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异能小說 顫慄高空 愛下-第776-777章 鬼門關讀書

顫慄高空
小說推薦顫慄高空颤栗高空
第776章
还好,厕所里不是沙地。
一切恢复正常了。
看起来这次是真的醒了。
……
重生:史上最强战神 东流战
今天还是阴天。
村子里起了雾,到处灰蒙蒙的,稍微远一些的地方都看不清楚。
“老公,你没事儿吧?”
张萌迪走到李腾身边向他轻问了一声。
李腾一直坐在那里拿着八卦盘发呆,让她看着有些担心。
“没事。”
李腾摇了摇头。
这次剧情实在太伤了。
以前他经历过比这次更惨痛的剧情,每天承受酷刑之类的。
但都没有这一次这么令他崩溃。
七十年,只有脑袋能动。
而且明知道是梦境,就是没办法醒来。
好在他最终还是没有崩溃。
这么强大的意志力,还真不是一般人能达到的。
李腾感觉着这一切,很可能与这个八卦盘有关。
滴尿认主可能只是个幌子。
躺在这八卦盘上睡觉,经历七十年不能动的折磨,精神没有崩溃可能才是他能绑定这个八卦盘的主因。
意志不坚定的人,肯定是熬不到绑定的时候,就已经精神崩溃变成疯子了。
他没有,所以他成功地绑定了这个八卦盘。
但现在,他除了可以把八卦盘收到意念空间中之外,并没有找出怎么使用这个八卦盘的办法。
……
和张萌迪、娜娜一起吃过早饭之后,夜里醒来,但又沉睡了的沈孟颖终于再度醒来了。
她走出了房门,来到院子里,看着众人,眼神有些茫然。
“孟颖你还认识我吗?”李腾走过去向沈孟颖问了一声。

“老公。”沈孟颖点了点头。
“饿了吗?吃些东西吧。”李腾把沈孟颖扶到了桌子边,给她拿了一碗粥。
沈孟颖默默地喝起粥来,但还是不怎么说话。
虽然李腾很想问她在村子外面看到了什么,但见她现在这样子,还是没有问出口。
等她自己主动说吧。
“孟颖,你昨天夜里在村口看到什么了?”张萌迪倒是突然开口问了起来。
沈孟颖似乎怔了怔,然后突然抱住了自己的脑袋,全身颤抖了起来。
李腾伸手抱住了她。
“对不起……”张萌迪连忙道歉。
李腾的感觉,沈孟颖到了村外之后,精神受到了严重的刺激,或者说,神魂受损。
让她回忆村外的事情,她的精神状况很可能会再度变差。
所以,暂时还是回避这件事的好。
上午,李腾又去了煤矿,想给家里再多收集一些煤球。
确认了煤球在村子里确实是紧俏商品。
大概从矿底挖出五十份煤,才能得到相当于其中一份量的煤球。
这样的话,不如晚上过来偷煤。
反正到了夜里村民们都不出门,煤矿也没有人看守。
中午吃过饭,李腾出了门,没有再挖煤了,而是去了道观。
……
“想做道士啊?”一名中年道士瞅了瞅李腾。
“嗯。”李腾点了点头。
想弄清楚这个村子出了什么问题,还有夜里那些孤魂野鬼、村外面的恐怖究竟是怎么回事,除了自己冒险去探查之外,还有一个办法。
就是加入道观,成为一名道士,成为这个山村‘统治阶层’的一分子。
“加入道观成为一名道士的程序是这样的:首先,需要给道观认捐一万个工分,会得到道观给的一部《驱鬼经》。
“然后,在道长的指导下,修炼《驱鬼经》。
“修炼《驱鬼经》到一定阶段,有了三重的实力,能在夜里独自闯过三道鬼门关,才能进入道观成为一名道士。”
中年道士向李腾进行了一番解说。
“一万个工分啊?”李腾皱起了眉头。
他在煤矿里干一上午,也就能挣到五十个工分。
一天下来累死累活,大概挣一百个工分。
一家老小要吃要喝,还要烧煤,都需要工分,想攒下一万个工分,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拼命拼活的干,在保证生活的前提下,至少要半年到一年的时间,才有可能积攒下一万个工分出来。
为了加入道观做一个道士而已,真不值得。
“如果我没交工分,没修炼《驱鬼经》,但能在夜里独自闯过三道鬼门关,那算不算通过?”李腾向中年道士问了起来。
“哈哈哈哈……”中年道士和在场的其他道士一起笑了起来。
“你刚才说的话是认真的吗?”一名年轻道士向李腾问了一声。
“当然是认真的。”
“这么和你说吧,没修炼《驱鬼经》去闯鬼门关,只有一个结果,那就是被吓得屁滚尿流逃出来,或者变成一个傻子。没修炼《驱鬼经》,别说三道鬼门关了,你连第一道鬼门关都闯不过去。”年轻道士回答了李腾。
“《驱鬼经》其实修的是神魂,一共有九重,如果你的《驱鬼经》没有修炼到一定程度,就去闯鬼门关,会精神崩溃变成疯子的。只有《驱鬼经》修炼到三重以上,你才能成功闯过前三道鬼门关,每一道鬼门关对应着一重实力。”中年道士很严肃地又补了几句。
“我现在问的就是,如果我没交工分,没修炼《驱鬼经》,但能在夜里独自闯过三道鬼门关,那算不算通过?”李腾重复强调了他的问题。
“那是不可能的,没修炼《驱鬼经》,道长不会让你冒险去闯鬼门关的。”中年道士摇了摇头。
“鬼门关在什么地方?在道观里吗?”李腾向中年道士又问。
“不,在矿洞附近。你可千万不要擅闯,那是禁区,会丢命的。”中年道士摇了摇头。
看起来不交纳一万个工分,是没办法进入道观成为一名道士了。
离开道观的时候,看着道观的大门,李腾突然想起了什么……
他绑定的八卦盘究竟是怎么回事?
