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玄幻小說 餘燼之銃笔趣-第四十七章 根源分享

餘燼之銃
小說推薦餘燼之銃余烬之铳
“我们走在布满裂隙的冰层之上,迎着狂风与雪尘艰难前进。”
有声音在016的耳边响起,她睁开眼,入目的是熟悉的冰原与璀璨的夜空,她记得这应该是洛伦佐的【间隙】。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意识有些恍惚,就像睡醒后的余梦,她隐约地记得自己刚刚应该是在和谁对峙着,可这记忆渐渐变得模糊,直到破碎、消失。
“我们渴望的东西就在这风雪的尽头,但我们自身太过沉重了,带着凡性的卑劣与欲望。
越是前进这冰层越是脆弱,我们的每一处落足都会带来数不清的裂隙,冷彻刺骨的海水从缝隙间溢出,整个冰层摇摇欲坠,再也难以支撑我们的重量,似乎下一秒我们就会坠入冰海之中。”
047坐在长椅的另一边,他正看着冰原的另一端,在他的目光里,042迎着风雪前进,他的步伐踉跄,每走几步就会摔倒一次,然后再度艰难地爬起来。
“我们是如此地沉重,因此我们必须舍弃些什么东西,才能在这脆弱的冰面上前进。”
047说着转过了头,看着016。
“你觉得呢?”
“觉得什么?如果需要舍弃掉的话,就都舍弃吧,只要能抵达那里,又有什么好留恋的呢?”016想了想回答道。
“可真的是这样吗?”
047显得很困扰,他看着042坠入了海里,他用力地挣扎着,爬上岸,似乎是在休息,然后再度踏上了冰面。
“如果我们什么都舍弃掉的话,那我们岂不是变得‘空白’。”
红颜迷途:女上司的隐私
“所以呢?”
“那么‘空白’的我们,还记得我们为什么要去那里吗?”
随着声音的落下,一切都陷入了无止境的宁静之中,溅起的水花、飞扬的雪尘、迸发的冰屑,所有的事物都在这一刻凝滞住了。
远处042保持着前进的姿势,如雕塑般僵硬在了原地,他伸出手似乎是想触摸什么,但在他的前方只有一片难以窥视的混沌。
“你……说什么?”
016不解地看着047,内心涌现了一股极为怪异的感觉,她也说不清楚。
“我们一定是为了什么理由,从而踏上了这有去无回的路,但我们如果连这最初的理由也舍弃掉的话,当我们抵达这路途的终点时,这一切还有意义吗?”
为了许下这个愿望,历经千辛走到了路途的终点,就在实现愿望的前一刻,将自己的愿望遗失。
这一切还有意义吗?
凝滞的时光破碎了,万物都再度步入正轨,042用力地向前奔跑,冰面的裂痕紧随着他的步伐,他就快抵达终点了,也是在这时他看到了那些迷失之人。
他们的身体是如此的轻盈,在舍弃了全部,将自己变得空白后,再也没有什么东西能束缚住他们了,身体缓缓地升入天空,目光空洞,如同死去了一样。
混世战魔 冷孤影
成千上百的、空白的尸体悬浮在天空之中。
……
狂涌的恶意在事务所内升起,无形的触肢疯魔般抓挠着四周的事物,露出血盆大口,肆意吞噬着活人的生命。
在这一刻伊芙能深切地体会到“绝望”的形状,能嗅到它的气息,聆听到它的低语,激发着最为原始的情绪。
恐惧。
眼瞳紧缩、心跳加速、体温升高,游骑兵的力量在此刻起效,在这常人失去理智的压抑下,伊芙挣脱了控制,她挥起折刀,虽然不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但心底狂暴的恐惧催促着她进攻。
杀了华生。
距离是如此之近,大概只有不到三四米的距离,但此刻变得是如此的漫长,伊芙艰难地迈出步伐,举起折刀。
能看到华生已经摘下了大半的冠冕,只有一些边缘还紧贴着额头,在那双疲惫的眼瞳里卷起了炽白的风暴,如此耀眼,美的惊心动魄。
加油,伊芙,只要将手中的钢铁送入这个女人的心窝,只要阻止这种诡异力量的扩散,只要……
伊芙在心底为自己打气着,可她刚迈出一步身体便开始不受控制了,名为侵蚀的力量作用在了她的身上,过于靠近侵蚀源的原因,现在不止是负面情绪的增生,还有五感的影响。
视觉出现了幻觉,眼瞳里的炽白被扭曲成了灼热的烈日,能看到房间内的影子都开始蠕动了起来,就像沸腾的黑水,似乎有什么东西要从里面爬出。
怎么……回事?
