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 詭異入侵討論-第0269章 兇手還在宿舍樓內推薦

詭異入侵
小說推薦詭異入侵诡异入侵
划开受害者的喉咙,必然是沾了血的。血滴居然没有沿途滴落,证明这凶手机警,哪怕是慌乱之间,也并没有失去方寸,谨慎之极。
而根据昨天从老韩那里看到的照片,那整个单元的楼道,又都有血迹,甚至还留有血水脚印的。
只是,那些线索只局限在单元门口。
出了单元门,那些线索就凭空消失了。
从手法上,江跃看到了相似之处。单从处理方法上看,似乎眼下这桩案件的处理方式明显更谨慎,更聪明。
而大学城花园洋房那桩凶案,则更肆无忌惮,完全不在意现场留下的脚印和血迹。
江跃甚至都有些狐疑不定。
到底这两桩案件是不是有关联,有某种相似的内核?
从处理现场的方式看,似乎是两种作恶性格,一种谨慎狡猾,一种肆无忌惮。
可仔细一想,大学城那些留下的线索,诸如脚印和血迹之类的,似乎对破案并没有实质的帮助。
因为那些东西出了单元门就消失不见了,线索完全无法形成一条链。
“会不会那些血迹和脚印,压根就是凶手故意留下来惑人耳目的?”
江跃本来想绕着六楼这几十间宿舍绕一圈的,但现场乱糟糟,第一现场已经完全破坏,再走一圈估计也没多大意义。
心事重重,江跃下了楼。
走出宿舍楼时,整个宿舍楼还逗留的女生,基本都已经聚集到外头了,东一簇,西一簇,三三两两的,到处都是人。
甚至不少男生也赶过来看热闹。
整个扬帆中学三四千人,宿生大约有一千多。都聚在一起,阵势绝对是非常大的。
校方已经动员了各班老师,将自己班级的学生劝走。
即便如此,女生宿舍一带还是挤满了人。
一夜一诡梦:盗墓疑城 沧海难为水
江跃走出楼时,女生们一个个都朝他行起了注目礼,不少女生更是指指点点,眼里满满都是崇拜,更有一些女生不顾形象高喊江跃学长。
若不是现场气氛压抑,这些女生说不定还会有更夸张的举动。
刚才江跃那一窜一跃的潇洒身手,完全满足了小女生们心目中对完美小哥哥的所有幻想。
帅气的外形,潇洒的身手,一直还自带天才光环,还有什么比这更能征服小女生的么?
江跃心头琢磨着凶杀案,哪有心思在意这个?
只是让他想不到的是,他这神情凝重的样子,在不少女生看来,又是另一番高冷气质。
受害女生的情况,很快就反馈到江跃这边。
果然,那是个中三的学生,刚满十五岁,听她班主任介绍,好像是离异家庭的孩子。
灵异鬼怪
父母在她很小的时候就离异了,后来生母远嫁他乡,她自小跟着父亲,后来父亲再娶了个后妈,生了一个弟弟。
这么一来,她在这个家庭倒显得格格不入,像个外人。
因此,她名义上是走读生,却也申请了宿舍。据班主任介绍,这孩子正处于青春叛逆期,跟家里的后妈不太能处得来,因此一般情况下更愿意在学校待着。
父亲收入还可以,生活费也给得足,自然而然更不愿意回家看后妈脸色,省得彼此闹心。
这两天很多走读生都不再来学校,她却选择留在学校。
谁想得到,竟然遭此厄运。
整个六楼,本来就是给走读生准备的楼层,而这两天大多数走读生都选择了回家,自然而然,整个六楼宿舍显得很空,整个楼层都不超过十个人,散落在不同的宿舍里,稀稀疏疏,彼此不是一个班级,也不认识。
至于宿管阿姨,本就是学校请的临时工。
这两天出了这么多事,平时坚守岗位的宿管阿姨也不来了。
通讯中断,导致不管做什么事效率都降低了不少。
警方抵达现场,那已经是近一个小时之后的事了。
出警的几个警员上上下下,里里外外拍了几张照,也没怎么查看,而是问校方:“通知家属了吧?”