“签到!”
李腾试着在意念中说了一声。
“叮!今天的签到成功,获得《驱鬼经》一部,是否现在学习?”
一个电子音出现在了李腾的脑海中。
“居然……是个签到系统?”
李腾在进剧本世界之前,看网络小说的时候,发现现在到处都在流行‘签到’系统,剧本世界也不甘落后啊!
第777章
“现在学习。”李腾在意念中说了一声。
“叮!恭喜宿主已完成了《驱鬼经》的修炼。”
电子音再度响起。
“修炼到几重了?”李腾向电子音问了一声。
电子音没有回复。
看起来只有夜里去一趟鬼门关,亲自检验一番才知道了。
离开道观之后,李腾又去了煤矿。
他想要找到鬼门关的位置。
在煤矿附近一番寻找,花了一个多时辰的时间,终于在一个偏僻处发现了鬼门关的所在。
是一处废弃的矿洞。
矿洞门外写着‘鬼门关禁区’的字样。
还有小字,写着‘入夜之后严禁入内’的字样。
这意思是白天其实可以进去?
李腾瞅了瞅四下无人,于是潜入了进去。
里面就是一个被废弃的矿洞,走了几步之后,前方出现了一个洞口,洞口旁边写着‘第一道鬼门关’的字样。
洞口四周的墙壁上,贴满了各种符纸。
钻进洞里,弯弯绕绕走了一会儿之后,出现了一个大厅,大厅另一头有一个洞口,上面写着‘第二道鬼门关’的字样。
这次洞口四周的墙壁上,除了贴满各种符纸之外,还挂着一些符盘。
因为鬼物都是在夜间活动,现在李腾进入这洞里,并不会遭遇到鬼物。
要闯关,也只能在夜间进行。
那就夜里再来吧,到时候再顺便偷点煤。
为了方便晚上偷煤,李腾离开鬼门关之后,又去了煤矿那里干活。
“你老婆又没过来啊?”那名昨天和沈孟颖聊过的矿工有些失望地向李腾问了一声。
李腾的两个老婆都长得如花似玉,让他很是羡慕。
“她生病了,对了,你这么年轻,又这么有力气,为什么不去当道士?我看那些道士都不需要干活。”李腾向矿工问了一声。
“道士保护我们的村子,村民们供养他们,他们当然不用干活。而且这煤矿都是道长找到的,所有权属于道观,我们挖的煤大部分都归他们所有。”矿工回答了李腾。
“那你为什么不去当道士?”
“我报过名啊!花了一万个工分,得到了听课修炼《驱鬼经》的机会,但是听了三年课,都没有入门,道长嫌我资质太差,让我不要再去浪费时间了。”矿工呵呵笑了笑。
“那你有没有试过闯鬼门关?”李腾又问。
“没修炼好《驱鬼经》,怎么敢去闯鬼门关?那不是找死?”矿工摇了摇头。
李腾没再多说什么了,继续挖起了矿来。
估计村子里但凡有些资质的,都进了道观了。
毕竟道观才是山村真正的统治阶层。
那些村干部大概是二线。
他们这些普通村民位于最底层。
和现实社会一样,想爬上去,天赋加财力。
……
入夜之后。
李腾烧好了火盆,安顿好了张萌迪、沈孟颖和娜娜之后,李腾换了一身黑衣,戴着黑帽、黑色布口罩独自出了门。
出去做贼,当然不能让人认出来。
不知道是不是八卦盘系统帮他修炼好了《驱鬼经》的缘故,今天夜里出门,李腾发现他也能‘看’到村子里游荡的那些孤魂野鬼了。
不是‘看’到,准确一些来说,是‘感应’到。
李腾走到村道上,一些孤魂野鬼便向他身边靠近了过来,试图对他进行夺舍。
但因为他身体阳气很足,那些孤魂野鬼并不能得逞,只是本能地跟在他身边,就好像饥饿的人闻到面包味,跟着面包走一样。
如果李腾像昨天夜里的沈孟颖一样,神魂受创,它们有了机会,肯定就会凶相毕露扑向李腾试图强行夺舍。
大唐行镖
“驱!!”