伊芙疑惑着,她的视野开始摇晃,记得自己的步伐很稳才对,可现在伊芙正摔向地面,侵蚀影响了她的感官,此刻就连行走都变得困难了起来。
狼狈地倒下,她侧着头,正好能看到坐在墙边的华生,眼瞳的炽白越发明亮了,几乎要将伊芙彻底吞食。
要……死了吗?
伊芙的目光呆滞,侵蚀的压抑下,她甚至难以在死前回想自己的过去,只能这样可笑地死去,就这样……
刹那间,所有的异样都消失了。
仿佛有无形的伟力在一瞬间遏制了黑暗的滋生,只见华生面目狰狞,手臂上跳动着青筋,将圣银的冠冕再度戴了回去,将自己黑暗的意志就此隔绝于血肉之躯中。
就这样,一切都迎来了平静。
这样的平静持续了很久,无论是华生还是伊芙此刻都是一副精疲力尽的样子,沉重的呼吸声在其间回荡。
不知道过了多久,伊芙终于从侵蚀带来的压抑里舒缓了过来,她试着站起来,可浑身无力,只能和华生一样,她向后挪了几下,靠在了窗户下。
“你……是想杀了我吗?”
伊芙心有余悸地问道,脑海里仍回荡着刚刚的恐惧与绝望,死亡与她如此之近。
华生没有应声,为了遏制住自己疯狂的思绪,她几乎用光了自己所有的余力。
她低着头看着自己的手掌,对于那些疯狂的呓语,华生早该有所警惕的。
在得知了旧教皇的秘密后,华生与新教皇深入了围栏之外,几乎就要触及深埋起来的邪异。
华生以为自己躲避的很好,可实际上她早就被那不可言说的力量捕获了,缄默者们如此奋战,便是为了将这股力量杜绝在围栏之外,而现在她与新教皇,出于对真相的追逐,再次触及了这份力量。
她不太清楚该如何形容这股邪异的力量,非要有一个称呼的话,它或许可以被称作【根源】,扭曲疯狂的【根源】。
“我的【升华】并非不完整。”
华生轻声道,声音很低,低到伊芙都没有听清她在说什么。
一直以来华生都觉得自己和洛伦佐一样,她们进行了【升华】,只是【升华】的不够完整,洛伦佐依旧被肉体所束缚着,而华生则在虚无的意志下无法更进一步。
可突然间,华生觉得不是这样。
华生的【升华】是完整的,只是她身上还有着太多的杂质,令她无法完全升格至更高的存在,心底有着一个模糊的猜测,或许听从【根源】的声音舍弃一切,华生便能将这些杂质剔除,就此升格。
无论是她,还是洛伦佐都是这样,她们已经拥有了打开大门的【凭证】,只是她们无法舍弃所有的东西,难以度过那脆弱的冰面。
那么……舍弃一切会变成什么呢?
缄默者?还是所谓的【根源】?
华生猜不到更深的秘密了,但她对于这一切的尽头感到极度的畏惧。
在摘下冠冕的那一刻,不知为她的眼前突然闪过了诡异的幻觉,已死的047在长椅上和自己讲着一些奇怪的怪话。
是啊,如果真的舍弃一切,自己还是自己了吗?
“你为什么放弃了?你应该可以杀了我的,为什么最后又放弃了呢?”
伊芙再次问道,现在她的感觉好了许多,被剥离的感官都逐渐恢复,她坐在原地,没有轻举妄动。
“啊?”
华生被伊芙的话语唤回了现实,结束了疯狂的臆想,她显得有些迟钝,愣神了很久后才缓缓说道。
“你是洛伦佐的朋友,你死了他会难过的。”
大概是出于这样的理由,可能没有舍弃一切的勇气,可能是依旧对人性的复杂有所眷恋,可能是为了洛伦佐·霍尔默斯……总之在最后的时刻华生清醒了过来,从失控之中挣脱。
“这样吗?”
