位投资人,前前后后都是奔着占便宜而来,可惜要么身败名裂,有人倾家荡产,要么锒铛入狱,更有人折腾到最后丢掉了自己的性命。
维斯特洛体系去玫瑰园项目,最终在债务重组之后仅仅支付了4.6亿人民币的成本,而以昌平地区现阶段的地价,只是800亩别墅区的土地价值就达到5亿人民币,算是捡了一个大便宜。
曾经当然不是人看到其中的便宜可占,甚至说起来,玫瑰园从最开始的开发商到维斯特洛体系接手前的最后一位投资人,前前后后都是奔着占便宜而来,可惜要么身败名裂,有人倾家荡产,要么锒铛入狱,更有人折腾到最后丢掉了自己的性命。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