李腾心中默念了一声,发动了驱鬼术。
“噗!噗!噗!”
身边围拢着的三只孤魂野鬼的灵体瞬间爆开,伴随着一阵凄厉的灵魂尖啸声,化成了团团灰雾向四周飘散了开来。
更远一些的地方,那些游荡的孤魂野鬼似乎也感应到了这边的杀机,惊恐地向远处逃遁了过去。
“《驱鬼经》的作用,原来是这样啊!”李腾点了点头,对这个结果很是满意。
看起来昨天夜里七十年的梦境没白费,让他成功绑定了八卦盘,才有了现在的结果。
只是,李腾看向后山的时候,看着后山深处的方向,神魂却是传来了一阵危险的悸动。
后山深处似乎有某种恐怖的存在,是现在的他根本无法应对的。
暂时不要去那里冒险了。
另外,看向村口那边,神魂也会有这种危险的悸动。
夜里的后山和村口,暂时都不是他能去探查的地方。
先去闯鬼门关试试吧,看看自己能闯几道。
……
漫威世界里的图书管理员
来到鬼门关所在的地方的时候,一阵阴风吹了过来,吹得李腾身上阵阵发冷。
李腾定了定心神,向鬼门关禁区走了过去。
“此处无比凶险!请速速退去!”
就在李腾将要进入鬼门关矿洞的时候,白袍老者的虚影出现在了鬼门关矿洞前,向李腾摆了摆手。
李腾退开了一些,白袍老者的虚影便消失了。
李腾再次靠近,白袍老者的虚影再度现身,说的还是刚才几句话。
看起来,只是一个无意识的留声机般的虚影而已,提醒夜间误入此地的村民们不要进入。
“驱!!”李腾意念中默念了一声。
“噗!”白袍老者的身影在黑暗爆开,化成了灰雾向四周飘散了开来。
李腾继续向前,走进了矿洞之中。
前方的洞口,就是第一道鬼门关。
李腾钻进了第一道鬼门关。
里面有五只已经成形的鬼物,见到李腾进来,立刻向李腾扑了过来。
和外面没有人形,普通人看不到的孤鬼野鬼比起来,这些鬼物已经有了一定的实体,如果现在有光的话,它们在光照下身体会呈现某种雾状。
修炼过《驱鬼经》的李腾,就算在没有光线的情况下,也可能感应到它们的方位。
“驱!!”
李腾等到五只成形鬼物靠近身边之后,在意念中默念了一声。
“噗!噗!噗!噗!”
四只靠得最近的鬼物身体当场爆开,化成团团灰雾向四周飘散了开来。
余下一只受了重伤,向远处逃窜而去。
“驱!”
李腾对着那只逃窜鬼物的身影又默念了一声。
逃窜的鬼物也当场爆开变成了灰雾。
“这所谓的鬼门关,闯一次,鬼物就死光了,老道士岂不是又要重新炼鬼?”李腾一边走向第二道鬼门关一边吐槽。
事实当然不是他想像的这样。
正常刚入门修炼《驱鬼经》的普通人,是在老道士的陪同下进入这山洞,入洞之后,念‘驱’字诀,顶多也只是把这些鬼物从身边驱赶开,不让它们有靠近影响到神魂的机会,然后趁机快速深入下一道鬼门关。
只要闯过第三道鬼门关,又成功返回还没有死、没有疯就算过关,根本就没有能力灭杀这些鬼物。
李腾不一样,他利用八卦盘直接把整部《驱鬼经》在一瞬间都修炼完了,威力太大,对这些初级鬼物已经不是驱了,是直接秒杀。

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顫慄高空 線上看-第772-773章 摔倒展示

顫慄高空
小說推薦顫慄高空颤栗高空
第772章
挖了好半天土,李腾现在是又困又累。
躺下之后不久就睡着了。
迷迷糊糊不知道过了多久。
李腾被尿憋醒了。
这也是他为什么在入睡前要喝好几大碗水的原因。
晚上没有人值夜,火盆里的煤球虽然放了不少,但不一定能坚持到第二天早上。
需要有人起夜给火盆里加煤球。
喝几大碗水,夜里肯定就会被尿憋醒,就不担心一口气睡过头了。
坐起身,外面仍然漆黑一片。
初恋告急:魔王校草拯救计划 年筱肆
火盆里的煤球果然快烧完了。
如果娜娜这时候醒着,应该能看到那些孤魂野鬼又开始尝试要进入房间了吧?