伊芙露出了无奈的笑容,她怎么也没想到是这样的理由救了自己,真是太荒唐了。
和煦的阳光透过窗户落在伊芙的身上,暖暖的,为她驱散了不少心底的阴寒,她看了看萎靡的华生,又回想起刚刚那个可笑的理由。
“晨辉挺进号。”
粉嫩宝宝:总裁爹地太妖孽
听到伊芙的声音,华生抬起了头。
“洛伦佐就在那艘船上,而这艘船正带着他们前往维京诸国……他已经离开很多天了,说不定已经到维京诸国了,你要找他的话,可能得加快步伐了。”
声音顿了顿,想起刚刚华生的诡异,她补充着。
“不过你是他的朋友,这应该难不倒你吧。”
战神联盟的穿越传奇 阳光小昕
伊芙冲着华生微笑,把身旁的折刀丢了过去,稳稳地插在华生身前的地板上。
“带着上它吧,你会用到的。”

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餘燼之銃討論-第四十章 死者們熱推

餘燼之銃
小說推薦餘燼之銃余烬之铳
那时摄人心魄的光景,铅灰的云层间有缤纷的华彩所流经着,它们相互纠缠盘旋,蔓延至了海平面之下,铸就成通往世界尽头的光轨。
伯劳痴迷地望着这一切,直到脚下甲板的剧动将他从迷醉之中唤醒。
平静的角鲸号剧烈地晃动了起来,引擎的轰鸣打破了漫长的寂静,炽热的蒸汽源源不断地涌出,伯劳踉跄了几下,最后抓紧栏杆稳住了身形。
内心的欢愉还在蔓延,可敏锐的心神还是察觉到了一丝不对。
视线内的光景微微扭曲,伯劳觉得自己这是产生了幻觉,他抚摸着冰冷的栏杆,按理说它是“冰冷”的才对,但现在皮肤上没有任何感觉传来,如果不是伯劳用视力确认了自己正抓着栏杆,他都无法确定栏杆是否真的存在。
欣喜在瞬间消失了,伯劳咬紧了牙关,他很清楚自己现在正被侵蚀影响着,感官被缓缓地扭曲。
视觉出现了些许的幻觉,触感正在被剥离,伯劳尚不清楚他其他感官被影响了多少,也没有时间去给他探究这些了,缓和了稍许,伯劳便冲回了船舱内,返回了自己的房间。
每个人都有着不同的职责,士兵去作战,将军去指挥,而记录者要确保这里发生的一切能被记录、且传播出去。
伯劳不清楚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事,他把自己整理好的文件全部塞进了防水文件袋里,好在自己这些天一直在进行简化,需要带的东西并不多,他把文件袋贴紧胸口收起,拿起枪械再走出船舱。
此刻角鲸号不知为何开始了全速前进,它就像活过来了一样发出愤怒的低吼,劈开眼前的冰层与海浪,无可阻挡地前进着。
船只与冰层撞在了一起,全额出力下冰层被一点点地碾开,这也导致了角鲸号不断地颤抖,伯劳几乎没法在甲板上站稳,只能抓紧一旁的凸起,好让自己不会滑出去。
这仿佛是一场狂欢,漫长的绝望里人们终于找到了航道,就此陷入无比的狂热之中,伯劳能听到那些怒吼声,船员们放声欢呼着。
这是工业的伟力,自然的力量再也无法阻止他们前进……可伯劳觉得有些不对,他觉得有些不对劲,但他又说不明白,可能是被侵蚀影响的原因,他的脑子浑浑噩噩的。
心底有什么声音呼唤着,它在警告着自己,可伯劳听不清,他用尽全力也听不清那声音!
伯劳愣住了,他听到了。
那是无比细微的声响,它被怒吼声、引擎声、破冰声所掩盖,就像在土壤黑暗里生长的幼苗一样,缓慢地降临在这世界上,一点点地掘开碎石,暴露在阳光之下。
新生的它发出了婴儿般的啼哭。
一瞬间刺耳的尖叫声填满了伯劳的听觉,他不知道其他人能不能听到,但至少这对于他而言无比的真实,声音抓挠着他的耳膜,切割着他的神经。
首席上司,太危险 苏子
不……这不是什么尖锐的哭声。
伯劳整个人因耳中的剧痛瘫倒在地上,角鲸号破冰的颠簸中他滑向了边缘的围栏,半个身子都探出了船外。
好在伯劳最后死死地抓住了围栏,这样他才没能掉进海里,可其他人就没有他这样清醒,虽然视野内看不见,但伯劳能听到一个又一个的落水声。
他试着搜寻那些落海者,在今夜这极光的协助下,黑暗的海面变得无比清晰,它们就像镜面一样,倒映着穹顶的星光之彩。
伯劳看到了。
角鲸号的两侧是被压开的冰层,破碎的浮冰间穿插着漆黑的海水,可现在整个海面都沸腾了起来,海水裹挟着碎冰,激起的浪花反复地拍打着船身。
在极光照耀下,伯劳看到了藏在黑暗中的怪异们。
那是数不清的、惨白的、被泡肿的手掌,随着角鲸号破开冰层与海水,深居在黑暗海床之中的它们也得到了重见天日的机会,与那浪花一同拍击在船身上,用细长且坚韧的指甲用力地抓挠着铁甲的表面,留下一道又一道或浅或深的划痕。
这便是伯劳所听到的尖锐哭声,成千上万的指甲一同抓挠着,激发出令人恐惧的尖鸣。
“在那黄昏之际,巨船纳吉尔法会破开大海,那是由死人的指甲做成船,上面满载神的敌人……”
虔诚的低语在伯劳的身边响起,将他从下方的疯狂之中拯救,伯劳看向身旁,那是一个依靠在围栏上的维京人,他直直地盯着伯劳,那眼神令他恐惧。
“预言被印证了……”
维京人喃喃自语着。
脚下这艘钢铁的大船被死人的指甲所托起,他们行驶在死人的国度之上,沿着光轨前往那神秘的尽头。
“怎么回事!”