“这边已经派人去通知家属。”
“这是诡异案件,按规定,此类案件必须转交给行动局。宿舍现场先封锁起来,不要让人再进进出出了。还有走廊过道这些现场,破坏很大。你们是怎么搞的?出了这么大的事,不第一时间封锁现场,怎么还能让学生乱闯?”
完完全全是公事公办的口气,给人的感觉就是敷衍了事。
反正最终要转移给行动局,他们也就是象征性看一下现场,拍几张照罢了。
校方领导解释道:“当时我们学校有几个觉醒者正好赶到现场,听到呼救声,就没多想,直接上楼了。”
当下有人将先前的情况说了一遍。
那警员有些惊讶:“六楼,直接从阳台跳上楼?你们确定?”
“当时现场有几十个学生目击了,肯定不会错。”
“那他人呢?”
早有人跑去通知江跃。
江跃跟警方很少打交道,当初老韩还没去行动局时,打过几次交道。后来有一次在道子巷别墅门口,和邓家那个纨绔发生冲突,也跟警方打过一次交道。那次的记忆不是很愉快。
那次,邓家一个电话,就把江跃的家庭信息挖了个底朝天。
当时,肯定是警方有内应把这些信息泄露给邓家的。
江跃当时抓着这件事不放,着实闹得比较大。加上行动局给他撑腰,当时警方内部处理了好几个人。
因此,要说江跃和警方的关系,非但算不上好,反而是有些过节。
现在想想,昨天在8号别墅,那位星城谢辅政,兼着星城警局局长,对他江跃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
是不是因为有人在他跟前上了眼药,让这些辅政大人记仇了?
而且,昨天现场会议表明,谢辅政这个兼任警局局长,对星城超自然行动局很不满意,现场就没少挑理,横竖给了罗处不少气受。
这也就难怪这几个警员接警之后,心不在焉,只说案件由行动局负责,便不再想参与。
很明显,警局跟行动局的关系并不和睦,甚至还有点抬杠的意思。
江跃估计,谢辅政私底下没少交待。凡是涉及到诡异案件,警局一概不要出头,全部丢给行动局。
烽火归途 凛冽时雨
当然,这些私底下的龃龉,江跃也没兴趣去琢磨。
作为公民,配合警方行动理所应当,江跃倒也没有过于抵触。
“江跃,这位是招警官,是来调查案件的。有些情况,可能需要找你了解一下。”
“你好。”江跃点点头。
偌大星城,除了星城的市局,下面七个区就有七个分局,分局下面还有分局,警员数目极多,江跃自然不可能每一个都认识。
这位招警官,江跃同样不认识。
“你是第一个抵达现场的?”招警官打量着江跃,语气不算生硬,但也不算友好。
“对。”江跃也不否认。
“看到凶手了吗?”
“没看清。”
“听说你是直接从底楼窜上去的?前后就几秒钟时间,怎么会看不清凶手?”
“凶手行动速度极快,只扫到一道影子,是人是鬼都看不清。”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荒唐!”招警官冷笑,“小同学,你该不会有什么内情,隐瞒着没说吧?”
江跃本来平静的脸色,陡然一寒,平和的目光顿时变得冷冽无比,盯着这个招警官。
你是办案呢,还是找茬?
招警官面对江跃冷冽的目光,也不回避,淡淡道:“怎么?是不是有点心虚?”
此刻,就算是傻子,都能感觉到现场气氛有点不对劲了。
校方领导忙道:“招警官,你可别误会啊。江跃同学是我们扬帆中学的天才,也是星城觉醒者的第一天才。一向品学兼优,是我们全体学生的楷模。他当时跟同学一起赶到现场,受害者在阳台上求救,大家都是亲眼目睹的。这事他也是救人心切,哪有什么内情?怎么可能有什么内情?”
无论如何,江跃是扬帆中学的招牌,校方必须维护。哪怕你是警官,那也不能让你给无缘无故针对了。
招警官呵呵一笑:“星城第一天才?我听说的第一天才怎么是星城一中的吴定超。”
这话杀伤性不大,侮辱性极强。
不但是侮辱江跃一个人,还连带整个扬帆中学。
江跃这下完全确定,这招警官绝对是找茬。
既然是找茬,那就没必要客客气气。
“招警官,刚才你好像说这诡异案件,我刚才怎么听你说案件要转交给行动局?是不是说,你并没有权限办理这个案件?如果没有权限,就不要在我们这些学生面前刷什么存在感好吗?”