李腾瞅了瞅床上的张萌迪,睡得很熟。
沈孟颖仍然昏迷,但气息似乎已经恢复正常。
娜娜也睡得很熟,小嘴嘟嘟的很是可爱。
李腾下了床,用火钳夹了些煤球放进了火盆里,让火势重新旺了起来。
他悄悄地走到外面的堂屋,试着点燃了煤油灯,然后拎着灯轻轻推开堂屋门,来到了院子里。
院子里漆黑一片。
那些孤魂野鬼并没有吹熄他手中的煤油灯,这让他可以拿着煤油灯照着亮,进入到了院子角落的厕所里。
进入到厕所里,把煤油灯放在窗台,解开裤子正准备放水的时候,李腾皱起了眉头。
应该是蹲坑的地方,现在却是一片沙地?
感觉着……有些不太对啊!
李腾尿急,还是先对着沙地放起了水来。
足足放了五分多钟,感觉着还是很尿急,永远都放不完的样子。
“其实,我没有醒,我只是在做梦,所以厕所的地面才会变成沙地,而且我怎么放水都放不完。”李腾在一瞬间明白了过来。
“我得想办法醒来。”李腾沉思。
根据经验,从梦中醒来的方式,就是高坠。
李腾来到外面院子里,爬上了餐桌,然后仰面朝天向后方倒了下去。
‘咚!’
咸腥咸腥的味道。
剧烈的震荡。
剧痛。
疼得李腾全身冒冷汗。
他很惊讶地发现……
刚才的高坠并没有让他醒来,反倒是让他结结实实地脑袋着地撞在了院子的地面上。
幸好院子的地面是土地,而不是水泥地,不然他此时已经脑壳碎裂、脑浆迸溅了。
但即使是土地,他摔得也不轻。
身体似乎已经不听使唤了,有力气也使不出来,根本没办法爬起身。
“难不成……这不是梦境?”李腾心里后怕了起来。
“不可能啊!厕所的地面,不可能是沙地,他放水也不可能放五分钟都放不完,这些都是梦里才有可能发生的事情。”李腾很艰难地思考着。
“可能,我还是没醒,只是这个梦睡得比较沉,或者说,高坠醒梦的方式,在这次的剧本世界里行不通。”李腾也想到了另外一种可能性。
现在要怎么办呢?
如果沉在这个梦中无法醒来,可能会很麻烦。
火盆里没有人添煤的话,那些孤魂野鬼就会趁他们入睡的时候,试图侵占他们的身体。
道长的符纸并不能有效保护村民,这些村民说不定早就被孤魂野鬼侵占了身体,甚至被反复侵占,但那些夺舍的鬼魂并不会主动暴露自己。
这个村子里危机四伏,他还是有些大意了,应该和张萌迪轮流值夜。
十七弟的远征队 公子银
靠喝水憋尿逼自己醒来的方式,显然失败了。
现在到底该怎么做?
“萌迪!娜娜!”李腾试着喊了几声。
庶妃不好惹
虽然他身体不能动,但是可以喊叫出声。
“萌迪!娜娜!萌迪!娜娜!”
李腾继续喊着。
终于,有人急匆匆地从房间里跑了出来。
是张萌迪。
“老公,你怎么了?”张萌迪只披了件衣服,见李腾躺在地上,头下面还在流血,不由得惊叫出声。
“我不小心摔倒了。”李腾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这种事情。
“我扶你起来。”张萌迪伸手试着想要把李腾从地上扶起来。
但是,李腾身体完全不听使唤,感觉着应该是颈椎摔断了之类的,导致的高位截瘫。
而且,她稍微一挪动李腾,李腾就头晕目眩,难受异常。
张萌迪不敢再动李腾了,她拿来被子盖在了李腾的身上,又在李腾身边烧了个火盆。
“你看看我睡的地方,被褥下面有没有一个八卦盘?拿过来或许对我有些用处。”李腾向张萌迪说了一声。
张萌迪回到卧房里找了找,但两手空空地走了回来,说没看到八卦盘。
李腾又把他放八卦盘的位置详细说了说,张萌迪又回了卧房一趟,还是没有找到。
“老公,你怎么伤这么重?我去村子里找人来帮你看看吧。”张萌迪很是伤心。
“不用了,夜里你别到处乱跑,我睡一觉就好了。”李腾很累很疼很难受,眼皮也变得很重。
张萌迪摸着李腾的脸,李腾不知不觉就睡着了过去。
……
李腾是被一阵说话声惊醒的。
张萌迪带哭腔的声音。
还有几个男人说话的声音。
李腾睁开眼睛看了看。
天亮了。
是两名道士还有两名村干部来到了他家的院子里。
他自己……居然还睡在地上!
不会吧?
昨天夜里那一幕不是在做梦?
而是真的?
太扯了吧?
这恶梦还醒不来了?
“他伤得太重,没得救了。”道士的声音。
“道长,真的没办法了吧?能不能让你们师尊过来看看?”张萌迪的声音。
“师尊昨天夜里为了救他老婆,元气大伤,现在正在闭关养伤,不可能出来的。”道士拒绝了张萌迪的请求。
院子里的几个人又和张萌迪说了几句话之后,便转身离开了。
张萌迪走了过来,发现李腾醒了,连忙蹲下了身子。
“老公你醒了?”