伯劳对着维京人大吼。
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头顶是光轨因何而起,眼下这沸腾的海面、还有这些诡异的亡者们又是怎么回事?
伯劳可不相信这是什么幻觉了,在这死亡的威胁下,他清醒的很。
“你们不是很了解寂海吗?这是怎么了!”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伯劳费力地爬起来,不知何时寂静的夜空也躁动了起来,伯劳感受到了迎面的微风,而这风还在逐渐地猛烈起来。
“不……我们要阻止黄昏,纳吉尔法必须留在这里,它不能再前进了。”
在维京人的眼里,脚下的角鲸号俨然成为了带来灾难的巨船纳吉尔法,他的话令伯劳感到一丝不妙,伯劳当即举起枪指向了他。
维京人没有理伯劳,他抽出了腰间的两把战斧,双手握着战斧稳稳地站在甲板之上,他似乎是在低声祷告着什么,下一刻怒吼着跃出。
“瓦尔哈拉!”
伯劳听见他是这样吼道。
维京人握着双斧砍向伯劳,伯劳情急之下扣动了扳机。
可就在这时角鲸号似乎撞到了什么,这次的颠簸比以往还要剧烈,伯劳的子弹打空了,他整个人直接被甩出了角鲸号。
就在这生死之际,伯劳看到维京人的身影矫健,长年在长船上的搏杀,让这些维京人早已掌握了如何在这种恶劣的环境下保持平衡。
战斧砍断了血肉与骨骼,腥臭的血气在瞬息间弥漫。
他要杀的不是伯劳,不知何时已经有死者爬上了角鲸号,它们的外形似人,体型消瘦的,大概是长年处于低温之中,关节僵硬变形,动作迟缓很多。
维京人疯狂地斩杀着这些死者们,同时不断地发出振奋地战吼,这样的情景在角鲸号的其他地方也有发生,能听到有战吼在回应着他。
之后发生什么,伯劳大概是看不到了,整个身子腾空,能听到哗啦啦的水声还有那些尖锐的摩擦声,估计再有不到三秒的时间自己就会掉进海里,被那些狰狞的亡者撕成碎片。
伯劳觉得自己有些可笑,居然会这么轻易地死去,这样想着,他重重地撞在了冰冷的船身上,伯劳觉得自己的鼻梁被撞断了,但好消息是自己似乎停止了下坠。
抬起头,那人关键时刻抓住了自己的手腕,他力大无穷,就这么硬生生地将伯劳拖了起来。
“威尔格达森领主?”
伯劳被丢在了甲板上,他费力地站起来,有些不敢相信。
“我记得你,那个记录者。”
领主冲伯劳微笑,也不知道他的心脏到底有多大,这种情况下都能笑得出来。
弗洛基·威尔格达森领主,这次对寂海行动的领航员,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他是维京人之中对于寂海最为了解的一个人,此刻他正全副武装,身上披挂着兽皮与盔甲,手中握着战斧,就像一个野蛮的原始人。
“伯劳,谢谢。”
伯劳擦了擦鼻子上的血,检查了一下自己怀中的文件袋,握着枪械跟上了领主。
“这是怎么回事?”