江跃这话,可就一点都不客气了。
一旁的茅豆豆立刻附和起来:“就是啊,没权限还装什么大头蒜啊?这不是搞笑嘛?”
招警官脸色顿时沉了下来。
“怎么说话的呢?就算是诡异案件,我们警方同样有协助办案的职责。找你了解一下情况怎么了?听你们这口气,是要抗拒配合?”
这是招警官的手下,见招警官吃瘪,立刻站出来助威。
江跃制止了茅豆豆的冲动。
淡淡道:“等行动局接手了案件,该说的我自然会说。招警官如果有兴趣,到时候不妨一起旁听。有什么疑惑,到时候自然知晓。”
江跃当然不会直接跟对方翻脸,这样倒显得他不配合警方,显得他更为跋扈,容易落人话柄。
这样轻举轻放,既没公然撕破脸,同时又挫了对方的锐气,打了对方的脸还让对方发作不得,挑不了理。
招警官本以为江跃年轻气盛,三言两语不和会气急败坏。
没曾想,居然一番交锋下来,倒是把他们搞得很被动。
正要开口说句什么,忽然人群中又传来一阵尖叫。
接着,众人余光瞥见宿舍楼东首的阳台上,有一道身影猛然坠落。
五楼坠落,前后都不会超过一秒,便听到砰的一声重重摔到草丛中。
远远看去,一个女生趴在草丛中,一动不动。
学校保安率先冲了过去。
江跃也毫不犹豫地跑了过去。
倒是招警官几人,一脸惊讶,也跟着朝出事方向走过去。
人群被控制在外围,学校的保安死死将八卦好事的学生们挡在草丛外围。
江跃凑近一看,草丛中撒了一片鲜血,那女生早就没了气息。
这个女生只穿着一身单薄的睡衣,下坠时跌入草丛,是侧趴的状态,但是江跃还是清晰看到,这又是一起开膛破肚的惨案……
江跃看到一边脸颊,上面有深深的抓痕。最令人毛骨悚然的还是眼眶凹陷,眼珠子早就被挖走,空空洞洞的一个血洞。
这惨状,就完全和大学城那桩惨案如出一辙了。
众目睽睽之下,招警官一行也不好视而不见。哪怕这个烫手山芋最终要转移给行动局,摆摆样子也得上前查看一下。
江跃却皱眉退了后来,低声对校领导道:“怎么宿舍楼还没清空吗?”
连续出现两起惨案,校领导的脸色自然极为难看。
转过头望着学校保安队队长,显然是让他回答这个问题。
保安队长苦笑道:“我们已经派了两名保安一间一间劝离,人手有限,可能还没到五楼吧?”
江跃脸色难看,这行动效率也未免太低了吧?
“凶手一定还潜伏在宿舍楼里,必须尽快清空宿舍楼,确保没一个人滞留在上面。”
保安队长道:“外头动静这么大,这个女生也是心大,怎么一直不肯下来?”
“估计是睡着了。”江跃摇摇头,看这女生只穿一身单薄睡衣,多半是睡梦中没有醒。
那保安队长掏出对讲机,叫道:“小吴,小苏,你们到几楼了?”
这两天通讯网络一直没恢复,但是对讲机这种设备,却不受网络限制,却还能用。
保安队长呼叫之后,却只听到那边滋滋滋的声音,却没有人回话。
“小吴,小苏?听到回话!”
明末之帝国与文明 悬空望雨
那头滋滋滋的杂音,没有任何回应。
江跃心头一寒:“只怕又出事了!”
保安队长大吃一惊,呼叫声加促:“小吴,小苏!”
那头始终没有应答。
“上去看看。”
“跃哥,等等我!”茅豆豆还是很讲义气的,第一时间跟了上去。
童迪和韩晶晶也不犹豫,纷纷冲上楼去。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