“嗯。”
“感觉怎么样?好些了吗?”张萌迪又问。
李腾试了试,他仍然感应不到自己的身体和手脚
这要是梦,也太真实了。
如果这不是梦,他就是被自己蠢死的。
见李腾不吱声,并且微微皱眉,张萌迪知道肯定是没希望了,想哭,又没敢在李腾面前表现出来,勉强挤了个笑脸,比哭还难看。
第773章
“妈妈!妈妈!爸爸!爸爸!”
娜娜在卧室里大喊大叫着。
“快去看看娜娜。”李腾向张萌迪说了一声。
“不用管她,她早上醒来习惯性地叫喊。”张萌迪摇了摇头。
“妈妈快来啊!”娜娜大哭了起来。
“快去!”李腾催促了张萌迪一句。
张萌迪只好去了卧房。
再度降临流星雨
过了好一会儿之后,张萌迪带着娜娜来到了院子里。
“爸爸!你怎么睡地上啊?”娜娜很好奇地看着李腾。
“别来惹爸爸,一边去玩!爸爸生病了。”张萌迪把娜娜驱赶开了。
“爸爸待会儿再陪你玩。”李腾冲娜娜笑了笑。
“她醒了。”张萌迪把娜娜赶走之后,蹲下身子向李腾说了一句。
“小沈?”
“嗯,但是,她只是呆呆地坐在床头,我和她说话,她毫无反应,连看都不看我,看起来好奇怪。”张萌迪描述了一番。
“不知道她在村外遭遇了什么,只能等她恢复了才能问清楚了。”李腾皱起了眉头。
“我给你煮些大米稀饭吃好不好?”张萌迪向李腾提了出来。
“萌迪,听我说,我们现在是在做梦,我现在这种状态是不正常的,但我无法醒来,需要你的帮助。”李腾感觉着再拖下去也不是事儿,于是向张萌迪提了出来。
“做梦?怎么会……”张萌迪有些发懵。
“是的,你相信我就对了,我现在需要你的帮助。”
“我……我要怎么帮你?”
“把菜刀拿过来,对着我脖子猛砍几刀。”李腾向张萌迪提了出来。
他不相信自己现在的状态是真实状态,绝对是在做梦,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被困在了梦境之中无法醒来。
既然下坠的方法都无法醒来,那只能使用终极办法:用死亡的方式醒来了。
“那怎么行?”张萌迪吓了一跳,不停地摇着头。
“你不相信我吗?萌迪,你必须按我说的来做!”李腾有些急了。
张萌迪哭着跑开了,很显然,她觉得李腾一定是疯了。
李腾叹了口气。
“爸爸。”娜娜见张萌迪没有在李腾的身边,于是悄悄地跑了过来。
“娜娜,你看看爸爸身边有没有别的什么人或者什么东西啊?”李腾向娜娜问了一声。
“没有啊。”
“娜娜,你记不记得昨天夜里的事情?和爸爸一起去挖石头下面圆盘的事情?”
“记得啊。”
“那你现在能不能‘看’到那个圆盘在什么地方?昨天爸爸把它挖出来,藏在了被褥下面,但妈妈在那里找不到。”李腾又问。
娜娜向四周看了一圈,眼神有些茫然。
“我也找不到。”娜娜向李腾摇了摇头。
“你知道那个圆盘是做什么用的吗?”李腾继续问。
“不知道。”
“娜娜,爸爸有件事让你帮忙。”李腾想了想向娜娜提了出来。
“什么事啊?”
“你去厨房里,把菜刀拿过来。”
“不行,妈妈不让我碰菜刀,菜刀很危险。”娜娜使劲摇了摇头。
“菜刀确实很危险,小孩子不能碰菜刀,但这一次特殊,爸爸要和你玩个好玩的游戏,你按爸爸说的做了之后,爸爸带你去爬山。”李腾继续说。
“好吧。”娜娜犹豫了一会儿,向四周瞅了瞅,没看到张萌迪,于是小跑去了厨房里。
过了一会儿之后,娜娜小心翼翼地把菜刀拎了过来。
“娜娜,你用两个手一起抓住菜刀,然后举高高,对着爸爸脖子用力砍下来。”李腾指导着娜娜。
“不行。”娜娜想了一会儿,总觉得这事儿不太对劲,于是摇了摇头。
“你按爸爸说的做,爸爸给你买糖吃。”李腾继续说。
娜娜犹豫,然后四处张望着。