在伯劳看来这个领主还算是有脑子的那种人,至少可以交流,而不是像刚刚那个神叨叨的维京人一样,讲几句莫名其妙的话,就突然砍了起来。
“死者们,死人之国的国民,它们本应该沉睡在黑暗的海床之中,被冰冷的砂砾所掩埋。”
领主大步向前,在他的巨力下战斧所向无敌,死者们被轻而易举地砍杀,断肢与尸骸被丢入海中。他猛地停步,带着转过身带着怒气对伯劳说道。
“它们本该一直沉睡在那里,可你们的人吵醒了它们。”
“吵醒……”
伯劳咽了咽口水。
寂静,这里是绝对的寂静,没有风、没有浪花、没有生命,有的只是绝对的寂静,可刚刚那轰鸣的引擎声打破了寂静。
“这确实是我们的失误,我没想到这会如此地……灿烂。”
兰斯洛特一边朝这里走来一边仰着头,他望着这片璀璨的极光,随着时间的推移它还在微微地变化着,就像群星的色彩般斑斓。
“我们检查过了,是大副做了这些,他被侵蚀影响的太深,这瑰丽的极光让他失去了理智。”
兰斯洛特的神情压抑。
“他人呢?”领主问道。
“已经死了,我杀的,抵达时,他已经出现了异化,”在兰斯洛特说着的同时有更多的士兵涌上了甲板,他门装备精良、枪声不断,“目前内部的局势已经被控制住了,现在只需要抵御这外界的妖魔就好。”
“你们管这东西叫做妖魔是吗?”
领主看了一眼那些在海里翻腾的东西。
“差不多,和你们的神话传说不同,在我们看来这些家伙都是有迹可循、真实存在的东西。”
兰斯洛特说的很轻松,可他内心的压力可没轻多少。
在净除机关的认知之外,这片诡异的海域里居然有这么多妖魔,而且这似乎只是冰山一角而已。
领主看了一眼角鲸号的前方,和之前所经过的、布满浮冰的海域不同,前方是一片无际的白色冰原。
角鲸号挺进了冰层之上,这也是刚刚那剧烈颠簸的来源,角鲸号正压着冰层前进,这种情况下他们很难转向,更不要说还有这么多妖魔在附近。
“我们吵醒了这片海域,接下来会有更糟糕的事发生。”
领主心悸地说道,他能感受到,风变得汹涌了起来,还有随之而来的寒气……或许这光轨指向的是死亡。
“那么就想办法解决,之前我们迷失在这片海域里,现在航道已经出现了,跟着走就好了。”兰斯洛特说。
“怎么,你要继续前进?”
领主觉得他疯了,但的承认,领主心底喜欢这样的疯狂。
“不,是返航。”
兰斯洛特抬起手,指向夜空之上的光轨,它横跨了天际,指明终点的同时也指明了起点。
“跟着它返航。”
领主没有说话,但每个人都感受到了他情绪的变化,他瞪大了眼睛,死死地盯着头顶的光轨,随后又落在了兰斯洛特的身上。
两人目光没有任何遮蔽,就这么直接地交接在了一起,无论是阴谋还是诡异,在这一刻都变得透明。
兰斯洛特就好像知道领主在想什么一样,他尽可能地露出笑容,然后握紧了腰间的手枪。
“我们的任务只是收集寂海的情报,没必要把所有人的命都搭上,而你也只是我们的雇员而已,你没必要那么‘拼命’。”
“我知道……”
领主低声回应着。
这突然肃穆起来的气氛让伯劳有些不适,他就像个局外人一样,根本不清楚发生了什么。
坚固的冰层阻碍了角鲸号的速度,它的行进变得缓慢了,死者们趁此机会得以更快地爬上了甲板,枪声与战吼声不断,虽然血气浓重,但此刻优势还在人类这一方。
“那你还在犹豫什么呢?弗洛基·威尔格达森领主。”
兰斯洛特喝道,他希望领主能保持清醒,做出正确的选择。
领主也确实做出了反应,他一副恍然清醒的样子,似乎他刚刚只是被侵蚀影响,他接着说道。
“啊……对,你说的对,我们确实该返航了。”
弗洛基·威尔格达森这样说着,下一刻从盔甲间抽出了一把沉重的左轮,谁也想不到在这个像极了原始人的家伙身上居然还藏着枪械,黑洞洞的枪口指着兰斯洛特。
银白的弹巢上刻画着鬼神,金属的表面模糊地倒映着伯劳惊恐的脸,随着扳机的扣动,弹巢应声转动,将模糊的光景绞成碎片。
死人的钟声响起。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