“爸爸给你买棒棒糖。”李腾知道娜娜很喜欢吃棒棒糖。
“妈妈说,一天只能吃一根棒棒糖。”娜娜想了想回答了李腾。
“你帮爸爸做事,爸爸偷偷奖励你一根,并且准许你一天吃两根棒棒糖。”李腾继续说。
娜娜犹豫着,又向四周瞅了瞅。
刀神
“娜娜你在做什么?”张萌迪从房子里出来了,看到这一幕不由得大惊失色,大喊着冲了过来,把娜娜手中的菜刀夺走了,并且对她大骂起来。
娜娜哭着向远处跑开了。
“唉……”
李腾长叹了一口气,刚才全都白忙活了。
“你怎么能这样?就算你再也起不来了,我也会一直陪着你,如果你没了,你让我们怎么活?”张萌迪也大哭了起来。
“萌迪,你冷静下来听我说,我们现在是在一个梦里,这一切并不是真实发生的,我可能只有死掉,才能摆脱这个梦境,你必须帮我,你不帮我,我会困死在这里。”李腾向张萌迪解释着。
“你不要说了!”张萌迪显然不相信李腾的‘鬼话’,觉得李腾就是因为受伤严重,不想拖累她们,所以想自杀以求得解脱。
“萌迪,你是不爱我了吗?为什么我说的话你不相信?”李腾大怒。
张萌迪不吱声,只是哭。
李腾大发了一通脾气。
但是,无论李腾怎么软硬兼施,张萌迪都不肯拿菜刀砍他。
甚至也不许娜娜再接近他。
天越来越阴,甚至开始零星飘起了小雨。
张萌迪小心翼翼地把李腾挪到了一张床垫上,然后奋力把他往堂屋的方向拖了过去。
最终她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李腾拖进了堂屋。
一声炸雷,外面的雨也哗啦啦地下了下来。
李腾无法劝服张萌迪,索性紧闭着眼睛也不再搭理她了。
又过了一会儿之后,张萌迪缓过劲来,拿了把伞去厨房做饭去了。
娜娜也被她叫去了厨房。
“孟颖?孟颖?”李腾向沈孟颖喊了起来。
过了一会儿之后,沈孟颖从卧室房间里走了出来,目光怔怔地看向了地上躺着的李腾。
“孟颖,你能听到我吗?能回我一句话吗?”李腾向沈孟颖问了几句。
“老鼠!好多老鼠!”沈孟颖突然尖叫了一声,转身逃回了卧室里。
“老鼠?”李腾躺着一动也不能动,也没办法看身边的地面上有没有老鼠。
过了一会儿之一,还真有一只老鼠爬上了他的被子。
然后是第二只、第三只、第四只……
越来越多……

f0qkv人氣都市异能 顫慄高空 愛下-第727-728章 回座位推薦-xcwcv

顫慄高空
小說推薦顫慄高空颤栗高空
第727章
连续的恐怖镜头出现在了大屏幕上,十几名观众被吓得惊叫连连,有人甚至起身离开座位想要逃出影厅了。
也有那么几个胆子比较大的,仍然坐在座位上盯着大屏幕。
“各位观众对不起,电脑程序出了问题,把三楼小厅点的片子错误地排到了大厅里,如果对您造成了惊吓我们深感抱歉!
“稍后服务人员将给每位受到惊吓的观众免费送上一桶爆米花以及一杯可乐,感谢您对维森影厅的支持!”
大厅里的灯光突然亮了起来,大屏幕里的恐怖镜头也停止了。
与此同时,大厅里还响起了工作人员的声音。
“咳!这也能弄错?吓死个人的!”
“谁点的恐怖片啊?这么恐怖?不害怕的吗?”
“我差点儿尿了,能要求精神损失费吗?”
“算了,看在可乐和爆米花的面子上,就不追究你们吓坏我的事情了。”
“……”
观众们议论纷纷,在影厅的工作人员送上爆米花和可乐之后,原本有些生气的观众也消了气,重新坐回了座位上。
又过了一会儿之后,1号厅里的灯光再次熄灭,大屏幕亮了起来。
大屏幕亮起之后,不再是刚才的恐怖片了,变回了今天应该正常放映的那部小资情调的爱情片。
“这导演编剧大概从来没体验过真正的上等阶层生活,拍的都什么玩意儿?里面的女性角色都是沪海名媛培训班出来的吗?”
洛大聪实在有些看不下去,各种吐槽。
“在那里平民们的想像中,上等阶层就是这样的生活,皇帝挑的是金扁担呢!导演编剧什么的只要满足他们的想像就行了。”邱谰在旁边补了几句。
“呵呵,也许吧。”洛大聪很无聊地吃着爆米花,他快有些待不下去了。
“你知道吗?这部剧的导演,最近因为十几年前抄袭的事情道歉了。”邱谰看出了洛大聪感觉无聊,于是找了个话题八卦了起来。
“听说了,十几年不道歉,现在被上面点了名,影响到了钱途,立马道歉,真是不要脸。”洛大聪评论了几句。
“最搞笑的,是另外一位同样喜欢搞抄袭的导演,也跟风学他公开道歉,问题是连道歉搞都是抄他的,那位导演才真是把抄袭演绎到了炉火纯青的境界。”邱谰继续八卦。
“哈哈,道歉稿都抄袭?大千世界,真是无奇不有。”
“我觉得这种劣迹导演就应该被全面封杀,还让他们出现在公众视野之中,上电视节目搞点评什么的,就是在带坏社会风气,带坏我们的下一代。”
“是啊!有些事不该管的管得挺严,该管的却不管……”
“不过最近这方面好多了,有了我们这些新闻媒体的监督,很多事情都被曝了光,前段时间,我曝光的综艺节目主持人收受粉丝贿赂的事情现在热度也越来越高了,引起了上面的重视。”邱谰继续找着话题。
“嗯,那些主持人还真够贱的,这种事情都习以为常了,还拿到电视上公开说,都不知道羞耻,必须给他们曝曝光。”洛大聪点了点头。
“那些追星的小学生、中学生根本不知道父母挣钱的辛苦,把早餐、中餐钱省下来,积攒到一起交给所谓的粉丝会会长,买礼物送给那些主持人,不知道那些主持人在收这些礼物的时候,想没想过那些饿着肚子的小学生、中学生……”
邱谰说到这里的时候语气有些激动。
“是啊,我听说礼物起步价一万,他们才看得上眼,然后转手就放到二手交易市场出售,简直太恶心了!连最起码的做人的底线都没有了,这些人就不应该再给他们上屏幕公开露脸的机会。”洛大聪继续点评。
“洛家山传媒这些年曝光了很多事情,得罪了不少人,洛公子一点儿都不担心吗?”邱谰又问。
“是有人对我发出了死亡威胁,但是,为了世间的公平和正义,我绝对不会屈服于他们的。”洛大聪一脸正义凛然的表情。
“唉,我最欣赏的,就是洛公子的一身正气!”邱谰很适时地拍着洛大聪的马屁。
“我父亲一直教育我要做一个有社会责任感的人,能力越大,责任越大。”洛大聪继续正义凛然。
正面角色演得好,会很涨粉。
现在洛大聪视野里的订阅数就在不停地增加。
在这场戏之前,他的订阅低于邱谰,这场戏让邱谰损失了不少订阅,却是让洛大聪的订阅增加了不少,现在已经高过邱谰了。
就在两人说着话的时候,大屏幕上却是又发生了惊变。
原本画风很小资的爱情片,里面的女主突然变成了女鬼,开始疯狂猎杀其他角色,画面突然变得无比血腥恐怖。
观众席上一片哗然,各种惊叫,还有咒骂声。
一些胆小的观众离开座位夺路而逃,但是在冲到1号厅出口的时候才发现,出口的门是关闭着的,怎么的都拉不开,大声叫喊也没有人应。
屏幕上的画面越来越血腥恐怖,环绕音箱里也是各种恐怖的音乐、噪声……
邱谰不知道是假害怕还是真害怕,故意全身颤抖的样子,把身体往洛大聪身上靠。
洛大聪皱起了眉头,他拿出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想要质问这影厅究竟是怎么回事,突然搞这种恐怖镜头,是想把观众都赶走吗?
但是,他的电话拨通之后,里面只有沙沙的电流声,别的什么声音都没有。
洛大聪又拨打了几个电话,甚至是报警电话,但所有的电话里面只有沙沙的电流声,根本无法正常通话。
邱谰发现情况不对,也试着拨打电话,但结果和洛大聪一样,根本无法和外面任何人联络上。
影厅里其他观众也有拨打电话的,但看起来都没有拨通。
“请各位观众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看完这部电影,否则,我会亲自下去请你回到座位上。”大屏幕里的女鬼冷冷地开了口。
观众们楞楞地看着大屏幕,脸上的表情除了惊恐就是疑惑。
这是电影里的人物在和他们说话吗?
第728章
有几个胆小的观众被女鬼这么一恐吓,连忙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异世之带着宝宝悠闲生活
但也有一些发懵的,或者胆子很大认为是这影厅恶作剧的观众,并没有把女鬼说的话当回事,没有回去自己的座位。
还有一名年轻的男观众,仍然站在过道里,试着打电话想要联络上外面的人。
因为联络不上,他不停地咒骂着,完全没看也没管大屏幕里发生的事情。
其他看着大屏幕的观众,却是不由自主地看了看这位站在过道里打电话的年轻男观众。
因为,这位年轻男观众,居然出现在了大屏幕之中。
良 陳美錦
大屏幕里现在的场景,就是1号厅里面的场景。
观众们都可以在镜头中看到实时的自己。
电影里的画面,女鬼此时就站在打电话的年轻男观众身边。
当然,只是大屏幕里,而不是真正的影厅里。
所以年轻男观众并没有觉察到什么异常,仍然在一边咒骂一边试图打电话。
电影里的女鬼,突然伸出鬼爪抓住了年轻男观众的脖子,然后鬼手变得很长,把他从地上拎了起来。
其他观众看了看大屏幕,又看向了过道里的年轻男观众,结果发现年轻男观众就像被人掐住了脖子,从地上拎了起来,凭空浮在了空中!
脖子被抓,双脚离地,年轻男观众不停地挣扎着,但都无济于事,根本无法摆脱那鬼爪的束缚。
大屏幕里的女鬼把年轻男观众举得更高了一些,然后把他身体扭转,头朝下猛然向其中一个座位砸了下去。
年轻男观众的脑袋砸中了两个座位间的铁扶手,顿时头骨碎裂、脑浆崩溅当场毙命。
女鬼这才翻转过他的身体,把他放正坐在了座位上,并靠在了椅背上。
大屏幕里则给了年轻男观众的脑袋一个特写镜头,和影厅里年轻男观众碎裂的脑袋一模一样!
其他观众彻底被吓傻,影厅里充斥满了各种恐怖的尖叫声。
那些还没有回座位的,有一大半醒悟了过来,连忙疯狂地逃回了座位。
还有几个当场吓尿瘫倒在了地上好半天爬都爬不起来。
“看电影就要有看电影的样子!我再说一次,还有人没有回到座位上的,我会亲自请他回到座位上!”大屏幕里的女鬼又发了话。
几个吓尿瘫倒的观众此时魂不附体,但也连滚带爬地爬到了身边的座位上,全身颤抖地坐了下来。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邱谰颤抖着声音向身边的洛大聪问着。
“我听说我们的世界正在被冥界入侵,有一些人被鬼附身发生了鬼变,不知道今晚的事情是不是与鬼变有关。”洛大聪回答了邱谰。
“啊?还有这种事?太可怕了!”邱谰继续全身发抖。
不过洛大聪并没有伸手把她揽在怀中安慰的意思,而是目不转睛地看着大屏幕,想要知道这女鬼究竟想让他们看什么。
洛大聪和邱谰在1号厅里看着大屏幕里的电影。
李腾此时却是在3号厅里也看着大屏幕里的电影。
大屏幕里播放着洛大聪和邱谰在1号厅里的经历。
李腾看着看着,突然觉得背后有些发冷。
大屏幕也暗了下去,似乎要调换镜头了,但好半天都没有再亮起。
李腾下意识地向身后瞅了瞅。
结果发现那个脑袋被砸碎的年轻男观众,此时就坐在他的身后!
“这桥段安排得不错哈,可惜我现在已经很难被吓到了。”李腾抬头向影厅的其他方向看了一圈。
结果发现……他居然不在3号厅里了,而是出现在了1号厅里!
那些他先前在大屏幕上看到的1号厅里的十几名观众,包括角落里的洛大聪和邱谰,此时都坐在各自的座位上,一动也不动,目不转睛地盯着前方的大屏幕。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李腾也下意识地再次转头看向了大屏幕。
结果发现大屏幕里的镜头也静止了,就是影厅里的景象。
唯一的区别就是……大屏幕里只有这十几名观众,没有李腾的身影。
影厅里变得无比安静,安静得李腾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这倒是个机会接近男女主角,蹭他们的流量的订阅。”李腾思考了片刻,起身离开座位向角落里的洛大聪和邱谰走了过去。
在快要接近二人的时候,李腾向他们挥了挥手。
但那二人毫无反应,仍然坐着一动也不动,就像两尊雕像一样。
李腾来到两人的座位边,伸手试图拍一拍洛大聪的脸,结果拍在了空气里。
他们二人……只是一团没有实体的虚影……
律婚不将就 瑶谨言
李腾摇了摇头,在邱谰身边坐了下来,再次看向了大屏幕。
结果他发现……大屏幕里的1号影厅有了动静。
有两个人从外面走了进来。
是胡艳丽和她的保镖!
李腾下意识里看向了1号影厅的入口。
但并没有看到胡艳丽和她的保镖,他们二人只出现在了大屏幕里。
李腾再次看向了大屏幕看起了电影,似乎可以通过这种方式了解胡艳丽和她的保镖进入影厅之后都发生了什么。
“咦!大聪和邱谰在这里!”
大屏幕里的胡艳丽进入影厅之后,向影厅里瞅了一圈,结果就看到了坐在角落里的洛大聪和邱谰。
胡艳丽正要走过来向洛大聪打招呼,但是被她的保镖阻止了。
保镖让胡艳丽站在了过道里,他自己拿出一把枪,小心翼翼地向一动不动的洛大聪、邱谰二人走了过来。
经过一番试探之后,保镖确认了洛大聪和邱谰只是一团虚影。
胡艳丽似乎不信,也走过来试探了一番,确认了洛大聪和邱谰只是一团虚影。
随后两人又向1号影厅深处走了一些,确认了其他观众也都只是一团虚影。
就在他们准备要离开的时候,‘砰!’地一声枪响。
胡艳丽的保镖当场被爆头,一声不吭地倒地了过道的地面上。
胡艳丽吓得尖叫了起来,她蹲在地上想要对保镖施救,但显然已经无济于事了。
大屏幕里出现了一个男人的身影,他看了看蹲在地上的胡艳丽,脸上露出诡异的微笑,然后收起了手枪转身潜入了黑暗之中。
李腾却是在大屏幕上看清楚了那男人的脸。
居然是……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